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一章 随便考考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二日一早,府衙门前便贴出有关士学院招生章程的告示。
  已经不少人早已在门前等候。
  这告示还未贴好,他们就已经看完了。
  就是关于入学考试的,为期三日的报名,不用报考费,举人及举人以上便可,这个月十八开考,也就是五天以后。
  “五天以后,这么快?”
  “是呀!这未免太快了一点,连准备的功夫都不给我们。”
  “关键考什么也不说,是考四书五经么?”
  ......
  不少人对此颇有微词,读书人可是非常看重考试,这是一件非常神圣的事,当然需要一些时日来准备,你这个太急了一点。
  从报名到考试才几日。
  正当大家议论时,只见郭淡突然从里面走出来。
  “姑爷!”
  辰辰还未来得及行礼,便已经看不到郭淡的人,因为郭淡已经被那些读书人给团团围住。
  “郭淡,这入学考试未免也太急了一点吧。”
  “还有你也没说到底考什么,是四书五经吗?”
  “是不是你参加得考试少,故而不知如何筹备考试?”
  “你若不知,可询问我们。”
  ......
  郭淡听得额头上冒出三条黑线来,我出题考你们,还要你们来指导我怎么考,搞笑你们是认真的。
  到底是谁考谁。
  他压压手,待大家闭嘴之后,他才道:“能够报考得人至少是举人,各位的学问,我是毫不怀疑的,我对于朝廷的科举充满着信心。”
  “话虽如此,但也得给我们温书的工夫啊!”
  “不需要去温书来备考,休息充足,放松心态就行。”
  “不需要温书?”一人问道:“难道考得不是书上的内容?”
  “那倒不是。”
  郭淡笑道:“只是此番考试将允许你们带书或者任何小抄进去。”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傻眼了。
  不但能够带书,还能带小抄,这算得什么考试?
  这更像似一个骗局啊!
  你这是要坑我的学费吧?
  “还...还能够带书和小抄进去?”一人颤声道。
  郭淡点点头道:“首先,各位已经考得举人,对于四书五经那肯定是非常熟悉,我私以为对于你们而言,这书就已经成为一种工具,跟笔墨没有什么区别,既然笔墨能够带进去,那为什么书不能带进去,而且我又不是考大家的记忆力,至于小抄,你们要能够猜到具体考什么,那也是一种本事。”
  说得好像很有道理。
  许多人被忽悠得直点头。
  “那你考得是什么,与四书五经是否有关系?”一个书生问道。
  要是没有关系,那当然可以带。
  郭淡点点头道:“当然有关系,我说过此乃基础也,但绝对不是抄上去就行。我昨日就已经说过,士学院教得是解决问题的手段,考点当然也是这个,书可以用来参考,但答案并非是书上有的。”
  “笑话!”
  只见李铭突然从人群中走出来,哼道:“除买卖之外的事,这书本上怎么可能没有,难道圣人还未有你考虑的周详吗?”
  这八股文有一个很变态得规定,就是一切都必须代圣人言,那圣人考虑地能不周全吗?
  什么都是圣人得意思。
  又有一年轻人走出来道:“你昨日说得那些话,早已被人一一驳斥,你根本就是在妖言惑众,以此来欺世盗名。”
  众人的目光立刻看向他们。
  李铭又朗声道:“各位都读得是圣贤之书,既然圣人提出修身、治国、平天下,又岂会没有治国、平天下之论,只不过我们中有些人尚未学到,故而被郭淡蒙骗,而关于治国、平天下之论,南京学府将会专门用儒家经典来讲解。”
  郭淡眼中闪过一抹欣赏之色,哎呦,这小子有推销的天分,这广告打得是行云流水啊!
  李铭见郭淡看着他,又哼道:“你休要自鸣得意,其实昨日许多德高望重的前辈都对你的言论嗤之以鼻,只不过他们不屑于与你一个商人争论,你若不服,我可代他们与你论论。”
  “他们是对的。”
  郭淡点点头,道:“我又不是搞学问得人,他们与我论,那岂不是鸡同鸭讲,对牛弹琴,我也不会与他们辩论什么,我建办士学院,不是为了与他们分个高低,我是商人,我只是针对当今圣上的需求来建办的士学院,至于这好坏么?”
  他环目四顾,笑道:“我相信各位也都不是傻子,这么容易就受骗,这是好是坏,还是要亲身经历一番才知,这就好比去店里买东西,也得货比三家,且这最好得未必最适合自己。我们的入学考试,也是让你们了解士学院建办的初衷是什么,这是一个相互了解的过程。
  如果大家不想来士学院,那就不来呗,我也没有强求各位,也许某些人会强求你们的,但绝不是我郭淡,大家都知道,我郭淡做买卖向来讲究你情我愿。”
  众人纷纷点头,觉得郭淡说得很要道理,我们又不是傻子,这好与坏都分不清。
  李铭急切道:“你分明就是混淆视听,你都不敢直视你昨日那番言论。”
  他今儿就来驳斥郭淡的那番言论,哪知郭淡不跟他论,这令他很郁闷。
  “这有什么不敢,我都做了大会记录,交给姜给事,姜给事到时还会呈给朝廷,这是非对错,陛下和朝廷大臣们自有论断,至于别人怎么说,我是一概都不会回应,毕竟我现在负担着四个州府的税入,有着数百万两之多,可不是那些成天没事干,就只知道纸上谈兵的人。”
  言下之意,就是讽刺那些名士、隐士闲得蛋疼,成天无所事事,就会与这个争,与那个争。
  郭淡也懒得与其废话,又朗声道:“各位,我再重申一遍,我可没有借我承包开封府来要挟各位上士学院读书,我只是给大家提供一个选择,至于各位要上哪里念书,还是要看自己需要的是什么。
  不过我相信,每一次考试都是一次经历,不管成功或者失败,不管大家是否来士学院就读,都会受益匪浅。我还有事要忙,就先告辞了。”
  他微微颔首,然后转身便回得院中。
  李铭可是不肯罢休,立刻道:“各位,此人分明就是心虚,倘若他真是对的,那他为何不敢与我论。”
  但是郭淡根本不理他,回府衙去了。
  而在场的人也不太敢得罪李铭。
  一人笑道:“李兄说得是,故此我们非得去考一考,且看看他这葫芦里面卖得是什么药。”
  “说得是。他说得是神乎其神,这录取率与科举相当,我非得见识见识。”
  “倘若我们不去考,那他指不定又会说我们怕考不上。”
  “反正考上也不是非得要上士学院读书。”
  ......
  大家都是文人,都能说会道。
  李铭是哑口无言,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大家报名。
  ......
  “看来你此番考试并非是只是入学考试那般简单?”
  一直在门内观望得徐姑姑,见得郭淡回来,便是笑道。
  她如今完全不信任郭淡,这家伙一肚子鬼主意,令人防不胜防。
  郭淡低声道:“这只是为了报刊打掩护而已。”
  徐姑姑眼中却闪烁着一丝狐疑之色,试探道:“不知你的考题是什么?”
  郭淡低声道:“这考题我都还未确定下来。”
  “还未确定?”
  “对啊!”
  郭淡点点头道:“随便考考,扰乱他们的视线,关键还是在报刊,可惜印刷报刊是需要时日的,这一时半会出不来。”
  徐姑姑莞尔一笑,心里却道,看来此番考试,绝非那么简单。
  ......
  而那边李铭见未能拦住大家报名,便立刻回去向苏煦汇报。
  “谈贤弟,你这么看?”
  苏煦闻言向谈修问道。
  “可以带书,带小抄进去考,这可真是闻所未闻。”谈修眉头紧锁,道:“看来此番考试非我们想象中的那般简单,其中定有玄机,上回诉讼师考试,可就令不少人吞下苦果。”
  李铭听罢,脸都红了,他上回就没有及格。
  苏煦点点头,若有所思道:“难道此番考试是他的杀手锏,可是光凭一场考试,又能说明什么,这不足以否定我们的观点。”
  李铭立刻道:“师公,那郭淡根本就不与我们辩论。”
  苏煦笑道:“他不可能对此不闻不问的,就算他不在意,那些想去士学院读书的学生也不会在意吗?若他的言论无立足之地,那士学院也将毫无意义。”
  李铭道:“可是他说让圣上和朝廷大臣去公断。”
  苏煦道:“圣上兴许会向着他,但是大臣们定会将他有关儒家的言论,驳斥得体无完肤,圣上也难以为其做主。”
  谈修点点头,道:“若是他的士学院想要成功,他的理论必须要得到广泛的认同。”
  李铭道:“可还是有不少人报名。”
  苏煦笑道:“那只是因为他快,要是再等几日,就绝不会有这么多人。不过我们也不需要太担忧,且看看他这场考试到底有何玄机。”
  他说得很对,郭淡急于报名考试,其实就是要趁热打铁,毕竟昨日的灭蛋大会非常成功,很多人暂时都接受他的观点,至少不完全持有否定意见。
  然而,目前的信息传播不是那么快,完全凭嘴,口口相传,故此他们要掀起舆论攻势,再快也需要几日。
  郭淡打得就是这个时间差。
  因为等到舆论起来了,肯定会有很多人改变主意,当初就是因为他们控制着舆论,导致商人的子弟都选择退学,去读书还得受到歧视,花钱买罪受,这谁受得了。
  但就目前来说,是非常成功的,头天得报名人数就破百。
  这个成绩非常不错,因为是有举人限制的,不是人人都可以报名。
  三日之后,报名人数一共两百三十二名。
  但是在这三日间,针对郭淡的言论,也是甚嚣尘上。
  谁说儒家没有治国、平天下之策?
  他们搬出历史上的各种贤臣,详解他们的治国之道,用史实将郭淡的那番言论给逐条反驳,确实是有理有据,批得是体无完肤。
  郭淡就是在妖言惑众,蛊惑人心,其目的是利用学院来挣钱。
  本质上还是一个商人。
  决不能让我们神圣的学院沦为郭淡的敛财工具。
  然而,在这期间,郭淡是闭门不出,对此是毫无反应。
  他的沉默以对,导致有不少人又偏向那边,而且是立竿见影,报名的人数有两百三十二人,但是在考试当日,却只有一百五十二人前去赴考。
  等于有八十人选择没有去。
  如果郭淡给他们半个月备考,那估计就没有人去了。
  然而,苏煦也没有麻痹大意,他一直都在关注着这场考试。
  今日答案便会揭晓。
  考试地点设在开封府的考场。
  手续比考诉讼师还要简单,都允许你们带书带小抄进去,还查个屁,而且这又不是科举,郭淡也不相信他们还会找人去代考,出示举人证明,与报名信息对一下就可以了。
  辰时三刻,考场大门就关上了。
  一百五十二人坐在里面对一张白纸发呆。
  他们现在连考什么都不知道。
  不过有不少人都带了书本、小抄进来。
  过得一会儿,只见郭淡走了进来,他一脸微笑的问道:“这人都来齐了吗?”
  “都已经来齐了。”专门管事的回答道。
  “那就行。”
  郭淡轻咳一声,朝着众考生道:“今日的考试题目,就是论张居正变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