第三百三十七章 布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建造一个杂书馆,还真不是郭淡一早就计划好的,他有那么多事要处理,哪里还能顾及到这些细节上面。
  这真的是徐光启给他的启发。
  整个大明,都没有培养技术人才的土壤,所有州府都是清一色的八股文,但是八股文的人才在卫辉府没有用武之地,这个就只能卫辉府自己去培养,反正卫辉府也取消了各种科举考试,因为这事本是官府干得,可如今卫辉府没有官府,郭淡可没有资格承包科举,只能去开封府考。
  其实大多数书生都已经离开了卫辉府,因为读书人的信仰让他们不容许自己待在一个商人管理的地方,只有少部分人留在了诉讼院,当然,诉讼院的出现,也吸引了不少读书人回到卫辉府。
  而之前的寺庙教育,只能培养出基本人才,也就是说,认得字,会算术,但专业人才,暂时是无法培养,因为市场目前需要劳动力,不可能说让大家读书读到十八二十岁再去工作。
  另外,建造专业学院,如果不免费,人家读不起;免费的话,郭淡负担不起,专业教育是很需要花钱的。
  退一步说,哪怕郭淡愿意亏钱,他也请不到老师,目前的教育有一个很尴尬的地方,就是有技术的没文化,有文化的又没技术。
  建造杂书馆其实是一种愿者上钩的办法,杂书馆是死的,是被动得,跟教育不一样,教育是主动得,学生是被动的,郭淡希望有这方面的天才能够自己脱颖而出。
  知识是需要一个积累得过程,所以谁也不能让教育变得一步登天。
  但是有些事是迫在眉睫。
  回到卫辉府的郭淡,连城都没有进,是直接赶去卫河边上的马赛运输总部。
  虽然这年代没有品牌概念一说,但是郭淡习惯性得非常看重品牌,但凡他用万历的钱做得买卖,基本上前面都有“马赛”的招牌。
  而如今掌管卫辉府运输的是来自临清的牙人李通。
  当初他本想承包卫辉府的运输,却“不幸”被郭淡给招揽了,因为郭淡给了他一个以前是他不可想象的平台。
  “东主,这就是这些天我规划出来的运输方案。”
  李通指着一张在郭淡看来是充满古老气息的地图,非常详细向郭淡介绍起来。
  他还是坚持自己的理念,就是采取分段式运输,多花时间去收集信息,充分利用各方面的资源来减少运输成本,以及在交通要塞建立起自己的仓库,货物从卫辉府生产出来,先运出去,而不是全部生产完再运输,这样的话,能够利用得船只就多,而且可以减轻河道的负担,毕竟他们还是得让道漕运。
  郭淡坐在一旁,一边聆听着,一边思索着。
  对于卫辉府而言,运输可是非常重要的,要想打破自给自足得模式,就必须要降低运输成本,否则的话,这物价过高,人家也不会买你的。
  “东主,你以为如何?”
  介绍完之后,李通有些忐忑得看着郭淡。
  郭淡收回目光来,若有所思道:“听着是很不错,但具体还得看实际效果,而且你的方案,涉及面比较广,必须做到每一步都到位,方能减低运输的成本,这是非常困难的,我认为采取这种方式的话,运输期间一定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
  李通听罢,显得有些郁闷,点点头:“这我也知道,但是......。”
  郭淡打断了他的话,“但是凡事开头难,我们必须要坚持下去,要做好克服困难的准备,不能说遇到一点困难,就否定自己的一切,你的办法是绝对可行的,关键就在于你能否坚持自己,不断得去完善,我是支持你的。”
  李通立刻转忧为喜,立刻保证道:“东主还请放心,我一定会不断的完善,争取做到最完美。”
  “没有最完美,只有更完美。”
  郭淡耸耸肩,又正色道:“但是有一点,我觉得你需要改变一下。”
  李通忙问道:“不知东主说得是哪一点?”
  “就是多多体谅一下你的东主,东主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郭淡苦笑道:“你这一下要将所有的运输线全部铺开来,我可是拿不出这么多钱,我们还得一步步来,不断的去完善。”
  说着,他站起身来,顺手从桌上拿起一支笔,来到地图前面:“就如北上的运输线,虽然从彰德府去京师比较近,是一条直线,但是这一条路线远不及运河线重要,大量的货物还是会往天津走,那么彰德府这条线就可以省去。
  如此一来,我就可以集中财力,在临清、天津修建大量的仓库,供我们转运。而临清直通江南,那么从开封府南下得路线也可以省去。与此同时,我们主要客户是在蒙古,路线是以西北方向的山西、陕西为主,而西南方向的怀庆府、川蜀等地,目前没有多少货物来往,故此暂时也可以省去。”
  他一边说着,一边画着,如修剪枝叶一般,不一会儿,地图上的卫星运输路线,就被郭淡给修剪成两翼张开,刚好是他最近跑得两个地方。
  他不能将他的计划说出来,那样的话,彰德府、开封府都会知道,你们卫辉府跟大名府和山西肯定是有猫腻,他只能用专业去掩盖这一切。
  李通皱眉道:“东主虽然言之有理,但是彰德、开封二府,与我们也有货物来往,这是无法省去的。”
  郭淡笑道:“这一点我会去跟那些商人谈的,我们卫辉府目前财力有限,产量也有限,是不能够供给全国的,那么凡事都得分轻重缓急,先针对主要的市场,对于我们而言,最重要的是蒙古、辽东和江南,三个大市场,其它的以后再慢慢说。”
  李通思索少许,然后点点头道:“我知道了,我马上做出一些调整。”
  “很好!”
  郭淡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的计划是一定可行的,就看你能够克服其中的困难,坚持下去。”
  李通不好意思得笑了笑,但是被人肯定的滋味是非常美妙得。
  虽然卫辉府的运输全都控制在郭淡手中,但是生产货物的是商人,如果货物是指定送去开封府的,郭淡也不能不送,故此这还得与那些大富商商谈一下。
  不等李通拿出具体方案,郭淡就拿着这两翼张开的运输路线去跟那些大富商开会。
  “贤侄,这不妥吧。”
  秦庄刚听完郭淡的运输计划,便立刻便道:“彰德、开封、怀庆三府与卫辉府相邻,却没有运输通往这三府,这做买卖哪有做远不做近得道理。”
  其余富商也纷纷点头。
  卫辉府生在河南道,却不做河南道的生意,这听着都有一些离谱。
  郭淡苦笑道:“各位误会了,我不是说不做这些地方的买卖,但胖子也不是一口就能够吃出来的,这饭得一口一口地吃啊!这三府,除了离我们近以外,对于我们卫辉府的前景,没有多大的帮助。
  但如果失去江南、辽东、蒙古任何一个市场,这将是我们巨大得损失,辽东和蒙古就不说了,我们现在业务基本都是来自这两地,而江南的话,将来我们卫辉府的主要粮食供应,可能都会来自江南。
  我们这才刚刚开始,我的资金有限,各位的产量也有限,我们不可能同时满足所有的市场,这必须得做出一些取舍,先放弃一些次要的市场,将主要的资金投入到这三个主要市场中,牢牢抓住这三个市场,等到我们进一步壮大之后,再考虑其它的。”
  这些大富商们,彼此用眼神交流着,显得还是有些犹豫。
  段长存突然问道:“是不是说,我们暂时不跟开封府等州府来往?”
  “当然不是。”
  郭淡直摇头道:“我也没有权力要求各位跟谁做买卖,不跟谁做买卖,我只是觉得这么做,对我们卫辉府的前景要更加有利,如果大家都反对的话,我也会开辟这些运输路线,但是这肯定会影响到这三条主要的运输路线,运输需要的成本可是不小。”
  那晋商徐三叔道:“说到底还是钱的问题,那大可以让别人也来做这运输的买卖,我认识许多商人,都对此很有兴趣。”
  他们晋商走南闯北,这货物都是自己找人运送,对这个买卖他们确实很感兴趣,只不过郭淡一早就宣布垄断,虽然他们也有些不爽,但是卫辉府对于他们太重要,他们也不想给郭淡添麻烦。
  但如今郭淡主动提出,那他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郭淡笑道:“各位都知道我的为人,我不管做什么都不喜欢大包大揽,整个卫辉府,我唯独控制的就是运输,这主要是因为运输不是在卫辉府里面进行,而是在其他州府进行,我才留下自己做,如果大家都同意的话,我都可以不搞这运输,都由你们来做,因为这钱赚着实在是太累了。
  但是有一点,我要说明,但凡货物在外面遇到任何问题,我会帮你们,但我绝不会承担任何责任得,你们自己去跟运输队伍去协调。”
  徐三叔激动道:“这好说,在契约上先写明赔偿事宜便行。”
  早知你是意思,我们早就站出来了。
  段长存立刻道:“我看不行,你可知道我一船货物出去值多少钱吗?要真出问题,一般商人根本赔不起,送货的人肯定会跑,咱们卫辉府是重契约,可别的地方不重,这运输必须得掌握在郭贤侄手里,我才放心。”
  秦庄直点头道:“段老弟言之有理,反正咱们目前主要还是供应到蒙古,其它三府也就是一些零碎钱,这不赚也不打紧,只要货物卖得出去就行。”
  徐三叔还是有些不死心,他们晋商都不喜欢运输被郭淡完全控制,就像如今这样,郭淡要不往那边走,货物就得绕一个圈才能过去,笑呵呵道:“如果各位都不放心的话,那也可以让买家自己来运货,先将钱付了在拉货走,这样你们都不会承担损失。”
  秦庄道:“徐三,你莫要忘记,我们也是最大的买家。”
  “......!”
  徐三叔顿时哑口无言。
  周丰道:“行了,行了,就按郭贤侄说得做,这一步步来,等到有钱了,再来布置这些运输线也不迟。”
  绝大部分商人都点头支持。
  他们都知道其它官府都看他们不爽,如果他们自己运的话,万一被官府扣押,那可就全完了,他们无法跟官府对抗,在这里面,只有郭淡可以做到,他们跟晋商不一样,他们是干实业的,不是倒卖货物,他们当然不愿意冒这个风险。
  PS:恢复两更,求一波支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