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章 做戏得做全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遗憾呐!
  这人生苦短呀!
  有一些无伤大雅的事情,郭淡还是想尝试一次,只可惜他来晚了一步。
  着实遗憾啊!
  而在这方面兀自保持单纯地寇涴纱却以为郭淡是在埋怨她没有亲自喂奶,而对此她自己本就感到非常内疚,眼波流转,突然道:“对了,夫君,为何陛下突然召你回京。”
  郭淡问道:“你没有听说吗?”
  寇涴纱微微摇头。
  如这种敏感的事,且目前还在商量阶段,除非是有人故意传出来,否则的话,不在体制内的是不可能知道的。
  郭淡立刻将其中缘由大致与寇涴纱说了一遍。
  “原来是因为这事。”
  寇涴纱轻轻点头,这事她是知道的,只不过拖了这么久,她已经都快遗忘了,稍稍幽怨地瞧了眼郭淡,她始终还是觉得这不是他们该干得事,但同时她也知道他们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于是问道:“那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做?”
  郭淡笑道:“当然是先去找柳宗成谈谈,你是知道的,这事我早就跟他商量好了,可为什么偏偏在这时候触发,其实这并非是最好的时机,半年前或者半年后都比现在要好,因为这会影响我们的股份在赛马场挂牌。”
  寇涴纱蹙眉道:“如今柳宗成既然已经站出来,那必然受到监视,你去见他可能会被人发现的。”
  郭淡呵呵笑道:“我就光明正大去找他,自四大官牙倒下之后,我们本是井水不犯河水,如今他正式向我宣战,我当然要上门找找他们的晦气,我们的牙行可不是以前的牙行,任由他欺负。”
  寇涴纱轻轻点头。
  “姑爷,大小姐,小少爷醒了,小少爷醒了。”
  只见那馨儿急匆匆入得厅内。
  郭淡激动地站起身来,“我儿子醒了,走走走,去看看。”
  夫妻二人立刻赶去他们的小院,只见里面有着四个丫鬟,两个奶妈和一个老头。
  这奇异的组合,让本来就不大的院子,显得更加拥挤。
  “让我瞅瞅,让我瞅瞅。”
  郭淡有些激动地走上前去,低目往一个奶妈怀里的小婴儿看去,这小香儿的轮廓还是比较像父亲,但是五官却像极了母亲。小声喊道:“儿子,儿子。”
  如今这小香儿才个把月大,红红地小脸,眼睛都有些睁不太开,也不知是不是听到郭淡的声音,他眯开一条缝,瞄了一眼郭淡,又闭上眼睛,一副爱理不理的表情,着实可爱。
  “嘿!连老子都不认,真是岂有此理。”
  郭淡乐了,伸出手来道:“让我抱抱,让我抱抱。”
  “你抱什么抱?”
  寇守信突然上前来,就是一巴掌拍下郭淡伸出来的双手,“你抱过婴儿吗?没个轻重,万一摔着我宝贝孙子怎么办?而且你刚刚回来,这一身脏兮兮的,离远一点,离远一点。”
  郭淡也觉得自己风尘仆仆,确实不太适合,呵呵道:“不抱,不抱,我就瞅瞅。”
  多么卑微的父亲啊!
  其实别说他,连寇涴纱都不能随便抱,必须要在奶妈的保护下,寇涴纱才能够抱抱寇承香。
  寇守信认为寇涴纱也不是一个带孩子的料。
  才看得一会儿,小香儿突然嘴一瘪,哇得一声,大哭起来,声音刺耳。
  “什么情况?”
  郭淡吓得一怔。
  “都说你没经验,你还不服,我的宝贝孙子要喝奶了。”寇守信挥挥手,道:“出去,出去,别打扰我宝贝孙子喝奶。”
  这没看一会儿,这对小夫妻便被寇守信给撵了出去。
  寇涴纱自知不是那块料,没有底气出声。
  但是郭淡有些不爽,站在院内,愤愤不平地向寇涴纱道:“为什么岳父大人看得,我却看不得?”
  “因为......!”
  寇涴纱刚说了两个字,突然就定住了。
  这个问题......。
  郭淡突然啊了一声:“我明白了。”
  寇涴纱错愕道:“你明白什么?”
  郭淡突然一手揽住寇涴纱那柔弱无骨的腰肢,一本正经道:“毕竟我有得看。”
  说着,他眼神往下瞟了瞟,心想,好像要比以前更加丰满了,待会必须验证验证。
  寇涴纱愣得片刻,红着脸,声若蚊吟道:“你先去洗澡。”
  郭淡只觉出了幻听,急急问道:“夫人,你现在很想么?会不会太早了一点。”
  寇涴纱顿时面红如血,怒瞪郭淡一眼:“我还有点事没有忙完,我先去牙行了。”言罢,她便转身离开了。
  她其实是觉得这些月让郭淡受委屈了,不曾想这厮竟然这么贱,可真是将她气疯了。
  “夫人,夫人,我的意思是,这马上就要吃晚饭了,到时又...我只是不想被打断......我先去洗个澡,养精蓄力,待吃过晚饭后再行动。好不好?”
  晚饭过后......!
  这可不是小别胜新婚那么简单,这可是有足足一年。
  郭淡也是准备充分,他晚饭前,就去泡了个澡,汐儿和馨儿在旁帮他松弛肌肉,好好休息下,养精蓄力。
  这几度春风后,摇曳的烛火才慢慢停了下来。
  此中旖旎自不足为外人道也,以免神兽降临。
  翌日。
  “夫君,我始终觉得那老狐狸不值得信任,你此番与他打交道,定要倍加小心。”
  寇涴纱一边细心地帮郭淡整理着衣服,一边叮嘱着。
  她对于柳宗成得印象非常不错。
  郭淡笑道:“夫人放心,我从未信任过他,而他也不过就是我手中的一枚棋子,不管他愿不愿意,不管他怎么想,他都得按照我设计的路线走,就是这么简单,不要把我们的时间浪费在那老狐狸身上。”
  说着,他双手轻轻揽住寇涴纱的腰肢,凝视着娇妻,初为人母的寇涴纱,比以前更显得美丽动人。
  寇涴纱羞红着脸,嗔道:“你看.....唔?”
  话还未说完,就被郭淡狠狠吻了回去。
  一番热吻之后,郭淡才放过她,哈哈笑道:“夫人莫要担心,为夫去去就来。”
  他这番赶回来,可不是为了跟寇涴纱如胶似漆,他如果表现的非常轻松,那人家肯定会怀疑,皇帝都这么急着召你回京,你小子倒好,念着温柔乡不肯出来。
  这也太假了一点。
  故此这一大早,郭淡就准备去柳府转转。
  刚出得院门,杨飞絮便道:“方才我去周边走了走,发现有许多陌生的面孔。”
  “是吗?”
  郭淡道:“待会让这些侍卫去清扫一下,给他们一点紧迫感。”
  言罢,他便上得马车,往柳府行去。
  来到柳府。
  “恭喜贤弟喜得贵子。”
  柳承变见到郭淡,便是拱手道贺。
  “别别别,你们这份大礼,我可有些受不起。”
  郭淡摆摆手,自顾坐了下来,又瞧了眼坐在正座上的柳宗成。
  柳承变是一脸尴尬。
  但是现在他可不敢在郭淡面前嚣张。
  柳宗成倒是不以为意,挥挥手,遣退仆人。
  待仆人下去之后,柳宗成才道:“你这戏还做得真是滴水不漏,昨日才回得京,又恰逢喜事临门,却这一大早就上我这来,他人定以为你非常焦急。”
  “我确实非常焦虑。”
  郭淡点点头,道:“柳老爷子,我们一早就商量好这事,为何偏偏在这时候爆发,我现在正忙着开封府那几百万两的税入,而且今年年底我还打算抬抬股价,如今为了演这么一出,我得损失多少钱。”
  柳承变立刻道:“这你可怨不得我们,你是知道的,我爷爷在年初时,就与宋侍郎谈过此事,是他一直未向朝廷提及,我们可不敢催着他去做。”
  郭淡皱了皱眉,道:“我也非常好奇,为什么他早不提,晚不提,偏偏在这时候提出来,搞得我现在是两线作战。”
  柳宗成叹道:“此事老朽也觉得非常突然,之前老朽还以为宋侍郎并不认同你的计划,还准备与你谈谈,要不要另寻他法,不曾想,宋侍郎突然在朝中提及此事。
  老朽这些天也在思考这事,可能是因为当初宋侍郎以为你在开封府受到种种限制,即便不用这一招,你也抵挡不住,哪知你在开封府玩得也是风生水起,若再不限制你,只怕就会作茧自缚,故而才决定采纳我老朽的建议。”
  “是这样吗?”
  郭淡狐疑道。
  柳宗成呵呵道:“你未免也太高看老朽,如这种事,老朽只有献策和干活得份,是很难左右的。”
  郭淡瞧了眼柳宗成,神色一变,笑道:“柳员外勿怪,我也不是来找麻烦的,只是此事事关重大,我必须要问清楚。”
  柳宗成点头笑道:“老朽能够理解。”
  郭淡又问道:“那不知近日宋景升可有与你聊过此事?”
  柳宗成道:“有过一次交谈,他让老朽做好准备,看上去他是势在必得,而且,他也暗示让老朽重点关照你们卫辉府,老朽以为他这么做,并非是真的想收关税,而是专门针对卫辉府。你若想借此让老朽来控制天下官牙,只怕是有些困难啊!户部一定会加强对老朽的控制”
  郭淡笑道:“我不会让他们轻易得逞的,只要我们之间争斗的厉害,他必然要放权于你。”
  柳宗成抚须一笑:“此事非老朽力所能及,只能依仗你了。”
  郭淡笑道:“员外谦虚了。”
  心里却道,你这老狐狸可真是精明,竟想坐收渔翁之利,可天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这不过是序幕罢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