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七章 先眨眼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其实古人说得也不是毫无道理,多半商人确实不太在意那些是非对错,商人只逐利,有些正直的商人,他也只是在大是大非,有着自我原则和底线,但小节上也顾不了那么多。
  天天顾着小节的商人也不可能发财。
  就说这报纸,商人只会发一些大家爱看的,至于是非对错,也是根据客户的价值观来写的,甚至可以昧着良心来写,颠倒黑白也都无所谓,只要客户爱看就行。
  郭淡抓得就是这心理,他知道现在许多年轻学子在未成名之前,没有多少供他们发表意见的渠道,他们只能仰视那些高高在上得大学士,虚心聆听,但年轻人毕竟血气方刚,肯定渴望有这么一个的渠道让他们也发表自己的意见和想法。
  郭淡就给他们这个渠道。
  苏煦也悟透这个道理,报刊到底是一门买卖,你不能写只写自己心中所想,自己满意的,你得写人家爱看的。
  你自己写得再好,人家不爱看,那就是狗屁。
  而科举及第无疑是所有学子梦寐以求得。
  .....
  府衙!
  “居士,你说咱们在涉及科举考试方面的内容,可否能够与苏煦他们分庭抗礼吗?”
  郭淡拿着张真刚刚送来的文稿,忐忑不安地向徐姑姑问道。
  徐姑姑毫不犹豫地摇摇头道:“这是不可能得,若比这个,我们必输无疑。”说着,她微微蹙眉,道:“他们不会是想用科举内容来做报刊吧?”
  “嗯。”
  郭淡哽咽道:“他们...他们到底是没有让我失望啊!”
  说着,他便将那篇文稿递给徐姑姑。
  徐姑姑接过来,一看标题,不禁道:“这下可糟糕了。”
  “糟糕?”
  郭淡激动道:“这还糟糕,这可是我梦寐以求的。这就好比说,父亲打孩子,可不是想要将孩子打死,还是希望孩子争气,光宗耀祖,他们要是老不争气,做父亲的得多累啊!”
  你还真会比喻啊!
  徐姑姑笑着摇摇头,饶有兴趣道:“你就不怕他们一举击败你的一诺学报?”
  郭淡摇摇头道:“不怕,不怕,人是离不开饭,但也不能顿顿都没有菜,科举报与我的一诺学报并不冲突,其实一诺学府与他们的学府也是互补关系,而不是竞争关系,我压根就没有打算跟他们争,是他们非得弄死我。”
  徐姑姑稍稍点头。
  张真问道:“东主,那咱们还印不印?”
  “当然印,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不印可是违约啊!”
  “我说得是一诺学报?”
  “一诺学报?”郭淡稍一沉吟,笑道:“迟三天再发吧,让他们先回回血,我可不想他们对此失去信心。”
  张真还能说什么。
  真是仁义无双啊!
  三天之后,科举报闪亮登场。
  而且还是专场。
  因为一诺学报和各大学府的报刊都未发布。
  而这科举报不属于任何一家学府,苏煦的意思,各大学府的老师都可以来写,择优取之,这可以视作一张特殊的联盟契约。
  这科举报一登场,顿时引得所有学子追捧。
  再度刷新开封府的热度。
  这回苏煦没有跟着郭淡的节奏走,尽量娱乐化,科举报是由谈修亲自撰写的,专业性极强,上面分析得是以前那些进士的科考文章,里面有着一些做题的小窍门。
  同时还有分析文章的不足之处。
  郭淡就是愿意花大钱请人来写类似的文章,也都请不到人。
  要知道如徐渭这般聪明人,也没有科举及第。
  郭淡更是连看都看不太懂。
  这一定得是如谈修、苏煦、崔有礼这种文坛大家,才能够写得出来。
  然而,这个年代,读书就是为了科举,而他们争夺得客户,也都是想要科举及第的学子。
  这篇文章令大家受益匪浅。
  满满的干货。
  如今去酒楼、茶肆,都能够看到无数学子这抄写科举报,这些技巧在及第前,可都是要时常复习的。
  如果是郭淡,那绝对拿出来卖,这是非常值钱得。
  同时,苏煦还保留了郭淡想出来的投稿拦。
  不同于一诺学报的是,科举报投得不是对内容的建议或者意见,而是唤作“求知栏”。
  就是说如今学子对于科举有什么不太懂的,可以专门投稿询问,他们会专门挑出一些问题来进行回答。
  这也是非常专业的。
  同时也是许多学子梦寐以求的。
  这八股文里面有很多很多技巧,因为限制的太狠,发挥的余地不大,这就需要技巧,而这就真的需要名师的点拨。
  而如今名师可都在这里。
  这种机会真是可遇而不可求。
  当天信箱就满了。
  真是火爆的一塌糊涂!
  高升楼是人声鼎沸,反观周王府那边的酒楼、茶肆就没有什么人。
  这真是大逆转啊!
  这些大名士们顿时有一种翻身做主人感觉。
  真TM不容易啊!
  “糊涂!糊涂呀!”
  崔有礼双手一拍大腿,懊恼道:“其实我们早就该这么做,这本也是我们来此的目的,也不知之前是中了什么邪,整天就顾着郭淡去了,可真是糊涂呀!”
  沈伯文点点头道:“谁说不是,要是咱们早这么做,任凭他郭淡说得天花乱坠,也是徒劳无功,谁读书不是梦想着科举及第啊。”
  梁闍叹道:“只可惜咱们的报刊必须要放在郭淡的作坊印刷,我看郭淡定是事先就知道我们的文稿,故而没有在同一天发布一诺学报,这又少了一点趣味啊!”
  不少人连连点头。
  觉得郭淡非常无耻,你占优势的时候,咱们发你就发,你不占优势得时候,你就不发,多给咱们一点快感会死么?
  他们哪里知道郭淡的用苦良心啊!
  正当这时,高升楼的掌柜顾节升突然来了。
  “什么事?”
  赵清合问道。
  顾节升答道:“老爷,周王府那边派人来,说他们的酒楼也想购买咱们的科举报。”
  “是吗?”
  赵清合惊讶道。
  顾节升点点头。
  崔有礼抚须大笑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也!”
  不少人都得意地笑了起来。
  那种常年积累得优越感终于回来了。
  这才是他们该有的待遇,一直以来,也都是如此。
  不少商人都如条狗样的求他们题字。
  而之前一诺学报走俏的时候,高升楼真是宁死不屈,坚决不进购一诺学报。
  但是周王府那边完全不一样,看你卖得好,马上就上门来了。
  这当然是郭淡授意的。
  商人才不会跟金钱斗气。
  顾节升道:“老爷,不知咱们是否答应他们?”说着,他还偷偷递了个眼色过去。
  赵清合立刻会意,左右看了看,故作犹豫。
  他当然想据为己有,那样的话,他的酒楼就有优势。
  崔有礼却是大气道:“既然他们来求,那当然卖给他们。哈哈!”
  当初我若要进购一诺学报,只怕你又骂与郭淡狼狈为奸,如今就不顾我的酒楼。赵清合心中很是不爽,突然左右看了看道:“苏大学士怎么不在?”
  沈伯文道:“苏兄他刚刚病愈,想出门走走。”
  赵清合心念一动,道:“这事要不要等苏大学士来了再说?”
  沈伯文点头道:“不错,还是等苏兄来了再说吧。”
  崔有礼眼中闪过一抹不快,但也就是一闪而过,不露声色道:“也好,也好。”
  赵清合可都看在眼里的,不禁暗自得意。
  气氛立刻就变得稍稍有些怪异。
  崔有礼他们可不愿意让苏煦来领导他们。
  他们也不觉得苏煦可以凭借一张科举报,就能够成为这里的教父。
  而赵清合作为东道主,自然不愿意他们喧宾夺主,可是开封府的实力又不如江南等地区,他希望他们之间能够相互斗起来,自己坐收渔翁之利。
  但是他们没有想到是,苏煦此时正坐在府衙的大堂与郭淡单独会谈。
  “老朽今儿前来,是来向阁下道歉得。”
  苏煦眯着眼,老态龙钟地向郭淡拱手言道。
  他的突然到来就令郭淡有些诧异,这话就更令郭淡有些摸不着头脑,错愕道:“苏大学士,您这话从何说起啊!”
  苏煦叹道:“当初老朽曾建议阁下不要建办学院,可不曾想阁下原来是深藏不露,不管是阁下的理论,还是阁下的手段,可都令老朽叹为观止,心悦诚服,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这老狐狸想干什么?郭淡忙道:“岂敢,岂敢,晚辈那不过是班门弄斧,让大学士见笑了。”
  “老朽可再也不信你这话,老朽之前就是老目昏花,看走了眼,这才自食其果。”
  苏煦连连摆手,道:“但愿此事醒悟也不算晚。今儿除了来向你道歉之外,还有就是来向你告辞的。”
  “告...告辞?”
  郭淡惊愕道。
  苏煦点点头道:“是呀!经过这些事,老朽也知道这一山还有一山高,与其留在这里丢人现眼,就还不如早点回家去,保个晚节。”
  郭淡狐疑道:“晚辈听说你们的科举报卖得非常好。”
  苏煦苦笑道:“老朽知道,那不过是回光返照,而且阁下也有意相让,光凭科举报,终究还是难以取胜的,毕竟这是一桩买卖,这买卖上的事,我们加在一起,可也不是阁下的对手。”
  郭淡沉吟少许,道:“你们的学府不是刚刚建好吗?可是花了不少钱啊!”
  “你这么一说,老朽倒是想起一件事来。”
  苏煦突然向身后的老仆招招手。
  老仆立刻从一个布包里面拿出一些契约来,给郭淡递去。
  郭淡拿过来一看,竟是南京学府的地契,又困惑地看着苏煦。
  苏煦道:“老朽想委托你们牙行,将这学府转让给别人,赔点钱也就赔了。关于我们得要求,也都已经拟写好了,就此拜托阁下了。”
  郭淡仔细看了看,道:“苏大学士不是在开玩笑吧?”
  苏煦苦笑道:“都这时候了,老朽可是笑不出来啊!”
  郭淡沉眉思索一会儿,微微笑道:“有买卖上门,我当然不会拒绝,但是我也不确保一定卖得出去,我只能尽量而为。”
  苏煦笑道:“只要你答应便可,老朽相信这天下间,就没有你卖不出的东西。”
  “既然大学士如此抬爱,那晚辈一定尽力帮大学士卖出去。”
  郭淡立刻叫来一人,当场拟就写好一份雇佣契约,这个倒是不难写,毕竟苏煦连条件都提好了,郭淡这边唯一的问题,就是佣金,这也非常好商量。然后又拿给苏煦看。
  “大学士若无意见的话,就在上面签字和摁手印。”郭淡笑道。
  苏煦拿着非常仔细看了看,点头道:“没问题。”
  又执笔在上面签上自己的名字,正当他打算摁上手印时。
  只见一掌挡在上面。
  苏煦不禁抬头看去。
  只见郭淡脸上堆满了尴尬的笑容,“不知大学士有何条件?”
  苏煦凝视着郭淡好一会儿,他突然神色一变,冷笑道:“你这小子,可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设下这么一个陷阱,妄图将天下文人都玩弄于鼓掌之间。”
  PS:求双倍月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