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五章 八仙过海全部淹死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郭淡的态度,让徐姑姑越发觉得,这压根就不是一场斗争,而是一方在玩弄另一方。
  非常的纯粹。
  但怎么会变成这样?
  她事先觉得就算郭淡能够取胜,但也是说他能保住一诺学府,守住就是胜利,但过程并不是这样。
  节奏一直在郭淡的控制之中,牵着对方的鼻子走。
  这是因为她也一直以来也都受困于此,如那苏煦都不屑于与她站在一个屋檐下,甚至连面都不见。
  你说她心里好不好受,当然不好受,但这就是现实,她一个女人没有嫁夫从夫,没有听从父母之命,而且还离家出走,那就必须要接受这一切。
  她对此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她当然也想不出郭淡能有什么办法。
  其实要说起来,郭淡比她还要卑微一些。
  可没有想到,到今时今日,郭淡却在一心一意在为对方考虑。
  ......
  第二日,各大学府就赶紧派人来印刷作坊谈合作事宜,他们现在也没有办法,因为嘴巴是打不过报纸的,他们也阻止不了一诺学报的发行,只能自己也发行报刊。
  而且必须得快,因为一诺学报发布以来,立刻得到年轻学子的喜欢,这些人可都是学院的客户啊!
  然而,开封府的整个印刷行业,都在郭淡的控制之中,他们也只能找五条枪帮忙。
  印刷作坊不但是来者不拒,而且价格给得还非常公道,没有说借机涨价。
  合作契约中,也只是说明,不能印刷违法文章或者说敏感的文章,牵扯到官员、政治方面。
  其余的都可以。
  骂郭淡算不算违法?
  当然不算。
  山东学府的崔有礼还真就写了一篇文章是专门骂郭淡的。
  但也都是一些老生常谈。
  反正就是什么奸商,小人,妖言惑众,蛊惑人心,唯利是图,商人祸国,破坏制度,破坏传统,等等。
  倒不是说崔有礼要泄愤,他也没有这么幼稚,而是他们都想看看,这印刷作坊是不是真如张真说得一样,这只是买卖,只要你们给钱,我们就印。
  不过张真看到这篇文章时,还真有些不敢印,这骂得真是太难听了,就拿去找郭淡,这能不能印?
  但是却被郭淡痛骂一顿,只要钱到位,当然要印,难道你想违约么?
  一诺牙行可是以信立足得。
  张真好心好意,反而被郭淡一番痛骂,心想,以后哪怕是骂你爹,我都不问了。
  在一诺学报第一期发布的第五天。
  南京学报、老丘学报、山东学报、山西学报,等八家学报同时闪亮登场。
  他们暂时也是学着郭淡,跟一些茶肆、酒楼达成合作关系,都不采取零售的方式,而是由这些酒楼、茶肆购买,免费供大家阅读,不过商人,哪有免费的午餐,这钱当然就平摊茶水上面。
  这主要是因为如今的印刷水平虽然提高不少,但成本还是一个问题,零售的话还是比较难的,因为这报纸不跟画册一样,画册还是能够保存得,尤其是卫辉府五条枪出版得画册,每当夜深人静时,那还能拿出来锻炼身体,陶冶情操。
  是一物两用。
  书籍更加宝贵,都可传给下一代。
  暗示报纸看完就扔。
  没有太多保留得价值,除非是特别有学问的文章。
  卖多少钱合适?
  这价钱真不好定,定高了,人家不会买,定低了,自己又亏本。
  卖给酒楼贵一点也就无所谓。
  由此可见,郭淡也真是做到仁至义尽,连销售模式都已经为他们铺垫好,好保证你们不亏钱。
  你们就只管写文章就行。
  赵清合、崔有礼他们也在今日来到高升楼视察。
  “怎么样?”
  赵清合向顾节升问道。
  顾节升是激动不已道:“老爷,可是不得了,您瞅瞅那些客人,可都在看咱们的学报,连酒菜都顾不上吃。”
  “是吗?”
  赵清合、崔有礼环目四顾,果不其然,人人都拿着一张报刊,看得是津津有味啊!
  崔有礼抚须笑道:“这是老夫意料中的事,几天前,大家是没有选择,只能看那一诺学报,就那篇文章,可真是肤浅至极,听说还是出自一个女人之手,哼,照此下去,只怕会被后人耻笑当代无人啊。”
  赵清合笑道:“不过这郭淡也真是一个十足的商人,只要有钱挣,骂他他也印。”
  梁闍道:“他那是贱。”
  崔有礼摆摆手道:“话也不能这么说,谈不上贱,商人皆是如此,唯利是图。”
  这一群老头开始洋洋得意,叫人拿来各自学府出版的报刊,相互吹捧起来。
  要没有郭淡,他们可没有这么团结。
  他们学报得内容,其中就一篇是专门骂郭淡的,其它的文章,都还是论述理教、阳明心学,都是一些学术文章,不过多多少少是有些论据是在反驳那篇“成长之路”中的一些观点。
  但总得来说,还是以学术为重。
  关键郭淡推崇的是阳明心学,是儒家思想,他们也不好反驳。
  但就文笔,就思想的论述,可是比徐姑姑那篇要好得多。
  徐姑姑虽然聪明,但毕竟也是一个业余选手,而崔有礼他们可都是国家队级别的。
  这没得打。
  忽听得二楼一人道:“怎么没有一诺学报?”
  此话一出,楼内顿时是寂静无声。
  又有一人问道:“一诺学报出第二期呢?”
  “对呀!我方才在那边茶肆看到有人在看,只不过那边都已经挤满人了,故此才过来这边看看。”
  “掌柜得,你这没有一诺学报吗?”
  顾节升走上前去,道:“我们高升楼可是开封府第一酒楼,不会放些那些不入流得学报。”
  话音未落,又见一个年轻人跑了进来,气喘吁吁道:“公谋,你的文稿刊登在一诺学报上了。”
  又见一个年轻人起身道:“真的吗?”
  “我骗你作甚,如今许多人都在看你的文章。”
  “走走走,你带我去看看。”
  “不先去领钱么?报纸上面可都写了,你那片文章可以值七两。”
  “那有值十两的吗?”
  “有一篇拿到十两了。”
  ......
  一瞬间,是人去楼空。
  这回是真的顾不上酒菜,许多桌上的酒菜可都没有动过啊。
  方才还在互吹的赵清合、崔有礼等人登时都傻眼了!
  脸上的尴尬都能够论吨数出售。
  这是什么情况?
  就在同一天,第二期一诺学报再度发布,瞬间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也就是在一瞬间,便把八大学报虐得体无完肤,而且是虐完再虐的那种。
  虽然双方都没有零售,但是有一点可以很好看出哪边更受欢迎。
  如赵清合他们名下的酒楼,就不放一诺学报,而周王府那边的酒楼、茶肆就不放八大学府的学报。
  具体哪边卖得好,就看着这些酒楼、茶肆的生意如何。
  结果就是一诺学府完爆八大学府。
  也不知是不是败得太快,崔有礼他们都回不过神来,赶紧弄来一份一诺学报。
  上面就一篇文章,篇幅非常短。
  题目就是“德不配位,必有灾殃。”
  孔圣人说得,他们也经常挂在嘴边,真没有什么新意。
  内容就更没心意,比他们还吹得还狠。
  除此之外,都是针对上期文章的一些评论。
  最后面又有一条专栏,只不过名字稍微改了改,叫做“跟读专栏”
  什么意思?
  就是投稿专门评论上面写着得评论。
  就这?
  看完之后,崔有礼也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
  赵清合道:“会不会这专栏的原因?我们的报刊上唯独没有这专栏。”
  崔有礼哼道:“就上面这些评论真是肤浅、幼稚,有甚么好看的,也学不到什么知识。”
  “那是为什么?”梁闍好奇道。
  崔有礼道:“看来郭淡定是用了什么买卖上的手段。”
  赵清合立刻向顾节升吩咐道:“你赶紧派人去调查一下。”
  “是。”
  ......
  在郊外的一间茶棚外的大树下,李时珍和徐渭一人拿着一张报刊,仔细研读着。
  “奇怪!”
  李时珍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报刊,又偏头看了看徐渭手中报刊,惊奇道:“这真是奇了,明明我手中这篇文章更加精彩,可是。”他抬头望向棚内,道:“为什么那些年轻人,却更喜欢看你手中的报刊?”
  “你不仅是一个庸医,你还是个庸人。”徐渭又忍不住鄙视了李时珍一眼。
  李时珍呵呵道:“庸人就庸人吧。你这聪明人倒是跟我说说这其中玄机。”
  徐渭叹了口气,道:“就你那篇文章,虽然字字珠玉,言简意赅,但是基本上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李时珍道:“这不好吗?”
  “这得看你怎么去看,如这种文章,应该是拿来学习的,但要说学习的话,可这些又都是老生常谈,缺乏新意,但凡举人、秀才都懂此理。而这上面的文章就不同,漏洞百出,文笔也尚不够成熟,面对这些文章,人人皆可为师,皆可指点一二,这不足之处,恰恰是其成功之道。”
  徐渭说着哈哈一笑,将报纸一扔,“这跟读专栏一出,是胜负已分啊。”
  起身拍拍屁股,便带着老黄狗径自离去。
  李时珍是个厚道人,他还捡起报纸还给茶肆,这才追了过去。
  ......
  府衙!
  “原来如此。”
  当徐姑姑看到对方的报刊内容时,当即就明白过来,又看向郭淡道:“你一早就料到他们肯定不会弄这投稿专栏?”
  郭淡笑道:“就他们那种自负得性格,又怎么可能会让自己的学生来对自己的文章品头论足。”
  “是呀!如此简单的道理,我之前为何没有想到。”
  徐姑姑螓首轻摇,但很快她也明白过来,她没有想到,那是因为她潜意识也认为是这样的,而郭淡不同,郭淡作为一个商人,他揣测的就是人性的需求。
  文章只是其次,关键在于面子。
  面子可是那些大名士最看重的,对于郭淡而言,他的面子花钱就能买得到。
  徐姑姑感慨道:“你这一招可真是太狠了,他们只怕是难以取胜,若他们不这么做,他们的学报永远比不上一诺学报,可若他们这么做的话.....?”
  郭淡奸笑道:“那就破坏了他们一直捍卫得‘尊师重道’,这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唉...我都提他们感到纠结。哈哈---!”
  当初喊得可不是这么回事,什么学术之争,什么思想之争。
  听听,多么的高大上。
  阵势也大。
  阵容也豪华。
  眼看一场大戏就要上演。
  结果弄了半天,玩得是人性的丑恶。
  是学术下的地位、利益和权力。
  在这方面,郭淡没有一点可以输的,他非常无所谓。
  徐姑姑瞧郭淡一脸得意洋洋,好气又好笑道:“但你也不是毫无破绽。”
  “嘘!”
  郭淡赶紧将食指比在唇上。
  PS:月初,求双倍月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