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章 紧锣密鼓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如今得国库,也真是没见过钱似得,第二日,宋景升就率领外承运库的禁卫来到牙行完成税入的交付。
  三府加起来一共是二百一十万两。
  但是要扣除损耗,扣除河道支出,扣除官府支出,等等,就还要缴纳一百八十多万两。
  一诺牙行加上五条枪,可也没有这么多钱。
  可见这权力还是最赚钱得。
  那边要死要活,才弄得二十万两,而这边一句话,就拿走一百八十万两。
  这日气候已经非常寒冷,大雪是眼看着要落了下来,但是却有无数百姓赶来这里观看。
  对此更是议论纷纷。
  “这得有多少银子呀!”
  “将近两百万两啊!”
  “啧啧,郭淡还真是厉害呀!”
  “这还用说么,我听说郭淡刚去到开封府,可就下令免除了所有贫农的税入。”
  “是呀!那些老爷们收税,可都逼得百姓没饭吃,人家郭淡收同样多得税,百姓却过得更好,你说那些老爷们得从中拿多少。”
  “此言差矣,哪个官员敢捞几百万两,只不过那些老爷们吃软怕应,只敢逼着百姓交税,可不敢让那些大地主交税,人家郭淡刚好相反,专收那些大地主的税。”
  “唉...要是咱们京城也承包给郭淡就好了。”
  “你这话可别乱说啊!”
  ......
  他们却不知道这话,其实已经传到内阁大臣得耳里。
  后面就站着王家屏和王锡爵。
  二人为了避免尴尬,是不露声色的来到后面得角落里面。
  “一次可能是巧合,但次次都是如此,那就不是巧合,而是他真有这实力啊!”王家屏不禁感慨道。
  王锡爵道:“关于此事,我也琢磨了许久,为什么官员就收不到税,而郭淡就能够把税收上来。其原因还是在于,郭淡有办法令那些大地主赚得更多,大家才会心甘情愿得交税啊。”
  王家屏点点头,道:“其实我看真的可以让郭淡入朝为官,他这方面得能力,是可以帮助国家改善朝政的。”
  王锡爵道:“那也要他自个愿意,陛下可早就问过他,即便那个誓言是真的,他也可以不说出来的,可见他不愿意入朝为官。”
  王家屏问道:“这是为什么?”
  ......
  一诺牙行!
  “宋侍郎,你也看见了,全都空了,我没有骗你吧,我可是连卫辉府的税入都交了上去,明年还得到处找钱来填补这个窟窿。”
  郭淡瞟了眼已经空空如也得银库,嘴角露出苦涩的微笑。
  宋景升只是瞟了眼,可是没有丝毫得同情:“这可都是你自找得。”
  郭淡呵呵道:“如果我没有记错,当初可是朝廷逼我接下来得,而不是我自愿的。”
  宋景升没有做声,这话可真是戳心窝呀,这都没有整死郭淡,他感到无比得沮丧,带着人马押送着银子离开了牙行。
  国库突然多了一百八十多万两,那固然是好事,但是官员们对此倒不是非常开心,因为涉及到这些州府得油水,也都随之消失了,郭淡可不会贿赂他们,这钱要进入外承运库,想要再伸手进去,可就不是那么容易。
  “拿了这么多钱走,连句谢谢都没有,难道这就是所为得义务?”
  郭淡带着一丝讽刺地笑道。
  “夫君!”
  寇涴纱走了过来,安慰道:“你就别怄气了,这钱本就该交给朝廷,咱们没亏就行。”
  关于开封、彰德、怀庆三府的税收,其实郭淡并未从中赚到什么钱,他说得是风轻云淡,但他其实把在开封府买卖所得之利,全部都拿了出来,再加上卖地和那些大地主得税收,这才把税给交齐。
  若以他的时间来算,他还亏了一些,毕竟他在那里耗费不少精力,如果用在卫辉府可能会赚得更多。
  但是对于他而言,不亏就行,这钱都是属于投资的。
  郭淡偏头瞧向寇涴纱,突然哈哈一笑,一手搭在寇涴纱得肩膀上,“我不是怄气,我只是觉得他们挺可怜的,才一百多万两而已,还怕我赖账,这就是我不愿当官得原因,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穷酸气。”
  “就你厉害,总是口无遮拦。”
  寇涴纱当即赏了郭淡一记白眼。
  郭淡哈哈笑道:“走走走,我们去看看咱们的小金库。”
  虽然眨眼间,金库就被搬空了,但是夫妻人二人却无比轻松,一点也不感到失落。
  因为这钱放在这里,就是上缴给朝廷的。
  朝廷要真穷的叮当作响,饥不择食,那他们可就真成猪了,该给得还是得给。
  来到总裁办公室,寇涴纱坐在总裁的位子上,从抽屉里面拿着一份账目递给郭淡,道:“关于卫辉府传来得账目,财务部已经整理好了。”
  等到郭淡接过去之后,寇涴纱继续言道:“卫辉府今年税入是去年的一倍,其中丁税增加了四成左右,这是因为开封府、怀庆府、彰德府不少人都跑去卫辉府务工,主要的增加是来自契税,今年交易量几乎是去年的三倍左右,而且金额都非常大,导致契税比去年多了很多。”
  郭淡点点头,道:“钱庄那边的账出来了吗?”
  “在这里。”
  寇涴纱又拿出一份财务报告来,放在郭淡面前,道:“钱庄那边在这个两月内,存银就增加了一倍,达到了四十万两之多,根据信行得分析,这都是因为新关税法,导致许多商人都处在观望之中。
  原本要在卫辉府做买卖得商人,如今都不敢轻举妄动,而那些本来要将利润汇到京城或者南京去的商人,也并未有任何动作,他们应该是等结果,如果夫君你获得胜利,那他们将会加大投入。
  这导致银两全部囤放在卫辉府的钱庄,再加上卫辉府五十多万两的税入,差不多钱庄已经有一百万两的存银。”
  郭淡点点头道:“这么多钱应该够了。”
  “够了?”
  寇涴纱惊讶道:“这可是一百万两啊!”
  郭淡笑道:“虽然朝廷非常穷酸,但是也不能太看不起人家,与朝廷打仗,这一百万两还是要花的。”
  百万两的战争,是真的打仗么?寇涴纱心里莫名的咯噔了一下,“但这不全都是我们的钱。”
  郭淡理直气壮道:“你看我什么时候用过自己的钱。”
  说着,他将钱袋拿出来,从里面倒出五两来,贼兮兮道:“这个月的零花钱我可都存着的。”
  寇涴纱哼道:“正好,我也想与你说说这事,你别老是拿着这零花钱跟外人说事,好像我们寇家真亏待了你。”
  说到后面,透着一丝委屈。
  这五两你是省出来的吗?
  你是不屑去用好吗?
  你动辄可就是百万两的挥霍。
  郭淡啧了一声,小声嘀咕道:“这你就不懂了,你看我什么时候请过客,你看什么人向我借过钱。”
  “你...你可真是大方。”
  寇涴纱好气又好笑地白了郭淡一眼,心里嘀咕着,还好意思说人家寒酸。
  “可别说出去了。”郭淡叮嘱一句,又道:“另外,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这个年关,我们不放假,毕竟五条枪刚刚股份制,而我们牙行也增多了许多股东,有很多事要做。”
  寇涴纱面色一喜,旋即道:“这...算得了什么好消息。”
  “我还没有说完。”
  郭淡又道:“但是我放假,你在家闷了近一年,这回就让你放纵一下。”
  寇涴纱心里的确是乐死了,她是真不想放假,但她又羞于表露出来,瞪了郭淡一眼,娇嗔道:“呸!胡说八道。”旋即又好奇道:“你...你为什么放假?”
  郭淡道:“因为明年我可能大半年都在外面,我得先去卫辉府坐镇,倘若时机吻合的话,我就会直接从卫辉府再下江南,回来得时候还得去天津卫跑一趟,所以我打算这个年关跟小香儿一块过,我也想拉你一块过,不过我想你应该不会愿意。”
  没听见!
  我什么都没有听见!
  寇涴纱一本正经地指了指郭淡面前那份有关钱庄得财物报告,“这份报告你还没有看。”
  “哈哈......!”
  就在当日,寇涴纱以牙行总裁得名义发出通知,今年年关,不管是一诺牙行,还是五条枪全部不休假。
  两边得工作人员对此没有丝毫怨言。
  因为今年年终奖特别多,是往年的一倍。
  这钱到手了,那就什么都好说。
  与以往不同得是,内阁方面也都没有休假,在紧锣密鼓的筹备着。
  “申首辅,这是此次外派到各钞关驻扎的官员名单。”
  王锡爵将一份名单递给申时行。
  申时行拿过来一看,这抬头第一人就是上一次的状元唐文献,又仔细看了看,道:“这些人都是新晋得进士啊!”
  王锡爵先是看了眼王家屏,然后才道:“我和忠伯都认为,新关税法面临的其中一个问题,就是那些关系户,而新进的进士在朝中还未建立起关系来,再说这事也并不是很难,就是苦了一点,他们都是年轻人,应该能够扛得住,也算是对他们的一个历练。”
  申时行又看向王家屏。
  王家屏点了点头。
  对于这个安排,他算是比较满意,他就怕王锡爵全部都派自己的人去,这势必会引起其它势力得不满。
  而王锡爵绝非泛泛之辈,手段也是厉害的,他不用自己的人,不仅仅是因为怕人说闲话,而是他也怕自己的人做错事,碰到老熟人怎么办?
  派那些新晋进士去,不但可以堵住其他人得嘴,同时也能够笼络这些新晋进士,因为如果他们干得好,将来便可以此为由,提拔他们上来,他们自然就成为以内阁为中心得官员。
  而那些进士也都非常愿意,因为如今朝中固化太严重,他们很难上位,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崭露头角的机会。
  这是出于非常长远的考虑。
  但根本目的没有变,就是要加强内阁得权力,加强中央得权力。
  ......
  南城外。
  “爷爷,天这么冷,您还是回家去休息吧。”
  柳承变一脸关心地劝说着柳宗成。
  “不碍事,不碍事。”
  柳宗成摆摆手,道:“这一次对于我们柳家而言,可是千载难逢,绝不容有失。”
  他一边说着,一边往前走去,只见城门外站着一大群人,他们就是京城的官牙和一些私牙。
  “柳老爷子来了!”
  “柳老爷子!”
  ......
  他们见柳宗成来了,纷纷拱手行礼。
  柳宗成点点头,道:“各位都在牙行混迹了不少年,那些冠冕堂皇的话,老朽就不多说了,各位一定切记,对于我们官牙最好得结果,就是此次改革成功,倘若的失败,这后果是不堪设想得。
  但若是成功得话,这好处自然少不了各位的,各位一定要秉公办事,万不可收取任何钱财之物,也许你们收下的钱可就是郭淡的钱,到时候可就不是你们个人的事,你们全家老小可能会遭受灭顶之灾啊。
  相信你们并未忘记那蒋世友的下场吧。”
  “柳老爷子请放心,我们都知道这利害关系得。”
  “嗯。”
  柳宗成点点头道:“不要怕得罪人,有内阁在后面支持我们。”
  ......
  乾清宫。
  “怎么样,钱要来了吗?”
  万历一脸激动地向张鲸询问道。
  张鲸道:“回禀陛下,户部那边只愿拨五万两给内承运库。”
  “五万两,他们这是打发乞丐么?”
  万历气急地指着张鲸道:“你们东厂是怎么办事得?”
  张鲸忙道:“陛下恕罪,户部那边是借陛下励精图治和内阁关税改革之名,表示要多存一些钱,以备不时之需,而朝中许多大臣也都支持户部。”
  张诚默默地点了点头,道:“事先就有不少大臣上奏,要求削减宫廷支出,将更多的钱,用于国家建设,只是微臣还没来得及呈给陛下。”
  他不是没来得及,而是他不敢拿给万历看。
  万历看了不得气死去。
  那些大臣们可都不是善茬,郭淡要没有万历的支持,他能走到今天吗?
  早就死得连渣都不剩了。
  万历才是罪魁祸首。
  大臣们也都在想尽办法,令万历难受。
  你恶心我们,我们也要恶心你。
  其实他们早就想削减宫廷支出,确实,这宫廷支出太多了一点,关键国库也没有什么钱,毕竟那边还有一个太仆寺分了一大笔钱去。
  “报复!”
  万历气急败坏道:“他们这是报复,报复朕支持郭淡,可他们也不想想,要不是朕支持郭淡,国库能够得到这一百八十万两吗?不行,厂臣,你立刻调派锦衣卫去,朕就不相信他们敢不给。”
  张鲸道:“陛下,臣方才就是与刘指挥使一块去的,但是户部将国库得账目都拿了出来,确实国库是比较吃紧,臣寻思着,倘若去硬逼着他们将钱运送内承运库,到时他们改革失败,可能就会推倒陛下您头上来啊。”
  万历眨了眨眼,过得一会儿,他狠狠一跺脚道:“这群家伙,真是可恶至极啊!哎呦!哎呦!”
  “陛下,您小心一点啊!”
  李贵赶忙上前搀扶着万历。
  这肥宅跺得太用力,太忘我了,结果把脚给跺麻了。
  “难道他们是要把朕饿死吗?”万历坐在椅子上,拍着桌子道。
  这个时机卡得可真是太狠了,他还真不太敢要这钱,因为他知道真得会出问题得。
  张鲸道:“陛下,郭淡一直受到陛下庇佑,也赚得不少钱,何不先让他拿出一些钱来。”
  其实他也没有使劲去要,他希望万历让郭淡来出这钱,国库的钱,还能跑得了吗?但是那个小金库,他可都还没有碰过,而内承运库一直是他在管,他希望此次能够介入万历的那个小金库。
  万历微微皱眉,面露纠结之色,他也有想过,但他纠结的是,郭淡那里的钱,还能够生小崽子,国库的钱那就是纯粹用来花的。
  纠结半响,他才道:“厂臣,你去想想办法,明年缩减一下宫廷支出。”
  张鲸都傻了,郭淡究竟给万历下了什么迷药,竟然宁可缩减开支,也不愿意动那个小金库。
  这很不万历啊!
  ......
  寇家宅院!
  “呀呀呀!儿子,你知不知道你老子要抱抱你,得突破多少阻碍,可真是不容易啊!不过你放心,你老子已经请了长假,这些天就专门伺候你。开不开心?”
  “哇---哇---哇!”
  “不是吧,你这么不给面子。”
  郭淡是洗白白,换了新衣服,这才得到了寇守信得恩准,抱上了寇承香,结果刚刚抱在怀里,寇承香就哇哇大哭起来。
  “喂喂喂,别哭了,做人要懂得适可而止,可别惹老子生气了。”
  “哇---哇---!”
  寇承香却是哭得更加撕心裂肺。
  哭得郭淡都害怕了。
  毕竟他很少带孩子,有些不知所措。
  “这可如何是好?”
  “姑爷,小少爷很认生,让我抱抱就没事了。”
  一个奶妈走上前来。
  “是吗?”
  郭淡赶紧把寇承香交给奶妈。
  果不其然,奶妈刚接手就不哭了。
  郭淡是一脸尴尬,勉强得挤出一丝笑意,“是我儿子,这有奶就是娘,哈哈,小小年纪就知道奔着奶走,给奶妈面子,毕竟我的银子,他暂时也用不了,这是对得,你们先喂饱他,吃饱之后,他就会认人了。”
  “姑爷,刚刚才喂过奶的。”
  “.....?”
  郭淡情不自禁的闻了闻衣袖,嘀咕道:“这刚换的衣服,不臭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