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二章 股东大会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但是!”
  郭淡突然话锋一转,道:“交易的价格也不是一点价值都没有,交易价值反应得是市场对于我们一诺牙行的期待。为什么交易价会高于股份实际得价格,那是因为人们非常看好我们一诺牙行,他们认为即便是以八两的价格购买,兀自可以赚到钱,反之,如果他们不看好我们,交易价值就会低于实际价值。
  所以我们的股价都等于我们每年的利润加上我们的投资预测回报率,这个是需要去计算的。
  五条枪这十多万两是多出来的,能够为我们的股价带来一两的提升,也就是每股价值三两五钱,而除掉五条枪的股价,以及五条枪为我们带来的利润。那么我们在去年净利润达到十五万两。”
  一年的净利润竟然可以达到十五万两。
  来了!来了!
  这听着可真是带劲啊!
  这分下来,大家可以分不少钱,可是以前无法想象的,坐着什么都没干,每年就开几个会,然后赚了这么多钱。
  头回参加股东大会得徐春,不禁吞咽一口。
  可是他的小主人,却不屑一顾,才这么一点点,本小伯爷随便买买就赚了几万两。
  只见郭淡又拉下一块画布。
  是利润收益图。
  郭淡道:“卫辉府的业务,为我们牙行产生六万两的利润,其次就是陈平的建筑团队,为我们带来两万两得利润,其中包括我们的股份分成,以及因为他们而产生一些业务收入,他个人在去年的收入,可能与卫辉府给我们带来的利润齐平,也许陈平今日不在这里,就是因为他是已经不屑于与我们这些穷人坐在一起。”
  “哈哈.....!”
  大家当即哈哈大笑起来。
  郭淡道:“不过大家也不要认为这是一种常态,因为私学院的情况事极为特殊,明年肯定不会有这么高,如果以这个预期去计算,那可不得了。”
  周丰酸溜溜道:“陈平一年所赚,就比得上我们好些年,要年年能够这样,那我也去盖房子。”
  曹达抱怨道:“周兄言之有理,以前我们酒楼可是最赚钱的,如今却成为最不赚钱的。”
  周丰道:“秦员外的纺织作坊可以生产成千上万的衣物,但是我们酒楼就算天天座无虚席,可也没有多少。”
  秦庄哼道:“你也真好意思说这话,我们一件衣服赚多少钱,你们一道菜赚多少钱,我们生产一件衣物要多久,你们做到一道菜要多久。而且,我们现在赚的钱,不也得分你们一份吗?”
  如今的大作坊,牙行几乎都有控股,这已经不能说是谁得买卖,是大家买卖。
  徐继荣委屈道:“淡淡,你不是说你说完之后,就轮到我说了么?怎么......?”
  他瞅了瞅周丰、曹达,又瞅了瞅秦庄。
  显得颇为不满。
  周丰吓得面色一变,忙道:“抱歉,抱歉,我只是随便说说,我没有别的意思,贤侄,你继续说,你继续说。”
  曹达直点头。
  京城双愚就京城双愚吧,老子认了,有这蠢货在,我还真是无往不利啊。郭淡是欣然接受,继续道:“还有新赛马区,新赛马区成立不到半年,就为我们带来一万两的利润,同时也给卫辉府带来了六万两的生产订单......。”
  在详细解释完利润所得之后,郭淡又落下一张白布,只见上面有着几个数字。
  中间最大的数字是八十万。
  上面写着---九千万。
  下面写着---八千万。
  左边写着一千万。
  右边写着---一亿。
  徐继荣小声向徐春问道:“春春,这是算术题么?”
  徐春摇摇头。
  徐继荣神色不悦道:“春春,你最近是不是没有用功读书?我帮你请那刘老头可是花了不少钱,你怎恁地不争气?”
  徐春委屈道:“少爷,刘先生不教算术。”
  “那教啥?”
  “四书五经。”
  “你早不说,我等会就去帮你请一个专门教算术得老师。”
  “啊?”
  徐春听得都快要哭了。
  从小到大,都是他帮着徐继荣在读书,导致徐梦晹请的老师都不愿意上门,我是来教你儿子的,你儿子却用仆人来敷衍我们。不过自从徐继荣赚钱之后,就自个出钱请老师来教春春。
  价钱是人家的一倍。
  就是这么任性。
  徐继荣又用手肘捅了捅一旁的周丰,小声问道:“老周,这是不是淡淡给我们布置得功课?”
  “......?”
  周丰是一脸问号。
  忽听段长存问道:“贤侄,你这是什么意思?”
  郭淡道:“八十万两,就是我们刚刚根据去年的利润,计算出来的总股价,也可以理解为我们一诺牙行值多少钱,这就是我之前跟你们说过的增股,每股价格将提升到四两四钱四分......!”
  “这可真不是个好价钱。”秦庄郁闷道。
  郭淡道:“员外说得对,所以我们将会对此进行拆股,这一次我们将会拆到每股一分钱,八十万乘以百倍,就是你们现在看到八千万。”
  徐继荣好奇道:“什么意思?”
  郭淡懒得理他,直接道:“春春解释。”
  徐继荣道:“春春也不知道。”
  徐春道:“少爷,这回我听明白了。”
  他小声徐继荣耳朵边上嘀咕了一番。
  徐继荣听罢,立刻道:“我反对。”
  郭淡纳闷道:“你为何反对?”
  徐继荣道:“太难算了,我提议最好是一股一千两,这样好算。”
  一股一千两,那只有你能够玩得起啊!郭淡道:“不是有春春在么?”
  “我忘记给他请一个算术先生了。”
  “......!”
  这个理由可真是令郭淡难以反驳,耐着性子道:“你不是还有一个姑姑么?”
  “是呀!反正这股份我也是要送给姑姑的。”徐继荣是恍然大悟。
  其余股东都是敢怒不敢言,听着正起劲,你老打什么茬。
  郭淡又继续道:“正如我之前说得,这是实际价值,但是交易价值对于我们也有一定得参考价值,故此我打算在挂牌之日,增发一千万股,供大家购买,获取的钱将用于牙行对于明年的投入。也就是说实际上我们一共有九千万股,这么样做的结果,就是我们降低了持有股份的比例,同时换取更多的发展的资金。”
  周丰问道:“是不是跟以前一样,我们可以优先认购?”
  郭淡道:“这一次不行,因为这一次完全是对外发行的,不但如此,在发行新股的一个月内,我将会锁定大家的股份,换而言之,在这一个月内,各位的股份不能有任何变动,当然,你们偷偷买,那我也没有办法。”
  皮革富商胡渊惊讶道:“这是为何?”
  郭淡道:“我们是商人,商人的职责,就是为了满足市场的需求,如今我们的股份在市场需求量非常大,这也是拆股的一个重要原因,单股股价过高,是很难满足市场上的需求。
  另外,如果他们大规模购买或者出售,都会影响到股价,降低得话,对于我们牙行不利,而上涨得话,会让别人认为,我们是在欺骗,我们故意抬高股价,为牙行赚钱更多的利润。
  这将会伤害我们牙行的信誉,我们发行的一千万股,价格是不变的,一个月之后,你们爱怎么交易都行,但是这个月,是非常特殊的一个月,你们的股份不能有丝毫变动,新股契约中,就会直接锁定,确保你们不可能完成交易。”
  秦庄点点头道:“这样也好,让更多的人加入我们牙行,我们也更加强大,我赞成这么做。”
  他们突然想起,朝廷已经撒下天罗地网来对付他们,那么人越多他们反而越有安全感。
  而且基于目前股份交易胜于每年的分红,那么牙行发展的越好,他们赚得更多,相比起起来少了的那么一点点分红,也算不得什么。
  “不可否认,这也是其中一个原因之一,但这是次要。”
  郭淡道:“我之所以要这么拆股,主要是将我们牙行的宗旨贯彻到底,为更多的人带去财路,有许多人家中存了几十两或者几百两,但是他们都不知道如何用这钱去赚钱,通常得做法就是去买土地,但是这回报太低,而且时日太长,而如今他们可以通过我们牙行挣钱,这众人拾柴火焰高啊。我们为他们带来财富,他们也将会让我们的财富变得更多,乃是一个双赢局面。”
  多么伟光正得理由,大家当然支持这种说法。
  郭淡又继续道:“将来分红,我们根据股份交易去判断,如果交易价格高于实际价格,我们会将利润以股份形式发给大家,你们可以拿去市场交易,但如果相等或者低于,我们会给予大家分红,至于分红的比例,在于我们的未来投资计划。无论如何,我们牙行首先会确保股东们的利益。”
  一时间是掌声雷动。
  这个模式非常好。
  等到掌声停歇之后,胡渊突然道:“那个一亿又说明什么?”
  郭淡笑道:“一亿是我最初的预判,根据我对明年的投资回报,以及我们股份的交易价格,我原本打算增发两千万股,但是因为朝廷突然推出新关税,故此调低了增发的股份。”
  “这可是十万两啊!”曹达郁闷道。
  郭淡道:“对于我们的影响,当然不到十万两,我甚至认为这对我们反而是好事,不会有任何影响,但是我们既然选择保守,那必须给予自己留有余地,过多的保护自己,总归是没有错的,不过我很相信,等到新关税执行一段时日之后,很快就能够调整回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