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标准才是利益源泉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送走柳宗成之后,陈方圆便是一脸担忧道:“贤侄,这柳老爷子的野心可是不小,如今他在京城牙行的声望,比当初四大官牙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你当真就放心他吗?”
  他真是无法理解郭淡的心态,柳宗成可是老江湖,在官牙如此强势的年代,他都能够将柳家牙行做得与官牙旗鼓相当,对于这种同行,应该赶尽杀绝才是,没道理还帮助他。
  郭淡却是笑道:“有野心是好事,目前我大明就是有太多碌碌无为之人,从而导致各行各业止步不前,我宁可与有野心得合作,也不愿意与碌碌无为之辈合作,因为那纯粹是浪费大家的时间。”
  陈方圆纳闷道:“贤侄难道就不怕他背后捅你一刀吗?”
  郭淡呵呵道:“很多人都想背后捅我一刀,不可能全都杀了,与其担心别人捅一刀,就不如自己努力一点,打造出一副盔甲给自己。”
  陈方圆思忖少许,摇头苦笑道:“不瞒贤侄,我还是无法理解。”
  他无法理解,身为当事人柳宗成也无法理解,这一路上都在思考这个问题。
  他相信郭淡还不至于这么看不起他。
  但是他始终想不明白,郭淡为什么要这么做。
  虽然郭淡解释过,但是他始终想不明白。
  柳家。
  “针对某一类货物,调整关税,稳定物价,避免小作坊受到伤害......!”
  柳承变说着说着,目光闪烁得频率越来越快,又激动的向柳宗成道:“爷爷,您这一招可真是妙啊!孙儿认为倘若爷爷向朝中官员建议,他们一定都会答应的。因为这个建议,是能够很好得限制卫辉府,这可是如今许多官员都在思考得问题。”
  说到此处,他顿了顿,又道:“可是郭淡也不傻,如果他知道爷爷您这么做,他会不会.....。”
  柳宗成瞟了眼柳承变,叹道:“这个主意并非是老夫想到的。”
  柳承变微微一愣,道:“那是谁想出来得?孙儿可不记得,这京城除郭淡之外,还有这么一号人物。”
  柳宗成苦笑道:“就是郭淡告诉老夫的。”
  “什么?”
  柳承变不禁大惊失色,又问道:“这...这怎么可能?”
  柳宗成苦恼的摇摇头道:“老夫也想不明白。”心里哀叹一声,难道我与他的境界真的就相差这么远,他都已经将他要用的招放在我面前,可我仍旧想不明白。
  ......
  待郭淡回到寇家,已是五更天,只是由于如今是寒冬之际,故此天还是非常黑,然而,他的小院却还亮着烛光。
  他刚刚入得院门,寇涴纱便从屋里走了出来。
  “夫君,你回来了。”
  郭淡点点头,轻轻揽着寇涴纱,道:“抱歉,又让夫人久等了。”
  “我也没有在等夫君,正巧钱庄那边还有些事没有做完。”
  说话间,寇涴纱帮郭淡取下斗篷,挂在门后,又赶紧为郭淡倒上一杯热茶,在不经意间,她越发得像一位贤妻良母,道:“夫君,你与柳宗成谈得怎么样?”
  郭淡笑道:“我送这么一份大礼给他,他焉有拒绝的道理。”
  寇涴纱道:“可是据我对柳宗成得了解,他生性多疑,他会相信夫君宁可伤害自己,也要帮助他整合我大明官牙吗?”
  郭淡道:“他虽生性多疑,但也是老谋深算,这事对他可是百利而无一害。”
  寇涴纱嘴角扬起苦涩的笑意道:“但是对我们可是利害各半。”
  郭淡轻轻握住寇涴纱那柔弱无骨、光滑细腻的素手,笑道:“夫人,就目前我们牙行的发展,每天能够赚多少钱,已经不再是首位,我们现在要争得是行业标准,谁能够制定出行业标准,谁就是最后的赢家。”
  关于这一点,当代商人是难以理解的,目前的商人还是以逐利为先,但是郭淡知道,当规模到达一定的地步后,若想要再持久发展,就必须要去争夺制定行业标准的权力,这样才能够确保自己赚更多的钱。
  后世那些大资本家,几十亿,上百亿的财富,其实多一亿,少一亿,区别不是很大,他们争得不再是谁赚得多,谁赚得少,他们争得是行业标准,谁能够制定行业标准,谁就是最大的赢家。
  为此他们都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如PC端的行业标准,诞生于微软,微软凭借这一点,你就很难去打倒它,除非你能够刷新这行业标准,那微软就彻底完了。
  就好像苹果直接刷新诺基亚,诺基亚的手机业务就是瞬间陨落。
  哪怕某个硬件上的使用说明,印的是中文,还是英文,虽然意思一样,但是利益却是是天壤之别。
  卫辉府能够给郭淡带来最大的利益,不是那些大作坊,那些大作坊又不是属于他的,税收也是属于万历的,但毋庸置疑,郭淡是最大的受益者,令他受益的就是他制定的整个体系,只要在这个体系下,郭淡的利益就是无穷无尽得。
  但是整个大环境的规矩,可不是他定得,受益者也不是他,是那些大地主,统治阶级,他也不敢贸然去改变这一点,承包卫辉府已经是他的极限,再往前进,那人家真的会跟他拼命的。
  可是官牙控制着国内贸易,这会影响到他,他一定要办法整合官牙,为此他不惜付出一些代价,而这个代价,其实是他早就准备舍弃的,因为卫辉府是资本体系,而其它州府是小农体系。
  要不限制卫辉府,那真的会直接冲毁整个小农体系,如果发生这种事,首先要干死郭淡的就是万历。
  郭淡等于就是付出本就要牺牲得代价,来换取制定牙行的标准。
  “可是整合官牙得是柳家,而非是我们。”寇涴纱兀自显得有些担忧。
  郭淡胸有成竹的笑道:“夫人大可放心,那柳宗成虽然老谋深算,但是关于关税得制度,他不见得能够玩得转,这对于他而言,不过是一把双刃剑,如果他偏离我的意思,那我就能利用关税瞬间摧毁他。”
  是呀,虽然夫君跟我解释的非常清楚,但是我兀自领悟不透这其中究竟该怎么运作,相信柳宗成也是如此。
  正是因为自己的不理解,寇涴纱才放心下来,针对某一类货物调整关税,她知道其中的用意,但是她并不知道该怎么去调整,这个怎么去计算。
  这关税多与少,可能引发危机得。
  郭淡问道:“对了,钱庄那边怎么样?”
  寇涴纱一怔,道:“已经差不多了,再过两日,便可派人去卫辉府。”
  关于钱庄的建设,并不是很难,因为明朝有一定得基础,不需要重新建立。
  两日之后,京城的钱庄便迎来了内测阶段。
  郭淡没有太张扬,钱庄的选址就在一诺牙行东区,是没有临街的,必须得往一诺牙行的大门进去,也没有大兴土木,另外去建造门面,而是将牙行里面的一些杂房改造而成的。
  因为郭淡觉得以目前百姓拥有得财富,是完全没有必要为他们开放钱庄,那纯粹就是浪费大家的时间。
  钱庄最低的存取额度,在一百两,低于一百两,就自己随身携带。
  既然只为少量的人群服务,门面自然也不需要搞得非常张扬,那些大富商也不想让大家看着他们存个几万两进去。
  这个内测,他也没有大张旗鼓去宣传,都是派人去告知牙行的股东。
  来内测的客户,都是牙行的股东。
  “秦员外,这是你的钱票。”
  从内屋出来的郭淡,拿着一张红边的钱票,非常随意的递给秦庄,这个颜色是他强烈要求的,因为他喜欢红色。
  秦庄也是牙行内测得第一个客户,他是真的需要加大对卫辉府的投入,当初他也没有想到那作坊会这么大,业务是越接越多,他需要加大投入,如今内测他就带了三千两过来。
  这是三千两,你就这么随意。
  秦庄是小心翼翼的将钱票接过来。
  周丰他们也赶紧起身过来。
  毋庸置疑,这绝对是他们见过最为精美的钱票,红色边纹,紫色的线框,看着就非常尊贵,这可是五条枪设计出来的,必然非常精美。
  要伪造,光钱票的成本可就不低,必须拥有一套完整得印刷体系。
  里面还有着各种各样的图案,章印,文字,颜色是深浅不一,但并不显得杂乱,布局非常美观。
  “这就行呢?”
  秦庄问道。
  郭淡点点头,道:“这上面有三个印章,这三个印章分别由我岳父,我夫人,以及钱庄经理掌控,同时还有六种笔迹,其中三种属于我们钱庄的人,还有三种则是属于客户这方的。客户本人是属第三笔迹人,也是最高权限人。”
  说着,他指着钱票得右下角,“这第三笔迹人的这一行,还可以盖上你们的专属印章,倘若员外是派人去送,那么这个人就是第一笔迹人,如果员外有要求,那么就可以借这专属印章限制第一笔迹人也无法凭借钱票取出钱,必须与在当地持有印章的人一块去取。
  至于这第二笔迹人是可填可不填的,这是为了确保第一笔迹人万一去不了,那么可以委派第二笔迹人去,不需要再来牙行重新办理。
  同时里面还藏着三种暗码,只有负责这事的人才看得懂,至于是什么我就不能多说了。”
  周丰问道:“倘若被偷了,同时那人又恰好会模仿笔迹,那会不会被人盗取?”
  郭淡笑道:“首先,拿着钱票去取钱的人,必须要报上自己的姓名和出生年月,而这个会藏着钱票里面,只有我们的人才看得懂,也就是说每张钱票都是独一无二的。
  如果大家还不放心得话,可以花一钱银子,购买我们钱庄的特质信封,采用信封装,那么钱票上面就会多一个章印。等到各位确认钱票没有问题,便可将钱票放入信封之中,我们的人会用一种特质的蜡封上,并且盖上印章,即便被偷,也不能打开信封模仿笔迹。”
  秦庄忙道:“那我这钱票是不是信封装?”
  郭淡道:“目前还不是。”
  “那当然不行,一钱银子而已,我要弄个信封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