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六章 这真是一门学问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恋上你看书网,最快更新承包大明最新章节!
  卧房内。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郭淡躺在前不久抬进来的大浴桶内,完全不顾身后那两个为他擦着身子的小丫鬟,眼中只有面前那一堆散发着诱惑光芒的银锭。
  郭淡可不是在开玩笑得,他真的叫人抬了好几千两过来,虽然不至于利欲熏心那么夸张,但这也是他的一个习惯,就是每当他出现疲惫、困惑、迷茫的时候,他就喜欢拿很多钱出来,放在自己面前,只不过以前是美金,而现在是银子。
  而当他看到这些金钱的时候,他就会感觉到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毕竟手中拽着真金白银。
  非常真实的感觉。
  也不断激发他的贪婪,哥还要赚更多。
  如此简单的目标,也更加容易让他迷茫中走出来。
  哗啦一声响,只见郭淡从水中站起来,跨出大浴桶,随手那一块浴帕裹在腰间,他走到那堆银子前面,两手各取一锭十两的元宝,然后转过身来,递向那两个伺候的丫鬟笑道:“今天姑爷很开心,这是赏给你们的。”
  这......?
  那两个丫鬟皆是目瞪口呆。
  那...那可是十两银子啊!
  “别害羞,拿去吧。”
  郭淡将两锭银子再往前一送。
  那两个丫鬟相觑一眼,从彼此的眼神中,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然后慢慢走上前来,伸出一双哆嗦的小手,从郭淡手中接过银子来,那冰冷得感觉,令她们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
  “谢谢...谢谢姑爷。”
  “多谢姑爷赏赐!”
  醒过来的两个小丫鬟,激动的哭了起来,连连向郭淡道谢。
  “知道姑爷为什么这么喜欢银子吗?”郭淡笑问道。
  两个小丫鬟又是茫然地摇摇头。
  郭淡一本正经道:“很简单,因为它的价值是能够随时的体现出来,且每个人都喜欢,这就是当今世上最完美的商品,每个人都喜欢它。”
  .....
  半个时辰后,郭淡从卧房中走出来,明媚的阳光令他用手遮了遮眼。
  原来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
  “天啊!我竟然睡了这么久,这身体可真是没用。”
  郭淡非常郁闷地摇摇头,以前他的酒量是非常不错的,不至于动不动就断片。
  忽然看到廊道有着一个身着黑裙美貌女子,他走上前去,问道:“昨天是你把我送到屋里来的么?”
  杨飞絮道:“当然不是,是你们寇家管家把你送进来的。”
  原来昨日他上马车之后,随着酒劲上来,这马车一摇晃,吐得是七荤八素,直接就断片了,徐姑姑当然是立刻就抛下郭淡,赶紧回屋去。杨飞絮可也是敬而远之,得亏寇义刚好来到这里,一看这场面,那可真是太熟悉了,以前的郭淡隔三差五就得来这么一回,处理起来自然也是得心应手。
  郭淡又问道:“如果下回我醉倒在路边,身边就只有你,你会怎么做?”
  杨飞絮道:“我会在一旁保护你,直到你醒来为止。”
  “明白。”郭淡点点头,道:“下回我喝酒得时候,你记得用这句话来提醒我别喝多了。”
  杨飞絮道:“可你并未喝多少。”
  “......!”
  郭淡带着一脸尴尬往大厅走去,寇义早已在那等候,见得郭淡来了,立刻行得一礼。
  郭淡点点头,坐了下来,喝一口茶,道:“这道喜不应该叫你来,你应该是去南京的吧。”
  寇义忙道:“是的,是的,之前顾着向姑爷道喜,忘了说这事。”
  原来寇涴纱生养之后,就迫不及待得将寇义赶去南京,如果不是她突然怀孕,寇义早就该去了,她可不愿再因自己而耽搁郭淡的计划。
  郭淡当然没有怪他,这是应该的,笑着点点头,问道:“你准备的怎么样?”
  寇义不太自信道:“我...我想应该是准备好了。”
  郭淡瞧了他一眼,笑道:“南京的钱庄对于我们而言是至关重要,不容有失,所以我让你去,不是因为你是我和夫人最信任的助手,而是因为你不管做任何事,都非常小心谨慎,井井有条,这是辰辰、小东都不具备的,这就是我派你前去得主要原因。”
  寇义听得是心花怒放,因为郭淡以前很少夸他,并且还是这么得正儿八经,顿时觉得自己的价值拉满,同时也变得是信心满满,道:“姑爷请放心,我看一定不会令姑爷和大小姐失望的。”
  “对此我是深信不疑。”
  郭淡点点头,又问道:“你在卫辉府待了几日?”
  寇义忙道:“我待了三日,我主要想看看卫辉府的钱庄又是如何运作的。”
  郭淡笑道:“你还有一个优点,就是非常虚心。”
  “多谢姑爷夸奖。”寇义呵呵一笑,突然想起什么似得,道:“对了!我此番前来,还顺道送来许多课本。”
  “是吗?”
  郭淡点头道:“去拿来给我看看。”
  “是。”
  寇义刚刚出门,就见徐姑姑走了进来。
  “居士早!”
  郭淡招手笑道。
  “早。”
  徐姑姑只是轻轻点头,然后坐在靠大门的椅子上。
  怎么坐这么远?
  郭淡稍稍一愣,旋即反应过来,赶紧闻闻自己,挺香的呀,尴尬道:“昨日让居士看笑话了。”
  徐姑姑淡淡道:“我宁可没有看见。”
  我昨天到底吐了多少?郭淡笑道:“我想这肯定就是居士不想成婚得原因,如果我真是你的丈夫,你能当做没看见吗?”
  徐姑姑反唇讥道:“难道涴纱亲自服侍过你?”
  郭淡一怔,回想了一下,底气不足道:“你怎知没有?”
  徐姑姑道:“你管家昨日说得。”
  “靠!他这也跟你说。”郭淡狠狠骂得一句。
  “他还告诉你涴纱顺利产下一个男婴。”徐姑姑这才转过脸来,笑道:“恭喜你初为人父。”
  “多谢多谢。”
  郭淡笑着点点头,道:“他日你若为人母,我也会向你道喜的,并且还送一份大大礼金给你,毕竟光嘴上的道喜,不足以显示诚意。”
  说着,他又看向杨飞絮道:“飞絮,见者有份,你若有机会为人母,我也会向你道喜的。”
  二女同时冷冷瞪他一眼。
  郭淡一脸贱笑,两条单身狗,也敢讽刺老子,改日我一家三口上你们家秀恩爱,秀天伦之乐,哈哈---!
  这时,寇义拿着一本银白相间的课本走了进来。
  “姑爷!这是刚刚送来的课本。”
  “课本?”
  徐姑姑愣道。
  郭淡看向徐姑姑,笑道:“先拿给居士看看吧。下回记得不管拿什么,都要乘以兔,咳咳咳,乘以二,形单影只是很悲催的。”
  “是。”
  寇义不明所以,先应着再说,又将课本送至徐姑姑面前。
  徐姑姑先是微微瞪他一眼,然后才接过课本来,只见课本的封面有着一副图案,两只手拿着一杆秤正在称一锭银子,非常精美,也非常具有深意,左边还竖写着三个大字,经济学。
  下面有一行小字,郭淡著。
  徐姑姑微微瞟了眼郭淡,然后翻开来,面色微微一惊,旋即便凝神阅览着。
  郭淡借机小声向寇义道:“我说管家,你昨日跟她说了什么?”
  寇义一愣,道:“我就是告诉她,大小姐生了。”
  郭淡问道:“仅此而已吗?”
  寇义点点头。
  “没有说我以前喝醉酒得事?”
  寇义将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得,“我跟她说这些作甚。”
  MD!原来是诈我的,该死的,还真被她唬住了。郭淡郁闷地瞪了眼徐姑姑,可徐姑姑看得极其入迷,压根就没有注意到。
  过得好一会儿,郭淡见徐姑姑看得爱不释手,苦笑道:“居士,先别忙着看,给一点意见。”
  徐姑姑微微一怔,偏头看向郭淡,震惊道:“这...这真的是一门学问?”
  郭淡错愕道:“不然居士以为是什么?”
  “我以为......?”
  徐姑姑没好意思说出来,她以为只是教人算账,却不曾想,这里面的内容是博大精深,不单单是教人算账,而且是具有思想和理论的,如儒家思想一样,是有一个体系得,这直接打破了她对算术的概念。
  这也给她带来了极大的震撼。
  这一刻,她才意识道,在买卖方面,在理财方面,自己跟郭淡不在一个层面上。
  有一种一直坐井观天,突然跳出井外得感觉。
  “这是你写得?”徐姑姑不敢相信道。
  郭淡笑道:“如果你跟我同坐一辆马车,就肯定不会这么问。”
  经济学的课本乃是郭淡亲自写得,这可是他的专业,可不是什么问题,而且他还都没有怎么认真,全都是在路途上写得,因为坐马车无聊,他就写这些。
  徐姑姑又再稍微看了看,这回她不是关注内容,而是关注这课本书写的格式,与当今课本完全就是两回事,由浅入深,图文结合,每一小段都有引人思索的问答。
  而且是一小节一小节的,每一节就是一堂课,划分的非常细致,完全就是为课堂准备的。
  这显然要比四书五经更加适合课堂,因为四书五经根本就不是为课堂准备的。
  过得一会儿,徐姑姑合上课本,道:“也许苏煦看到你这课本,会后悔当日做的决定。”
  “如果这是四书五经,我想是有可能得。”郭淡笑着点点头。
  徐姑姑再也不敢质疑郭淡重新定义教育的说法,她认为这种课本将会未来的趋势,又好奇道:“这上面教得,可都是你的赖以生存的手段,你如此轻易教给大家,就不怕......!”
  “怕什么,怕他们比我更有钱?”
  郭淡呵呵笑道:“这一点我丝毫不担心,我反而希望大家能够更有钱,那样我才有钱赚,毕竟普通百姓太穷了。”
  就在这时,辰辰突然走了进来,道:“姑爷,今儿有好几百人来报名参加士学院的老师就职考试。”
  “几百人?”
  郭淡和徐姑姑皆是面色一惊。
  PS:哇...你们取得都是一些什么名字,寇逼寇门都出来了,正经一点好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