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 先赚个快餐打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看来并不是好消息。”
  徐姑姑见郭淡怒气冲冲的回来,不免言道。
  “他们这是要将我往死里整啊。”
  郭淡嚷嚷一声,将那纸契约往桌上一拍,然后走到一边的酒柜,狠狠灌入几杯酒。
  徐姑姑拿着那纸契约看了看,稍显诧异道:“这条件并不苛刻呀!”
  “这还不苛刻?”
  郭淡激动的直接一屁股是贴着徐姑姑坐下,狠狠地撞了下徐姑姑。
  身怀绝技的徐姑姑也没有想到郭淡会往她身边坐,当即吓得花容失色,差点直接动武,这辈子都没有被男人撞过,倏然站起,凤目睁圆道:“你想作甚?”
  “不...不好意思,我...我太激动了,但居士此话也太过分了。”
  郭淡一脸委屈,心里却想,我请你来,一点作用都没有,还不让占点便宜,你这秘书凭何立足?又愤愤不平道:“这条件还不苛刻,我是一个商人,学问也就在童生级别徘徊,他们竟然让我以农为本,这跟让太监去生孩子又有什么区别。”
  徐姑姑这回倒也没有怪他,这情有可原,走到对面坐下,道:“我想你是误会了,对你而言,可能是苛刻了一些,我指得合理,只是就事论事罢了。”
  郭淡激动道:“就事论事也很苛刻啊!”
  徐姑姑摇摇头道:“任何一个强大的国家,都必须以农为本,要是没有粮食,商业那也不过是海市蜃楼,这道理你应该是明白的,你在卫辉府首先处理的也就是粮食问题。”
  郭淡道:“这我当然知道,但是我还得缴税给朝廷,这我得靠商业去挣钱,我才能够去缴税,才能够从中挣钱,但是开封府很多田地都是不用缴税得,我又没法拿商业跟他们去换,卫辉府的地主为什么愿意交税,那是因为他们赚得更多,到时我拿命去缴税。”
  徐姑姑道:“你可以拿卫辉府的商业换得开封府地主的支持。”
  郭淡叹道:“且不说开封府很多地主都是反对我的,他们不见得会答应我,即便他们不反对我,我还得拿钱去养着那些藩王,那些穷的,我得给粮给钱,富的他们又不缴税,百姓就那么点点土地,官员是可以剥削他们,但我要剥削他们,只怕,哼,杀我十次都不够。”
  徐姑姑点点头。
  郭淡道:“居士,这你可得救我,以农为本,我一个童生真心农不下去啊!”
  徐姑姑凝眉思索一会儿,道:“其实我朝税入并非是很高,关键在于那些地主偷税漏税,他们与官府、藩王相互勾结,隐匿土地,从而导致税入锐减,契约上定下税额,是以往年为准,并非是以开封府真实的产出,换而言之,只要治理得当,依法收税,你还是可以赚钱的。在这方面,我也可以帮你一些忙。”
  郭淡郁闷道:“要是能收得上税,我早就承包了,岂会等到现在,问题就是收不上,这士农工商的阶级观念必须捍卫到底,他们个个都能够骑到我头上拉屎,我拿什么向他们收税。”
  徐姑姑听他这满口得污言秽语,不禁摇摇头,强忍着道:“那也不见得,既然是你承包,你当然有权力向那些人征税,况且,你还可以向陛下求助,关于藩王的问题,别人兴许无法解决,但是陛下可以,记得当初张阁老可也把税给收上来,可见此事也并非是做不到得。”
  郭淡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他余光突然瞟了瞟徐姑姑,心道,这事到底跟她有没有关系,如果不是她当初提出那个挑拨离间得计策,事情也就不会进展到这一步,可她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难道是想借我之手,来解决这藩王和官员勾结的问题?
  但愿这跟你没有关系,如果有的话,呵呵,我就让你把肠子都给悔青了,这藩王的问题是你一个女人能考虑的,真是不知天高地厚,那可都是我的宝贝,我能不能出海,就全靠那些藩王,我们就是要养着他们,让他们茁壮成长,今后再为我所用。
  “就算能够挣钱,可也不多,而且来得慢,这不符合我郭淡的身价。”
  郭淡突然言道。
  徐姑姑诧异道:“你此话是何意?”
  郭淡嘴角一扬,道:“收那点农税又能够挣多少钱,我的股份往随便上涨一涨,就是十几万两,这事推不推的掉,暂且先不说,我先把这股钱给挣了,我要气死那群臭老头。”
  徐姑姑呆愣片刻,旋即莞尔一笑。
  不一会儿,寇义便来到办公室,他本来是下江南的,因为出了这档子事,他就暂时没有去,不过他也已经派人前去做准备。
  “管家,你立刻放出消息,就说我将会承包开封、彰德、怀庆三府。这还不够,你还要告诉大家,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卫辉府即将出现,我郭淡将要重铸整个河南道的辉煌,用不了多久,我的年收入将会达到五十万两,伟人曰,俱往矣,数风流人物,咳咳咳,吟诗念词就算了,这不是我的风格,你就直白的一点说吧。”
  郭淡机关枪似得一通说道。
  寇义却是一脸呆若木鸡。
  郭淡道:“管家,你还愣着作甚?”
  寇义回过神来,颤声道:“姑...姑爷,你真的要承...承包那三府?”
  “不一定。”
  郭淡摇摇头道。
  嗯?
  坐在沙发上的徐姑姑不禁都抬起头来,一脸懵逼的看着郭淡。
  寇义头都晕了,道:“那...那姑爷您...。”
  “你跟在我身边这么久,怎么连这点悟性都没有。”
  郭淡一翻白眼,道:“我承不承包,那不是重点,我又没有让你贴告示,我是让你放小道消息出去,刺激我们的股价而已。”
  说着,他突然看向徐姑姑,道:“居士,请问这犯法吗?”
  徐姑姑沉吟片刻,摇摇头道:“并不犯法。”心里怒骂一句,这个大奸商。
  “这不就结了。”
  郭淡向寇义挥挥手,道:“快些去吧。”
  “是。”
  寇义刚转过身去,又转回来,道:“姑爷,您能不能再说一遍,我方才吓到了,没有记清楚。”
  “靠!”
  郭淡忍着暴走,又说了一遍。
  寇义记清楚之后,就出去了。
  徐姑姑道:“你这虽不犯法,但也算是骗人。”
  郭淡叹道:“没有办法,那边又挣不到什么钱,只能靠这个弥补下损失,况且你也不能说是骗,我只是放消息出来,股价涨不涨,跟我没有关系,应该说是,这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徐姑姑点点头,但眼中却透着一丝疑惑。
  其实关于这事,已经传出去,但是很多人都不太相信,认为这里面肯定有猫腻,怎么可能突然将这三府承包给郭淡。
  然而,今日不断有风声从牙行传出来,说郭淡是真的要承包这三府。
  大家渐渐相信这个事实。
  虽然是郭淡承包,不是牙行承包,但是郭淡作为寇家女婿,业务肯定都给牙行。
  这一个卫辉府半年就为郭淡赚了好几万两,都不说什么怀庆府、彰德府,光开封一府就不得了,开封府不管是面积、人口、资源可都完爆卫辉府,这一年得赚多少钱?
  五十万两?
  可能都不止这个数目。
  牙行的股价应声而涨。
  现在的涨,不是郭淡来定价,而是交易额,钱庄那边一直都有交易。
  但话说回来,还交易个屁。
  挂售的股份当日全部撤销。
  股东都是商人,精明的很,这还只是传言,求购者就已经给出四两的价格,一下子承包三府,可真是太激情了,这要真承包下来,那不得上天啊!
  郭淡什么都没有干,资产就多了几万两。
  可是把黄大效他们气死了,大骂那些人是蠢材,郭淡都快给他们逼死了,你们还跑去卖他的股份。
  他们赶紧也放风出去,告诉大家,条件是限制郭淡行商,跟承包卫辉府就不是一回事。
  但是他们玩这些,满朝文武一起上,郭淡也不惧,这种舆论可不掌握在读书人嘴里,而是在市民嘴里,郭淡立刻又暗中吹风,告诉大家,这只不过是他布下的一个圈套。
  为得就是承包这三府,说条件苛刻,他哪次承包条件就好过,可事实又是怎样,他每一次都是赚大钱。
  且不说那些百姓,就连周丰他们这回都不质疑郭淡,上回质疑,结果卫辉府的收入,他们半毛钱都没有捞到,他们也就跟着郭淡一块吹。
  股价直接破五两,可都没有商人愿意放。
  大家都在等这事尘埃落定。
  可把那些官员气坏了,你们这些蠢货,竟然相信一个商人,到时有你们苦吃。
  而就在这时,郭淡来到户部,要求签订承包契约。
  “各位大人,我已经考虑过了,没点问题,签吧,签吧。”
  郭淡坐在椅子上笑呵呵道。
  宋景升、黄大效是呆若木鸡。
  郭淡左右看了看,道:“怎么?不签么?”
  宋景升回过神来,问道:“你考虑清楚呢?”
  “相当清楚,这都不用考虑。”
  郭淡笑哈哈道:“外面还只是传言,我手中股份就为我赚了十万两,这要是签了,那得赚多少钱,我们牙行的股东,现在是天天追在我屁股后面,让我来这里签约,真是讨厌,到时贴补一下开封府,也就那么回事。”
  大家听着很不是滋味。
  十万两?
  有没有这么夸张?
  郭淡道:“签不签,不签我可就走了。”
  “签,当然签。”
  姜应鳞突然笑道:“这股份你得卖出去才算是赚得,不卖出去,这十万两跟一两又有什么区别?”
  郭淡斜目一瞥,微笑的点点头道:“姜给事,你还真是深藏不露,以前我若是有什么质疑之语,我在这里向你表示真诚的道歉。”
  “不需要,本官岂会将你一个小童生的话放在心里。”
  “那倒也是,毕竟童言无忌啊!”
  郭淡笑着点点头。
  想要我死,那咱们就看看到底是谁先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