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六章 倒戈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武英殿。
  “老臣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申首辅请免礼。”
  话虽一样,但万历并未像以前那样,给予申时行温和的微笑,而阴沉着脸,又叫退殿内所有的太监、女婢。
  申时行并未起身,继续跪在地上。
  万历瞟了他一眼,倒也没有勉强他,开口言道:“自上回朕命王家屏为皇长子之师后,关于立储一事,便消停了下来,如今朕正准备励精图治,为何爱卿又要提及此事?”
  说吧,他拿出一封秘奏狠狠地砸在桌面上。
  “还请陛下恕罪。”申时行匍匐言道。
  万历眼中透着疑惑,道:“朕只是想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因为申时行历来就是站在他这边的,如今他却突然上一道秘奏,请求万历立皇长子为太子,这令万历愤怒之余,又觉得有些诡异。
  申时行道:“回禀陛下,老臣这么做,是因为有件要事想跟陛下商谈,老臣知道,只要提及立储一事,陛下便会遣退闲杂人等。”
  万历困惑地眨了眨眼,“爱卿此话是何意?”
  申时行不答反问道:“陛下今儿可听说盐税一事?”
  “盐税?”
  万历皱了下眉头,道:“爱卿起来再说吧。”
  你丫只要不提立储,什么都好商量。
  申时行这回站了起来。
  万历道:“关于盐税一事,朕也是刚刚才听闻,说是内阁打算改革盐税?”
  申时行道:“回禀陛下,此事并非是这么简单。”
  说着,他将此种缘由如实告知万历。
  “原来是这么回事。”
  万历微微一惊,他还真没有想到,里面有这么多故事,问道:“不知爱卿又是如何想得?”
  申时行道:“陛下,盐政腐败,致使朝廷每年损失百万两的税入......!”
  “百万两?”万历当即吸得一口冷气,心里又是一阵酸楚,我辛辛苦苦一年也才赚个几十万两,结果这里损失近百万两。当即打断申时行的话,“既然如此,朝廷理应改革。”
  申时行道:“还请陛下恕罪,老臣是有心无力,因为这盐税涉及到不少人。”
  万历想了想,好像自己也有份,藩王、外戚肯定都包括在内。语气顿时就软了下来,“那该如何是好?”
  申时行道:“臣以为就算内阁改革成功,这盐利也不过是从一个人手里,转到另一个人手里,久而久之,又会被变成现在这样,老臣有一个大胆得建议。”
  万历忙问道:“什么建议?”
  申时行道:“这普天下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老臣以为这钱怎么也不应该在他们手里,既然如此,陛下您全拿去,岂不是更加名正言顺。”
  这钱本应是属于国家的,不应该是万历的,大臣们也一直在为这种事跟万历较劲,因为万历老想把钱都弄到内府去,大臣们就希望国库更加充盈。
  申时行也一直都在坚持着,国家财政要独立于皇帝之外。
  可惜弄来弄去,这钱既不在皇帝手中,也不在国库,都被官僚集团给垄断了。
  其实申时行本也是属于官僚集团,但是他坚持得是国库财政。
  他认为这钱更不应该是在官僚手中,可问题是,这些官僚又掌控着国家,国家是很难从他们手中拿回这些钱,这两害相权取其轻,与其在官僚手中,就还不如在皇帝手中,至少这国家都是皇帝的,要真有个什么事,皇帝还是会拿钱出来的,官僚就不一定。
  他选择与皇帝联手,将这钱给夺回来,因为官僚是不可能会跟他合作的。
  “爱卿此策甚妙...咳咳咳...!”
  万历可真是激动坏了,可是话一出口,他又觉得有些露骨,不太好意思,战术性咳得几声,才道:“爱卿所言不无道理,可是朕也不好让他们都拿出来给朕,不知爱卿可有办法?”
  申时行道:“如果此事交予老臣来做,那跟陛下你下一道旨意,收回盐利,结果是一样的。”
  万历下一道旨意,就能够解决问题吗?
  答案当然是不能。
  要能的话,早就解决了。
  因为帮他去收回盐利的那帮人,就是把持着盐利的那帮人,那肯定是收不回来的。
  张居正那会儿变法,可也没有将盐利拿回来。
  原因就在于,朝中掌权之人,几乎都涉及到盐利。
  万历听得又有些迷糊了,你收不回,你说个屁。
  申时行又开口说道:“此事只能交给一个在朝廷之外的人去做。”
  朝廷之外?万历脑中闪过一张面孔,但他仍不敢相信,问道:“爱卿指得是郭淡?”
  申时行点了下头。
  朝中大臣多多少少都涉及到盐利,他们不可能交出这些钱,只有找跟盐利毫无关系的人来做。
  万历当即狐疑看了看申时行,这老头是不是在搞什么阴谋。
  申时行应该是站在官僚集团这边的,怎么突然就倒戈相向。
  不过一直以来,申时行都是暗中支持他的。
  哪怕是在立储一事上,申时行可都是站在他这边的,并且还经常偷偷向他报信。
  申时行心如明镜,道:“陛下见谅,老臣也是被他们逼得没有办法,他们实在是太过贪婪,他们把持着盐利,即便交点税,他们也能得到不少,但是他们却一文钱都不肯拿出来。不但如此,他们还经常将盐税转嫁给百姓,于国于民,是百害而无一利。”
  万历稍稍点头,道:“爱卿勿要为此伤神,一定要保重好身体,此事朕会认真考虑的。”
  “陛下圣明。”
  等到申时行离开之后,万历凝神思索着,再三思量之后,他认为申时行是值得信赖的,因为申时行这么做,是冒着极大的政治风险,如果此事传出去,那申时行肯定就完了。
  因为他这么说的,显然背叛整个官僚集团。
  显然,申时行的倒戈,对于万历是非常有利的,因为以前朝中没有谁是支持郭淡的,帝商组合是孤军奋战,如今有了首辅的支持,可真是如虎添翼啊。
  贪念很快就占据了万历的大脑,他突然一拍桌子,“朕怎么就没有想到盐税,如果能够全部拿来,每年可是上百万两的银子啊。”
  念及至此,他立刻把李贵叫来,宣郭淡入宫。
  在金钱面前,万历是非常勤快的。
  待郭淡来到之后,万历是开门见山地说道:“郭淡,你今日可有听闻有关盐税的事?”
  郭淡微微皱眉,道:“回禀陛下,卑职今早就听说了,卑职之前一直都还在担心,他们会因为此事闹起来,那样的话,我们的计划可能会因此受阻。”
  “这你放心,他们没有闹起来,这只是一个意外。”
  万历摆摆手,又道:“既然你会担心他们因此会斗起来,那也就是说你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斗起来。”
  郭淡点点头。
  万历道:“盐政废弛,对国家造成的危害,胜于马政,光盐税这一个税,就给国库造成每年至少一百万两的损失。”
  “这么多?”
  郭淡睁大双眼。
  万历点点头,道:“故此朕一直都想改革盐税,但是阻碍重重,朕也有心无力,朕今日叫你来,就是想问问你,你可有办法帮朕把这盐税给夺回来吗?”
  郭淡直摇头道:“陛下,卑职只是一个商人,除非陛下您把盐税承包给卑职,否则的话,卑职也没有办法。”
  这可是他们之间既定的套路。
  万历苦笑道:“倘若朕能够把盐税承包给你,那朕也就不用问你,直接拿回来便是,问题是朕也做不到呀。”
  “那...那卑职就....!”
  郭淡露出一脸为难的表情。
  万历道:“朕会在后面支持你的。”
  你支持我有个屁用,这是政治,我是个商人,你得打头阵,把我来拉进来,我才能够接手,你要不出手,我怎么出手。郭淡想着想着,突然皱了下眉头,不对,不对,我是个商人,但是盐税也不是一件纯粹的政事,它也是一桩买卖呀!
  万历见他一脸挣扎,问道:“郭淡,你到底有没有办法?”
  郭淡微微一怔,瞧了眼万历一眼,心想,盐商把持着盐,等于把持着百姓的命脉,如今看来,陛下似乎也控制不住那些盐商,这对于我的计划而言,可不是一件好事,道:“陛下,盐税的话,卑职确实没有办法,不瞒陛下,今日之前,卑职都没有关注过什么盐税。”
  万历闻言,不禁面露失望之色。
  郭淡突然话锋一转,道:“但是卖盐的话,卑职还是可以的。”
  “卖盐?”
  万历诧异道。
  郭淡点点头道:“就是卖自己的盐,让别人无盐可卖。”
  万历嘀咕道:“卖自己的盐,让别人无盐可卖?”
  “不错。”
  郭淡道:“都是说什么把持盐利,可什么是盐利,无非就是把盐卖给百姓,所产生得利润,这是买卖,卑职若是去卖盐,再加上陛下您在后面支持,干倒那些盐商倒也不是不可能的。”
  万历仿佛是在听故事一般,听得是津津有味,还咽下了下唾沫,“然后呢?”
  “然后。”
  郭淡顿了下,“然后这天下盐税,就都得陛下您一个人交了。”
  “朕一个人.....!”
  话刚出口,万历突然闭上嘴,朕只是想要一点盐税而已,你却把盐都给了朕,这......!
  知己啊!
  万历笑得眼睛都弯成了月牙儿,“好好好,就这么办,就这么办。呵呵----!”
  办你妹的。郭淡道:“陛下,卑职方才那么说,只是纯粹的从做买卖的角度去说得,但是除买卖之外,他们还有很多手段,关于这方面,就是一百万个卑职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万历大咧咧道:“放心,朕一定会保住你的。”
  我信你个鬼。郭淡讪讪道:“既然如此,陛下也可以下旨收回盐利来。”
  “......!”
  万历那胖胖的脸上布满了尴尬。
  郭淡又道:“陛下,此事还得从长计议,但如果陛下要卑职来解决这事,首先一点,朝廷必须要打破地界的限制,给予盐商自由,如此卑职才能够介入其中,如现在这样,由边军将领,或者朝廷指定盐商将盐从哪里贩卖到哪里,那卑职也无能为力。”
  如果是指定的,必然就是关系户,那郭淡要去争夺盐利,就必须去到每个州府,每个县城去战斗,那是不可能完成。
  必须是一个自由得环境,他才能够有所作为。
  万历心想,这好像与王家屏他们的想法不谋而合,朕也可以借此试探一下申时行。道:“朕知道了,你且放心,朕为会你铺平道路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