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 打倒狗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得亏这董平是锦衣卫头头,专门搞情报的,倘若他来晚一步,可能这官兵就挤不进来了。
  可是千万不要低估这些士绅们的影响力,他们中有些家族盘踞开封府数十年,甚至上百年之久,这影响力是可想而知的。
  另外,这事郭淡确实做得非常粗暴,没有像在卫辉府设计得那么细致,他不管那么多,一味的去追求重农抑商,对商业是直接一刀切。
  这其中当然有很多受害者是无辜的。
  故此当赵清合他们暗地里煽风点火,立刻就变成群情激愤,半日之内,上万人就直接将整个府衙围得是水泄不通。
  因为受到伤害可不是郊外的那些农夫,而是城里面的市民,他们多半都是没有田地的,商业一断,他们就是去了生计,故此来的速度是非常之快。
  而且是有备而来,这横幅、条幅,锣鼓,可是一样没少。
  各种标语。
  各种口号!
  狗贼郭淡......!
  狗蛋......!
  打倒狗蛋.....!
  不经意间,狗蛋已经成为郭淡的外号了。
  而且花样特别多,不少人推着一个奄奄一息得呃老人,在门口哭喊,就是因为祖传下来的店被封了,我爹气得快要入土了。
  还有很多人带着小孩、妇人跪在府衙门前哭。
  真是见者伤心,闻者流泪。
  这道德制高点有了,读书人就开始冒头。
  他们开始长篇大论,引经据典,然后又讲述郭淡干得一些见不得人得勾当,什么与藩王勾结,霸占民田、民女,来开封府也只是为了捞一笔,编得可真是有鼻子有眼。
  这愤怒的情绪是一波高过一波,来得人也是越来越多。
  守在府衙外面得官兵们也被迫拔刀相向。
  因为这么多人,而且充满着愤怒,这情况是极有可能失控,必须要震慑住他们。
  “打倒狗蛋!”
  “打倒狗蛋!”
  ......
  听着外面震耳欲聋得叫喊声,躲在里面的郭淡“慌”得一逼,扬起手来,高喊道:“快去西天请如来佛祖!”
  “......!”
  高尚纳闷道:“郭淡,这又不是猴子闹天宫,你请佛祖干嘛?”
  郭淡错愕道:“公公也看过西游记?”
  “当然看过。哼!”
  高尚傲娇得翻了个小白眼,然而,外面阵阵得叫骂声又令他想起自己正被人包围着,赶忙道:“人家都打到门口来了,现在可怎么办是好呀?”
  郭淡讪讪道:“我适才是想说,快去请姜给事和黄御史来,不曾想说岔了。”
  “这就是你的办法?”
  高尚好气好笑道:“你认为他们会来帮你吗?”
  郭淡一本正经道:“公公,我觉得你对他们有偏见,我虽然他们有些矛盾,但是他们毕竟是正直的,是道德高尚之人,外面那些刁民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围攻府衙,他们又岂会坐视不理。”
  高尚哼道:“敢情还是我对他们有偏见,行行行,你去请,他们要是愿意帮你,我就把头剁下来给你当椅子坐。”
  唉...没有了小JJ,发誓都只能剁头。悲哀!郭淡讪讪一笑,又吩咐人去请姜应鳞和黄大效。
  站在后面得徐姑姑见郭淡当真去请,不禁微微蹙眉,她当然不会认为郭淡会把希望寄托在姜应鳞和黄大效身上,但她也未想到,郭淡究竟会怎么解决这事。
  这种事可是非常危险得,稍微有一点火苗,就可能引爆,能够尽早平息,就尽量尽早平息。
  待那人去搬救兵之后,郭淡听到后面那些喊口号的,不禁叹道:“这外号取得也忒普通一点,狗蛋,一点特色都没有,唉...没文化真可怕。”
  话音未落,又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愤怒得叫骂声。
  “淫贼郭淡!”
  “淫贼!”
  .....!
  “我擦!”
  郭淡倏然站起,怒不可遏道:“我特么什么时候成淫贼了,老子这两年来,可是连青楼都没有去过。”
  说着,他便让自己的随从出去看看,怎么就淫贼呢。
  过得一会,那随从便跑了回来,道:“姑爷,原来是有人在外面讲你当初...当初...!”
  郭淡啧了一声:“当初怎么呢?你倒是说呀!”
  “当初强...强...侮辱了大小姐,老爷被逼得没有办法,才招姑爷您为婿的,这可是他们说得,不是小人说得。”
  “这群王八蛋,难道就不知道这祸不及家人吗?”郭淡咬牙切齿道:“行,你们给老子等着。”
  徐姑姑突然道:“你还要继续等下去?如今的情况对你可是非常不利的,稍有不慎,后果就不堪设想。”
  郭淡道:“我不已经去请姜给事和黄御史了么,等他们来了再说吧。”
  .....
  一个多时辰后,姜应鳞和黄大效才姗姗来迟,与前几次不同,这回黄大效显得是悠然自得,是一点也不着急。
  “姜给事,黄御史,你们可算是来了。”郭淡见到他们,就如同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一般:“你们看看那些刁民,竟敢围攻府衙,还对我进行人身攻击,还有没有王法啊!还有没有天理啊!你们可得为奴家,不,为我做主啊!”
  “刁民?”
  黄大效神色一变,训斥道:“我看你郭淡就是我大明最大的刁民,他们可都是我大明最善良的百姓,若非你将他们逼上绝路,他们又岂会这么做,你等着,本官一定要去陛下那里参你一本。”
  说出这番话时,他身上的每个毛细孔都舒张开来,真是爽得一塌糊涂。
  他当然不是来帮忙得,他只是想过来看看郭淡此番是怎样的表情,答案令他非常满意。
  郭淡一脸委屈道:“大人,我可都是遵从你的嘱咐,重农抑商.....!”
  “混账东西!”
  黄大效怒叱一声,“本官是让你重农抑商,可本官没有让你将人家的店给封了,你这一封,多少人没了生计,他们不找你拼命找谁拼命,你这都是咎由自取。”
  “大人,这都是什么时候,你先帮我解决这问题,再来教训我好吗?”
  “哼!本官告诉,此事本官是绝不会管的,你自个想办法吧。”
  言罢,黄大效又向姜应鳞道:“姜兄,我们走吧。”
  “黄御史,姜给事。”
  郭淡追出两步,抬起手来,动情的呼喊着。
  但是毫无卵用,姜应鳞、黄大效都没搭理他,径直出得门去。
  郭淡放下手,撅了下嘴,笑道:“特别叫你们过来爽了一会,我这也应该算是敬老爱幼了。”
  高尚哼道:“我说什么来着,你还说我有偏见。”
  言罢,他便一扭小臀,回房去了。
  待高尚与董平离开之后,徐姑姑才道:“待你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时,便可以将这一番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他们。”
  郭淡笑道:“居士真是聪明过人啊!”
  徐姑姑道:“但是首先你得解决当下的问题。”
  她已经察觉到郭淡为什么请他们来,但是她始终想不到郭淡会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郭淡胸有成竹道:“先不着急,让他们得意一下。”
  徐姑姑道:“但是如今情况已经是非常危险,你当真就不怕发生意外吗?”
  郭淡笑道:“我都说了,这是我玩剩下得,什么时候会发生意外,我最为清楚,现在还不是时候,等两天再说吧。”
  徐姑姑疑惑得看着他,显然有些不太相信,这种事都能够预测?
  然而,黄大效、姜应鳞得到来,不但没有帮到郭淡,反而令外面那些百姓更加疯狂,他们知道官员是支持他们的,更加是有恃无恐,叫喊声更大,甚至有不少百姓拿起了棍棒,开始跟官兵开始对峙。
  但是并未动武,毕竟他们还是有组织,有谋划得,什么时候动武,就还得等命令。
  此时此刻,赵家大院可真是一扫往日之颓势,里面是充满着欢声笑语。
  “看来郭淡已经慌了神,方才他还想请黄大效、姜应鳞帮忙,但是这怎么可能,听说还被黄大效狠狠的训斥了一番。”
  “这都是他咎由自取。”
  “到时要是谁一不小心,将郭淡给打死了,那可如何是好啊!”
  “谁要真这么干了,我就招他为婿,我刘某人决不食言。”
  “那我可得将刘兄这话告诉大家,郭淡必死无疑。”
  “哈哈.....!”
  梁闍又向赵清合道:“贤兄,既然黄大效他们已经表态,我们应该趁热打铁,让郭淡见一见血了。”
  赵清合摆摆手道:“此事还是要徐徐渐渐,不宜操之过急,我看那些人目前还只是希望郭淡解除对商人的打压,没有仇恨郭淡。”
  话说至此,他叹了口气,“说到底,那些人也只是一群乌合之众,这贸然动手,他们面对锦衣卫,恐怕会作鸟兽散,我们还得再下点功夫。你们明日找些人,去将那些封条都给撕了,倘若郭淡不动手的话,呵呵,那些人就不会那么害怕,到时我们的人登高一呼,他们自然会一拥而上。”
  梁闍频频点头,道:“还是贤兄你考虑的周详啊!”
  第二日上午,董平又是急匆匆来到府衙。
  “咱们贴在外面的封条和告示都被百姓给撕了。”
  “咱们的人没有动手吧?”郭淡赶忙问道。
  董平道:“我就是来问你要不要动手?”
  “不用。”
  郭淡摇摇头道:“让你去撕吧,到时再封上就是了。”
  董平面色凝重道:“外面的那些人越来越疯狂,而且那些书生编造出许多谎言来攻击你,如果你再不平息的话,情况很可能会失控。”
  郭淡笑道:“再等一等吧!”
  这你还要等?董平这个话不多的人,都忍不住了,好奇道:“你究竟在等什么?”
  郭淡道:“等一个期限。”
  PS:手机丢了,下一步是什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