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 敲诈勒索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哭泣!
  哀嚎!
  绝望!
  这就是当下考生们的众生相。
  他们恨!
  他们痛恨郭淡为什么这么早就公布答案,以至于天资聪颖的他们,始终都无法忘记之前做得试卷。
  这种感觉真是太痛苦了!
  其实失败也不是他们未曾经历过的,不然的话,他们中很多人应该都已经成为进士,而不是秀才或者举人,但是面对科举,他们是谨慎又谨慎,小心有小心,绝不敢口出狂言,而不像这回考试,考前是各种吹,甚至还要求郭淡增加难度。
  这真不是郭淡在打他们的脸,郭淡可是什么都没说,而是他们自己在打自己的脸。
  怎么办?
  他们仿佛觉得世界末日将要来临。
  有不少人都已经吩咐随从准备行李,这开封府可是没法待了。
  可是想象得到,到时这分数一公布,二十分,三十分,想到这一幕,真是自杀的心都有了,祖宗的脸都丢尽了。
  “贤弟,你怎么看?”
  离开人群之后,苏煦见谈修一直沉默不语,于是问道。
  谈修抬目瞧了眼苏煦,摇头道:“其实他们没有考好,也不能全怪他们,那试卷上面的每一道题,看似都很简单,但其实处处暗藏着陷阱,这要求考生不但熟背《大明律》,同时还要融会贯通,灵活运用,而大多数人对律法并不热爱,也无心钻研,他更多的是将心思花在四书五经上,他们考不上其实是理所当然的。”
  起初他也觉得是考生太过大意,但是看完试卷之后,他觉得不是这么回事,能够在这份试卷上得到九十分的人,之前一定苦心钻研过,并且还要具有一定的天资,思维敏捷,能将这些律例灵活运用,那些书呆子是考不上的。
  ......
  “郭淡,郭淡,考砸了,都考砸了。”
  那高尚入得府衙,便激动的大声嚷嚷起来。
  正在后院谈事的郭淡和徐姑姑,不禁相觑一眼。
  不消片刻,高尚便来到府衙,道:“郭淡,你知不知道,他们全都考砸了。”
  郭淡站起身来,一脸郁闷道:“那些蠢材不会在答案面前哭了吧?”
  高尚愣道:“你咋知道的?”
  郭淡哭笑不得道:“不然的话,这才刚考完,公公就怎么知道考砸了。”
  “你说得不错,还真有不少人哭了。”高尚幸灾乐祸道。
  “这些个蠢材,可真是无可救药,别着急哭呀,我是那么残忍得人吗?咱们商人是最好说话的。”郭淡急得都跺了下脚。
  高尚诧异道:“听你这意思,你似乎还打算帮帮他们。”
  郭淡道:“这必须得帮啊!”
  高尚不可思议道:“他们之前那般说你,如今他们都考砸了,你落井下石,可就是莫大的善意,你还打算帮他们?你吃错药了吧。”
  “他们说不说我,我也不会掉块肉,但是如果对他们打击太大,我怕他们那不知所谓的自尊心会令他们羞于留在这里,这走一个人,开封府可就少一份消费。”郭淡郁闷道。
  徐姑姑侧目瞧向郭淡道:“你不是说你很小心眼吗?”
  郭淡点点头道:“尤其是在金钱方面,谁让我少赚一分钱,我就会记恨他一辈子。”
  “......!”
  “不行,我得挽救挽救。”郭淡稍一沉吟,道:“居士,麻烦你帮我起草一道捐赠告示,就说三院建设缺少资金,还望心系开封建设的善心人士捐赠一些善款。”
  徐姑姑错愕地看着郭淡,只觉这话题跳跃得莫名其妙。
  高尚也不太明白,问道:“郭淡,你这又是什么意思?”
  郭淡笑道:“当然是为了帮助他们,顺便帮帮自己。如果他们不捐赠的话,那我就按照规则公布具体分数和考生的信息,为了以示公平,将为期一年,如果他们捐赠的话,他们的分数就将成为永远的秘密。”
  为期一年?你这是要鞭尸么?
  高尚可算是开了眼界,他原本以为自己算是比较爱财的,但是在郭淡面前,他真是自愧不如,都不在一个次元,道:“郭淡,你缺这点钱吗?”
  “缺。”郭淡直白道:“哪怕一人捐一两,可是不少啊!”
  “对呀!每一人哪怕捐个一两,可也有上万两之多啊!”高尚不禁吸得一口冷气,顿时又觉得郭淡真是一个天才,什么鬼事落在他手里,都成赚钱的买卖。
  郭淡又看向徐姑姑。
  徐姑姑点头笑道:“是该让他们付出一些代价,长点记性。”
  当日,郭淡就贴出告示,表示财政遇到一些困难,缺乏建设三院的经费,望有识之士能够捐赠一些善款。
  不少人看到这告示都有些懵。
  郭淡是穷疯了吗?
  你庇佑穷人,穷人可没钱捐给你,而地主、士绅,你全都得罪了,一个都没有落下,鬼会捐钱给你。
  不少人指着告示,讽刺郭淡在痴人说梦。
  但惊人的是,开封府的善心人士那真是出奇的多,第二日府衙的门槛都快被人踩烂了,前来捐款的人都排成了长龙,排队的人个个都是青衣小帽,正主们当然不会傻到自己跑去捐钱。
  他们争呀!
  抢呀!
  拽着银子就往里面砸呀!
  论做善事,他们还真是不针对谁。
  大明自建国以来,还是第一次出现这么正能量的场面。
  “我家少爷姓李名铭,明白么?”
  一个青帽小厮,将五两银子放在桌上,低声向那登记人员说道。
  “明白,明白。”
  那人立刻给了小厮一个心领神会得眼神。
  小厮彻底放心了,外面的传言果然是真的,只要捐钱就能够消灾。
  ......
  “一钱?”
  登记人员抬头看着一个闲汉,神情略显不满,但也没说什么,只是在登记簿上,写上一个不完整得名字,中间那个字变成一个点。
  那闲汉问道:“为何你不写全名?”
  “这墨汁也是要钱的。”那登记人员很不爽道。
  大爷我像似一个收一钱的人吗?
  言下之意,你这一钱也就够买这一个点,到时在公布分数的时候,最多就是给你家公子的名字上打个点。
  那闲汉立刻递上二两,这才换得一副全尸。
  他原本还想自己捞一点。
  可他也不想想,这钱是谁要赚。
  是郭淡呀!
  是你能捞得吗?
  对于很多考生而言,这钱财只是小事,名声是大,万一考个二三十分,那不得让人笑死,这还能够抬得起头做人吗?
  这钱他们都愿意捐。
  ......
  “敲诈!郭淡这分明就是在敲诈那些考生。”
  事到如今,黄大效也已经反应过来,弄了半天,原来郭淡是要敲诈考生,道:“他一方面让人捐赠,但是另一方面他又散播消息,说要公布考生具体分数和信息,这不是敲诈又是什么。姜兄,这事咱们不能不管啊!”
  姜应鳞叹了口气道:“你我都知道,他是在敲诈,但是谁又能证明这一点,他又没有逼迫大家去捐钱,而是否公布分数,他本就可以自己决定,这又不是科举,我们无法干预。要怪就怪那些考生,自以为是,口出狂言,这哪里像一个读书人,这下好了,让人给抓住痛处,我看他们是活该。”
  黄大效是哑口无言。
  事实就是如此,谁让你们事先吹得那么凶残,有些人甚至就是抱着玩一玩的心态,没打算当这诉讼师,这下好了,玩到沟里面去了。
  而苏煦、赵清合他们也都明白,他们不但没有点破,反而还捐了一些钱,因为不少考生跟他们也有关系,如果考得太差,他们也跟着丢人啊!
  这不到两日,这捐赠额就突破三万两。
  那三院的建设,是真不用郭淡出钱了,他还赚了一些。
  这钱到位,就什么都好说。
  郭淡立刻公布审卷规则,他是非常内疚的表示由于试卷太多,自己准备不足,但是三院的建设又是迫在眉睫,故此只要扣除的分数超过十分,那么剩下的就不会再批改,除非你觉得不服,可以自己来查阅,还望大家多多见谅。
  我的锅!
  都是我的锅!
  这么批的话,除了那些合格的人,其余人的真实分数都不知道。
  既然都不知道,那也就没有必要公布,他将会以通知书的形式告知,也就是说都不放榜,这面子是给到位了。
  那些考生得知此消息,可算是松得一口气,因为郭淡只招两百人,肯定会有很多很多人落选,这不是很丢人,只要不公布分数就行,他们心里其实都已经知道自己打多少分。
  但这将成为永远的秘密。
  这钱花得可真是太值了。
  但其实郭淡是以二十分为分数线,一旦扣除二十分,那么剩下的就不需要再审阅。
  他定得标准是九十分,但是根据捐款数来看,他非常担心没有两百个人满九十分,那岂不是很尴尬。
  但如果八十分都考不上,那是真得没有办法胜任。
  “你之前的担忧似乎多虑了。”
  徐姑姑将一份成绩单递给郭淡,道:“还是有两百三十二人达到九十分以上,而达到八十分的有五百五十一人。”
  郭淡听得一喜,嘴上却埋怨道:“这些人才未免也太低调了一些,也不站出来嚣张一下,弄得我是惶恐不安,还打算降低分数线,真是岂有此理。”
  徐姑姑道:“这也不怪他们,因为那些考中的人,有将近五成是刀笔吏出身或者刀笔吏的儿孙,四成都是家境比较贫困的童生或者秀才,其余的都是商人子弟,他们哪里敢嚣张。不过这也算是歪打正着啊,因为我相信这些人,是非常渴望得到这个职位,并且也有足够的能力胜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