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 顺我者富,逆我者穷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从京城的局势来看,好像就还只是打打脸而已,说到底,也就是郭淡赚了不少钱,仅限于金钱,但若从各地方上来看,那可真得是一场虐杀,可以说是全方位吊打,各种姿势,各种道具。
  恰好这时机也太对了,如今正值春季,是播种的季节,同样也是开始缴税的季节,这到底好不好,还得看出来的结果。
  在一条鞭法之前,收税的事,多半可都是乡绅去收,皇权可是不下县的,地方官员也都不太管这事,其实也管不了,这导致效率变得非常慢,上面管不了下面,都坐在家里饮酒作乐,这怎么快得了。
  自一条鞭法之后,将所有的税都并为征收银两,地方官府这才扩充衙役主动的去县城里面收税,当然,他们也要与乡绅配合,并没有打破这个体系。
  效率是快了一些,但具体还是看人来的,有能力有权力得官员,效率就快,反之,也是慢得一塌糊涂。
  因为这里面还有一个逃税得问题,大地主都以不缴税为荣,他们的共识,缴税都是一群傻缺。
  大名府更是如此,毕竟离京城不远,权贵非常多,这里大地主可都是非常有势力的。
  大名府知府程归时每到收税的时候,就头疼不已,他总想多收一点,但总是收不上来,他倒不是为了国库,而是为了地方财政。
  这明朝官员的俸禄不多,其实官员数量上看去也不是很多,跟宋朝是完全没得比,但是明朝的吏很多,这些人都不在编制之内的,通常都是地方雇佣,没有足够的吏,这权力就会失控,有足够的吏,就需要很多钱来养这些吏,这压力可就都在知府得肩膀上。
  今年程归时打算振作一下,从大地主那里弄点税来,给地方财政补补血,他手中要是没钱,光凭那小猫两三只,能够干成什么事。
  滑县。
  “缴税?”
  大地主郑瑾一脸惊诧的看着程归时派来的刀笔吏,好似在说,你是疯了吧,跑我这里来征税,知道大爷是谁么,哥就没有缴税这个习惯。
  那刀笔吏道:“员外勿恼,我们老爷也是没有办法,当初为修建潞王府,咱们大名府可也掏了不少钱,至今都未缓过来。”
  郑瑾哼道:“这与我有何关系。”
  缴税是义务吗?
  当然是。
  但那只是针对普通百姓。
  那刀笔吏似乎早有预计,不紧不慢道:“近半年来,彰德府、开封府都断绝与卫辉府的来往,其原因员外也应该知道,而我们老爷本也打算这么做的,只不过我们老爷见到不少人因此受益,故而才没有这么做,但是我们老爷可是因此承受很大的压力啊!”
  郑瑾这才正眼瞧他一眼,沉吟半响,道:“行,我先让人算算,到底该缴多少税。”
  “多谢员外,多谢员外。”那刀笔吏连连拱手。
  待这刀笔吏离开之后,郑瑾身边的大管家便好奇道:“老爷,您为何要答应他?”
  郑瑾哼道:“你没有听出那弦外之音么?咱们要不缴一点税,程归时使一点手段,将通往卫辉府的路一封,咱们得亏多少钱啊。”
  以前程归时拿他们这些大地主束手无策,但是现在可不同,原因就在于大名府的大地主,因为卫辉府的崛起是深受其益,从中赚了不少,而受益得原因,在于道路,但是这个道路,可是在官府手中,程归时只要随便卡住一处河道,他们的投资就都得打了水漂。
  程归时就这么一招,要求大名府的大地主,大富商都交点税上来,不然的话,老子就封路,如果这税收不增加,那封不封路,对他没有任何影响,他无所谓的。
  而且他也是有道理的,我承担着所有的压力,你们发财,哪有这么好的事,这蛋糕得大家一块分啊。
  大地主们口头上虽然都答应着,但马上就聚集在一起,讨论交不交,交的话,又交多少。
  最终他们决定委派一个乡绅去跟程归时谈判,他们答应缴全额税,但是一季度一缴,同时让程归时承诺,必须要保证道路通畅,尤其是跟卫辉府的联系,如果你违背承诺,那我们就一文钱也不给你。
  短短几月间,卫辉府给大名府带来丰厚的利润,来往人流倍增,而这些大地主又垄断着食物供应,并且他们还收获到许多廉价的商品。
  市场空前繁荣。
  相比起来,那点税就算不得什么,他们现在都已经开始花钱雇人了,不再是压迫和剥削,没有办法,市场太火,劳动力就变得值钱。
  你要不给钱,我就去别家干,实在不行,我还能够上卫辉府。
  程归时听到这要求,差点没有笑出来,他原本心想,这些人能够交五成税就已经非常不错了,他们以前都是不缴税的,如今他们还主动要求交全额税,忙不迭的点头答应下来。
  这其实就是资本与权力勾结,我给你钱,让你政绩上去,你给我们方便,大家互惠互利。
  当初郭淡也曾想过搞游说,但是他不敢,他怕自己收不住,影响到国家制度,不曾想,大名府的地主倒是先玩了起来。
  不过话说回来,他们可都是大地主,有身份,有地位的,跟程归时是一个阶级的,如果是商人的话,那程归时可就不会搭理他们,纯正商人就是韭菜,老子问你们要钱,你们敢不给吗?
  程归时借这一招,不但把钱收上来,权力也握得更紧,以前他拿这些人没有办法,但如今的话,他握着这些人得软肋,他说话的分量自然也就很足。
  他也开始准备大展身手,有权力才能够干些什么,要大家都不鸟他,那他什么也干不了。
  大名府是从上至下,都受益良多。
  根据利益守恒定律,有人得利,自然就会有人受伤。
  彰德府、开封府就真的是造孽。
  税收锐减。
  原因就是韭菜们都跑了。
  他们今天才发现,原来这韭菜还长着两只脚。
  尤其是开封府,因为开封府是藩王大府,有七八个大亲王在这里,几乎就占据了半壁江山,很多土地都是划给藩王的,但不是说给他们人,那样的话,藩王就可以造反,根据制度而来,朝廷只是这些土地的一部分税收交给藩王,这些土地拥有者就很苦,不但要被官员剥削,还要孝敬那些藩王。
  很多百姓就选择不要这土地了,他们去卫辉府干活,十成都是自己的,在这里种田,自家得地,大半所得都是人家的。
  他们一走,这良田可就荒了。
  官府就彻底晕菜了,这税收不上来,还得养这么多藩王。
  这时候,那些大地主就跑去跟那些官员商量,这地是没人种了,不如让我们来种,我们每年孝敬你们一点。
  官员们想了想,是皇帝将卫辉府承包给郭淡的,才导致今日这情况,如今害到自家人头上,那可真是活该,关我们屁事,老子累的跟条狗似得,还不讨好,反正也就是这么回事,可不能苦了自己,就把钱一收,然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欧欧电子书
  开封府大量的土地被大地主或者特权人士给兼并了。
  因为如今走私粮食去卫辉府很赚钱,哪怕是专门种菜都能赚很多很多,他们就算雇人种地也划算,这走私都还不用交税。
  而当地知府可就气疯了,这可是关系他们的政绩,而且当初嚷嚷得最凶的,也是这群地主,结果他们反倒跟卫辉府勾结上。
  他们现在倒是想跟卫辉府和谈,因为他们看到大名府过得很是滋润,但这都是因为他们封路,既然围堵不住,不如开放得了,但是当地的读书人又不答应,咱们不能屈服,坚决抵制。
  可他们也就嚷嚷,没有解决的办法。
  这就很尴尬,不管是开封府,还是彰德府可都是骑虎难下。
  当他们为这税收在盘算的时候,人家卫辉府的税单都已经送到京城去了,卫辉府年前就把税都收上来了,他们只是负责点数,至于是多是少,他们可不管。
  而且如今的卫辉府根本就没有空管这些事,整个卫辉府都没有一处过年节的,因为太多资本进入卫辉府,也有太多人进入卫辉府,大家都忙的要命,忘记过年这场事。
  从年末到年初,那作坊是如春笋一般长出来,而且清一色得砖瓦构造。
  由于耕地转换税太高,这导致以前繁荣的地方变得非常冷清,只要你看到是大面积的耕地,那基本上就只能看到雇农在那里劳作。
  而以前的荒芜之地,贫瘠之地,是热闹非凡,大量工匠在那里修建作坊,那些地就太便宜了,很多县都是直接送,你们砸钱过来就行。
  陈平的建筑团队直接就干起了开发商,他们现在不是等着与人合作,而是直接拿地,然后建造作坊,建好再卖,这都是因为地价太便宜,又不怕卖不出去。
  当然,他们也做过调查,知道建什么作坊,容易卖出去。
  不仅如此,卫辉府教育行业也开始崛起,这多半都是因为那些江西商人的到来,也不知为什么,这江西商人比其它地方的商人更加重视教育,他们来到这里之后,给予那些寺庙很多的捐助,同时也悄悄跟那些和尚说,有好苗子就都往我这里送。
  其他商人也不傻,现在大家都缺识数认字的人才,因为卫辉府经济跟哪里都不一样,完全就是一个生产基地,这必须要跟外面取得联系,那么这就需要往外面派人,而且一定要是识数认字的,大富商也开始跟寺庙达成协议。
  那些方丈一看,真是阿弥陀佛,这都能挣钱,而且这钱就是赚的,跟郭淡没有半毛钱关系,郭淡也是捐助者之一,那可得好好干,如果他们培养的人才越好,这捐助就越多,他们就开始对外招收人才来教书,他们现在还怕自己交不好,压力骤增,而且他们为了吸引人才,都只招俗家弟子。
  也就是说,你来这里当和尚,你都不用剃度,可以吃肉喝酒,可以娶妻生子。
  很多穷书生就都上寺庙教书去了,他们在那里教书,自己也能够读书,关键还能够挣钱。
  这教育行业就开始膨胀。
  反正只要有资本进入,什么都快。
  而这一切得一切,通过一本本账目,将会慢慢的在京城体现出来。
  乾清宫。
  万历揉揉眼,然后盯着手中的账本瞧了瞧,又揉了揉眼,又瞧了瞧,不断地重复着这个动作。
  过得好半响,万历才缓缓放下账本,然后向面前站着的郭淡问道:“二十万两?”
  郭淡点点头道:“回禀陛下,是的,这是扣除卫辉府支出之后的纯利润。”
  万历眨了下眼,道:“岂不是说朕赚了九万两之多?”
  郭淡点头道:“是的。”
  万历只觉不可思议,道:“可是你之前不是说才六七万两吗?”
  什么时候你的语气变成才六七万两了,不过这锅我可不背。郭淡忙道:“陛下明鉴,当时可不是卑职算的,是户部统计出来的,卑职当时是说,差也不多,具体还得等卫辉府统计出来。”
  万历闻言,不禁皱眉道:“这户部可真是越来越不堪大用,卫辉府的税制如此简单,他们都能够估算错,真是岂有此理,朕可真想把户部也承包给你。”
  这绝对是一句真心话,户部要承包给郭淡,国库完全被他控制。
  承包户部?郭淡可是吓坏了,他可不愿意承包户部,他也干不了这活,赶忙解释道:“卑职仔细看了看账目,其实户部也没有估算错,只不过这里面还包含着他们所不知道的契税,一些租出去的驿站、府院,包括煤铁和砖瓦,以及火耗和运输的节省,故此才多出几万两来。”
  他们都不知道,户部估算才五万两,只是要为了显得郭淡赚得多,要求重新谈判,这才往上抛高一万两。
  万历稍稍点头,突然问道:“对了,这账目你可有给别人看过?”
  郭淡道:“就内子看过。”
  万历皱了下眉头,道:“这回就算了,今后她也不能看,只能给朕看。”
  “卑职遵命。”
  话虽如此,郭淡心里却表示怀疑,这能瞒得住吗?
  要知道这才刚刚开始,以后会更加夸张的。
  万历又道:“郭淡,你在卫辉府干得不错,朕打算再让你承包一个州府,你意下如何?”
  虽然张诚已经暗示过他,这是很难的,但是万历也不管了,这么挣钱,必须得继续下去,决不能就此打住。
  “啊?”
  郭淡一惊,忙道:“陛下,卑职现在都忙不过来,哪里还有精力再去承包一个州府。”
  “这能者多劳啊!”万历呵呵道。
  你这是要累死我啊!郭淡欲哭无泪道:“陛下,就算是要承包,也得缓一缓,如今大家都去卫辉府,卑职要再承包一个州府的话,这反而会影响到卫辉府。
  卑职认为,就算要再承包州府,也得等到卫辉府完全饱和之后,看看供需方面,如果需求大于供应,那还可以再承包一个州府,但如果供需已经饱和,那就不需要了,再承包也挣不了多少钱,可能会适得其反。”
  万历一本正经道:“我大明幅员辽阔,那卫辉府不过是河南道最小得州府,怎么能够满足......不过朕也知道你现在很忙,就再等等吧,但你可得做好这准备啊。”
  言下之意,只要有机会,咱们承包。
  “是,卑职知道了。”
  郭淡抹了抹汗,真是糟糕,这肥宅可是比我还要上头一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