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一章 雾里看花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刚刚抵达开封府的郭淡,是立刻就投入到工作当中,没有丝毫的停歇,而且是非常自然的,也不是他有意将自己塑造成一个工作狂。
  这都是因为他上回走得太急,导致有着太多太多得事,要等着他来处理。
  好在他已经有了这个心理准备,很多事都在预计之中。
  此时已是三更天。
  喧闹一日的开封府,终于渐渐安静下来,毕竟开封府是宵禁的,不像卫辉府,晚上更热闹。
  赶了一天路得郭淡没有早早休息,而是坐在厅堂内,对着蜡烛,翻阅着前不久送来的有关开封府的账目。
  对于郭淡而言,这到底是一笔买卖,盈亏才是最重要的,他办学院主要也是为了赚钱。
  目前的账目,还算是非常漂亮的。
  甚至比郭淡预计的还要好。
  目前开封府的总支出,多半都是用于河道修建,环境建设。
  而且这军费的一大半也都包括在这里面,郭淡调集不少军户参与这河道建设。
  但是他的收入却在倍增中。
  运输被郭淡垄断,这么多的大工程一块进行,可见其中利润有多么大,也不怪那李通都没法抽身离开这里。
  工程也全都是郭淡投资的建筑团队承包下来的,其中也包括一诺学府得建设。
  另外就是外来人士增多,导致服务业越发兴盛,而大半服务业又都是被郭淡和周王控制着,这多出来的利润中,郭淡可是要分一半走的。
  其实基本上都是多出来的,就以前开封府消费,能有多少钱,如今可不得了,大量的文人聚集于此,这消费额是一天比一天高。
  而周王那部分利润,还得被郭淡刮一笔契约税走。
  郭淡还垄断着矿业,以及这里的商品供应。
  大量的外地人是来到这里,什么都需要购买,这极大的刺激了消费。
  光开封一府,这盈余已经高达二十万两之多。
  当然,这主要还是因为许多学院一块建,导致郭淡的利润暴增,但不可能一直维持这么高的水平。
  这得未雨绸缪!
  郭淡是打算迁移一部分人口离开,以此减少这三府的粮食压力。
  因为这三府并不负担商业生产,而耕地已经不需要这么多人口,必须要调整人口。
  其次,就是学院经济,其实本质上就是消费经济,利用学院吸引更多的有钱人来这里,促进经济发展。
  最后,这一点郭淡一直都未透露,但一直就在为此做准备。
  那就是研发经济。
  哥不在这里搞商业,哥在这里在搞商业研发。
  到时郭淡会进行调整,卫辉府的研发也全部放这边来,以发明创造来赚钱。
  因为学院都集中在这里,人才也都集中在这里,没道理将研发团队还放到别得地方,卫辉府将来只负责生产。
  说来也真是巧,这开封乃是华夏文明的起源,而华夏文明将会再一次在这里焕发新生。
  翌日一早,郭淡又在陈昊、宋晖等大富商的陪同下,前往一诺学府视察,工作真是安排得非常瞒。
  出得城区,眼中真是一片青绿,处处都是鸟语花香,杨柳依依。
  而且到处可以见到不少园丁在辛勤的忙碌着。
  当时为了促进就业,给大家一口饭吃,郭淡在环境方面也投入不少钱,到处去种树种草,其实就当下环境而言,这种不了粮食的地方,也都是杂草横生,不少地方派人去修剪修剪便可,或者种植更美观的植物。
  行得半日,终于来到一诺学府。
  “哇!你们建设的还真不慢呀!”
  刚下得马车的郭淡,望着已经初见规模的一诺学府,不禁惊叹道。
  这速度可是比他想象中的要快。
  陈昊忙道:“郭哥,关于主要原因,我昨日已经跟你提到过,就是这人力比较充足,只要材料供应得上,建起来是非常快。关于一诺学府,我们是采取砖木为主原料,没有偏向其中一种,如此一来,既可减少对于一些梁柱的需求,亦可增加窗户的量,而材料也都能够供应得上。”
  陈平的建筑团队,有着丰富的经验,这两年下来,他们是什么都建了,也非常熟悉各种原料,经过慢慢得摸索,他们如今建设,多半都是采取砖木结构。
  光用木头建造,如果建筑物非常大,一些大圆木就很难找,可能得从江南运送过来,这种情况,就尽量用来砖来弥补。
  宋晖突然道:“郭校尉,其实还能够更快一些,如果你将所有的造砖作坊都交给我,而不是让邝飞负责其中一部分。”
  郭淡是毫不掩饰道:“这有竞争才会有进步,而且,卫辉府是你,开封府也是你,那到时我不管干什么,可都得先将你哄开心了,不然的话,我只能去搭建草棚。”
  宋晖一愣,忙道:“郭校尉说笑了,我们合作多日,我的为人,郭校尉应该非常清楚。”
  郭淡笑道:“这人情是人情,我当然愿意一直与你合作,毕竟我们是如此的合拍,但是这买卖归买卖,我还是希望见到更好更廉价的砖瓦,如果你能够一直处于最顶端,那我们的合作也将会一直维持下去。”
  “一定,一定。”
  宋晖连连点头,保证道:“我绝不会令郭校尉失望的。”
  话虽如此,其实他是压力倍增。
  他原本以为,在砖瓦方面,郭淡会一直扶持自己,因为就当下的商人而言,他们更愿意跟熟人做买卖,做着做着可能就成亲家,但是郭淡这一回将三分之一的砖瓦供应给予一个名叫邝飞的商人。
  而这个邝飞原本只是一个小作坊的老板,根本负担不起不这么大的工程,只是郭淡见他砖非常不错,就直接出钱把他扶起来,是那种不求回报得。
  宋晖心里也不多想吗。
  是不是对我哪里不满意?
  原因很简单,是开封府就只能郭淡垄断,不能别人垄断。
  “汪---!”
  忽听得一声狗叫,郭淡低目望去,只见边上有着一条老土狗正在啃着一个非常完整得鸡腿。
  众人皆是一愣,谁家狗这么好待遇?
  咦?这条狗有点眼熟啊!
  郭淡突然抬头环顾四周,忽见左前方的一个角落里面坐在一个秃顶老者,光从那“顶”,郭淡便认出此人正是那日让他付包子钱的疯老头。
  他怎么在这里?
  郭淡心觉好奇,走上前去,偏头看去,只见那老头一手拿着一只鸡腿啃着,一手拿着一卷五条枪出的画册,看得是津津有味。
  这画册是出自卫辉府的五条枪,那么可想而知,上面画得是什么。
  他不会是在...哇!这疯老头可真是令人恶心。
  郭淡差点没有吐出来,不露声色的退后两步,然后往前走去。
  忽然一道银光闪过,又听得叮当几声。
  郭淡低头一看,是一两银子。
  “不用找了!”
  只听得一个苍老声音。
  郭淡回头看去,只见老者站起身来,将画册往怀里一揣,拍拍屁股,叫回老狗,便往南面行去。
  年轻气盛的陈昊当即就怒了,我郭哥何许人也,这一两银子,你在羞辱谁呢,正欲叫人将那老者拿下,却被郭淡一手拦住。
  只听郭淡笑道:“这是我收到过最少的一次利息。”
  说着,他便往前走去,至于那一两银子,他才不会去捡,真是太脏了。
  待郭淡入得一诺学院之后,那老者突然回头一瞥,然后回过身来,笑骂一句:“臭小子。”又抬头看向一诺学府,“不过这学院建得倒是有点意思。”
  而今日徐姑姑倒是没有与郭淡一块来此,她此时正与个老者坐在一诺学府两三里外的一个亭台内。
  这老者不是别人,正是李时珍。
  “想不到世伯比我们还要快。”
  “没有办法,那疯老头腿脚利索得很,又是日夜不停得赶路,唉...。”
  李时珍略显疲惫地摇摇头,又道:“看来你猜的不错,那疯老头果真是冲着郭淡来的。”说着,他又非常好奇道:“凤儿,这郭淡究竟有何神奇之处,竟然能把徐文长给引来?”
  徐姑姑眼波流转,笑道:“关于这一点,凤儿也难以道明白,世伯若想知道,何不亲自去了解。”
  李时珍微微一愣,道:“你这似乎话里有话。”
  徐姑姑道:“郭淡与周王府将会合作开办一间医学院,以世伯之才,去当个院长,那是绰绰有余。”
  李时珍连连摆手道:“我对此毫无兴趣。”
  徐姑姑道:“也许世伯见过郭淡之后,会改变主意。”
  李时珍兀自摇头道:“这不可能,老朽回京习惯于这闲云野鹤般的生活,不愿受人拘束。”
  徐姑姑笑道:“这就是郭淡的神奇之处。”
  李时珍狐疑地瞧她一眼,抚须沉吟起来。
  ......
  “师公!郭淡出招了!”
  李铭快步入得后堂,这人都还未看清楚,便语气急促地说道,说完之后,才发现谈修也在,急忙又行得一礼。
  “这么快?”
  苏煦微微一惊,心想,这郭淡昨日才到的开封府,今日便出招了,难道他是早就预料到,故而已经做好打算。
  这老头也真不愧久经战场,一下就反应过来,问道:“他出得是什么招?”
  李铭刚刚张嘴,但旋即又闭上了,一时呆愣不语。
  苏煦道:“你倒是说话呀!”
  “这...这徒孙也不知该如何说。”李铭是一脸尴尬,旋即将一张纸地上:“这是徒孙刚刚从府衙那边抄来的告示,还请师公过目。”
  都无法口述,这到底是什么招?
  苏煦非常好奇的接过那张纸,翻开一看,惊呼道:“消灭妖孽郭淡?”
  谈修闻言,自是一惊,偏头看来,那标题令两个老头犹如雾里看花。
  苏煦抬头问道:“这确定这是郭淡让人贴的?”
  李铭道:“徒孙是再三确认过,不会有错得,围在府衙前的人都已经快要骂翻天了。”
  苏煦听着更纳闷了,“他们骂什么?”
  郭淡都把自己给骂成妖孽了,他们还骂什么?
  应该拍手叫好才是。
  李铭讪讪道:“师公看过便知。”
  苏煦还未看,便听得那谈修言道:“这小子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目中无人啊。”
  苏煦大吃一惊,什么事能够让谈修这般有修养的人,说出这等话来,低目一看,才发觉内容与标题是毫无关系,而当他看到一诺学府士学院专门招收南京学府的毕业生时,不禁也是怒容满面,“他这真是自寻死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