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八章 炒股的氛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万历是认真的。
  虽然听上去有些随意,毕竟户部尚书乃是财政大臣,岂能这般任性,但是万历确实难敌郭淡的诱惑。
  他一直都渴望有一个能够满足他这个嗜好的财政大臣。
  就是将国库变成自己的小金库。
  此时此刻的郭淡,那就是他心目中的最佳人选。
  当然,郭淡也是认真的,他决不可能当这财政大臣的。
  这买卖归买卖,买卖赚得钱,本来就是用来花的,哪怕花光了,其实也无伤大雅,受伤得只是个人而已,但是国库的钱,当然不能乱花,必须要有一套规章制度来限制皇帝。
  当然,后话就是“然并卵”。
  万历在金库里面待了好一会儿,只觉真有些闷,这才离开金库,又顺道去牙行看了看。
  郭淡所言不虚,牙行可比那寇家宅院要大气的多。
  而且万历惊讶的发现,这都已经二更天,牙行里面兀自是灯火通明,廊道上是人来人往,见到郭淡,只是微微颔首,基本上是没空搭理他们。
  当万历来到牙行的财务部时,看到那庞大的账房规模,顿时觉得户部就是一只弱鸡。
  “你们牙行需要这么多人算账吗?”万历非常纳闷道。
  郭淡道:“可能还要招人。”
  “......!”
  能不能说人话?
  万历心想,难道我堂堂大明,赚的钱就还不如他牙行多?
  郭淡又解释道:“陛下,这是因为我们牙行是股份制,每一文钱都是属于大家的,草民现在都不太清楚,这一个铜板,草民能分多少,故此在账目方面,可是不能有丝毫的失误,因为到时得跟那些股东交代。”
  万历听后是更加郁闷了,“这真应该让户部那些官员来看看啊。”
  相对而言,户部就马虎多了,很多收入、损耗都选择忽略不计。
  反正也不需要向谁交代。
  来到郭淡的办公室,因为见识郭淡在马赛的办公室,万历已经见惯不怪,坐在沙发上,好奇道:“都已经这么晚了,为何你们牙行还有这么多人在做事?”
  郭淡答道:“回禀陛下,这是因为今年年末或者明年年初,牙行的股份可能会去马赛大厅那边挂牌,所以我们得把牙行的账目统计出来,这里面涉及到太多买卖,所以这种情况一直会持续到年末吧。”
  说到这股份制,万历头上顿时多出一个柠檬来,酸溜溜道:“你这股份可是神奇,一年变一变,就能够赚十余万两,可比朕的马赛还要赚钱。”
  喜欢吧?喜欢就好,到时我们合为一体,天下我有啊。郭淡呵呵道:“陛下,这都只是账目上的收入,并非是实际赚这么多,与马赛还是没得比。”
  “是吗?”
  万历显然有些不信,一回两回也就罢了,年年这么搞,说是偶尔那就过分了。
  郭淡又道:“卑职怎敢欺瞒陛下,这股份的价值,跟那些商品不一样,是有明确定价的,股份的价值更多的是来自大家的估算,他们可以估十万两,也可以估一两。毕竟真正的股份,就是一张纸,这也是我们牙行非常紧张的原因,因为一旦出任何失误,我们的牙行可能就会变得一文不值。”
  万历沉默不语。
  忽悠!你继续忽悠!
  郭淡索性道:“陛下想要将马赛股份制吗?若是陛下愿意,卑职倒是愿意帮忙,这也不是很难,毕竟马赛非常赚钱,投资马赛,每年的回报,大家心里都有数。”
  “朕只是问问,朕可没有这打算。”万历连连摆手,心里嘀咕着,哼,想分朕的银子,你可真是一个奸商。
  他对于马赛是否股份制,一直都是一种非常纠结的心里,一方面,他觉得这股份制可真是太赚钱了,但是另一方面,他又觉得郭淡说得也不无道理,股份制的话,势必要把马赛的利润给分出去。
  可他自己都还嫌少,都不太想做慈善。
  在办公室休息片刻,万历便起驾回宫。
  万历前脚刚走,寇涴纱便端着刚刚热好的晚餐走了进来。
  郭淡早已经饥肠辘辘,坐下来便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夫君,陛下今儿来此是为何事?”寇涴纱好奇道。
  郭淡咽下一口馒头,道:“如果我说陛下是来擦拭银子的,你信么?”
  寇涴纱当即美目一瞪,“这话可不能瞎说。”
  “但这就是事实。”
  郭淡笑着摇摇头,道:“陛下就是来擦拭银子的,顺便查查账目。”
  寇涴纱道:“原来陛下是来查账的。”
  “差不多是吧。”郭淡点点头。
  他现在知道,原因并非这么简单。
  万历这是在未雨绸缪。
  如果没有这个小金库,万历可能还不敢那么嚣张,至少会给内阁留几分薄面,因为户部还是在内阁的控制之中,要是将内阁给得罪了,内阁肯定会卡他的支出,你不是欣赏郭淡么,那你就去问郭淡要钱吧。
  万历也硬气,还真就跑来问郭淡要钱。
  也可见万历绝非庸人,他是很有计划的。
  他当初打造这个小金库,就是渴望减少大臣对他的束缚,这其实也是因国本之争而起,当初册封皇贵妃大典,万历就在到处要钱,因为他的存款都已经花在潞王身上了。
  当时户部倒是想给,但是言官太厉害了,那宋纁要是拨给万历,真会被言官骂死的,故此万历才找到老奸巨猾的徐梦晹,徐梦晹也不敢轻易拨款,后来又推给郭淡。
  就是这事令万历决定,如敛财这种事还得靠自己动手,别人是靠不住得。
  谈话间,郭淡已经风卷残云的将饭菜全部吃完,他对于吃喝倒是不太讲究,反正营养足,能够吃饱就行,至于好不好吃,他倒是不太在乎,一般般就行。
  这直接导致寇家的厨师是寇家最不上进的人。
  “呼...!”
  郭淡喝了一口茶,背靠在沙发上,问道:“最近账目统计的怎么样?”
  这些天他为了今日那场演出,他不能顾着买卖,连儿子都不能放在欣赏,他必须得一门心思的去焦虑,去紧张,去惶恐。
  这买卖上的事,他都是交给寇涴纱。
  如今这事已经是尘埃落定,他也得将心思放在买卖上面。
  寇涴纱道:“关于牙行账目都已经算了出来,但是你要估值的就还没有算出来,因为那非常复杂,有些账房算着算着,就不知道自己在算什么。”
  虽然牙行涉及业务非常多,但是账目也不是非常难算,关键是估值,买股份的人,就看前景,不赚不赔,那买来干嘛,账房算得不是今年的账目,而是根据这些年得投资,估算未来几年的收入。
  “明日我亲自去账房那边看看。”
  郭淡挠了挠脑门,道:“这一次奖池大厅挂牌,对于我们而言,是至关重要,决不能有任何疏漏。”
  寇涴纱略显担心道:“但是关税改制一事会不会影响挂牌?”
  “会!”
  郭淡道:“但只会让我们变得更加强大,对了,我让你准备的钱,准备的怎么样?”
  “已经准备好了。”
  寇涴纱又问道:“你这一下要这么多钱干嘛?”
  郭淡呵呵笑道:“炒股。”
  .....
  关于关税改制一事,第二日就传遍全城,内阁方面将会变法,改善关税。
  一般来说,朝廷这种小规模的变法,普通百姓多半不太关注。
  但是这一回却引起极大的关注。
  其原因就在于,这个消息的重点,不在于变法,而在于针对卫辉府。
  有传言说,此番关税改制,其目的就是要封堵卫辉府,将来卫辉府商品进出将要支付高昂的税收,基本是已经凉凉。
  牙行的股价应声下跌,但暂时也就跌一两而已。
  因为这毕竟还只是传言,朝廷并没有这么说,郭淡也没有给出解释,那些高价购买牙行股份的,就不愿意轻易出手,才几天功夫,就亏这么多,这谁亏得起。
  抛售股份的,都是以前就买下来的,多半还都是一些大地主,与牙行并没有实际交易的,这低一两抛售出去,他们还是能够赚得不少。
  而那些在卫辉府投了不少钱的大富商,是立刻就找上门来。
  对于他们而言,这简直就是难以接受。
  股价下跌,他们就得亏不少钱,如今朝廷真的变法围堵卫辉府,那他们还得亏一笔,这么亏下去,那真的是倾家荡产的节奏。
  会议室是闹哄哄的,大家都跟疯了一般。
  “贤侄,这到底是不是真的?”
  “我听说昨日朝会,你是亲自参与,但也没有阻止朝廷改善关税?”
  “我们还才投了不少钱在卫辉府,我们亏不起这钱啊!”
  .....
  “各位稍安勿躁,稍安勿躁,请听我一言。”
  郭淡压压手。
  大家立刻安静下来,都是站着看着他,现在这情况谁还坐得安稳。
  郭淡道:“关于朝廷改善关税,确实是真的,但这并非是针对卫辉府,消息都说是改善,怎么就成针对卫辉府,我也对此很纳闷。”
  秦庄道:“可是老朽听闻,你昨日在殿中是极力反对,而且你又是突然赶回京城的,是不是你事先已经得知消息。”
  “是的。”
  郭淡点点头,道:“我实话告诉你们,就是陛下召我回来的,其目的就是希望我参与商议关税一事,我昨日去开朝会,就是去跟他们商量的,确保他们不是在针对卫辉府。
  我们谈得非常顺利,我现在知道朝廷改善关税是在为我们商人着想,而并非是针对卫辉府,各位大可放心,没有必要为此恐慌。我甚至建议大家可以继续投资卫辉府,投资我们牙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