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三章 蛇食鲸吞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
  朱肃溱当即是呆若木鸡。
  他是万万没有想到,郭淡竟然是来帮他增加收入的,并且还是要跟他分那些地主的税入。
  可真是如郭淡方才所言,这与他之前所得之得消息是截然相反的。
  放心,哥这回一定将他们养得是白白胖胖。郭淡突然站起身来,道:“王爷适才看过陛下的密函,应该知道我其实只为陛下做事。”
  朱肃溱猛地一怔,回过神来,面色凝重道:“这两事有何关联?”
  “大有关联。”
  郭淡拱手向天,朗声道:“我大明江山乃是当年太祖一寸一寸打下来得,如今传于当今陛下,陛下当然也会尽全力照顾皇室,而那些土地是既不向朝廷交税,又不属于皇室,是完完全全属于别人的,可以说跟陛下毫无关系。
  这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那么与其便宜别人,自然就不如便宜自家人,因此陛下接受了草民的建议,将这些挂名土地的税入,全部算入宗室,不仅仅是王爷您,只要挂在开封府、彰德府、怀庆府宗室名下的土地,都将会变得真实。”
  朱肃溱闻言,不禁有些冒汗。
  你这玩得就太大了一点吧。
  “这...这如何能行,本王与他们中不少人可是有交情.....!”
  “王爷无须有任何顾虑,因为这交情将会变得一钱不值。”
  “你此话从何说起?”
  朱肃溱开始意识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这里面涉及到皇帝、宗室、官僚、地主。
  几乎涉及到整个统治阶级。
  郭淡自信的笑道:“王爷认为陛下耗费那么多得精力,让草民来承包这开封府,只是为了让我在这里转个圈吗?可不是的,既然我会一直留在这里,那么旧的东西,扔了也就扔了,无关紧要,我们可以建立起新得关系。”
  朱肃溱道:“新得关系?”
  郭淡点点头,道:“一个以宗室经济为主的新体系,相信陛下在信中,应该也介绍过草民,草民就是专门负责帮陛下理财,同样的,草民也可以帮王爷您来运营周王府的。
  据草民所知,周王府的潜力并未完全激发出来,只可惜耽误在那些无能之辈的手中,若是王爷愿意得话,草民可以全权帮助王爷运营周王府,扣除王爷以往每年所得,多出来的,一半归王爷所有,一半归陛下。”
  意思就是,你现在每年所得,我一分都不少你的,但是在我运营下,多出来的利益,咱们就对半分。
  但是就朱肃溱而言,他跟郭淡才刚刚见面,你这就要强行帮我运营,这未免也太快了一点吧。
  好歹也得有个过程啊!
  殊不知郭淡这回比较赶时间。
  朱肃溱迟疑不语。
  郭淡岂不知朱肃溱得担忧,笑道:“王爷勿要担忧,草民只是负责运营,相当于王爷府上的管家,周王府的一切财产,都不过我的手,由王爷的人把控,我是碰都不会碰,草民只会派人记账,到时赚得利润再来分。既然王爷听说过草民,应该也知道草民在这方面的能力,绝非是在夸夸其谈。”
  “你先等等。”
  朱肃溱压压手,制止郭淡继续说下去。
  这信息量真是太大了,他脑袋都有些晕乎。
  过得一会儿,朱肃溱才道:“你方才说将那些税入全都算成本王得,你以为那些人就会善罢甘休吗?”
  大家屁股都不干净,他也害怕呀!
  郭淡笑道:“这不用王爷操心,草民会解决的,到时王爷只需要告诉他们,这周王府的一切都是已经交给草民来运营,他们要不将税交齐,草民自会去找他们。”
  朱肃溱皱眉道:“可是就凭你一句话,本王就将整个王府交给你来运营?”
  郭淡叹了口气:“王爷,草民不过是一个小童生,有些话是真不太会说,若有冒犯之处,还望王爷海涵。”
  朱肃溱道:“你但说无妨。”
  “那草民就先多谢王爷海涵。”郭淡拱手一礼:“其实草民也可以在旁辅助王爷,帮助王爷出谋划策,一切都以王爷为主,但是王爷认为陛下会答应吗?”
  朱肃溱双目一睁,眼中闪过一抹恐惧,非常干脆得点头道:“好吧,本王答应你。”
  这回他几乎没有任何犹豫。
  郭淡的话说得已经是非常直白。
  郭淡的策略,就是以宗室经济为主,而且要不断做大,但是从制度上来说,藩王只拥有经济特权,其它的一概不能参与,这权力本是在官府手中,如今在郭淡手中。
  原本二者是不能够直接联系得。
  可如今郭淡要将二者要结合起来,那么这主次怎么分?
  是周王府为主?
  开什么玩笑。
  万历怎么可能让一个藩王控制上百万的人口。
  朱肃溱可不傻,其实他们周王一脉可能是藩王中最优秀得,因为他们医药世家,嫡长子都不会太去迷恋酒色,家规就不允他们这么做,酒色伤神,他们头脑还是清醒的,这个你要反对的话,那万历就得问问他们,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只能以郭淡为主。
  在这其中,郭淡其实跟太监差不多,是皇帝权力的延伸,皇帝一句话,他就会一无所有,没有皇帝的支持,他什么干不了。
  郭淡只能够下达命令得,办事的都是万历的人,就连他来见周王,也得通过高尚。
  就事论事,万历不但不要他们的钱,还帮他们赚更多的钱,只是权力还是要保持在皇帝手里。
  朱肃溱是躺着挣钱,他并未亏什么。
  这听着好像是郭淡自己在找麻烦,他运营的,身上又多了一笔债务,其实不然,对于资本家而言,手中的资本越强大,能力就越能得到发挥,赚更多得钱,没钱他什么都干不了。
  唯有能够得到开封府宗室的财力,郭淡才能够在这里大有所为。
  ......
  已是二更天,舟车劳顿的徐姑姑兀自坐在烛火下,翻阅开封府的田籍,时而叹息,时而愤怒。
  忽然,一只手突然从旁伸出来,将她手中的簿子拿走,“小心身体。”
  “啊!”
  徐姑姑惊呼一声,回头看去,只见郭淡站在其身后,正笑吟吟的看着她,诧异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的。”
  郭淡坐在了徐姑姑对面,笑道:“居士不会打算这一宿就看完这里所有的,还是...特意在这里等我?”
  他的骚语对于徐姑姑这种见过世面的女人毫无作用,她微微一笑:“如果我是在等你,那就不会连你进来都不知道了。”
  “真的就有这么好看吗?”
  郭淡似有不甘的拿着簿子随便翻阅了着。
  徐姑姑道:“确实非常精彩,光这一个月内,就有六万亩土地划给了宗室和其它的一些免税户,而且我都还没有看完。另外,其中有很多部分,都有着明显修改过得痕迹。”
  “是吗?”
  郭淡将簿子往桌上一丢,道:“无所谓啦!”
  “无所谓?”
  徐姑姑好奇道:“此话怎讲?”
  郭淡耸耸肩道:“因为这些都将是我的,就没有必要去管。”
  “都是你的?”
  饶是聪明绝顶的徐姑姑不免都倍感困惑。
  郭淡笑道:“如今我承包下这里,这里的一切不都是我的吗?”
  徐姑姑道:“你只是承包税收。”
  “你误会了,这回我是要承包这三府,不是简单的税收。”
  郭淡瞟了眼那簿子,道:“其实在很早之前,我就知道他们在转移土地,如果他们不这么做,当时我可能还会再抵抗抵抗,看看能不能拒绝,这怎么看都像似一笔亏本的买卖,是这个消息让我觉得这其中有利可图,这才勉强答应下来的。”
  “有利可图?”
  徐姑姑越发困惑。
  郭淡笑道:“方才我与周王达成了一项协议,他将雇佣我,帮他打理周王府的一切的产业。”
  “你说什么?”
  向来古井不波的徐姑姑,闻此消息,不禁也是大惊失色。
  “淡定!淡定!”
  郭淡上下摆摆手,又道:“这只是一个开始,我很快就会成为开封、怀庆、彰德、卫辉四府的宗室代言人,他们的一切都将会由我来代为运营,换而言之,这些田籍在我手中,由我来处理,那么这些挂名田地就必须交税给我,一两都不能少,否则的话,我怎么去面对那些宗室的信任。”
  这擒贼先擒王,只要搞定这最大的周王,其他的就不在话下。
  徐姑姑娇躯微微颤抖了下,这真是她完全没有预料到的。
  “是不是很惊喜?”
  郭淡哈哈笑道:“当我拥有整个宗室的资源,再加上我手中的权力,以及我的手段,只要我开心,我想兼并谁就兼并谁,这一回我让他们彻彻底底感受一番,什么叫做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说到这里,他头一歪,微笑的看着徐姑姑道:“居士不会怪我事先没有说吧?”
  徐姑姑一怔,蹙眉瞧了眼郭淡,旋即微笑道:“我只是来协助你的,你没有这个义务告诉我。”
  郭淡身子往后一仰道:“居士现在可以来影响一下我,让我为国为民,不然的话,我这商人的劣性可就要控制不住了。”
  徐姑姑笑道:“你都能够做到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我还能影响得了吗?”
  “绝对能。”
  郭淡道:“我请居士来助我,并非是因为居士的美貌,而是打心里敬佩居士的才智和胸...襟。”
  徐姑姑稍一沉吟,笑道:“你真不愧是商人,难道我不影响你,你就不会这么做了吗?不管是百姓吃不饱饭,还是税收不上来,那些言官都会弹劾你的。”
  真是没劲!郭淡郁闷的站起身来:“早点休息吧,明天游戏就开始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