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八章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不管是东方,还是西方,人类文明的步调大致上还是差不多得,任何文明积累到一定的地步,必然就会繁殖出一些新颖的东西来。
  而区别就在于,西方文明中有一个科学体系在,从亚里士多德开始,就存在着,而东方文明中,以前也有过,但很快就凋零了,之后整个文明体系中就没有这个东西。
  其实这跟人没有关系,不管是东方,还是西方,在这个科学井喷的时代,都涌现出不少这方面的奇才。
  只不过人家是有体系加成,这个体系能够将大量天才的智慧汇聚再一起,不断的去发扬光大,而这边就只有孤军奋战,多半还都是人死技亡。
  然而,资本萌芽在卫辉府是已经出现,这资本思想必然会推进科学的进步,因为仁义和道德是没有办法赚钱的,只有不断的创造才能够赚更多的钱。
  这就是为什么在一年前,郭淡完全就遇不到这方面的人才,但是这回来到卫辉府,这方面的人才是一个又一个的冒出来。
  这不是幸运,而是一种必然的结果。
  郭淡相信还会涌现出更多这方面的人才。
  但是没有科学体系作为基础,进步还是会非常缓慢得,同时不稳定,说不定哪天就没了,因为科学是离不开理论基础,纯技术那只是一种个人天赋或者经验,是难以传世的。
  这必须得配合教育。
  开封府的私学院,对于郭淡而言,也是至关重要得,这就是一个人才储备库,没有人才,光凭他一个人也难以有所作为。
  然而,任何新东西出来,必然会受到旧势力的打压,这真不是人家坏,而是一种人性的结果,这城里来了新人,老人们自然不会愿意让新人来做主。
  这必须得通过自己的努力去争取。
  儒家今日的地位可也不是天下掉下来得,而是无数的儒家子弟为了自己信仰前赴后继,通过许多年的努力,才争取来的,那孔孟二圣在当时可是并不得志的。
  郭淡刚刚处理完铁器作坊那边的事,还未来得及喘口气,秦庄、段长存、胡渊等大富商就找上门来。
  “诸位找我什么事?”
  郭淡略显好奇地看着他们。
  最近买卖上,大家可都是顺风顺水,没有出什么事。
  秦庄问道:“贤侄,你那一诺学府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郭淡愣了下,道:“目前应该还在建设中吧,秦员外为何这般问?”
  秦庄讪讪道:“我那孙儿来信,说是不想去一诺学府,想去那南京学府。”
  这南京学府,自然就是苏煦等南京名士建办的,虽然不在南京,但是他们代表的是南京,各地大名士都是以自己的家乡取名。
  唯有开封府当地人士,并未取名开封学府,而是取名为老丘学府,因为据说这老丘是华夏文明的第一个首都,为了展现自己底蕴深厚,故而才取名老丘学府。
  段长存也道:“我那幼子也不想去一诺学府。”
  胡渊等人也是纷纷表示自己的儿子、孙子都来信,表示不想进一诺学府读书。
  郭淡问道:“他们有说是为什么吗?”
  “说来也真是可气。”
  秦庄握拳捶了下自己的掌心,道:“我那孙儿说什么只有下等人才去一诺学府学那奇淫巧计,要想成为上等人,得去南京学府。这可真是把老朽气得够呛,他这么说,不就是把自己说成是下等人吗。”
  段长存郁闷道:“我那幼子也是这意思,我们就来问问,到底出了什么事,怎会变成这样。”
  之前郭淡在的时候,又有不少人抹黑一诺学府,但当时商人子弟都非常坚定,前去一诺学府报名的人非常多,但是对方的舆论战,可也真不是吹出来的,天天在那里诋毁、抹黑。
  而且他们将去一诺学府报名的人的底细,也摸得一清二楚,开始针对性诋毁。
  导致这些商人子弟也都开始动摇,关键上街逛逛,都要被人鄙视一番,这谁受得了。
  郭淡笑道:“其实关于这事我事先就已经知晓,这其中有一些误会,我过两日就会去一趟开封府,到时我会处理这事的。”
  “那就好,那就好。”
  秦庄连连点头,又是气愤道:“那孽子也真是毫无自知之明,若他能够考上科举,那老朽也不会让他来开封府啊!”
  “这...也对!”
  郭淡讪讪点了下头,心里是哭笑不得,你这不也是将我一诺学府贬为下等学府,只有考不上科举的才来我一诺学府。
  刚刚送走秦庄等人,就见徐姑姑从外面回来了。
  “我方才好像看到秦员外他们刚刚离开,是出了什么事?”
  徐姑姑询问道。
  郭淡叹道:“这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啊!”
  徐姑姑错愕道:“此话怎讲?”
  郭淡立刻将他们来此的目的,告知了徐姑姑。
  徐姑姑道:“这是意料中的事,是不是你之前想得太简单了一点。”
  她一直认为郭淡在学院上面与那些大名士抗衡,是非常不理智的行为,关键是吹得太凶,什么大明第一私学院,这不是找骂吗。
  郭淡没好气道:“可不是我想得太简单,我当时也是被逼无奈,那些个王八蛋将开封、怀庆、彰德三府强塞给我,又不准我搞商业,我不只有开学院,虽然目前是丢人丢到家了,但是三府的危机还是缓了过来,我还是达到了目的。”
  王八蛋?
  徐姑姑脸色稍显有些怪异,道:“如此说来,你并不看重一诺学府,那只是一个诱饵。”
  “那当然不是!”
  郭淡哼道:“我可是投了几万两进去,诱饵要这么值钱,我天天吃都行。”
  徐姑姑迟疑少许,道:“其实情况可能比你想象中的还要严重。”
  郭淡哦了一声,问道:“居士是不是知道什么?”
  徐姑姑道:“我方才就是去见白泉居士他们,为得也是此事,他们的一些学生在开封府为你打抱不平,与那些大名士争论起来,可惜这寡不敌众,都快要被他们赶出开封府,白泉居士他们打算立刻赶去开封府,他们希望你也一块去。”
  “打抱不平?你这话说得,我可没有让他们这么干,他们也不见得是为我。”
  郭淡翻了下白眼,道:“我是打算马上赶去开封府,但我肯定不会与他们同行,我方才都说了,这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他们是要完全否定理教,他们又不是神,怎么可能做得到。”
  徐姑姑道:“话虽如此,但是你一个人,又怎能抗衡天下名士,你需要别人的帮助。”
  “不需要!”
  郭淡直摇头道:“这只是一笔买卖,我可没有想跟他们抗衡,要知道他们可是开封府的大金主,主力消费,我要将他们都给赶走,那开封府也完了,这事不能胜,也不能败,要不断地制造争论,吸引更多的人来开封府花钱。”
  徐姑姑真的有些无语,这就太商人了一点,这都什么时候,你还想着赚钱。
  郭淡又冲着徐姑姑嘿嘿一笑,道:“居士,这事可就得拜托你了,我就怕他们给我帮倒忙,他们要是站出来,那就成思想和学派之争,这我可不擅长,我也不想陷到他们这个泥坑中,关键是他们又争不过,你先让他们别出声,看我表演好吧。”
  徐姑姑见郭淡信心满满,于是点头道:“好吧。我想他们也非常乐意看你表演。”
  正好这边的事,也都安排的差不多了,剩余的,等他回来再说,郭淡是立刻启程前往开封府。
  其实李贽他们也是跟着去了,但却是分开走的,郭淡暂时可不想跟他们沾上关系,这都是疯子来的,鬼知道他们会捅出什么麻烦来,再加上这事,郭淡早有安排,也不需要他们帮忙。
  行得几日,一行人来到开封府郊外。
  “郭大哥!”
  “姑爷!”
  .....
  只见两个少年飞奔过来。
  正是辰辰和曹小东,他们两个来到郭淡面前,个个眼中都是泪汪汪的,又是委屈,又是愧疚,噘着嘴,垂首不语。
  他们两个自出道以来,一直都是顺风顺水,但是来到开封府,却打了个大败仗,被人教训得头都抬不起。
  他们觉得自己无脸见郭淡。
  “好了,好了!”
  郭淡摸了摸他们的小脑袋,笑道:“这事怪不得你们,你们两个弱鸡,哪里是那群大灰狼的对手,只要把买卖上的事做好就行。我们的一诺学府建设得怎么样?”
  辰辰兀自垂首不语。
  郭淡问道:“怎么?这事你们也没有干好?”
  辰辰忐忑道:“姑爷,一诺学府还没有建好!”
  郭淡一翻白眼道:“我当然知道没有建好,你们要能这么快就建好,那你们就坐我这位子好了。”
  辰辰又道:“可是那南京学府马上就要建好了。”
  “......!”
  郭淡懵逼道:“你...你说什么,这么快就建成了,这才过了几个月,他们是不是就建了几个小茅屋啊?”
  辰辰摇摇头。
  曹小东立刻道:“郭大哥,他们的学院规模也非常大,都是采用木材建造,主要是这期间周边的州府给了他们很大的支持,运送了大量的木材给他们,而且他们建的房屋也非常朴素,所以建造得非常快。而我们一诺学府多半是采用砖瓦建造,除卫辉府之外,周边的州府都不支持我们,所以没有他们快。”
  虽然河南道其它州府,也不希望外来人士喧宾夺主,但是他们更恨郭淡,只要跟郭淡作对,大家就都非常支持,是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
  弄他!弄他!往死里弄!
  郭淡道:“这可是好事,又为开封府增加不少收入。干得不错,干得不错,哈哈!”
  曹小东、辰辰两个小家伙相觑一眼,又偷偷瞄了眼郭淡,小脸充斥着迷茫。
  而郭淡刚刚踏足开封府,消息就已经传到那些大名士的耳里。
  “恩师,方才学生收到消息,那郭淡已经来了开封府。”
  黄大效向苏煦道。
  “可算是来了呀!”
  苏煦闻言不禁松了口气。
  黄大效疑惑道:“恩师好像希望郭淡早点来这里。”
  苏煦点点头,道:“他要不来,这胜负就犹未可知,此事总悬在这里,都快要成为为师的一桩心病了,为师倒要看看,他如何让一诺城府成为大明第一私学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