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三章 为人师表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爱妃。”
  万历神色非常紧张地看着郑氏,小声询问道:“爱妃,你是不是气糊涂了?”
  郑氏瞧万历紧张的神情,既觉感动,又觉好笑,嗔道:“臣妾倒是想糊涂,可偏生越气越清醒,可真是气人。”
  万历狐疑道:“既然爱妃没有糊涂,那为何说要郭淡来给洵儿当老师?那郭淡虽然机灵,但到底只是一个商人,学识也不过是童生,岂能为人师表,更别说去给皇子去当老师。”
  郑氏噘着嘴道:“可是陛下方才可是答应臣妾了,要依臣妾得意思,陛下难道想反悔,这君无戏言。”
  “不...朕不是想反悔,朕只是无法理解。”万历一脸困惑道。
  让给郭淡去给朱常洵当老师,这不就是传说中的自暴自弃吗?
  郑氏道:“这有何不能理解的,臣妾以为郭淡可比那些大臣强得多,那些官员治理不好得州府,在郭淡的治理下,很快就能够恢复过来,这不就是学识么?如果读得万卷书,却连一个小小县城都治理不好,那这学识又有什么用呢?”
  万历听着又觉得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挺像那么回事的。
  郑氏又轻轻哼道:“再说,那些大臣对于我们母子始终都有非议,他们看不起我们母子,臣妾也要看不起他们,臣妾才不会去求他们。”
  “爱妃,你这是在斗气呀!”
  万历苦恼道。
  虽然郑氏说得也不无道理,但是他总觉得请一个商人加童生去给自己儿子当老师,这会令人耻笑得。
  “臣妾绝非是在斗气。”
  郑氏道:“臣妾是真不放心让他们来教洵儿,况且,要是陛下也给予洵儿皇储的教育,只怕他们又会闹事,这又会增添陛下的苦恼,请一个商人来给洵儿当老师,这他们总无话可说了吧。”
  “你...这...。”
  万历听得很是郁闷,感觉自己挺没用的。
  因为郑氏说得这种情况,还真是有可能发生。
  郑氏又挽着万历的胳膊,撒娇道:“陛下,你可是答应臣妾的。”
  “朕...。”
  万历始终不敢相信,再度问道:“爱妃,朕再问你一句,你是真的要请郭淡给洵儿当老师吗?”
  郑氏非常认真地点点头。
  万历道:“不是气话?”
  “不是。”
  郑氏摇摇头。
  “那...。”
  万历道:“那好吧,朕去问问郭淡。”
  郑氏幽幽叹道:“要是郭淡都不愿给洵儿当老师,那...唉...。”
  “爱妃请放心,郭淡是绝不会拒绝的。”万历赶忙拍胸脯保证道。
  要是他连这都做不到,那他干脆驾崩算了。
  这皇帝当着可也没什么意义。
  他只不过是对此事始终有些疑虑,因为古人对于老师是非常敬重,故此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为人师表的。
  不过郑氏还真不是在开玩笑,亦不是一时冲动。
  其实她一早就在关注郭淡,毕竟郭淡曾抢了她父亲在辽东军备上面的利益。
  而在当时,郑承宪曾委婉的向她求助过,不过被她拒绝了。
  首先,她知道万历当时保住郑承宪,就已经是冒天下之大不韪,非常不容易,如果万历还在那事上面,与大臣们死磕,那可能就会全盘皆输。
  其次,郭淡的出现,也令她看到了一丝曙光。
  她知道自己想要上位,是肯定要得到外庭的支持,但是外庭的反应令她非常绝望,整个官僚集团都反对她,而且是用性命在反对他,万历不管是杀,还是贬,大臣们的意志是毫不动摇,没有人是支持她的。
  她也争取不到。
  在绝望之中,郭淡出现了,郭淡不是官员,也不是太监,郭淡代表的是商人阶级,但他却能够承包四府,拥有非常强大的实力。
  然而,郭淡也面临整个官僚集团的压力。
  郭淡想要得到更多,也是礼教所不容的,也是被整个官僚集团反对的。
  这跟她非常像似
  而这一次出宫,郭淡给予她极大的尊重,可见郭淡这人不在乎什么礼法、礼教,她希望能够得到郭淡的支持。
  虽然这个朋友比较另类,但是总比一个朋友都没有要好。
  但是她的想法,万历是很难理解的。
  万历跟郑氏虽然有着同一个目标,但是所面对的情况,还是不一样的。
  万历毕竟是君主,他跟大臣绝不是敌我关系,而是以君臣关系为主,谁也离不开谁。
  而郑氏所面对的就是敌我关系,她是输不起的。
  但不管怎么样,万历还是觉得挺愧疚,如果连这个卑微的要求,都不能满足爱妃,那这个皇帝真的没有什么可当的。
  就在当日傍晚,万历就又让郭淡来陪他散步。
  “郭淡,关于立储一事,你怎么看?”
  万历突然问道。
  郭淡稍稍一愣,旋即道:“卑职虽不懂这些,但是卑职反能够拥有今日一切,全蒙陛下的照顾,卑职当然是无条件支持陛下的决定。”
  万历微笑地点点头,旋即又感慨道:“要是人人都如你这般想,那就好了。”
  郭淡心想,大家所处位子不同,想法自然不一样,这屁股决定脑袋,倘若我是首辅,我也肯定反对,我要不反对的话,我就得下野,但我只是一个商人,商人见利忘义那是应该的,这他们都能够理解,也不会在意的。
  万历突然又问道:“对了,你考过秀才没有?”
  郭淡想了想,道:“考是考过,只是没有考上。”
  他都已经考了童生,怎么可能不去考秀才。
  万历呵呵道:“你定是故意的。”
  “故意的?”
  郭淡愣了愣,旋即打了个哈哈道:“陛下过奖了,其实也不能说是故意的,只是说没有怎么去努力,毕竟父亲大人不想卑职入朝为官。”
  心里很是纳闷,怎么突然提起这茬来。
  万历微微笑道:“朕相信你,这聪明的人干什么都能成功,你出身秀才家庭,被迫从商,都能够取得如此成功,朕相信你若努力去考,一定能够考上,这样,你先背篇《大学》来给朕听听。”
  “背背背书?”
  郭淡差点没有咬着舌头。
  你杀了我吧。
  万历摆摆手道:“也不算是背书,只不过朕今日颇有雅兴,想与你论论学问,背吧。”
  背你妹,老子像个背书的人吗?郭淡心中怒骂一句,只觉万历越发变态,但是再变态,他也是皇帝,别说让你背书,就算让你脱裤子,你也得脱,结结巴巴道:“大大...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在在在......。”
  他真没有背过《大学》,最多就是拿那本书入眠,完全要凭以前郭淡的记忆,但是那些记忆已经是越来越模糊,他要拼命的去想。
  万历瞧他“在”了半天,没有“在”出个所以然来,忐忑地问道:“你...你连《大学》都背不全?”
  郭淡尴尬地脸都红了,道:“陛下,卑职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看过四书五经,这...呵呵...。”
  万历见他满头大汗,不像似在说谎,而且也没有必要说谎,能背《大学》的人多了去,这证明不了什么,不禁愁容满面,原本他还对郭淡抱有一丝期待,认为郭淡一定是隐藏了自己在这方面的实力,可如今看来,这家伙连童生都不如,这怎么为人师表。
  真是头疼啊!
  但是他已经答应郑氏,要是再做不到,那这日子可就没法过了,他寻思着,先不管了,就让郭淡名义上给洵儿当老师,朕再另寻名师去教洵儿。
  他瞅了眼郭淡,道:“郭淡,你连《大学》都背不全,到时你在学院,又如何能够服众。”
  原来他是在担心这事。郭淡赶忙道:“陛下请......。”
  他话刚出口,就被万历打断了,“不过你放心,朕会帮你的。”
  郭淡愣了下神,错愕道:“陛下打算怎么帮卑职?”
  万历道:“朕将让你担任皇三子的老师,如此你便可名正言顺。”
  郭淡仿佛被雷劈中了一般,呆若木鸡。
  万历笑呵呵道:“是不是很激动,不过你也无须感谢朕,你为朕做这么多事,朕也应该给予你一些帮助。”
  我感谢你祖宗十八代。郭淡猛地一怔,回过神来,道:“陛下,您这肯定是在开玩笑吧。”
  万历神色一敛,严肃道:“君无戏言,再说,朕也不可能拿皇子来跟你开玩笑。”
  “那...。”
  郭淡犹如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急得都快哭了,“陛下,就卑职这点学识,连自己的儿子都不敢教,又如何当得了皇子的老师,还请陛下收回成命。”
  是呀!他连自己的儿子都不敢教,朕却让他去给皇子当老师,这算个什么事啊!万历也快哭了,但他还是咬着牙道:“你且放心,朕只是让你更加名正言顺的去建办学院,至于皇子的学业,自然不用你来操心。”
  郭淡激动道:“陛下,对付那些人,何许如此,卑职自有办法。”
  “你懂甚么。”
  万历哼道:“这为人师表是非常讲究名正言须,你一个童生去开学院,那定会受人非议,倘若你为皇子之师,谁还敢之质疑你,此事朕已决定,你赶紧谢恩吧。”
  他也不想再纠缠下去,他怕自己真会改变主意。
  “谢...谢恩?”
  “嗯?”
  “卑职叩谢皇恩。”
  郭淡哽咽道。
  万历见他泪光闪动,呵呵道:“你无须这般感动,这朕是应该为你做的。呵呵。”
  我这是感动吗?
  你是瞎了吗?我这分明就是痛苦啊!
  天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