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一章 人中龙凤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被人夸赞,本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况且这传记都写出来了,在后世,让人写传记,可是要给钱的。
  虽然如今这是免费的,但郭淡还就是无所适从。
  因为在很长得一段时间内,他不管做什么,都被人骂,被人攻击,想夸他的人,都只能在心里默默地夸,突然就来了这么一个才华横溢的舔狗,反倒令他感到有些难受。
  而且,这番话要是传出去,那必将会引起轩然大波。
  他可不想惹这麻烦。
  他只想赚点钱而已。
  就这么一个卑微的请求。
  你到底看中我什么,我特么改还不行么。
  郭淡还真将那传记给接了过来,然后认真地看了起来。
  他还真是不太明白,自己的所作所为,竟然会得到当下读书人的认同,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虽然他有时候也非常恼火这些文人,但是他也知道,自己被骂那也是活该,谁让他标新立异,动了既得利益者的蛋糕,换他他也骂。
  看了一会儿,郭淡不禁眉头紧锁,瞄了眼李贽,心道,看不出这...这还真是一个高人啊!
  说是他的传记,但里面却夹带着各种私货,甚至可以说就是以私货为主,而他只是一个例子而已。
  但是,这些私货还真是顺应当下的世界大潮。
  比如说,李贽就借郭淡的成功,来阐明重商的思想,其中还论述到,这人都是有私欲的,私欲是不能抑制的,这人与人之间更多是一种交换关系,不管是以情相交,还是以义相交,甚至于以利相交,都是交换关系,故而论证商业交易更合乎天理,重农抑商,等于是抑制人性,抑制天理。
  他还提倡功利主义,反对儒道的假仁假义,郭淡所为利国利民,但那些大臣们却为自己的地位和利益,攻击郭淡,而另一方面,自己又在疯狂的敛财,吃喝嫖赌是一样都没落下。
  都是一群伪君子,根本就没有资格批判郭淡。
  但是,他提倡得这个功利,指得是百姓的私利,当权者该当为百姓谋利,满足百姓的私欲,而不是教化百姓,让百姓安贫乐道。
  又比如说,他借郭淡让妇人出来务工,来阐明人们的见识是由人们所处的环境决定的,并不是先天带来的,更无关男女,要求尊重妇女。
  又借七夕网恋,支持自由恋爱。
  郭淡只是粗略的翻了翻,若以传记为前提,那真是一分干货,九分私货。
  就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得。
  但如果将他说得都实现,那明朝基本上是两只脚跨入资本大门。
  这是可以当做启蒙思想的。
  能在这个时代,说出这些得,肯定绝非凡夫俗子。
  “郭圣...阁下以为如何?”
  李贽静静在一旁等待,见郭淡目光看来,方小心翼翼地询问道。
  郭淡笑吟吟道:“敢问一句,这是你的传记,还是我的传记?”
  李贽尴尬一笑,如实道:“阁下这么问,其实也没有错。我也不敢欺瞒阁下,其实这十年间,我一直都在宣传这些思想,虽得不少人拥护,但我自己总觉得,自己与那些沽名钓誉之辈并无任何不同。
  都不过纸上谈兵,夸夸其谈,并无人可以论证,我说得是可行得,我自己也对此无能为力,我也尝试过去做买卖,但最终却落得需要他人接济。”
  说到此处,他突然两眼放光地看着郭淡,“直到阁下的出现,阁下这两年间所做之事,将我心中所想是一一实现,卫辉府对我而言,就犹如仙境一般,自从来到这里,我都兴奋地好几晚都未入眠,这里实在是美了,哪怕是在这里乞讨,我也不想离开这里。”
  他深吸一口气,是陶醉不已。
  欧洲的文艺复兴思想,是基于在资本萌芽之上的,当时那个环境的变化,以及那些人与事,给予西方的哲学家、思想家提供了很多很多得支持,而李贽所想,多半是出于自己对于社会的思考。
  他只是针对当今社会的问题进行辩证,但是没有多少正面事例来支撑他的思想,他能说那些伪君子是错的,但是他也不能证明自己的想法是对的,或者证明自己就不是一个伪君子。
  而郭淡是非常不巧地将他心中所想,给一一实现了,故而他非常非常仰慕郭淡,尊之为圣。
  郭淡也明白过来,但他对此很是忧虑,因为徐姑姑请他们过来,是希望他们能够在一诺学府担任老师,可问题是这李贽太过激进,离经叛道那都是往轻了错,李贽是要翻天覆地,但这会令郭淡成为众矢之的的。
  徐姑姑似乎看出郭淡心中所忧,突然言道:“白泉居士,你可知世上商人万千,为何只有郭淡能够做到这一切吗?”
  李贽稍一沉吟,问道:“你对此有何见解?”
  “其实您方才已经给出答案。”
  “哦?愿闻其详。”
  “就是那谦卑之态。”
  徐姑姑道:“倘若一开始,郭淡就标榜自己为圣人,自己的所思才是正道,那你认为他还能取得成功吗?只怕早已经被扼杀,有道是,识时务者方为俊杰。”
  郭淡是连连点头,给了徐姑姑两道赞美的目光,真是懂我。
  “非也,非也。”
  一直沉默得汤显祖突然连连摆手,道:“如今郭淡的成功,还是仅限于自己,若想惠及天下百姓,须自成一派,集众人之力,为世人指引明路,这谦卑之态,不可长久也。”
  “何谓时务?乃指当下也,若当下都不能成功,又岂能长久?”徐姑姑摇头道:“二位之言,倒更像似为争一时之胜败,并未是从长远去考虑,若比之二位方才心中所愿,岂不是自相矛盾?”
  李贽、汤显祖不禁相觑一眼,皆沉吟不语。
  郭淡赶紧趁热打铁道:“是极,是极。在下的成功之道,乃是用事实说话,我观前辈书中所言之功利,也是暗藏务实之道。有道是,这真金不怕火来炼,倘若我这成功之道,真有可取之处,自会传承下去,不用嘴上宣传。若我自成一派,反而容易受人攻击,论这吵架功夫,此乃对方擅长的,而非我所擅长,以己之短攻彼之长,非取胜之道。”
  “妙哉,妙哉。”
  李贽又激动起来,道:“阁下之言,贽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
  天啊!又来了。我只不过顺着徐姑姑的话说。
  郭淡被舔的有些晕了。
  汤显祖却道:“阁下所言,虽有道理,但这人生苦短,若在这有生之年只发出这萤火之光,纵有光亮,也难以普照世人。”
  说到此处,他顿了顿,又继续言道:“我看可以以、戏剧来推崇阁下的思想,倘若受百姓推崇,那么既能取悦于当下,又能影响于深远,亦不至于锋芒毕露,招来祸端,可兼顾时务与长久。”
  哇!此二人可真是人中龙凤,若能够成功,必将成为圣人。
  郭淡听得眼中一亮,欧洲得文艺复兴可也是这么取得成功的。
  心里又有些纳闷,可为什么我不记得历史书上有此二人,是我历史没有学好,还是他们在当代并未发光发亮,只是恰好被我碰见。我看八成是后者居多,我历史好歹也及格了,如肥宅、王阳明、戚继光、张居正,李成梁等人,我可都记得。
  郭淡心中嘀咕着,嘴上却是笑道:“还有这教书育人。”
  李贽很是羞涩道:“前不久我收到无思的来信,是欣喜若狂,可又怕阁下看不上我这糟老头,至今念及此事,这心中难免都有些患得患失。”
  他是真担忧,他尊郭淡为圣人,那自己就是一个凡夫俗子,他当然怕圣人看不上他。
  但是郭淡又是另外一番看法,唉...这天才总是狂妄的,若没有激进的思想,又如何能够成为天才,我也不能只接受好的一面,而不接受坏的一面,该用还是得用,不用他们,我好像没人可用。于是笑道:“以二位先生之才,能够屈就来我学府,可真是在下的造化。
  但问题依旧,怎么去教?我还是要求以务实的态度去教,比如说,可以将妇女上作坊做事当成一个成功的案例,来分析妇女为什么能够在卫辉府入得作坊,当时卫辉府的情况如何,倘若再遇到这种情况,此法亦可参考,当审时度势,不能一味的遵从礼法。但至于是否尊重妇女,倘若妇女扛起大梁,自然就会得到尊重。
  我们可以提供给妇女一个争取尊重得平台,而不是我们用嘴去要求别人怎么做,谁的尊重可都是凭自己争取来的,而不是强者得施舍,那也毫无意义,你书中也提到了,人都是自私的,男人也是自私的。”
  “阁下言之有理。”
  李贽频频点头,其实他也是这么个意思,他觉得女人不是天生的弱者,要给予女人尊重,又看向徐姑姑,道:“无思就是最好的例子,她虽是女人,但也得到不少人的尊重,这一切都是凭她自己,而非我们能够帮到的。”
  徐姑姑只是无奈一笑:“过奖,过奖。”
  郭淡瞟了眼徐姑姑,会心一笑,又打量了下李贽,道:“还有前辈这装扮......。”
  李贽赶紧拱手一礼道:“这个就不劳阁下操心,我自有办法令学生接受。”
  郭淡笑着点点头,心里却道,拜托!我可不是意思,我是想说,凭什么你能剪短发,穿运动衫,而我却只能看着,这不公平呀,你要能穿回来,那我心里会平衡许多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