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 造势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其实这一次得宣传是临时起意,并非是早有谋划,但是没有关系,因为在这种宣传上面,郭淡拿出任何一种方式来宣传,对于当下,可都是非常新颖的,不像在那个充满竞争的时代,要想出一种非常新颖的宣传,那真是不知道要死多少脑细胞,可能到头来还是一场笑话。
  郭淡这一次拿出得就是电影画报得宣传模式,是一种极具视觉冲击的方法。
  卷轴背面那幅充满梦幻的图案,立刻让人忘记这期马报的内容。
  要知道这背景可是新赛马区,宣传效果那真是不俗。
  “咦?这人看着有些面熟。”
  边上排队的一人,见那第一个买到画册的公子,盯着卷轴得背面,呆呆不语,好奇的探过头去。
  他身边一人也将头凑过来,当即惊呼道:“这不就是徐继荣那废物么。”
  “呀!可不就是徐继荣。”
  “怎么又是徐继荣,是不是这天下男人都死绝呢?”
  “是谁不重要,可为什么要将徐继荣那废物画得恁地英武,他们这是在骗人啊!”
  “而且已经不会第一回了。”
  ......
  当大家看到封面上又是徐继荣,顿时是骂声不断。
  排队的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比徐继荣强上一万倍,可是他们却只能每回看着徐继荣出风头。
  上回结婚画就已经弄得天怒人怨。
  这回又来。
  你郭淡是瞎了眼么?
  不,瞎子也比你郭淡的眼光强。
  不过愤怒归愤怒,但他们拿到画册,还是如获至宝,实在是太精美了。
  真香!
  赶紧去到周边的茶肆坐下,可是看着他们又感到非常愤怒。
  因为里面的每一幅宣传图案,全都是徐继荣,想躲都躲不掉,偏偏还画得这么好看,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
  其实里面就是专门介绍花式马术的,都是徐继荣骑着骏马穿越每个障碍物的瞬间。
  “原来这大改,就是在明年赛季会增加这马术比赛?”
  “哦...这花式马术就是穿过这些障碍物。”
  “哼。这未免也太容易了。”
  “可是不容易,你看这假山,要快速的从这缝隙中穿过可是非常难的。”
  “不过上面画着的徐继荣还真是不错,你看他姿势,是有板有眼的,好像专门训练过似得。”
  “哼!跟他有甚么关系,定是那朱立枝有意将他画得那么好看。”
  这说曹操,曹操到。
  也不知谁嚷嚷一句:“你们快看,徐继荣。”
  大家回头望去,只见徐继荣和刘荩谋往这边走来。
  “废物!”
  大家都非常有默契的低声骂道。
  要命的是,还这么整齐划一,仿佛平地出现一阵回音。
  刘荩谋听得一个真切,当即乐了,朝着徐继荣笑道:“看吧,都让你别来,你还要来,你看人家郭淡,多有自知之明,连面都不露。”
  徐继荣嘻嘻笑道:“你懂装逼么,我就是喜欢看他们愤怒的样子,他们越是骂我,就证明他们越是嫉妒我。哈哈!”
  刘荩谋诧异的瞧了眼徐继荣,只觉这厮在装逼上面,可真是一点也不糊涂啊!
  “荩谋!荩谋!”
  忽见一个公子哥朝着刘荩谋招着手。
  刘荩谋举了下手,又向徐继荣道:“你过去么?”
  “我过去作甚,我要站在这里让他们好生嫉妒嫉妒。”徐继荣傲娇道。
  “......!”
  刘荩谋一阵无言,然后独自走了过去,只见不少人满怀嫉妒的盯着徐继荣,心道,这回真是分不清谁傻谁聪明。
  他这一过去,立刻被一个公子紧紧拉住,神色是义愤填膺。
  “荩谋,我真不知道该如何说你们,如果这期马报上的人不是徐继荣的话,那这真是最为完美的一期马报,可惜...可惜就毁在了徐继荣手里。”
  “唉...!”
  刘荩谋哀叹一声:“这我也没有办法,谁让徐继荣是五条枪的东主。”
  “这样啊!那不知我可以购买五条枪的股份么?”那公子哥羞涩地问道。
  “.....!”
  刘荩谋只是给了他一个非常抱歉得眼神。
  如今五条枪的股份比牙行还要走俏,谁都不可能卖,真是太TM赚钱了。
  又有一人道:“荩谋,这马术比赛当真是如画上一样么?”
  “当然是的。”刘荩谋点点头。
  “我问的是这些假山、小溪,还有盆栽,这些也是真的?”
  “嗯。”
  刘荩谋道:“到时新赛马区那边会有一个专门的园林供大家比试马术。”
  在园林中的比试马术,这.....。
  想想都兴奋呀!
  “荩谋,这画中还有一些屏风,这后面是什么?”
  “哦,这是女人区。”
  “女人?”
  众狼眼中一亮。
  刘荩谋点点头,道:“因为这花式马术不仅仅是比快慢,更多是的要展现出一种优雅、高贵,我们相信女人也会喜欢看的,故此还特别安置了女人区,到时各位也可以带自己的姐姐妹妹前去观赛。”
  这个女人区可真是太妙了!
  毕竟这年头泡妞得机会太少了,如果有女人观赛,那大家肯定会更有激情得。
  这时,边上又走来一人,“荩谋,你快与我们说说这连场是怎么个玩法。”
  “这连场可是非常有趣得。”
  说到买马,刘荩谋自己都激动起来,“比如我们一天三场比赛,连场就是将这三场比赛连起来买,好比说,如果你能够买中第一场的第一名,第二场的第二名,第三场的第三名,那赔率肯定非常高,因为这种玩法很难买到一样的,只要你买中,基本上就是独中。而且这种玩法很难作假,谁要操纵比赛,得同时收买三场比赛的选手。”
  “这听着好像挺有趣得。”
  “是呀!不知何时开赛?”
  “这得等到明年夏季,到时将会在新赛马区举行。”
  “还要等这么久啊。”
  在2.0版得马赛,郭淡增加“连场”,就是将同一天的比赛连在一起买,连场的出现,令买法变得更加复杂,更加有趣味。
  当然,最吸引人的还是花式马术。
  这不但吸引了男人,还吸引了不少女人,自从上回结婚画之后,女人也爱上了五条枪的画册,当然,这不能算卫辉府的那些画册。
  这女人一旦感兴趣,男人就更加感兴趣。
  而且这真是太有代入感了。
  毕竟这些不要脸得公子哥,都认为自己就是高贵、优雅得代言人。
  当然,这也是有理由的。
  徐继荣都行,我们会不行吗?
  这其实也是郭淡选择徐继荣的一个原因,他需要徐继荣去激起大家的愤怒,这样参赛的人选一定会增加不少。
  要真说起来,这一切都在郭淡的计算中,虽然他至今都未有露过面,不过作为商人,他还真不喜欢在这种事上面,抛头露面,他更喜欢躲在背后算计那些隐藏得利益。
  这一期马报,立刻在京师得到极为强烈得反响,他们对于明年是充满着期待。
  但问题是什么时候开赛?
  这时候,郭淡推出第二期马报。
  这一期马报写明,来年马赛将会在五月一号开赛,新得赛季将会更加规范化,基本上就是根据北京得天气来的,尽量避开雨季和下雪天。
  而开赛点将会定在新赛马区,从而他又狠狠介绍了一番了新赛马区,其中,他便提到了钱庄。
  表示未来不久一诺牙行将会与马赛合作,开设一家钱庄,专门为去往卫辉府投资的商人提供便利。
  这个消息立刻吸引所有商人的目光。
  这京师的商人是投资卫辉府的主要群体,因为这里的商人得知消息也是最为详细的,如今看到卫辉府变得越来越好,很多人都想进入卫辉府,包括一些达官显贵,他们现在那作坊也就十几个人,再想想卫辉府,那可是上千人。
  一比起来,心里挺不是滋味得。
  我堂堂贵族,家里的作坊竟然不如一个纯商人,这真是打脸啊!
  而且他们比谁都要清楚卫辉府的情况,骂得最凶得其实也是他们这个群体。
  这个钱庄来得可真是恰到时候。
  但是他们并不知道,这都只不过是造势,郭淡不是要宣传卫辉府或者钱庄,这些买卖不愁没生意,郭淡真正的目的其实是要进行再一次增股。
  在这一番造势后,市井终于传出一诺牙行将会在年底进行一次增股的消息。
  新赛马区。
  郭淡直接公布马赛开赛日期,这给陈平带来很大的压力,如今他几乎就不回家,成天待在新赛马区督促大家。
  “老陈,老陈!”
  忽听得一人喊道,陈平偏头看去,只见一个二十来岁,皮肤黝黑的年轻人走过来。
  此人陈平认识,名叫杜隆,可也算是一个小官宦子弟,其父在漕运任职,他借着这层关系,暗中从江南贩卖木材来京城,他与陈平也过合作。
  “原来杜公子。失礼,失礼。”
  陈平赶紧拱拱手。
  杜隆笑道:“老陈,最近你可是赚得盆满钵满,都快看不上咱们了。”
  “哎呦!杜公子这是哪的话,我这小本买卖,岂能与公子相比。”
  “小本买卖?”
  杜隆目光一扫,“这可不小。”
  陈平叹道:“公子别看着这里都是我在承包,其实赚不了几个钱,但是麻烦事可是不少,你看接了这笔买卖后,可都老了不少。”
  杜隆哪里肯信,道:“行了,行了,我还不了解你么,是不是这买卖做大了,不想跟咱来往了。”
  陈平忙道:“这可真不是,若没有杜公子的照顾,我陈平焉有今日,我还希望将来与杜公子多多合作。”
  “你还算是念旧情的。”杜隆呵呵一笑,突然问道:“对了,老陈,我最近听说一诺牙行年底又要增股,不知此事当真?”
  陈平道:“这我不清楚。”
  “你不清楚,你身为一诺牙行的股东,你会不清楚?”杜隆狐疑道。
  陈平道:“这我可以发誓,我还真不清楚,牙行那边也没有通知我们。”
  “是吗?”
  杜隆瞧了眼陈平,见他也不像似说谎,心里也嘀咕起来,到底牙行并未正式对外宣布,难道那些消息是假得?
  陈平也审视着杜隆,试探道:“杜公子为何对此事感兴趣?”
  杜隆微微一怔,笑道:“老陈,咱们可是老熟人,我也不骗你,我觉得一诺牙行的股份制度挺有意思得,我也想买一点试试看。”说着,他又斜目瞧向陈平,道:“老陈,如果真得增股,你会不会卖点出来?”
  陈平讪讪道:“这事我都还不知道,我...呵呵...。”
  杜隆道:“老陈,如果你不卖得话,那我自然也不会勉强你,可如果你想卖,你可得先找我,价钱咱们好说。”
  “一定,一定。”陈平连连点头,心里却在寻思着,这杜隆突然对牙行的股份感兴趣。
  却不知这杜隆的父亲可是漕运官员,走南闯北,见过世面得,脑子也是非常精明的,而且他对牙行的情况非常了解,这每年都要出这么多货,如果杜隆入股牙行,那肯定是要便宜自家人。
  郭淡一直以来也都是这么干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