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一章 肥宅的春天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陛下他们出来了!”
  “可是好像只有陛下和大臣们,他们的家眷都还没有出来。”
  “唉...也就是说还要再等等。”
  ......
  万历并不知道他们的出现,可是牵动着很多人的心,因为他们在里面,闲杂人等可是不让进的,而有些大臣的子弟,已经将表情包系列和皮带拿出来显摆,大家都想进去购买。
  一直都在门口徘徊等候。
  可他们哪里知道申时行他们的心里也苦呀,他们早就想出来了,个个是累得不行。
  真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而当万历他们来到奖池大厅时,是再一次被震撼到,在外面看还不觉得,最多也就是觉得形状非常奇特,然而来到里面,才发现原来这奖池大厅这么大,一根根两个人都抱不住的大石柱竖立在厅中,是毫无违和感,相比起来,皇极殿还真不算什么。
  其余的店面,都是那些商人出钱,而马赛出钱修得最贵得建筑物就是这奖池大厅,因为买马的人太多,没有办法用木头来修建,只能用石料,就目前的运输什么的,石料比木头得成本要高,好在当下天公不作美,流民特别多,提供非常充足且廉价得生产力。
  这奖池大厅也是整个赛马区最具有标志性得建筑物,从外面看上去就是一个大车轱辘。
  因为马赛现在还未开始,此时在里面的都是一些工作人员,在进行最后的检查。
  “想不到这里面恁地大。”
  就连万历都啧啧称奇。
  郭淡道:“回禀陛下,这是因为买马的人太多,以前那个奖池大厅就根本容不下那么多人。”
  人多是好事。
  万历很满意的点点头,可又见申时行他们在旁,故也不太好表露太多。
  杨铭深突然道:“你这厅虽大,但是椅子好像不多?”
  他已经累的不行,一进来先找椅子,发现整个大厅只有只有角落里面放着一些椅子茶桌,故而显得非常空旷。
  郭淡笑道:“大学士勿怪,这是因为买马的人都坐不住,就喜欢站着,故而草民没有多放椅子。”
  万历问道:“不知如何买马?”
  这可是他的买卖,他却不知道这如何赚钱,比较尴尬。
  郭淡又带着万历来到那面巨大的木质装饰墙前,介绍道:“陛下,这就是奖池,到时这里会实时更换奖池金额,以及关于参赛选手的信息。”
  说着,他还叫人给万历掩饰了一遍。
  “原来如此。”
  万历点点头。
  张诚突然指着右边那面稍小的墙,道:“那边也是奖池么?”
  郭淡忙道:“那边倒不是,那边是为以后牙行股份交易准备的。”
  “股份交易?”
  张诚疑惑的看着郭淡。
  万历也是一脸困惑。
  郭淡解释道:“这是因为草民那钱庄太小,可是这股份交易越发频繁,价格也时时上下浮动,造成诸多不便,如果这种情况还将持续发展的话,可能就需要一块更大的地方,故而草民在那边预留了一面墙,但也不一定用得上。”
  他是往谦虚地说,将来增股之后,千万股,上亿股,肯定要往这边放,直接挂牌上市,只不过是手动操作。
  听到这股份,万历就很不舒服,他的马赛已经算是比较赚钱,唯独碰到牙行的股份,显得就有些弱,牙行的股份一言不合就涨个上万两,这谁顶得住,他又是一个财迷,酸溜溜道:“这里是奖池大厅,股份放在这里交易,不太像话吧。”
  郭淡忙道:“陛下,这奖池大厅恁地大,多面墙都用不上,草民就心想何不想办法将这墙租出去,不过目前还不一定。”
  敢情是租,那你早说呀!
  万历顿时脸色一变,呵呵笑道:“你这主意非常不错,浪费是非常可耻的,朕看你也别犹豫了,就放这边来吧。”
  这钱都不用做慈善,是纯收入。
  你当什么皇帝,去表演川剧变脸吧!郭淡笑嘻嘻道:“借陛下的吉言,牙行的股份越卖越好,越卖越多。”
  朕可没这么说。万历轻咳一声,转移话题道:“到时马赛之日,朕再过来看看,这奖池大厅是如何运作的。”
  看着银子是如何进口袋的,这对于他而言,也是一种幸福啊!
  张鲸道:“陛下,待马赛开赛之日,这里将会变得人多手杂,可是不安全啊!”
  郭淡忙道:“督公勿虑,这奖池大厅一共分三成,上面那一圈房屋都是贵宾包厢,任何一个包间都能够清楚的看到奖池的情况。”
  万历问道:“还有一层呢?”
  郭淡道:“最上面那层是卑职办公的地方。”
  “是吗?”
  万历左右一看,见申时行他们都很疲惫,连张嘴的心情都没有,是得迁就一下这些老年人,问道:“这办公的地方大不大,能不能坐下这么多人?”
  大家纷纷竖起耳朵来,内心神情得呼喊着:“陛下圣明啊!”
  不过他们也左右看了看,发现这人还真不少,虽不至于满朝文武都来了,但是内阁、六部加上一些皇亲国戚,也有二三十人之多啊。
  郭淡也看了看,道:“回陛下的话,坐是坐得下,就是可能会显得一些拥挤。”
  万历惊讶道:“你办公的地方这么大?”
  不对,这可是用他的钱?郭淡忙道:“也不止是草民一个人的办公地,整个账房都在上面办公,因为奖池在账目上是决不能出错得,而且实时的,故而账房必须放在奖池大厅。”
  万历觉得也很有道理,点点头道:“那就上去看看吧。”
  来到三楼,待两个护卫推开那扇大门后,万历、张诚、杨铭深等人皆是侧目看向郭淡。
  拥挤?
  拥挤你妹得。
  这里不是皇帝,就是大臣,但是这办公室还是令他们有些吓到。
  太大了。
  看在门口都看不到全景。
  不但如此,透过窗子往外看去,外一圈都是大露台,显得更大。
  入得办公室里面,才发现这里面还TM还带台阶的。
  可他只是一个商人......!
  不少大臣恨不得套柠檬在头上。
  酸!
  万历心情也不爽,拿朕的钱,弄这么大的办公地,可想想,自己以后也可以来逛逛,他来这里,他就是主人,毕竟他这宅男今日尝到一些外出的甜头,心里稍微平衡一些。
  左右看了看,万历道:“你这格局倒是比较奇特呀!”
  古人装潢、格局都是有风水讲究的。
  郭淡笑道:“草民毕竟还是比较年轻,年少当轻狂,故而喜欢追求一些个性化,根据自己的喜好来装潢。”
  大臣们闻言,是嗤之以鼻。
  万历听得心里也是极不舒服,朕也年轻,朕才比你大个四五岁而已,朕也想个性化,比如说,将那个冠冕变成变成头巾,朕为什么就不行。
  朕还是天子。
  郭淡这随意得一句话,却触动了万历内心深处一些东西。
  别看他长得白白胖胖,但内心是极其叛逆的,可能也跟张居正当时的高压教育有关。
  他打心里不喜欢礼法那一套。
  这大办公室,他越看越喜欢,径直走到办公桌前,坐在那大皮椅子上。
  他这一坐,大臣们下意识得就走到跟前来,论资排辈的站得是整整齐齐。
  万历愣了愣,旋即笑道:“诸位爱卿,这又不是上朝,你们就随意一点。”
  申时行他们也猛然醒悟过来,往左挪一挪,往右挪一挪,结果还是老样子,一点没变。
  他们待在这办公室就不知所措,沙发在那边角落面,不是在办公桌的两边,总不能说皇帝坐在这里,他们坐在角落里面喝茶,这成何体统。
  万历看着他们不知所措,心里乐了,你们也有今天。
  他坐在这里挺舒适的,也就不去管他们,回头一看,窗户都是打开得,整个马赛区的景色是尽收眼底。
  真是心旷神怡啊。
  万历心里寻思着,朕也得弄一个这样的办公室,这太适合这种朕...这样的年轻人了。
  过得一会儿,他见申时行他们还尴尬的站在面前,于是站起身来,突然看向左边得角落的一张青绿色的大桌子,上面还放着一些小球,道:“那是什么?”
  说话间,他已经走了过去。
  郭淡赶忙跟了过去,道:“回陛下的话,这名叫桌球,是草民在江南得时候,一个弗朗机商人告诉草民的。”
  “桌球?”
  万历还是不太理解。
  “不如草民为陛下演示一遍。”
  “行。”
  郭淡卷起袖子,拿上一根球杆,来到桌旁,一边击打着木质的小球,一边跟万历讲解着规则。
  万历正蠢蠢欲动之时,那张元功突然跳出来,道:“这小球看着挺有意思的,老夫来试试看。”
  万历瞧了眼张元功,微微有些不爽,但也没有说什么。
  张元功可不管那么多,拿起球杆就怼。
  使劲的怼!
  怼了半天,这白球都还未过中线。
  不少大臣都低头偷笑起来。
  万历非常庆幸,自己方才大度,让了让,否则的话,这脸可是丢大发了。
  张元功懵了,涨红着脸,冲着郭淡道:“郭小子,你这桌球可真是邪门,老夫看你玩着好像挺容易得,为何老夫玩起来这么难,连一个球都没有碰到。”
  自己拉屎不出怪厕所?郭淡心口不一道:“回国公爷的话,这桌球还是需要一点技巧的,不是那么简单。”
  张元功将球杆递给郭淡,道:“你再打打看。”
  郭淡接过球杆来,开始慢动作演示着,讲解每个动作,而且讲得非常详细,其实他讲给万历听得,张元功又不是他BOSS,他是看出万历跃跃欲试,但有一些担心。
  万历也比较阴,他不动声色,站在一旁,好像跟他无关,但其实他在默默的学习着。
  二人是非常有默契。
  等到郭淡讲解完之后,万历点点头道:“原来这里面有这么多诀窍。”
  郭淡心领神会,道:“陛下要试试吗?”
  万历瞧了眼他。
  郭淡眨了下眼,心想,再怎么也比张元功打得好。
  万历这才接过球杆来。
  郭淡是手把手教他,并且先让万历别急着打球,试试推杆,尝试着怎么用力。
  经过几番尝试之后,万历终于准备开始击球,大家纷纷屏住呼吸,因为这还是他们头回看到万历搞体育活动。
  真是太稀奇了!
  只见万历撅着他那大屁股,瞄着那白球,咬着嘴唇。
  啪的一声响。
  白球迅速的往前滚去,正中球堆,伺机而动的张诚正准备叫好时,突然发现竟有两个球落入两边得小洞里面,激动的差点跳起来,高呼道:“进了,陛下进了,还进了两个。”
  张元功与不少大臣的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了。
  方才郭淡第一杆可也没有进球啊。
  万历也只求自己能够将白球打出去,不曾想还打进去了,愣了一会儿,他噗地一声,自己倒先乐了起来。
  “陛下可真是厉害呀.......!”
  张诚一看皇帝乐成这样,赶忙上前,马屁滚滚如潮。
  万历更是得意,向郭淡问道:“郭淡,你打进第一个球用了多久?”
  郭淡正色道:“那弗朗机人教草民玩这桌球时,说草民非常有天赋,草民一共才用了三天,打进了第一个球。”
  “才用了三天?”
  万历一睁眼,道:“你没有骗朕吧,朕可是第一次打就打进去了。”
  郭淡诚惶诚恐道:“草民这萤火之光,岂能与皓月争辉。”
  万历顿时是心花怒放,“你教的也不错!哈哈!”
  说到后面,他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道:“这桌球朕也挺喜欢的,你叫人帮朕也做一个。”
  他难得在运动方面装逼,光凭这缘分,这桌球必须成为国球。
  “草民遵命。”
  马屁精!
  张元功偷偷的鄙视了郭淡一眼,突然发现桌子过去,还放着一些小白球,指着那边道:“那也是桌球么?”
  郭淡忙道:“那就是经过草民改进过得捶丸,”
  士大夫们顿时精神一振。
  捶丸很受士大夫喜欢。
  郭淡看在眼里,又道:“这只是室内用于练习得,今晚宴会得地方就在捶丸场附近,明日若是陛下和各位大人有兴趣得话,可以去活动一下。”
  万历从来没有玩过这捶丸,不过刚才装逼装得很上瘾,寻思着,何不先在这里练习一下,不动神色道:“是吗?朕来试试看。”
  PS:真是神一般的甲子年,过年插头坏了,现在还没修,今天电视又坏了,明年还得找师傅来修电视,也真是醉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