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三章 重在参与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虽然金玉楼、醉霄楼都已经入驻开封府,但是他们将会围绕着一诺学府展开布局,是不会开在市集里面的,一诺学府都还没有完工,更别说他们的酒楼,所以目前开封府最大的酒楼,还是赵清合名下的高升楼。
  自当初与郭淡达成互相理解的协议之后,这高升楼可真是赚得盆满钵满呀!
  生意比以前好了十倍之多。
  虽然说这总人口没有增加多少,但是消费人群增加了不少。
  而这几日那更是人满为患。
  这日清晨,高升楼的掌柜顾节升也是早早开门,静待客人前来。
  没过一会儿,就见两个年轻才子来到这里。
  “掌柜的,快给我来一份一诺学报。”其中一个才子,进门便是嚷嚷道。
  顾节升错愕道:“这位公子,什么一诺学报?”
  “你不知道一诺学报?”
  另一个才子道:“你斜对面得茶肆都有一诺学报,你这里没有吗?”
  顾节升茫然地摇摇头。
  “这真是奇了。”
  “柳兄,我们还是另找地方吧。”
  “好吧,还说这是开封第一楼,竟然连一诺学报都没有。”
  两个才子抱怨着又离开了高升楼。
  “公子!公---!”
  顾节升喊得两句,人家根本就不搭理,他一脸困惑地嘀咕道:“什么一诺学报?”
  “掌柜,要不小的去看看。”
  一个机灵的酒保问道。
  顾节升当即咆哮道:“你还不快去。”
  大约过了一盏茶功夫,那赵清合来到了高升楼,他最近也是经常来这里,因为这几日很多大名士都聚集于此,他为了彰显自己的东主地位,故而经常来此招待一些贵宾。
  他刚刚跨入酒楼,看着空空如也的酒楼,只觉自己走错地方,他直接将脚缩回来,抬头看了眼招牌,才确定自己没有走错地方。
  “老爷来了。”
  顾节升慌慌张张地迎了出来。
  赵清合愣道:“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连一个客人都没有,是不是你们偷懒,刚刚才开门的?”
  顾节升哭丧着脸道:“老爷明鉴,我一早就开门了,这...这都是让这一诺学报给害得。”
  说着,他将一张报纸递给赵清合。
  赵清合接过一看,当即面色苍白,哪里还顾得上生意,急匆匆地离开了。
  他们制造舆论,再快再快也需要一两天的功夫,才能需要不断的发酵,蔓延至全城,而郭淡利用报刊,将整个过程直接压缩到瞬间。
  而且大家接受这个讯息都是差不多时间。
  也就是说,他们的舆论攻势,是一条线去连接各个点,而郭淡的宣传就是一整片,要知道他可是控制着大量的渠道。
  非他控制的渠道,他就不会放。
  如赵清合得高升楼,他就没有放,他要给大家一个惊喜。
  这一诺学报一登场,立刻受到大家的吹捧。
  且不说内容,这直接刷新大家对于报刊的印象,相比起来,那官报用来擦屁股都嫌它脏。
  一诺学报制作的非常精美,因为五条枪的积累,导致精美的成本并不高,从纸张到墨汁,再到印刷版全都是现成的。
  这也是厚积薄发的一部分。
  上面就一篇文章,但是有几幅图案。
  名为:成长之路。
  整片文章下来,主要是以阳明心学为主,而且其中就是描述王阳明的成长轨迹。
  这还不是徐姑姑要写王阳明,是郭淡要求的,主要是因为如今阳明心学如今非常火爆,当然得蹭蹭热度,而且王阳明离现在没有太远,他的事迹,大家都耳熟能详,不会给大家一个非常陌生得距离感。
  内容就是讲述王阳明年幼的时候,先是靠老师教导,学习四书五经,学习儒家思想,成年之后,因为他经历很多很多的事,最终龙场悟道,悟出阳明心学。
  论述得一个观点,就是但凡儒家思想集大成者,不但要天赋异禀,还要懂得运用各方面智慧,来处理各种事,唯有有着丰富经历,有各方面得智慧,才能够完成自我升华。
  如王阳明,他虽是文人出身,但他也懂得带兵打仗,他也有很多爱好。
  以此来论证,四书五经只是基础,但还要学习更多的知识,不能就此止步,比如说,算术、绘画、法律、军事,等等。
  顺便就帮医学院、法学院,美术学院,做做宣传。
  这些智慧都是肥料,能够让内心的那种儒家的种子茁壮成长。
  那么总结起来,就是“知行合一”。
  当然,如这种话,不会有确定的答案,就看你需要什么,那就怎么去解释。
  徐姑姑在这片文章给出的解释,就是先知后行,行辅知,不行者无知也。
  先学习,然后学以致用,在用的过程中,这些经历能够让你的内心变得更加充实和丰富,但若你只学习,而不行动,就等同于无知之人。
  王阳明如果没有经历过那些事,他也不可能龙场悟道。
  但是怎么去行?
  这里就稍稍引入郭淡的论述。
  大家研读这篇文章时,完全忘记了那些负面舆论,都沉浸在这篇文章中。
  因为里面完全是在吹捧儒家的核心思想,吹捧阳明心学,不像似郭淡的反击。
  大家都读得非常开心。
  不管好与坏,只要自己认同的东西,得到别人的吹捧,总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
  商人最擅长就是利用客户得各种心理。
  ......
  “这一诺学报是何时出来的。”
  苏煦拿着报刊的手,都有些微微颤抖。
  李铭道:“今早刚出来的,几乎所有酒楼和茶肆都放了这一诺学报。”
  正当这时,敲门声突然想起,“恩师,你在吗?”
  是黄大效的声音。
  “进来吧。”
  话音刚落,只见黄大效走了进来。
  苏煦问道:“大效,你来的正好,郭淡有印刷报刊得权力吗?”
  明朝是严格限制私报的,市面上只能发官报,那马报只是宣传马赛,就好像街边的宣传单,那倒无所谓。
  黄大效当即一愣:“学生...学生也不清楚。”
  苏煦又问道:“承包契约中,没有提到这事吗?”
  黄大效直摇头。
  那契约就是他亲自参与定下得,他当然是了如指掌。
  苏煦叹道:“如果没有提的话,那郭淡自有代替官府发放报刊的权力。”
  黄大效突然想起什么似得,忙道:“恩师,学生也正是为此事而来,关于这一篇文章,学生方才已经看过,整篇文章下来,内容还是在推崇儒家思想和阳明心学,只是从侧面论述了郭淡的观点,这对我们造成不了什么伤害,郭淡为何要发这篇文章?他是打算先礼后兵吗?”
  “关键根本不在于这篇文章,而是这结尾处的投稿专栏。”
  “投稿专栏?”
  黄大效错愕道。
  苏煦叹了口气,将报纸递给黄大效。
  黄大效接过来一看,只见文章得结尾处,有着一条专栏,上面告诉大家,对于这篇文章若有什么心得、建议,可以前往府衙门前的信箱投稿,若被选中,不但会刊登在一诺学报上,而且还给予五两到十两不等的奖金。
  李铭好奇道:“师公,这里面有什么玄机?”
  苏煦道:“这你还不明白吗?如果天下学子都在一诺学报上面投稿,那他们还会反对一诺学府吗?”
  黄大效闻言,不禁大惊失色,怒骂道:“这小子还真是奸诈。恩师,这我们得想办法阻止他呀!”
  苏煦摇摇头道:“这是无法阻止的,以往发表文章的,都是一些名望颇高的大学士,但是郭淡这么做,无异于打破了这条不成文的规定,让年轻学子也有机会会发表自己的文章,试问谁不想出名。如果报刊掌握在郭淡手里,那我们已经没有太多的胜算,看来这小子是早有准备啊!”
  话说至此,他突然皱了皱眉头,又伸手从黄大效手中拿过报刊来,若有所思的看了起来。
  ......
  只见今日府衙门前多出两个个红色大木箱子,边上有一个小厮守着。
  “小哥,这就是一诺学报上面写得信箱么?”
  只见有着不少年轻的读书人围聚过来。
  那小厮点点头道:“是的,是的,各位若对一诺学报上的文章有任何建议、意见,或者自己的看法,都写在纸上然后来此投稿。哦,记得写明自己的名字,万一被选中,不但会将各位的文章刊登在学报上面,而且还有奖金拿,我们东主还说了,若是写得特别好的,还能够去一诺学报专门写文章。”
  “是吗?那...那可有要求?”
  “没有要求,人人都可以参与,别说各位大才子,就连老幼妇孺亦可来投稿。”
  ......
  那些读书人闻言,不禁是喜出望外,如果自己的文章被选中,就能够刊登在这么精美的报刊上,供天下人阅览。
  想想都很美啊!
  还等什么,快去写啊!
  而在府衙边上的小巷停着一辆马车,只见一名绝色少妇微微拨开门帘,望着匆匆而过的读书人,喃喃自语道:“我还当他真的就那么好心,还帮着对方吹捧儒家思想,原来那篇文章只不过是诱饵,其中内容是什么,都只是其次,关键在于他可借报刊,让每个人参与进来,那么人人就都是一诺人,一诺学府的危机,自然也就化解了,真是不知道他是如何想出这种招数的,此人可真是一个鬼才啊。”
  她事先并不知道,后面有这么一条专栏,今天报纸出来,她看到的。
  但她还是谦虚了。
  内容还是很重要滴,必须得吸引人看,要是没有人看,那郭淡再有手段,也没有地方使。
  但关键还是在于“互动”。
  因为郭淡得把握这个度,他不能把对方打死,不但不能打死,还得让它们欣欣向荣,但同时又不能让对方把自己干死。
  这其实是最难的。
  故此他不能用文章去攻击对方,这不是断自己的财路吗?
  商人当然还是以利益为主,今天为了钱可以互骂对方祖宗十八代,但是明天为了就有可能就坐在一起把酒言欢,你要能天天给我一千万,那我都能请你坐在我家沙发上骂我。
  别说我贱,那你是蠢。
  郭淡背着百万税入,他怎么会把这些财神爷给赶走。
  他是疯狂的在吹捧儒家思想,一个人想要达到巅峰,还得靠儒家思想,只不过想要达到巅峰,至少需要一双登山鞋,哥就是那个鞋匠。
  但同时他用商业手段,来化解自己的危机,就是互动,人人都可以参与进来,人人都能发表自己的意见。
  这太吸引人了。
  要说公开演讲,年轻学子那只有听得份,但在一诺学报上面,人人平等,大家可以各抒己见。
  那么问题来了,你想一诺学报刊登你的意见,那你总不能骂一诺学府,再怎么也得给予一些支持,不支持的话,郭淡也不会登。
  骂声自然就会变成赞声。
  退一步说,你们都在我一诺学报上面投稿,那你们就是一诺学府的人,你还好意思骂一诺学府吗?
  关键哥还在拥护儒家思想。
  你也没有道理骂我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