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桃花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看来这小妞连如何求人都不知道,求的这么没有水准,你应该多发挥一下自己的优势,露露香肩,扭扭臀,抖抖胸什么的,然后说一声,“哥哥,好不好嘛!”,这不就行了,搞得这么复杂的,真是的。
  郭淡看着杨飞絮都有一些着急,是恨不得手把手教杨飞絮这女人该如何求男人,当然,他也就是想想,他可不敢乱说,他故作震惊道:“你...你说什么?这...这是什么意思?”
  杨飞絮也真是一板一眼道:“请你再让我保护你。”
  “什么?”
  郭淡仿佛还不敢相信,道:“我说美女,你这脑门是不是被门夹过,还是有人威胁你?”
  杨飞絮握刀之手微微颤抖了下,她就是最受不了郭淡这张嘴,可是想想自己此行得目的,她不禁稍稍深呼吸一口气,强忍了下去,道:“我知道我的请求可能有些唐突,但是正如你之前所言,此次任务我完成得非常失败,不禁令你失望了,也令我自己感到非常失望,我希望你能够再给我一次机会,给我一个补救得机会。”
  “是这样吗?”
  郭淡以怀疑的态度审视了一番杨飞絮,笑道:“请原谅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这么低声下气得求我,是不是想用这迂回战术,先讨好我,以求将来能够进入那千户所。”
  “不是。”
  杨飞絮语气真挚道:“父亲大人自小就教导我,从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站起来,我之前的种种行为,不禁令父兄蒙羞,也令我自己倍感羞耻,我是真的希望你能够给我一次补救的机会。拜托了!”
  言罢,她颔首一礼。
  罢了,罢了,这女人就是一根筋到底,想来也无法理解什么潜规则,以后再慢慢调jiao吧。郭淡笑着点点头道:“我很欣赏你的这番态度,作为朋友,我也理应帮助你,这其实也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我始终怀疑你的动机不纯。”
  顿了下,他又继续道:“你也别说我故意刁难你,如果你发誓永远都不进入马赛区的那个千户所,那我便答应你,让你继续回来保护我。”
  杨飞絮美目一睁,她万万没有想到郭淡会提出这么个要求,这令她有些不知所措。
  郭淡笑问道:“怎么样?”
  杨飞絮迟疑道:“但是...但是我也不可能一直都保护你。”
  郭淡笑道:“这是当然,你随时都可以走,我也随时都可以辞退你,但是你必须要立下这个誓言,不然的话,我会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白痴,被一个女人三番四次的戏弄。”
  杨飞絮眉宇间透着一丝挣扎,过得片刻,她最终还是点头道:“我答应你,我杨飞絮发誓,我永远都不进入马赛区的千户所。”
  她当然很想进入那个千户所,那是她梦寐以求的,毕竟如今想要在锦衣卫找到一个不受东厂影响的卫所是非常困难的,但是以她的性格她绝不会为此委曲求全,她若真觉得自己没有错,她是绝不可能来此的,故此相比起那个千户所,这事的本身,对她而言,要更加重要一些。
  她不希望这成为她一生无法洗去的污点。
  “年后过来吧,这些天我都不需要出门。”郭淡又笑道:“希望我们这一次能够合作愉快。”
  “多谢。”
  杨飞絮颔首一礼,不过神情还是非常冷酷,没有任何激动,又道:“若无其它事,我先告辞了。”
  郭淡点点头道:“家里还有一些事,就不送了,你请便。”
  杨飞絮抱拳一礼,然后便转身往大门外走去。
  郭淡望着她稍显落寞得背影,笑着摇摇头,傻妞,你跟我在身边,进不进那个千户所,又有什么区别。
  其实杨飞絮的命运,已经被他给安排了,如今他得罪了这么多人,他心里能不害怕吗,他需要人保护,同时他又不想这保护变成一种见识,故此杨飞絮目前是他认为最适合做他保镖的人选。
  回到院中,寇涴纱见他这么快就回来了,不禁诧异道:“你们就谈完呢?”
  郭淡耸耸肩笑道:“她不是一个喜欢讲废话得女人。”
  寇涴纱又问道:“那你们谈得怎么样?”
  “我答应再给她一次机会。”
  郭淡说着,便坐了下来,轻轻寇涴纱搂在怀里,笑道:“夫人,你就不用操心这种小事,这个年节,我们就不谈工作,好好休息一下,说真的,其实我也觉得有些疲累。”
  寇涴纱偎依在郭淡怀里,轻轻点了下头。
  其实郭淡这个工作狂,哪里会觉得疲惫,只要有钱赚,他都会非常亢奋,因为这就是他最大的兴趣,但是如今他稍稍有些改变,他在乎不再仅仅是金钱,还有家庭,他知道寇涴纱如今是最需要人陪伴的时候。
  这其实在寇涴纱的一生之中,都是极少出现的,寇涴纱一直以来都是一位非常独立、坚强的女人,但这也是因为寇守信给予她极大的自由和支持,这在当下,是非常少见的,也造就了如今的寇涴纱,可如今寇守信突然解雇她,她必然会觉得非常迷茫和空虚,这时候她确实需要人陪,尤其是郭淡陪伴。
  只可惜这天不遂人愿,自大年初二开始,前来道贺得宾客真是络绎不绝,是一波接着一波,没完没了,寇家那大门就关不上。
  没有办法,以一诺牙行的目前的地位,就算没有这大喜事,周丰他们也会来此向寇守信拜年得。
  不过这也只限于商人,如今徐继荣、刘荩谋他们可都没有来道贺,因为他们这些官宦子弟,过年是非常忙的,要跟随着长辈到处去拜年。
  但即便如此,郭淡也真是疲于应付,这一点他跟万历很像,就不太喜欢这些繁文缛节。
  好在寇守信是非常享受的,以前寇守信总是觉得自己有些抬不起头来,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他都已经渐渐被人遗忘,郭淡未来之前,大家都知道牙行管事的寇涴纱,后来就是郭淡,其原因就是他只有女儿,没有后代,在古代没有男子传宗接代,那真的是非常丢人得一件事。
  如今可算是怀上了,寇守信也找回了自我,这家主得风范是尽显无疑。
  寇涴纱见到父亲是如此开心,从早到晚,笑得真是嘴都合不拢,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心中的抱怨也渐渐消失了,她是一个非常理性得女人,寇守信为她付出这么多,如今这区区十个月,她又岂能因此去埋怨自己的父亲。
  假期总是过得飞快,眨眼间,都已经到了元月十六。
  今日乃是牙行开门之日,天公作美,和煦的阳光早早便洒入屋内,郭淡也早早起床,经过这些天的休息,郭淡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变得非常不错,而且他从来没有这么久远离过工作,这让他非常期待。
  “这些天可是苦了夫君了。”
  细心帮郭淡整理衣服得寇涴纱,瞧郭淡一脸兴奋之色,不禁抿唇笑道。
  郭淡忙道:“夫人怎么能够这么想,这几日乃是夫君一生中最快乐的几日。”
  寇涴纱笑而不语,郭淡了解她,她又何尝不了解郭淡,轻轻扫了扫郭淡的肩头,道:“时辰差不多了,你快些去吧。”
  郭淡低头在她的红唇上亲吻了下,道:“等我回来向你汇报工作。”
  寇涴纱含羞一笑,轻轻点了下头。
  出得小院,只见寇守信已经在院中指挥下人干活,可见他是以身作则,坚决不让寇涴纱干一点事。
  “岳父大人早!”
  郭淡走上前,拱手一礼。
  寇守信笑道:“贤婿,涴纱怀孕期间,你就多多担待一些,不过你放心,这家里老朽会看着得。”
  他不会去牙行帮忙,他知道如今的牙行,他已经帮不上忙。
  郭淡忙道:“这都是小婿应该做的。”
  寇守信点点头,突然头往大门那边扬了扬,“杨姑娘早早就来了,我让她进来坐会,她也不愿意。”
  郭淡回头一看,只见杨飞絮手持绣春刀站在门口,见他看来,微微颔首示意。
  郭淡招了招手,又向寇守信道:“岳父大人,若是没有其它事,小婿就先去牙行了。”
  “去吧,去吧。”
  郭淡微微颔首,然后便转身往大门那边走去,来到杨飞絮身前,他笑道:“我不记得,我又让你这么早来。”
  杨飞絮道:“我也没有其它的事做。”
  郭淡笑了笑,然后出得门去。
  来到牙行,那寇义早早就门口等候,见郭淡来了,赶紧迎上前去,“姑爷早。”
  他还是以管家身份待在牙行,他一般都称呼郭淡为“姑爷”。
  “早!”
  郭淡点点头,见寇义穿得一件红色的长袍,不禁打趣道:“今天穿得挺帅的。”
  “多谢姑爷夸奖。”寇义讪讪一笑,又道:“姑爷,我先前刚到不久,那徐姑姑突然来了,说是你请她来的。”
  “是吗?”
  郭淡惊喜道:“她现在在哪里?”
  寇义道:“我本请她去家里坐的,但是她说是来谈公事得,我也不敢怠慢,故此我请她去您的办公室稍坐。”
  “我知道了!”
  郭淡点点头,心想,哇!这开年就连获二女,而且个个都是绝色美女,难道今年是我的桃花年,这真是太为难我了。
  “总经理早!”
  入得大厅,前台得几个少女立刻站起身来。
  “早!”
  “总经理早。”
  “早!”
  此时此刻,牙行的员工都已经来到岗位上,休息多日得他们,个个都是精神抖擞,甚至脸上流露出兴奋之色,他们在家呆了这么多日,一早就在怀念在牙行上班得日子,因为如今工薪阶层,真没什么娱乐活动,在牙行上班虽然累,但是更有乐趣。
  他们痛恨郭淡放这么长得假。
  整个牙行是一片生机勃勃。
  郭淡径直来到办公室,推开门来,一道妙曼的背影引入眼帘。
  那女子听得开门得响声,回过头来,微笑地点点头道:“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