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一章 瘸了瘸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利玛窦是万万没有想到,郭淡竟然能够说一口流利的弗朗机语,虽然这口音是有些不一样,但并非是那种夹带汉语口音的,且肯定比他的汉语说得可是要好多了,他非常惊喜地用弗朗机语道:“先生会说我们的语言?”
  徐光启也是震惊地看着郭淡。
  只觉郭淡是深不可测啊!
  “我不但会弗朗机语。”
  郭淡手指向利玛窦胸前得十字架,“我还算是半个天主教徒。”
  教...教徒?
  利玛窦差点没有泪崩,远在万里之外,竟然能够看到一个不同肤色,不同发色的教徒。
  圣母玛利亚!
  伟大得圣母玛利亚!
  这是您赐予我的福音吗?
  利玛窦相信这定是圣母的旨意,颤声道:“你...你说得是真的吗?”
  “当然。”
  郭淡随随便便就背了几句圣经。
  他在美利坚的时候,虽然不信教,但他非常注重教派,如果把天主教、基督教、犹太教搞混了,那会引起客户的不开心。
  利玛窦当即是欣喜若狂,赶紧向同志行教礼。
  只言片语,却让利玛窦觉得郭淡犹如亲人一般。
  郭淡面色一紧,“神父可别乱来,这会出事得。”
  利玛窦顿时惶恐不已,目光在徐姑姑、吉贵他们脸上瞟了瞟,“对不起,对不起,我太激动了。”
  郭淡笑道:“其实我比神父更激动。走,我们去里面谈谈。”
  “请请请!”
  二人直接去到里面房间。
  徐光启站在门前是呆若木鸡。
  什...什么情况?
  利玛窦已经完全忘记徐光启,入得屋内,便向郭淡道:“郭先生,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天主教的?”
  郭淡摇摇头道:“此事真是说来话长,我小时候曾遇到过一个名叫法里奥的神父,是来自威尼斯,记得他告诉我,那是一座非常漂亮得水上城镇,神父他博学多才,且心地善良,教会了我许多做人做事的道理,并且还帮我取了一个弗朗机名字,叫做马里奥。”
  利玛窦虽然不是那种单纯懵懂的教徒,非但如此,他还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不然的话,他也到不了这里,但他对此是深信不疑,否则没法解释郭淡为什么会背圣经,会知道威尼斯,会说弗朗机语,赶忙问道:“法里奥神父还在这里吗?”
  郭淡道:“八年前他就离开了这里。”
  利玛窦微微有些失望,又问道:“马里奥,你可有在这里建立教会。”
  郭淡叹了口气道:“这是法里奥神父毕生的愿望,我也想帮他去实现,只可惜...只可惜,我大明禁止传教,所以,唉...我令法里奥神父失望了。”
  利玛窦道:“不不不,你有这份心思就足够了,唉...我也知道在这里,是禁止传教,你看看我,看看,我现在也穿上了你们的儒袍。”
  郭淡眼眸一转,道:“神父是想借儒家思想来传教?”
  利玛窦神情一滞,谨慎道:“也不能这么说,我只是觉得儒家思想与我们的天主教有很多像似的地方,所以......。”
  别装,我认识你,你也是狡猾狡猾滴。郭淡摇摇头道:“这恐怕是不行。”
  “为什么?”利玛窦激动道。
  郭淡道:“因为我们儒家,崇拜祖先,崇拜圣人,凡事都得代圣人言,在你没有成为圣人之前,你若乱改动儒家经典,那会被人赶出去的,甚至于杀头。”
  这吓得利玛窦一抖,赶忙问道:“那...那可如何是好?”
  不能传教,他来干嘛。
  郭淡故作沉思,过得一会儿,他才道:“神父来卫辉府也有些时日了吧。”
  利玛窦点点头,非常激动道:“卫辉府真是太伟大了,这里令我想起了威尼斯,听说这一切都是因为你,简直不可思议啊!”
  他开始疯狂得吹嘘郭淡,而且是发自内心,因为这里令他有一种家得感觉,威尼斯和现在的卫辉府都处在资本萌芽时期,有着很多像似的地方。
  甚至这里比威尼斯还要好得多,毕竟这里压迫比较少,没有教皇,没有贵族。
  郭淡谦虚了几句,又道:“神父,你若想在这里传教,首先,你得取得大家的信任......。”
  “是的,是的。”
  “在建立起自己的名望......。”
  “对对对!”
  郭淡看着直点头的利玛窦,不禁觉得好笑,继续道:“而卫辉府如今是以商业为重,尤其是现在,每个商人都在想办法提升自己的生产工具,我知道在弗朗机,有些知识是我大明没有得,如果先生能够教他们一些这方面的技巧和知识,他们一定会非常感激先生,等到那时候,先生再来传教,势必会事半功倍。”
  利玛窦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郭淡道:“所以,暂时咱们先不提天主教,就提知识,先赢得大家的信任和支持,然后再传教。”
  利玛窦道:“马里奥,你说得非常有道理。”
  郭淡呵呵笑着,心想,亲爱的利玛窦,有道理也没有用啊!我们儒家思想简直就是宗教克星,什么教来都是白搭,你就安心当一个技术顾问吧。
  利玛窦突然问道:“为什么你不这么做?”
  “呃...!”
  郭淡眨了眨眼,道:“这是因为我太年轻了,我只能带大家一块赚钱,但是哲学、思想方面的,是没有人会听我的。”
  利玛窦点点头道:“是的,是的,这我知道,你们的大官可都是老人。那我现在该怎么做?”
  郭淡想了想,道:“我会聘请神父做我们的技术顾问,专门指导那些商人和工匠,神父以为如何?”
  利玛窦大喜不已,这特么还是一个管事人员,这可真是太好了。
  他忙不迭地答应下来,思索片刻,他突然道:“你看这样如何,我...我帮卫辉府建造一座钟楼,对了,你知道钟吗?”
  聪明的利玛窦之所以没有怎么犹豫,就答应郭淡,是因为他觉得这是非常对的,你得给人家帮助,人家才会相信你,才会信教的。
  光凭嘴说是没有用的。
  他们这些传教士,在各地都非常热衷于帮助别人。
  郭淡顿时欣喜不已,道:“知道,知道,神父若能够建造一座钟楼,那必定名震卫辉府。”
  利玛窦却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我...我急忙忙赶来这里,身上没有带多钱。”
  郭淡立刻道:“钱我出,神父不用为此担心。”
  “马里奥,你是圣母派来帮助我的吧。”
  利玛窦说得是越发激动,张开双臂,想要拥抱郭淡。
  郭淡当然没有让这个老男人得逞。
  二人聊了小半天,才从屋里出来,当利玛窦看到徐光启的时候,顿时内疚得眼泪都快要掉出来了,赶忙上前像徐光启道歉。
  徐光启原本是有些在意的,但是看到利玛窦非常真诚向他道歉,又觉得自己太小气量了。
  郭淡道:“徐秀才,我已经委任神父出任我们卫辉府的技术顾问,不过神父初到卫辉府,这人生地不熟,既然你们已经认识,那你就先带着他。”
  徐光启颇为激动道:“郭校尉真是慧眼识人。”
  可见他已经知道利玛窦是非常博学多才。
  郭淡呵呵道:“说到慧眼识人,我最值得骄傲得,就是留你在卫辉府,我听说卫辉府的河道在你的治理下,变得更好了。”
  徐光启当即脸都红了,道:“那非我一个人得功劳,在下也远不如郭校尉,想不到郭校尉还懂得弗朗机语。”
  郭淡笑道:“这算不得什么本事,只是机缘巧合罢了。”
  三人又聊了一会儿,利玛窦与徐光启便向郭淡告辞。
  郭淡也亲自送他们到门前。
  “对了!”
  利玛窦突然想起什么似得,“马里奥,凯瑟琳在你哪里吗?”
  郭淡愣了下,笑道:“她现在在北京,我忘记带她一块过来了。”
  “她还好吗?”
  “非常好!”
  “谢天谢地。”
  利玛窦是长松一口气。
  “郭校尉!”
  忽见晋商胡渡走了过来。
  真是多事之秋啊!喝杯茶都能喝出这么多事来。郭淡不禁暗自苦笑。
  徐光启、利玛窦见罢,向郭淡行得一礼,便离开了。
  等到他们走出几步远,胡渡便向郭淡道:“郭校尉,我听说大名府那边突然下令不准我们的商船过关,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们晋商走的是贸易,这货物通不过去,那可真是要了他们的命啊!
  郭淡微微笑道:“进屋说吧。”
  胡渡见郭淡一脸轻松,不禁也稍稍松了口气,但随后又见郭淡没有请他到厅堂,而是请他到里屋坐,这心又提了上来。
  “请喝茶。”
  郭淡将一杯茶放到胡渡面前。
  “哦,谢谢。”
  胡渡有些晕。
  郭淡坐了下来,不紧不慢道:“关于大名府突然封关的事,我方才听说了,这不是什么大事,我已经请吉公公去解决此事,相信问题不大。”
  胡渡听到吉贵出手,立刻松得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顿了下,他又道:“可是对方明显就是在针对我们,这防不胜防啊!”
  “那毛深也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不足为虑。”
  郭淡随意地摆摆手,又道:“其实即便你今日不来找我,我明日也打算去你们茶庄坐坐,因为我有一件更重要得事要与你商量。”
  胡渡微微皱眉,谨慎道:“什么事?”
  郭淡道:“你在南京可有茶庄?”
  胡渡稍稍迟疑了下,道:“倒是有一家。”
  “一家?”
  郭淡皱了下眉头,“茶叶主要可是江南地区在供应啊。”
  胡渡道:“原本不止一家,但是近一年来,我都把茶庄搬到卫辉府来了,毕竟许多商人贩卖茶叶来卫辉府加工。”
  郭淡沉吟少许,又问道:“那你可有认识得晋商在江南那边开茶庄得?”
  胡渡点点头。
  “有多少家?”
  “我认识的就只有二十来家。”胡渡被他问糊涂了,道:“郭校尉,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事来了?”
  郭淡笑道:“我打算借你们的茶庄去江南放贷。”
  “去江南放贷?”
  胡渡双目一睁。
  郭淡点点头,道:“关税保护本地商业,而江南又有地理优势,必定会吸引不少商人过去,我希望在江南进行商业放贷,专门支助那些商人建立作坊。关于钱得话,到时我们让南京的一诺牙行拨五万两出来,放贷对象,由我们来决定,但是利息全部给你们,让你们做一笔无本买卖。”
  胡渡听着一点也不高兴,道:“也就是说郭校尉打算放弃卫辉府?”
  “当然不是。”
  郭淡笑道:“这番说辞,是我希望你们告诉那些江南大地主的,江南商业必定会更上一层楼,南京将会取代卫辉府,此乃放贷的绝佳时机。”
  胡渡好奇道:“这么做得目的是什么?”
  郭淡笑道:“南京那边不是要学习我们卫辉府吗?那我就去亲自跟他们上一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