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二章 假消息,都是假的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正当大家对股份被一扫而空议论纷纷时,突然一个消息悄无声息地冒了出来。
  是关于一份对赌契约的。
  据说此事并非是那么简单,其中还暗藏着一份对赌契约,主要是因为皇帝对于商税也颇为不满,而且皇帝要更加信任郭淡,希望由郭淡来承包商税,改革商税,但是遭到大臣们的强烈反对,故而皇帝被迫决定,先交由内阁改革,如果内阁再失败,那就把商税承包给郭淡。
  这可真是平地一声惊雷啊!
  令所有人都处于懵逼之中。
  明朗的局势,再度变得扑朔迷离!
  户部!
  “假消息,统统都是假消息,什么对赌契约,我怎就没有听说过。”
  宋景升是气急道。
  李植道:“宋侍郎,户部应该马上澄清此事。”
  宋景升哼道:“这你放心,我绝不会让郭淡得逞的,我立刻就让人贴告示,澄清此事。”
  内阁。
  “你以为这些消息是谁放出去的?”
  申时行低声向王锡爵问道。
  王锡爵道:“八成是郭淡,说得还真是有鼻子有眼的。”
  申时行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这些消息看似胡说八道,但当时陛下也确实有这意思,如果真的将那天整个朝会过程公布与众,可不是那么容易说得清楚,看来郭淡认为百姓会更加信任他,而不是信任朝廷,或者说我们内阁。”
  王锡爵道:“但是...但是这对于我们而言,并非是坏事。”
  申时行微微皱眉,问道:“你打算怎么做?”
  王锡爵道:“我觉得我们可以如实相告。”
  申时行道:“你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王锡爵道:“如果百姓确实不信任我们,那我们又何苦掩耳盗铃。”
  申时行不禁叹了口气。
  .....
  乾清宫。
  “对赌契约?”
  万历是一头雾水地看着张诚道:“这里面有何玄机?”
  张诚道:“陛下,微臣估计如果大家都相信对赌契约是真的,那么一诺牙行的股份可能会上涨。这是因为,郭淡屡屡创造奇迹,而朝廷几番改革都不是很成功,微臣想百姓可能会更相信郭淡,关键针对还是商税。”
  万历愣得半响,苦笑道:“朕现在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痛苦,内阁的威信都还敌不过一个商人,真是岂有此理。”
  张诚道:“这只是微臣得估计,到底会怎么样,目前还不清楚。”
  “那就弄清楚,百姓到底是怎么想的。”
  万历面色一沉,道:“你让司礼监放出消息,就说确有此事。”
  张诚立刻道:“但是户部那边已经在澄清此事,说那份对赌契约是不存在得。”
  万历道:“对赌契约是不存在,但朕就是这么个意思,如果内阁此番失败,朕就让郭淡承包商税。”
  张诚道:“陛下,这不太好吧,大臣们要知道,心里肯定会多想,依微臣之见,陛下根本不需要这么说,只需将当时的情况如实告之,那便行了。”
  万历思索一会儿,点点头道:“好吧,就照你说得办吧。”
  .....
  这一下可真是峰回路转啊!
  高潮迭起。
  虽然户部立刻澄清此事,没有什么对赌契约,都是假消息,大家都不要相信。
  但是不管是皇城,还是宫廷,都在不断地对外爆料。
  其中包括郭淡确实有毛遂自荐,要求承包商税,并且指明内阁不懂工商业,改革必然失败。
  虽然最终万历没有答应郭淡的建议,但也有说明,万历是给内阁一次机会,如果内阁没有完成的话......万历虽没有明说将承包给郭淡,但也撂下一句狠话,再失败,就不会顾及他们的颜面。
  甚至于万历封郭淡为照妖镜,都给传了出来。
  而这些消息不断被证实都是真的。
  官员们都知道,这肯定是万历放出的消息,也是他证实这些消息都是真的,因为他们这些官员是不可能将这些事给说出去得,关键郭淡又没有成功,说出来干嘛,让自己丢人么?
  一时间,钱庄又被人给挤爆了。
  “你快些将我的股份还给我,我不卖了。”
  “抱歉,你的股份都已经卖了。”
  “我都没有答应,你怎么能将我的股份卖了。”
  “您看,这是不是你的签字。”
  “呃.....!”
  痛苦!
  悔恨!
  玩赖!
  整个钱庄内外是哀嚎遍野。
  而在牙行对面的一间茶肆,只见两个身着朴素的老者坐在棚下喝茶。
  其中一个老者看着牙行门前的人海,向那倒茶得小二问道:“这一诺牙行的生意怎么这么好?”
  那小二答道:“他们都是来要求赎回股份的。”
  令一个老者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么大的事,二位都不知道?”
  两个老者摇摇头。
  那小二立刻将事情的缘由大致告诉了他们。
  一个老者纳闷道:“就算如此,应该继续出售牙行的股份,而不是赎回股份,难道他们更愿意相信郭淡,而不是朝廷?”
  那小二左右看了看,低声道:“我们倒也想相信朝廷,可是朝廷每回变法,都是越变越乱,可人家郭淡,是搞什么成什么,我看郭淡迟早要承包商税,这里面可是能捞不少钱,牙行的股份还能够再涨不少的。”
  两个老者听罢,相觑一眼,均是露出尴尬地苦笑。
  这两个老者正是王家屏和方逢时。
  由此可见,郭淡作为万历手中的照妖镜,还真是名符其实啊!
  随便一照,就照出了人心啊!
  要平时你随便问一个人,是相信朝廷,还是相信郭淡,几乎可以肯定人人都会说相信朝廷。
  谁也不傻,说句漂亮话又不少几斤肉。
  但是这一回不同,这可是几十万两的事,每个人的身体都是非常诚实的。
  嘴里说是相信朝廷,但身体却都是相信郭淡的。
  朝廷每回变法,总是搞出一堆幺蛾子来,大家刚刚适应过来,你丫又给废了,更可恶得是,百姓刚刚交完新法得税钱,这一废,可能还要再交一次税。
  还有比这更坑的吗?
  真的没有人相信朝廷能够改革成功。
  可见明朝廷已经渐渐失去百姓的信任。
  朝廷不变,就是最好的变法。
  但是变成郭淡可就不一样,几乎人人都看好郭淡,郭淡是搞什么成什么,关键跟着他混得百姓,都能够赚不少钱。
  大家都认为,这可能又是郭淡的套路。
  以前郭淡承包马政、承包卫辉府都是这么玩的。
  这就是郭淡承包商税的前奏。
  那么一旦郭淡承包下商税,牙行得挣多少钱啊?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内阁改革一定失败,商税最终会落在郭淡手里。
  兴安伯府。
  “你这不孝子,老夫当初为什么就没有亲手掐死你。”
  徐梦晹拿着藤条,指着正跪着徐继荣咆哮道。
  徐继荣道:“爷爷,孙儿也只是想帮淡淡,淡淡可是孙儿得兄弟,孙儿不能见死不救。”
  “你还敢顶嘴,老夫今儿就要替天行道。”
  徐梦晹大吼一声,举起藤条,反正他现在已经有六个曾孙,打死一个也无所谓。
  “老爷!老爷!”
  只见徐茂突然从门外冲进来,双手抱着徐梦晹的胳膊。
  “你要再敢维护这不孝子,老夫就连你一块抽。”徐梦晹已经发狂了。
  之前他一直叮嘱徐继荣,在这事没有尘埃落定之前,不能去找郭淡,结果没有想到,徐继荣直接变卖田地,去帮助郭淡,这真是把他气疯了。
  徐茂道:“老爷,先别动手,小少爷这回可是赚了几万两。”
  徐梦晹顿时愣住了,“你说什么?”
  几万两就是对于他们这种家庭来说,可也是一笔巨款啊!
  得卖多少酒才能赚得这么多啊!
  徐茂喘着气道:“是真的,一诺牙行的股价已经涨到七两,而小少爷之前以三两的价格购买了一万多股,如今每股涨了四两,等于少爷一共赚了五万两,如果再加上朱公子、关公子的钱,他们差不多赚了近十万两之多。”
  腾地一声,徐继荣原地蹦起,“爷爷,孙儿说什么来着,只要我们京城双愚出手,一定就战无不胜,这都是孙儿的功劳,哇哈哈啊!”
  突然间,手起刀落。
  啪!
  “啊...爷爷,你为何还要打我?”
  “你是赚了钱,但老夫也会因此没了朋友。”
  ......
  牙行的股价真是应声而涨,钱庄已经挂出每股十两的股份,而这些股份的持有者就是徐继荣,他是胡乱挂得,目的就是要给郭淡撑场面,虽然还没有人买,但是这个价钱,不再虚幻,因为外面喊出的价格也已经破了七两。
  破十两好像不是什么大问题。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牙行的股价比没有下跌之前,还涨了一两多。
  这可真是太恐怖了。
  也真是要了命。
  这些天出售股份的人,此时自杀的心都有了,来来回回,少得亏了几千两,多得亏了上万两之多。
  一诺牙行的会议室。
  “郭淡,你怎么这么对我们?”
  周丰真的是哭着向郭淡吼道。
  曹达本还没有哭,一看周丰落泪,他也落下泪来,“呜呜呜...贤侄,我们这么支持你,你竟然这么对我们,呜呜呜---!”
  秦庄眼中含泪,跺着脚,指着郭淡鼻子道:“你这么做,可真是太过分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