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章 真香真香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万历与郑氏那绝对是爱情,故此在郑氏面前,万历也表现的非常男人,没有皇帝的那种风度,跟普通男人也没啥区别。
  万历对于郭淡这番表态那是非常恼火。
  你这不是破坏人家夫妻感情吗?
  朕日理万机,哪有你这闲功夫去瞎想。
  郭淡还真不是故意的,他只是如实说,那些枕头真的是他带来的表情包,当初也是为了在七夕节哄寇涴纱开心。
  只不过后来,郭淡就将这些表情包给了秦庄,让纺织作坊当做一个系列来生产。
  这里的就是卫辉府第一批生产出来的表情包产品,全都运往京城贩卖,并未在卫辉府卖。
  郭淡这么做的原因,是为了迅速让卫辉府的产品打开京城的市场。
  目前来说是非常成功,有关表情包的产品,都已经售空。
  那些大作坊在卫辉府是有着本土优势,外面的货物很难在卫辉府跟他们竞争,故此整个卫辉府的策略是尽量将一些质量好的,创新的产品,都是往外销售,便宜得,质量一般的就放在卫辉府销售。
  这也可以避免冲击那些廉价的小作坊。
  而且,这也是给予那些商人一些指引,就是这大作坊生产,必须要不断的去创新,不能说千篇一律,如果只是价格上便宜那么一点点,是很难争取到这些富贵人家的。
  他们也具备这个条件,因为他资金雄厚,有资本去创新。
  .....
  “夫人,可算是找到你了。”
  申时行寻得好一会儿,可算是找到自己的夫人,一瞅夫人的小竹车,只有小半车商品,不禁感到非常欣慰,那王锡爵夫人推着的小车都已经堆满了,连一支笔可都放不下,还是自己夫人勤俭持家,给他留了不少位置,笑道:“夫人并未买多少,正好,我方才选了一些笔纸,暂时先放到夫人这里,待会夫人一起去结账。”
  “......。”
  申夫人略显尴尬地看着申时行。
  申时行问道:“怎么?”
  申夫人道:“夫君,其实...其实这已经是第二车,这小车实在太小了一点,放不了多少货。”
  她挺不好意思的,因为她平时挺节俭的,但这回不知不觉就买了这么多。
  申时行愣得半响,道:“你...你怎么卖这么多?”
  申夫人听着就有些不爽了,就这点事,你至于教训我么,这么多年的夫妻,人家可都没说什么,略显委屈道:“我都没帮自己买什么,都是在帮你们在买,你看着小衣,多么可爱,而且价格也非常便宜,我看着质料也不错,就帮忸儿买了几件,到时忸儿长大,还能给治儿穿。”
  她拿着一套小孩穿的绣有表情包的短衣短裤。
  然后他又拿出一套丝质睡衣,道:“我还帮夫君你买了一套睡衣,这睡衣质料不错,而且非常方便,在家穿着很舒服。”
  如今他们大户人家可都是几世同堂,有男有女,有老有小,一辆车还真不算多。
  申时行一看这睡衣是不伦不类,小孩穿什么倒是无所谓,但他可不行,堂堂首辅,道:“这是什么衣服,不伦不类,你别卖,我可不会穿。”
  申夫人道:“这就是穿着睡觉的,舒适和方便就行,除我这老婆子之外,也没有人看,她们可都买了。”
  申时行一脸郁闷,他先前还以为自己夫人勤俭持家,不曾想最疯狂的就是自己夫人,但见夫人都是在帮他们买,又觉得过意不去,关键他也看出夫人有些不太开心,于是道:“你也帮自己买一些吧。”
  这来都来了,还有什么办法,下回就不来了。
  但是这怎么可能?
  其实申夫人还算是比较低调的,那些比她卖得少的,只是因为没她家有钱罢了。
  比他家有钱得,可是比他疯狂的多。
  如徐家。
  “荣儿!荣儿!”
  徐梦晹再度找到徐继荣,一瞅徐继荣那空空如也的小竹车,郁闷道:“你怎么什么都没买,老夫方才看到他们选得那小孩衣物还挺有趣得,你也赶紧去买些。”
  这老头跟寇守信一样,都魔怔了,任何有关香火方面,都是非常舍得。
  徐继荣乐呵呵道:“爷爷现在再来找孙儿,可是晚了,货架上可都没有货了,不过爷爷放心,孙儿早就买了,这都已经是第五车了。”
  女人还精挑细选,他和朱翊鏐是用扫的,看着什么有趣就买,也不管多少,不管是枕头,还是衣物,他们买得最多。
  第五车?徐梦晹瞅着他这德行,又是气不打一处来,哼道:“你这败家子。”
  但也没有多怪他,转身就走了,有徐继荣在这里,他还真不需要自己动手,就徐继荣的个性,肯定什么都买,只会多不会少。
  当然,他家有的是钱,况且徐继荣现在每年收入比他的工薪还高,他就更加无所谓。
  如今在超级市场里面的,可都是当朝的达官显贵,以及他们的家眷,个个都是有钱人,都已经买疯了。
  太多有趣的商品,且全都是出自卫辉府。
  卫辉府的商品在这里是大放异彩。
  关键这些商品有着各种标签、品牌,很多新奇的商品背后还有各种故事听,这都值得大家去讨论,就算不买,大家讨论一下,也非常有趣。
  但是这可是把男人折磨坏了。
  这超级市场比他们想象中的要大得多,不是一间大房,而是一个建筑群,左边是绸缎区,右边是瓷器区,后面还有一个茶区,杂货区。
  而那些女人又跟魔怔似得,是一边结账一边买,那门口都堆满了货物,是大包小包的,这些卫辉府出产的购物袋可以买,不过当他们的购物达到一定金额时,就是免费赠送。
  连袋子都给准备好了。
  真是要了亲命啊!
  “你怎么都坐在这里?”
  刚刚与夫人别过的申时行,突然发现杨铭深等人都坐在一张非常大的茶桌旁边。
  杨铭深拍拍自己的老腿,道:“走不动了,申首辅快过来坐坐,这里有免费的茶喝,还挺有意思的。”
  “免费的茶?”
  申时行走了过去。
  只见坐在茶桌前泡茶的是一名三十来岁,留着山羊胡得男子,他急忙起身道:“草民见过申首辅。”
  申时行点点头,忽见他们人人茶杯中有一个小棉纱包,好奇道:“这是什么?”
  杨铭深道:“这是卫辉府出的茶包,喝着挺方便的,我也打算买些回去。”
  “是吗?”
  申时行有些不太懂。
  那泡茶的人赶紧为申时行掩饰一遍,又给申时行递上一杯去。
  申时行呷了一口,道:“味道也挺普通的。”
  那泡茶的人解释道:“此乃卫辉府的特产,主要还是图一个方便,因为卫辉府的人经常出远门,这茶包是为了让那些人出门在外,也能够随时喝上一杯自己喜欢的热茶,若要品上等茶,自然还是用茶叶泡着好喝,但是许多时候,不是那么方便。”
  “原来如此。”
  申时行点点头,道:“这里的商品好像都是图着方便去的,我方才看到一种非常特别的牙粉,也有很多人买。”
  “申首辅说得是。”杨铭深看向对面的李植,道:“李御史他们就买了不少啊!毕竟他们也是要经常出远门的。”
  李植似乎在想什么,听到杨铭深提到自己,这才回过神来,他欲言又止,突然向那泡茶的人挥挥手,那人非常识趣地起身回避。
  李植又向申时行问道:“申首辅方才可有见到陛下?”
  申时行道:“方才好像见到陛下与皇贵妃去绸缎区那边了。”
  李植道:“虽然这并非是正式场合,但是陛下不管干什么,都带着皇贵妃身边,我等虽不敢贸然揣测圣意,但是这可能会令百姓误会啊!”
  杨铭深马上道:“是呀!如今皇长子的年纪也不小了,陛下也该立储了。”
  申时行稍稍皱眉,道:“杨大学士,李御史,这里人多嘴杂,可不是说这事的地方,有什么事,还是回去再说吧。”
  心里却是一声苦叹,这才安生多久啊!
  他是最烦这事,因为他知道万历的心意,他不想与万历作对,但是他身为首辅,又被群臣架着,是左右为难。
  而此时万历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些事,他是超级市场中为数不多比较坚挺的男人,并且是真的乐在其中,跟着郑氏到处乱窜,对每件商品,夫妻二人还仔细讨论着。
  他还真不是爱屋及乌,他是觉得这非常有趣,这可是他人生中第一次逛市场。
  但凡比较新奇得货物,他们夫妻都买了不少,最主要是有郭淡在这里帮他买单,尽情得买吧。
  郭淡也乐意为此付账,他现在连广告词的都想好,皇贵妃最爱的高跟鞋,皇帝最爱的枕头。
  而且请皇帝来站台,这点钱,算个球啊!
  又过了一会儿,男人们实在是扛不住了,真是没完没了,要再不拿出男人的威严,这一条就得耗在这里,他们开始催促自己的夫人结账走人。
  张诚、张鲸也在提醒皇帝,大家都要走了,在这里逛得太久。
  这没有办法,万历才与申时行等大臣出得超级市场,但是女眷们都还留在里面善后,她当然不需要提货,但是她们还得交流交流,暂时还不想去别的地方。
  出得超级市场,外面已经是热闹非凡,整个赛马区的设计风格,跟一诺牙行非常相似,都是采用廊道式,那些廊道非常宽大,边上又有大树遮盖,天气好的时候,大家都可以坐在外面闲聊。
  此时廊道上都已经坐满了人,他们一边吃东西,一边闲聊,是好不快乐。
  “那是什么地方?”
  万历站在台阶上,突然看到对面一个车轱辘形状的石料建筑物。
  郭淡回答道:“那边是奖池大厅。”
  万历笑道:“朕久闻奖池大厅,但却从未见识过,走,去看看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