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章 就是这么任性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消灭妖孽郭淡?
  正准备动笔的徐姑姑,闻言不禁手腕轻轻一扭,使得笔与纸张平行,又见她抬起头来,看着郭淡,微微苦笑道:“这一个玩笑老是说,可就不好笑了。”
  “我不是开玩笑的。”
  郭淡是一本正经道:“我是非常认真的,这就是标题。”
  徐姑姑直视郭淡片刻,见其不像似在说笑,好奇道:“这标题是何意?”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郭淡耸耸肩道:“消灭妖孽郭淡。”
  饶是徐姑姑再聪明,也想不明白,纳闷道:“哪有自己消灭自己的道理。”
  “非也,非也!”郭淡手一抬,道:“我是说消灭妖孽形态的郭淡,而不是人形态得郭淡,此郭淡非彼郭淡,就这么写吧。”
  徐姑姑瞟了他一眼,心道,我先写着,且看看其目的到底是什么。于是,她依言写上。
  郭淡又继续道:“一诺学府将会开办一个士学院,这招生标准,至少得是举人,举人以下没有资格就读士学院。”
  徐姑姑笔又停了,很无语抬头看着郭淡。
  你这学院开得可真是全凭吹!
  人家举人都忙着考进士,怎么可能跑来这里念书。
  而郭淡似乎并未注意到徐姑姑的眼神,自顾言道:“当然,进士亦可,另外,我们还将特地为在职官员开设一个进修班,也就是说,官员也可以来读。”
  “等...等等。”
  徐姑姑见他一个在那里陶醉,实在是受不了了,打断了郭淡的话。
  白日做梦也不能这么做。
  “怎么?不会写么?”
  郭淡回过神来,错愕地看着徐姑姑。
  徐姑姑都不太确定道:“官...官员?你还招官员?”
  “对啊!”
  郭淡点点头,一脸纯真道:“这活到老,学到老,官员难道就不需要学习吗?”
  徐姑姑道:“话是这么说,但是官员怎么可能上你这里来学习?”
  郭淡道:“有什么不可能,白泉居士曾也是官员,他都尊奉我为圣人,为什么官员就不会来我这里学习。”
  “......!”
  徐姑姑无言以对。
  就连一旁的杨飞絮都情不自禁地鄙视郭淡一眼。
  臭不要脸!
  “继续,继续。”
  郭淡咳得一声,仿佛对于徐姑姑打断他的话,还略感有些不满,又道:“除此之外,如在南京学府、老丘学府毕业得学子亦可来报名,不过不管是举人进士、还是官员毕业生,想要入学都还得经过严格的考试,一般的臭鱼烂虾,我们不要。大概就是如此吧。”
  “......!”
  徐姑姑拿着笔,就是动弹不得,她生平头回感受到那种不知如何下笔的感觉,道:“我知你可能是想借此,表示压对方一头,但是这学问的高低,可不是如此比较得,你这只会让人笑话。”
  郭淡笑道:“这世上最难之事,就是博人一笑,固才有那周幽王烽火戏诸侯,只为博得佳人一笑。”
  说着,他情不自禁冲着徐姑姑抬了抬眉。
  徐姑姑脸色一变,冷冷地直视他。
  “你看,多难。”郭淡打了个哈哈,旋即道:“快点写吧。”
  徐姑姑目光落在纸上,目前她就只写了个标题,突然道:“对了,你这内容与这标题又有何联系?”
  “没有联系啊!”
  郭淡道。
  徐姑姑轻轻合目,她觉得自己被人郭淡戏弄了。
  “你别这样好不好。”郭淡解释道:“标题在我们商人看来,也只是一个噱头而已,目的只是吸引大家的目光,如果大家看都不看,内容写得再好也没有意义,比如说,我写篇,叫做某某小闲人,也不见得那主角就非得要闲得蛋疼。
  取这个标题,一定会吸引很多人的目光,这就是成功的开始。对了,你这倒是提醒我,我们干脆就将这报名之日取名---灭蛋大会。”
  徐姑姑听着听着,又觉得还真有三分道理,光这标题抛出去,哪怕里面写得是狗屎,他们也会看得津津有味,但是...她总觉得这太离谱了,不管是标题,还是内容。
  “你真的确定要这么写?”
  “我可不敢浪费居士保管的精力和这漂亮的芊芊玉指。”郭淡笑道。
  徐姑姑稍稍瞪他一眼,道:“好吧,反正我也只是代笔。”
  说着,她便也不再多问,执笔在纸上写起来。
  既然郭淡夸夸其谈,毫无下限地自吹自擂,那她自也不会帮郭淡去修饰,这也没法装低调,故此她用以一种狂妄的修辞手法来写。
  整篇通知下来,真是目中无人,狂妄至极。
  郭淡看罢,不禁摇头赞道:“妙哉!妙哉!真不愧是无思居士,就这篇通知,只要再在前面加上一个代圣人言,估计科举及第都不在话下。”
  徐姑姑赶忙道:“我只是代笔而已,这与我毫无关系。”
  她可丢不起这人。
  李贽算是非常狂妄之人,但是比起此时的郭淡而言,那可真是渣渣贽一般的存在!
  完全没得比!
  她至今都不敢完全相信,郭淡真得会将这篇通知发出去。
  哪知郭淡赞过之后,就直接递给辰辰,干净利落地吩咐辰辰立刻拿去印刷,然后贴在大街小巷,都不带犹豫的。
  辰辰可不敢有任何质疑,拿着通知便下去办事了。
  这回可是由不得徐姑姑不相信,她几度还希望阻止辰辰,因为她知道这要发出去,可真会让天下人笑掉大牙的,但最终还是忍下来,不免又倍感困惑地看着郭淡。
  而郭淡是一脸傻笑。
  这时,一个下人走了进来,“东主,高公公来了。”
  “快快有请。”郭淡赶忙道。
  不一会儿,就见高尚急忙忙走了进来,“哎呦!郭淡,你来的还真不是时候啊!”
  郭淡听得一惊,紧张兮兮道:“有人要暗杀我?”
  高尚愣了愣,道:“可是比暗杀还要可怕得多呀!”
  郭淡当即松得一口气,道:“只要不杀我,那什么都好说。”
  “你可别大意。”
  高尚道:“你这刚到开封府,我可就收到消息,你知不知道,那些大名士可都盼着你早点来,他们要将你以及你的一诺学府赶出河南道。”
  “真的吗?”
  郭淡惊喜道。
  高尚懵了,“你怎么还挺高兴的。”
  “这还不值得高兴。”郭淡激动不已道:“我可也想早点回去,我夫人可是马上就要生了,公公且放心,我会助他们一臂之力的。”
  高尚呆愣半响,道:“行了,你就别开玩笑了,这事不好笑。”
  郭淡非常苦恼道:“为什么你们人人都认为我是在开玩笑,我是很认真的呀!”
  “......!”
  过得好一会儿,高尚突然咆哮道:“你小子是疯了吧。”
  “我看也是。”
  徐姑姑忍不住低声言道。
  这高尚可是一直在这里,他非常清楚开封府的状况,随着各地来的大名士在这里站住脚,他们渐渐也达成共识,咱们先别内讧,先将异类份子郭淡给赶出河南道,他们不但要收复开封府,还要收复卫辉府。
  这绝对可以说是性命攸关。
  玩得不好,就可能真的会出事。
  在明朝决不能低估这些知识分子的力量。
  但因郭淡本人不在这里,而曹小东、辰辰又上不得台面,关键建设学院还得依靠他们这些商人,这好像是他们在自娱自乐,也难以闹腾起来,故此他们是非常期待郭淡的到来。
  其实郭淡刚刚踏足开封府,消息就立刻传开了,这各方文士都在摩拳擦掌,蠢蠢欲动,准备要大干一场。
  之前黄大效、姜应鳞与郭淡的矛盾,那都不过是开胃菜,这些文人可没有打算依靠官府来对付郭淡,他们来此目的非常明确,就是开办私学院,宣传自己的思想,你一个小小童生,也敢建办私学院,还扬言要开办大明第一私学院。
  你这不是厕所里点灯---找屎(死)么。
  另外,基于郭淡如今在朝中非常招人恨,这谁要能把郭淡给干死,那定是名声大震。
  简直就是一举数得。
  这其实也是徐姑姑一直所担心的,因为私学院将会吸引天下文人来此,然后你在这里挑战天下文人,别说孙子兵法,就是孙孙孙子兵法也没有这么干的。
  你势单力薄,本就应分化他们,逐个击破。
  而如今郭淡却是反其道而行。
  ......
  与此同时,李贽、汤显祖等人也来到开封府,不过他们没有入城,而是去到北郊外的一个农庄里面。
  此时农庄里面有着数十人之多,但却不是农夫,而是读书人。
  他们见得李贽、汤显祖来了,急忙行礼,个个是一脸沮丧。
  只听他们齐声言道:“学生无能,令师门蒙羞,还请老师责罚。”
  原来这些人都是泰州学派的弟子,他们都是随李贽、汤显祖一块来此朝圣的,他们也都非常崇拜郭淡,觉得郭淡是真圣人也,将他们心中所想,一一实现,故此他们在开封府期间,见到那些人不断地抹黑郭淡,当即就与对方争论。
  结果寡不敌众,不但自己被骂的是狗血淋头,就连师门都受到侮辱。
  如今没有三两三,可都不敢来这开封府。
  李贽是哈哈一笑,道:“你们勿要自责,如今郭圣人已经来到开封府,并且已经嘱咐过我等,让我们在一旁静静看他表演便行,那些沽名钓誉之辈,又岂是郭圣人的对手。”
  此话一出,泰州子弟们是士气大振,心中是满怀期待,终于可以瞻仰圣人风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