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九章 说句心里话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他想与我合作?”
  郭淡微微皱眉,疑惑道:“何以见得?”
  徐姑姑坐了下来,道:“起初我也以为他来此,是想逼你放弃一诺学府,但事实证明他绝非此意,如果他是为此而来,那他就不会这么轻易地松口。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郭淡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是呀!若换做是我,既然握有先机,那我定会继续施压,争取一个最好的结果,况且我的理由也不是那么的具有诱惑力。但这也是我疑惑的地方,为什么他要选择跟我合作?”
  徐姑姑笑道:“那你认为他该跟谁合作?”
  郭淡道:“难道不是赵清合、崔有礼他们吗?”
  “那才是他的敌人。”徐姑姑道。
  郭淡沉吟道:“他们之间是具有竞争性,但是相比起我来,难道他们对苏煦的威胁更大吗?”
  徐姑姑道:“正如你之前所言,你们之间是互补的,谁也无法取代谁,但是苏煦跟其他大学士的竞争,那是因地域、学派、思想,等等,那是永远不会停歇的。
  而且,跟你合作,他可以来主导,但是跟他们合作,谁也不会愿意让苏煦来当这头。”
  这文无第一。
  苏煦可不敢在士林中自称天下第一,既然如此,他又凭什么成为教父。
  郭淡点点头,道:“不错,他们才算是同行,这同行相争是在所难免。但是我的话,又涉及到士农工商的阶级问题,这难道不是他们更加反感的吗?”
  徐姑姑轻轻点头道:“故此凭这一点,还不足以让苏煦来寻求与你合作。其最主要的原因,在于你与当今圣上的关系。”
  郭淡眉头一皱:“我跟陛下的关系?”
  徐姑姑轻轻嗯了一声:“你道苏煦急急忙忙赶来这里开私学院,图得是什么?”
  郭淡稍一沉吟:“你之前与我说过,其人野心不小,那他肯定是渴望朝中大臣皆出其门下,如此他便可名垂青史。”
  徐姑姑幽幽叹道:“可如今朝廷的科举制度是日渐败坏,光有学问还不行,还得依托关系,这一点上,他不占任何优势,毕竟再好得关系,也抵不过申时行、王锡爵他们这些阁臣,但如果能搭上陛下的关系,那么对于他而言,无疑是非常有利的。
  故而,方才他一再逼迫你放弃一诺学府,其原因就在于,他想知道,一诺学府对陛下而言,到底意味着什么,又有多么的重要。而你坚定答复,也促使他决定与你合作。”
  郭淡回忆方才与苏煦的交谈,不禁道:“如果我答应关闭一诺学府,那对他而言,也是百利而无一害,但如果我拒绝,对他就更为有利,这还真是只老狐狸啊!”
  徐姑姑又道:“还有一点,或许你并不知道。”
  “什么?”郭淡问道。
  徐姑姑道:“就是苏煦一直以来都主张实学,主张知辅行主,反对心学的知行合一,他认为心学不过是谈空说玄的学问,若大行其道,只会误国误民。”
  郭淡好奇道:“这就是他非常讨厌居士的原因?”
  徐姑姑螓首轻摇,“他针对的是整个阳明心学,曾与百泉居士他们有过几番辩论,他才不屑于跟我一个女人争辩,那只是因为......。”
  说到这里,她眼中闪过一抹哀伤。
  郭淡讪讪道:“抱歉,我.......。”
  当初苏煦就说过这事,他认为徐姑姑就是一个不守妇德,不孝之人,跟她在一个屋檐下,都觉得耻辱。
  “无妨。”
  徐姑姑微笑地摇摇头,又道:“你不觉得他的主张跟你的主张其实非常像似吗?”
  郭淡双眉一轩:“你这么一说,倒还真有一点像似。”
  徐姑姑道:“而每个人主张背后一定是有原因的,你以为他开学院的钱是哪来的?那可都是江南的富商给予他的,可那些富商为什么要给他钱,那是因为他一直以来都不反对重商主义,不但如此,他还坚决反对朝廷征收商税,主张农商并重,否则的话,他当初来到这里,也就不会先与你会面,如崔有礼等人就不屑于与你交谈。他渴望向朝中输送人才,其目的就是宣扬他的主张,这也是文人的至高追求。”
  这苏煦与郭淡一直以来,可都没有正面冲突。
  不像梁闍、崔有礼他们,就是打心里看不起商人。
  当然,这个重商主义和资本思想,那还是两回事,可不能混为一谈。
  只是因为江南商业发达,商人也形成一股小势力,其实许多大臣、大学士可都是出身商人家庭,他们当然也不会太抵触商业,他们觉得农商皆为本。
  而且他们也是以儒家思想来解释得,认为商人也是百姓,不是奴隶,理应也受到仁爱,不能说朝廷一没钱,就专门去掠夺小商人的钱。
  而资本思想,就是以资本为主导。
  “原来如此。”
  郭淡点点头,又问道:“那居士认为我该不该与他合作?”
  徐姑姑微笑道:“想必你心中已有打算。”
  郭淡愣了下,旋即笑道:“我诚心诚意邀居士来牙行,是因为我需要居士的帮助,或者说指点,而不是请居士来看我如何装逼的,毕竟我又不是要追求居士。”
  徐姑姑微微瞪他一眼。
  “抱歉,抱歉,居士莫要跟我一般见识。”郭淡赶忙认错。
  徐姑姑定了定心神,道:“就目前的局势,你还有更好的选择吗?”
  “是呀!我好像并没有太多的选择。”郭淡不禁苦笑一声。
  徐姑姑道:“不过我以为,苏煦愿意与你合作,那是因为他有把握取得主导权,如果你无法掌控一切,那你现在做的一切,就可能是在为他人做嫁衣。”
  言下之意,就是说,目前跟他合作,是你最好的选择,但是你也要防范于未然,这一不留神,就可能被苏煦给吞了。
  郭淡好奇道:“居士认为我能扛得住吗?”
  徐姑姑道:“谁知道你藏了多少手段。”
  郭淡哈哈一笑,道:“下回我一定低调一点,免得居士以为我无所不能,其实就目前为止,这只是一桩买卖,我还是在干我最擅长做的事。”
  徐姑姑道:“将来亦可。”
  郭淡不禁眼中一亮:“对呀!教育方面,我肯定不是他的对手,我也不可能天天待在这里跟他耗,但是教育是需要花钱的,我也可以直捣黄龙,控制住他背后的金主,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徐姑姑瞧了眼郭淡,道:“看来你对此很有把握,或许你早就在为此做准备。”
  郭淡一怔,心知已被她看出猫腻来,若再强行隐瞒,只会令她妄自揣测,索性坦诚道:“也不瞒居士,江南乃是我必争之地,毕竟江南控制着大量的原料,我必须渗透进去。”
  徐姑姑道:“可是南京的地位举足轻重,可不是开封能比得,那边也是藏龙卧虎,你想要涉足其中,可非易事啊!”
  “每件事都不容易。”郭淡笑着摇摇头。
  这句话姜应鳞绝对是举双手赞成,他来这里之前,可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这种地步,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向着那边的,他觉得郭淡说得也不无道理,但又觉得自己不应该帮着郭淡说话。
  故此他选择绝对中立得立场,在这期间,他几乎就是一个哑巴,但这也令他更好的执行监督得职责,他将这里一切都如实汇报朝廷。
  当“灭蛋大会”的记录,传到京城,顿时引起轩然大波。
  郭淡一个商人竟然提出自己的理论和主张,还将儒家思想贬低为启蒙思想,暗示儒家思想没有治国、平天下之策。
  这真是要挖他们的根啊!
  弹劾郭淡的奏折如雪片般飞到万历面前,要求立刻召郭淡回京,审问清楚,同时将所有的承包契约作废。
  声势非常浩大。
  他们认为郭淡已经涉及到他们的核心利益,就是当今儒家思想的核心---德。
  他们解读为郭淡妄图以术压德。
  不过万历这回没有怂,当即就召开午朝。
  皇极殿。
  “呵呵.....!”
  万历坐在龙椅上,自顾傻笑着。
  王锡爵瞅着好奇,怎么看着有些精神失常,小心翼翼地问道:“陛下今日好像特别开心,不知是遇到什么喜事,可愿与臣等说说?”
  万历微微一怔,笑道:“朕近日获一知己,真乃生平一大快事啊!”
  王锡爵立刻闭嘴。
  大臣们也都不做声。
  装死的装死,发梦的发梦。
  谁都知道万历说得知己,八成就是郭淡。
  万历一看他们这么不知趣,不禁有些恼火,索性也不做声,咱们就耗着呗,肥宅最不怕的就是耗,老子狠起来,可以耗几十年,你们行吗?
  这气氛很尴尬啊!
  杨铭深知道万历的德行,难得露会面,到点他就会打卡下班,你们爱议不议,于是站出来道:“陛下,那郭淡----!”
  万历立刻道:“爱卿怎知朕说得知己就是郭淡呀。”
  杨铭深当即是一脸懵逼。
  你这借题发挥,可真是毫无技术含量。
  杨铭深也怒了,道:“陛下贵为九五之尊,怎能引以商人为知己,这成何体统?”
  万历指着杨铭深道:“瞧瞧,你们都瞧瞧,这就是德,何谓德,天子纳妃为德,天子结交知己为德,天子穿衣为德,天子坐为德,天子站为德。天子即是德。”
  他摇头晃脑,是大说一通。
  大臣们听得是晕头转向。
  这解释未免太奇葩了一点。
  万历似乎还不过瘾,继续言道:“朕如今可算是明白,为何你们总是要求开午朝,那是因为你们觉得你们的职责就是盯着朕,盯着朕的一切,若是看不到朕,你就无所适从,可朕请你们站在这里,是为了辅助朕治理天下。
  你们在奏章中提到郭淡妖言惑众,蛊惑人心,诬蔑儒家无治国、平天下之策,并且还举证说明,朕是非常认同,儒家绝非无治国、平天下之策,只是,只是无人矣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