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一章 最痛苦的抉择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妙哉!妙哉!”
  万历不由得乐呵呵地笑了起来,又赞许地瞧了眼郭淡,“郭淡,还是你机灵,这一下就想到恁地妙的法子。”
  他适才一时气昏了头,老子的蛋糕也有人敢抢,怕不是活腻了,这钱都让你们赚走了,朕这一身肥肉如何养之?
  于是就忘记那马赛名义上是郭淡开的,可不是他的。
  他不能跟马赛扯上关系。
  而如今这种情况,郭淡若想要去南京开马赛,那难度是可想而知的,南京毕竟是陪都,可不是一般的地方,一定会受到百般阻扰的,到底强龙不压地头蛇,那么借尸还魂或者说借壳上市,无疑是最稳妥的办法。
  反正他们求得是财,而且,开马赛也涨不了什么威望。
  “多谢陛下夸奖。”
  郭淡先是拱手一礼,然后道:“不过陛下,这事我们可能还得仔细商量一下,到底该如何去操作,且绝不能让那些大臣知道,否则的话,这将会功败垂成,甚至于得不偿失。”
  “这朕自然省得。呵呵。”
  万历心领神会地点点头,目光急闪,显得极其亢奋。
  他已经爱上与郭淡合作去坑那些大臣的感觉,因为他以前跟别人合作敛财,每回他都被骂得半死,因为那些合作者,都是太监,肯定你皇帝下得命令,但是与郭淡合作,他不但不会被骂,反而还能装逼,真可谓是站着将钱给挣了。
  谁又说鱼和熊掌不能兼得?
  这种感觉真是太美妙了。
  也值得重温。
  不过这还得从长计议,反正也不急于这一时半会。
  “对了,你怎么回来的恁地快,开封、怀庆、彰德那边的事宜你处理的怎么样,咱们到底是赚了,还是赔了?”万历突然询问道。
  哇...你这也未免太露骨了,好歹也表示表示对开封百姓的关心啊!张口就是赚赔,真是比我还要商人一些...不对,那董平肯定已经向他汇报过了,不然的话,他怎么知道我今日抵达京城,只不过董平也不知道我到底是赚了,还是赔了。
  郭淡赶紧拍马道:“有陛下的圣光笼罩,卑职根本不需要做什么,就能轻而易举的血赚一笔。”
  “血赚?”
  万历对这个词可真是一见钟情,当即激动不已:“不知是怎么个血赚法?你详细与朕说说。”
  对于钱,他绝对耐得下性子。
  郭淡先是呈上一本账目,然后又将开封府大致的情况向万历汇报了一遍。
  万历听得是如痴如醉,尤其是听到拍卖会的过程时,那真是兽血沸腾,仿佛身临其境一般。
  可真是太刺激了。
  郭淡汇报完之后,又如实道:“只不过由于去年亏损过多,我们只能拿今年的盈余去贴补去年,但是只要度过今年,卑职预测我们明年在三府的盈利将会达到二十万两到三十万两之间,而且未来三年都会持续的增加。”
  “好好好!你做得非常好。”
  万历乐得是嘴都合不拢,这都快要赶上他一年的工资了。
  如今对于郭淡的学院经济,他已经是深信不疑。
  这玩意不但能够赚钱,还可以引导正确的思想。
  “陛下,这不过只是小利。”
  郭淡嘿嘿一笑,继续道:“其实最大的利益还是来源于那些藩王,如果到时海外计划顺利的话,藩王将会给我们带来上百万两的收入,这都还不算海外所得。”
  “上...上百万两。”万历当即吸得一口冷气。
  他们的策略就是,先把财产集中在藩王名下,如此一来,大臣也不便说什么,再一步步将藩王移至海外,到时再将藩王的财产再据为己有,真是一举数得。
  可兴奋过后,万历不禁又面泛愁绪,惆怅道:“那么多官员管理着开封府,然而还亏损这么多,而你就一个人,单枪匹马过去,不但能够填补他们所造成的损失,还能够赚这么多钱,朝廷养着他们干什么?”
  郭淡当即吓得面色苍白,忙道:“陛下,卑职之所以能够挣钱,那主要是因为私学院,可不能再承包州府给卑职,卑职现在都忙不过来了。”
  万历瞅了他一眼,呵呵直笑,好似说,你小子就别谦虚了,当初你承包下卫辉府时,也是这么说,可现在不也挺好得吗?
  郭淡心中是叫苦不迭,哭丧着脸道:“陛下明鉴,卑职是真的忙不过来了,而且卑职得罪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你当真承包州府是简单的事么?你且放心,朕没有打算让你继续承包州府。”
  万历很敷衍的安慰了郭淡一番,有机会还是得让郭淡上,又道:“至于黄大效他们上奏弹劾你,你更加不用担心,朕不会相信他们的,况且他自己也上了一道认罪书。”
  “陛下圣明。”
  郭淡高呼一声,突然又想起什么来,道:“对了,卑职有一事差点忘记向陛下奏报。卑...卑职在卫辉府时,被逼无奈,只能假传圣意,还请陛下饶命。”
  说后面,他扑通一下,跪在地上。
  “假传圣意?”
  万历也吓得一跳,问道:“你何时假传圣意?”
  郭淡赶紧将李如松一事,原原本本的告知万历,当然,其中关于火器生产的问题,他就没有提。
  “哦,原来你说得是这事。”
  万历笑着点点头,道:“其实朕本来也就是这么个意思,只是朕认为你不懂这些,跟你也没有什么关系,故而没有跟你详说,不曾想你竟歪打正着,你不但无过,而且有功。”
  说到这里,他叹了口气,道:“那李如松虽有才干,但性子高傲,不管在哪里都难以与同僚和睦相处,朕为此也是非常头疼,如果李如松这回能够痛改前非,你可也算是帮了朕一个大忙啊!起来说话,起来说话。呵呵。”
  “多谢陛下饶命。”
  郭淡站起身来,其实他哪里有这本事,这都是张诚偷偷告诉他的,可见万历神色淡定,心知,万历肯定早就知晓这事。不禁暗自庆幸,没有自作聪明,将这事给瞒下来。
  万历轻咳一声,又道:“郭淡,你这回又立下如此大功,可朕又不能封你做官,赏钱的话,你又不缺钱,朕都不知道该如何赏你,你自己说吧,你想要什么?朕尽量满足你。”
  谁说我不缺钱,只不过你这铁公鸡肯定不愿意赏很多很多钱给我,但是你也不能老是这么干,这让我感觉自己像个工具人,这也不符合商业原则,不行,这回决不能便宜这肥宅。嗯?肥宅?
  郭淡突然心念一动,道:“陛下对卑职恩重如山,卑职为陛下做再多的事,都难以报答万一。”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不过卑职还真有一个小小请求,还望陛下能够答允卑职。”
  万历一听,就知这厮不是要钱,其实给些赏金,他也不是不愿意,他经常给大臣赏钱,可问题是郭淡太有钱了,这要给多少,才能够让郭淡感受到隆恩浩荡,问道:“什么要求,你但说无妨。”
  郭淡道:“回禀陛下,其实卑职此番尽快赶回京城,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新赛马区那边近日就要开张了,卑职恳请陛下到时能够驾临新赛马区,令新赛马区蓬荜生辉,被圣光笼罩。”
  万历当即一愣,他万万没有想到郭淡会提出这么一个要求,惊愕道:“你说让朕去新赛马区?朕乃天子,可是不能随便出宫的。”
  郭淡忙解释道:“陛下,卑职这么做,其实也是为了马赛,自从天津卫大火一案后,那马赛一直停赛至今,卑职现在也没有确切得把握,可以保证马赛开赛会如以前一般轰动。
  况且,如今不少人去了开封府那边,如果新赛马区开张没有开好,我们可能会面临亏损的。
  还有就是,卑职当初增加得马术比赛,也是为了吸引那些达官显贵和他们的家眷前去观看,倘若陛下能够亲自驾临,那么就可确保万无一失。”
  “你说得好像也不无道理啊!”
  话虽如此,可万历显得很是纠结,让他一个肥宅出宫,这确实有些难为他。
  他连祭拜先祖,都嫌路太远,事太多。
  郭淡忙道:“陛下,您可以先去皇家马场休息休息,到时顺便过来看看就行了,只要陛下能够驾临,卑职认为这收入可能都会翻上一番。”
  “是吗?”
  万历睁大眼睛问道。
  “这是必须得呀!”
  郭淡道:“陛下乃天子,这一番还都往少了说。”
  这话说得万历就更加纠结了。
  金钱和宅都是他的至爱。
  万历是左思右想,是纠结得要命,甚至都感觉有些头疼,摆摆手道:“此事容朕再考虑考虑吧。”
  哇!我帮你赚这么多钱,你连这点要求你都不答应我,做个人吧,不行,我非得将你给忽悠出去。
  郭淡可真不是要整万历,因为新赛马区开张最为关键的时候,他并不在这里,这让他心里确实少一点点底气,毕竟没有做足宣传。
  如果万历亲自驾临,那可真是胜过一切宣传。
  在这古代,哪个代言人能够比得上皇帝。
  徐继荣?
  滚一边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