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三章 懂的人自然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对君臣一唱一和,令这些大臣可真是难受的要命。
  郭淡拿土地兼并来说事,还真没法去反驳。
  关于土地兼并,还真不是什么稀奇的说法。
  这个问题延续两千多年,困扰着每一个封建王朝,但一直未能得到解决。
  换而言之,就是谁都知道这是一个问题。
  而郭淡提出的解决之法,当然是一个办法,并且合情合理,如王家屏他们都是这么认为的,但是他们同时也知道这是很难的,因为这里面牵扯到一个非常敏感的问题。
  如今的官员、大臣可都是读圣贤书上位的,他们只会治理小农社会,儒家经典中可没有告诉他们去如何管理一个商业社会。
  隔行如隔山啊!
  那么一旦改变这个,他们完全没有用武之地。
  卫辉府就是如此,现在派个官员去,基本上也就是干瞪眼,如贵公公,基本上就不干事,成天就是顾着自家胭脂店的买卖。
  既然影响到他们的利益,那自然就不能这么做。
  万历对此只是一乐,并未说什么,但其实他内心的想法是非常复杂的,他虽是最大的统治者,但他又不同于这些大臣。
  他不是读书圣贤书坐上这个位子的。
  他依靠的是继承,是世袭。
  这有着根本上的区别。
  而且,他虽是最大的地主,但如今也成为最大的商人。
  那几个府的幕后承包者可都是他,整个马赛区可也是属于他的。
  又是那么刚刚好,万历渐渐对于大臣这个群体感到不满,而不是像绝大多数君主那样,只是对其中一派大臣不满。
  但是他目前又只能依靠太监和锦衣卫去制衡。
  然而,这种制衡其实是一种恶性循环,也是促成当下这种局面的罪魁祸首之一。
  以前皇帝想要杀大臣或者惩罚大臣,那是要经过三省六部,都是有明文规定的,有章可循,而明朝不需要这些,因为皇帝手中有东厂和锦衣卫,皇帝可以直接下令缉拿。
  明朝大臣当然非常渴望能够限制住皇权,要不限制皇权,他们可就朝不保夕。
  毕竟太监和锦衣卫都不过是皇权得延伸,只要限制住皇权,他们自然也就被限制住。
  皇帝当然不会答应。
  可是这中间又没有第三者的存在,只要爆发出矛盾,两边就只能硬碰硬,没有其他的选项。
  万历并不傻,他一直也在思考为什么自己与郭淡合作,能够无往不利,郭淡有才干那只是其次,关键郭淡出现之后,他变成站在中间,来评判一件事的对错,而不是站在另一边。
  那么是不是要引入第三方势力,来改变这种二元对立的局势?
  万历对此有些心动。
  一个典型得问题,就是国本之争。
  国本之争可不是明朝发明得,哪个朝代都有国本之争。
  但是明朝不同于其它朝代的地方在于,明朝变成皇帝与大臣之间的争斗,其它朝代的国本之争多半都是臣与臣,如贞观末年,一派支持李承乾,一派支持李泰,还有一派支持李治。
  李世民当然有自己的私心,跟万历一样,但他并没有站在大臣的对立面,他只是在中间权衡,最终长孙无忌得势,那么李世民自然也就选择长孙无忌支持的李治继位。
  万历就完全不同,他只要一提国本,大臣们就全都反对,想支持他的都不敢出声,关键这些大臣还没有一个领头者,要说有领头者,那么杀了领头者,就行了,没有领头者,那就成杀了一批,又来一批。
  可见万历重用郭淡绝不仅仅是为了钱。
  在郭淡的办公室歇息了小半天之后,万历突然发现皇贵妃还未来,不禁向李贵问道:“皇贵妃她们还在逛超级市场吗?”
  李贵道:“回陛下的话,皇贵妃她们正在陈楼歇息。”
  “陈楼?”
  “是的。”
  郭淡忙道:“回禀陛下,这陈楼乃是马赛区最大的旅店,卑职先前预定了一些房间,供皇贵妃他们休息。”
  万历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咱们也去陈楼看看吧。”
  一行人又出得奖池大厅,在郭淡的指引下,又往陈楼行去。
  “这旅店可也不小啊!”
  当万历他们来到陈楼大门前时,顿时吃得一惊,这瞬间改变他们对于旅店的看法。
  当初一诺牙行开门时,那大门就已经让大家瞠目结舌,而这陈楼的大门要比一诺牙行的大门还要大上一倍,并且也是用石料建造的,但仅限于外面这个大厅,后面的房屋多半还是用木材建的。
  入得大堂,感觉跟奖池大厅差不多,非常大气,而且要比那奖池大厅奢华的多,真的称得上金碧辉煌。
  厅中有很多身着统一制服的年轻男女站在里面。
  当然,客人也是不少。
  角落得沙发,右边的茶座都已经坐满人。
  这...这是旅店吗?
  跟他们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目前最好的旅店,就是官府的驿站,跟这一比可就是茅厕来的。
  “草民叩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只见一老头远远就跪了下来。
  “他是?”
  万历错愕道。
  郭淡忙介绍道:“他就是陈楼的东主陈方圆。”
  万历道:“赶紧让他起来吧,在这里无须多礼。”
  李贵赶紧让他起身。
  陈方圆站起身来,低着头,浑身都在发抖,皇帝上我家店了。
  郭淡又道:“陛下,当初五条枪曾承诺将会帮助赴京赶考的考生,如今五条枪已经与陈楼达成协议,但凡科考时期,陈楼将不对外营业,免费招待来京赴考的考生。”
  “这是真的吗?”
  申时行激动地问道。
  郭淡点头道:“是的。”
  “陛下,这倒是一件好事,倘若各地来的考生能够住上这么好的旅店,在考场也能发挥得更好。”申时行非常开心地向万历笑道。
  万历点点头,赞许的看了陈方圆一眼,道:“你们有心了。”
  陛下是在跟我说话吗?陈方圆激动的只知道张嘴,但就是出不了声,他头回这么恨自己,跟皇帝对话的机会就这么错过了。
  王家屏他们脸上也露出了微笑,这可真是好事,也让他们对陈楼的好感提升了不少。
  这商人归商人,但若你支持科考,帮助读书人,那他们当然开心。
  而对于陈楼而言,这钱真是花得太值了,今后状元皆出陈楼,这无疑是最好的广告。
  在大堂稍站片刻,陈方圆又亲自带着万历他们往后面走去,走过一条廊道,来到一扇扇形门前,陈方圆便止步不前,只听得里面传来阵阵女人的笑声。
  入得扇门,原来后面是一个大花园,而他们的家眷此时多半都坐在廊道上,聊得很是开心,她们面前的桌上放着各种美食。
  见到万历他们来了,就没有一个是开心得。
  皇帝他们的到来,就预示着女人们的聊天到此结束。
  真是扫兴。
  “无须多礼!”
  万历摆摆手,让那些大臣家眷无须行礼,他径直来到皇贵妃的桌旁,笑道:“爱妃似乎玩得挺开心呀!”
  郑氏直点头,抑制不住心中的兴奋:“陛下,这里可真是太好玩了,还有这陈楼,臣妾可真是没有想到,这旅店的房间会这般干净整洁。”
  她说着兴起,拉着万历入得桌子对面的一间屋内。
  ......
  而那边申时行、王家屏等人可没有在这大庭广众下,与夫人拉拉扯扯的习惯,他们甚至都没有与自己的夫人交流,并且还用眼神警告了一番,今日你们玩得太疯了一点。
  然后他们便入得房间内,虽然是夫妻,但也不能说大庭广众之下,坐在一起,这成何体统。
  “这房间还真是不错。”
  申时行眼中一亮道。
  只见这房间非常大,除床之外,还有茶几、椅子,衣柜,茶几上还放着一些水果和茶包。
  真是一应俱全啊!
  “几位大人要喝茶吗?”
  只见一个身着麻料制服的妇人,提着茶壶站在门前问道。
  申时行点点头。
  那妇人立刻进来帮申时行他们泡上茶,这茶包可不需要费劲。
  王锡爵问道:“这茶都是免费的吗?”
  “是的。”
  “那在这里住一晚要多少钱?”王家屏问道。
  那妇人答道:“回大人的话,在这个院子住一宿得二两银子,最便宜的房间也得一两银子。”
  “这么贵?”
  王锡爵道:“这是你们陈楼最贵的房间吗?”
  他顿时觉得送点茶包有些太小气了。
  那妇人回答道:“最贵的房间是后面那几栋小阁楼,在那里住一宿得花五两银子。”
  王家屏道:“这谁住得起?”
  这话可是出自一个内阁大臣。
  那妇人忙道:“大人,民妇只是一个倒茶的,知道的不是很多。”
  “你出去吧。”
  “是。”
  那妇人出去之后,王锡爵拿起桌上一本小册子,随意看了看,突然哎呦一声:“这陈楼还真是不小,有分好些个大院,还有大澡堂,娱乐区。”
  申时行道:“你怎么知道?”
  王锡爵将小册子递过去,“你们看,这上面都还有陈楼的地图,我们现在就在这里,最后面还有一个大花园,那妇人说得最贵房间大概就在这里。”
  申时行他们低头一瞧,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这陈楼大的都要用地图来标明。
  这其实因为这块地是块荒凉之地,原本周边啥都没有,对于郭淡而言,只要你们有钱,建多大都行,而光建这酒楼可就花了两万多两。
  仅仅片刻,就改变大家对于旅店的看法。
  这才是旅店呀。
  住在这里,才会缓解赶路的疲惫,就外面那些旅店,住上一晚更加疲惫了,而且很有可能沾上跳蚤。
  至于这价钱么?
  对于他们中间很多人,可都不算贵。
  在这里参观片刻,郭淡适时提醒皇帝,该去牧场那边,要不然天就要黑了。
  “陛下,我们明日还来吗?”
  郑氏听着要离开了,顿时是念念不舍,她还没有逛够,她还想血拼一下午,毕竟出血的是郭淡。
  万历笑道:“明日不会来,但是后天我们还会来这里观看马赛。”
  “咳咳....!”
  张元功突然咳得两声,万历抬头看去。张元功讪讪笑道:“陛下,老臣刚好有点事,可能.....。”
  万历非常通情达理道:“卿家既然临时有事,那朕也就不勉强你。”
  “陛下,臣也有点事。”
  “臣...臣也有些事。”
  ......
  这突然一下子,其中不少大臣都说自己有事。
  万历愣了下,笑道:“你们是约好的吧。”
  几人相互尴尬对视了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万历倒也没有勉强他们。
  “皇帝哥哥。”
  当万历出得陈楼,正准备上车离开时,只见朱翊鏐和徐继荣突然跑了过来。
  万历突然想起这个弟弟来,道:“潞王来的正好,随朕一块走吧。”
  朱翊鏐道:“皇帝哥哥现在就要走么?”
  万历点点头,问道:“你还有事吗?”
  朱翊鏐忙道:“今晚那异域风情馆开张,臣弟还想与皇帝哥哥去坐坐。”
  不少大臣们顿时往这边看来,约皇帝上青楼?
  你是认真的吗?
  “哼!”
  听得一声轻声,万历回头一看,只见郑氏也不等他,径自上得车去,还狠狠的将车帘给甩了下来。
  万历顿时反应过来,郁闷地看着朱翊鏐。
  你也老大不小了,如这种事当然传小纸条,怎么能说出来。
  亲兄弟就没有一点默契么?
  朱翊鏐眨了眨眼,咳咳两声道:“皇帝哥哥,臣弟来此,只是想告诉皇帝哥哥,臣弟还有点事,恐怕不能与皇帝哥哥一块过去了,臣弟告退。”
  他赶紧开溜。
  “你...!”
  万历刚刚张嘴,突然感觉这个借口似曾相识,稍一沉吟,便恍然大悟,知道张元功他们为什么都不肯跟他一块过去,而且方才说有事的人,好像都没有带家眷。
  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而那边徐继荣也悄悄拉着郭淡,道:“淡淡,你夫人不是怀孕在身么,这我可是很有经验,我家天天有女人怀孕,这怀孕的女人可是行不得房事,你又没有妾侍,定是憋着难受,故此我特地来叫你一块去异域风情馆坐坐,今晚我请客,你看我讲义气么。”
  “免了,免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郭淡赶忙拒绝道:“我今日可是要设宴招待陛下,可没有功夫与你逛异域风情馆。”
  徐继荣瞅了眼万历,显得有些犹豫,他认为还是可以再争取争取的,他们京城双愚还没有正儿八经的去逛逛青楼,直到他余光突然发现两道锐利的目光射来,才赶紧遁去,要再不遁的话,可能就得去牧场那边跪着了。
  关于潞王开的异域风情馆,早就传出消息,但一直没有轰动,不是说大家对此嗤之以鼻,而是大家都捂着不做声,但其实他们一直都在默默关注着。
  什么是异域风情?
  就是里面连一个汉族女子都没有,全都是来自周边藩国,甚至于海外,如日本、吕宋岛、西方、阿拉伯、波斯,等等。
  已经不能用燕瘦环肥来形容,肤色、语言都不一样。
  据说今晚开张,会有各种异域风情的表演,是轮番上场。
  这真是太吸引人了。
  其实预定最火爆的就是这异域风情馆,甚至比马赛还要火爆一些,如张元功这些达官显贵,还有不少士大夫,早早就派人去那边订了包间,张元功甚至还在陈楼订了一间最贵的小阁楼。
  今晚这老头估计得老夫聊发少年狂。
  只不过郭淡不太好意思着重宣传这异域风情馆,马报只是粗略一提,是介绍最少得买卖,不过他也认为这不需要宣传,懂得人自然懂。
  那些不懂的伪君子,也没有必要跟他们去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