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虽然郭淡以前与地方官府少打交道,因为他身份卑微,他才懒得上门找鄙视,但他也从未请徐姑姑出马,反正就是尽量少打交道,但是此时此刻,他知道如果自己亲自出马,这事铁定没法谈。
  因为如今他是得势的一方,正风光无限,他若上门的话,那王一鹗他们必然是要灭灭他的威风,可现实就是他占优势,他肯定不会做出卑微的姿态,那这还怎么谈下去。
  徐姑姑不同,她天生自带贵族身份,同时她在江南也有一些名气。
  她与王一鹗等人能够平等对话。
  那么她作为说客,无疑是最为合适的。
  结果也是非常成功。
  在与官府达成默契之后,郭淡开始向外面撒钱,订购丝绸。
  而那些走投无路的商人们拿着郭淡的订单,就是开始对外招人,同时开始向百姓采购丝料。
  就在这采购得过程中,官府突然站出来叫停,并且对外宣称,这些奸商低价收购百姓的丝料,决不能让他们占百姓的便宜。
  可真是大义凛然啊!
  但这可将那些大地主给惹毛了。
  都这般时候了,你们还针对郭淡,郭淡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老子就跟你们拼了。
  但同时也有一批人支持官府,其中当然是以士林为主。
  这两边都去找官府谈判。
  这一下子重心又从郭淡身上转移到官府上面。
  官府在这里面那可真是纵横捭阖,拒不让步,要求把丝料的价格,再往上抬了一分,可不能这么坑百姓。
  就这一分,可真是把债务双方都吓惨了,万一郭淡不要了怎么办?
  百姓们心里也非常着急,原本那个价格,他们也是愿意接受,往上抬这一分钱,万一鸡飞蛋打了呢?
  但最终郭淡还是做出了让步。
  这一下可不得了,官府的威望那真是坐着火箭上升,百姓当然开心,涨一分对于他们而言可是不少了,反对郭淡的人也开心,这不在乎钱多钱少,关键在于谁说了算。
  从目前来看,还是官府说了算。
  至于商人么,也没有亏什么,反正这钱是郭淡出。
  官府拿到了好处,自然也会给郭淡便利。
  剩下的你们就自己看着办吧。
  很快,南直隶本地的经济开始活跃起来。
  但是跟卫辉府不同,卫辉府都是那种大宗贸易,是大富商、大地主之间的往来。而郭淡在南京走得是亲民路线,小作坊收购百姓手中那些零碎的丝料,并不影响对外丝绸和瓷器贸易。
  但这积少成多,这加起来可也不少。
  不过南直隶的大地主并未就此罢休,他们心想,如果没有新关税法,那他们有更多的利润空间。
  在郭淡帮助他们解决这后顾之忧后,他们开始全力反对新关税法。
  而王一鹗这些官员,自身就反新关税法,只不过他们不太敢直面冲撞内阁,既然下面有人闹,那就让他们闹呗。
  由于上面对此放任自由,这就导致整个江南的富商、大地主完全没有压力,他们开始煽动百姓、小商人,以及整个士林,一块抨击新关税法。
  而江南的声音,对于朝廷的影响那可是非常大的。
  言官们开始站出来表演,你们看,你们看,可不是我们故意针对内阁,这天下百姓都反对,这能是一个好政策吗?
  他们开始强烈要求皇帝召开朝会,商议此事,不然的话,这天下将会大乱。
  这其实也是封建社会不太喜欢商业的原因,联动性太强,一个地方出问题,就牵连甚广,不太好控制。
  王锡爵是内忧外患,如果此时召开朝会,他是必败无疑。
  首先,他认为万历可能也是反新关税法得,因为这伤及到卫辉府的权益,故此万历才一直都不出来。
  其次,就算皇帝不是这样想的,皇帝也不可能冒天下之大不韪,虽然历史上万历干过这种事,但那是为了他的利益,他当然可以不要脸,为了王锡爵,呵呵,那就没有这个必要。
  申时行也知道王锡爵快要山穷水尽,再不站出来,那就真完了。
  不过他也真佩服万历,外面都闹成这样,你丫还待得住,你就不怕失控吗?
  肥宅!
  你够狠!
  今日夜里,申时行终于求见万历。
  万历也是破天荒地接见了申时行。
  对此申时行并未感到丝毫意外。
  当万历出现在武英殿时,那可真是精神气爽,肥肥的脸颊是白里透着红,一双小眼睛那是如夜空中的星星,闪闪发亮。
  话都不用说,申时行就知道,万历这期间过得是多么滋润。
  “爱卿急于见朕是为何事?”
  万历是一本正经地问道。
  皇帝兴趣高,申时行也只能陪着演,作揖道:“回禀陛下,老臣今日求见,主要还是为了那新关税法一事。”
  万历神色一变,握拳托腮,露出苦恼之色。
  反正就是不太想谈这事。
  头疼得紧!
  申时行只能继续言道:“陛下,自新关税法颁布以来,肃清运河,造福百姓,还我大明一个朗朗乾坤,但朝中许多大臣只为一己私利,不但故意破坏新法,且诬蔑那些正直的官员,其心可诛也。”
  万历挤出一丝笑意来,“爱卿,虽然朕身居宫中,但外面的事,也是知道一些得,可不仅仅是朝中大臣反对新关税法,就连百姓也都反对。”
  申时行虽毫无证据,但也理直气壮道:“那都是有人在背后怂恿所致,就如同上回临清钞关发生的事,我们已经找到足够证据,证明那些珠宝原本不应该出现在那艘船上,可见他们是故意借陛下之名,来陷害唐文献,此乃大逆不道之罪。”
  万历道:“此案朕一直都有在关注,之所以没有急于判决,主要是因为朕以为两边都有过错,唐文献虽有可能是被人陷害,但他若不那么霸道,自以为是,目中无人,也不至于闹成这样。
  漕运方面也有难处,一直以来钞关都不查漕运,如今漕运的船只突然也要接受检查,他们难免也会有些抵触情绪,朕也是非常理解得,你们内阁还是有些急于求成,这事啊!你们应当先与漕运沟通。”
  申时行能说什么。
  之前沟通得非常顺利,是他们临时倒戈相向。
  万历偷偷瞄了眼申时行,又道:“而且,朕也不认同,百姓反对新关税法,都是因为背后有人怂恿,朕觉得新关税法,也有些欠妥当啊。”
  申时行忙道:“老臣愚钝,还请陛下明示。”
  万历轻咳一声:“这定税的是你们,查税是你们,收税的还是你们,卿家以为这妥当吗?”
  “这...?”
  申时行尴尬不语。
  王锡爵就是要加强内阁权力。
  但问题在于,什么都是你们说了算,也许现在你们可以秉公处理,可是谁能保证你们一直都会秉公处理,等到你完全控制之后,那么将来你们的人就能够畅通无阻,我们的人就永远过不了关。
  别人自然不愿意啊!
  申时行非常识趣地问道:“陛下圣明,是臣等考虑不周,依陛下之意,该当如何是好?”
  万历故作沉吟一番,道:“大家求得还是一个公平,朕听闻民间有一个名叫信行的作坊,专门帮商人计税,对于物价和关税,是了如指掌,且口碑是非常不错,有着极佳的信誉,朕以为户部可以雇佣信行来帮忙制定关税。”
  申时行当然知道,信行就是属于郭淡的。
  这等于是要将定税权力给拿过去。
  不过申时行早有准备,万历肯定是有所求的,道:“陛下圣明,臣以为这着实值得考虑。”
  万历眼中闪过一抹得意之色,又道:“另外就是这税钱,税票是你们开的,税钱也是你们在收,那么具体收了多少税钱,也只有你们知道,这自然会有人不服啊!近日就有不少奏章,提及过此事。”
  看来陛下还真是惦记上这钱了。申时行非常麻木地问道:“依陛下之意,该当如何?”
  万历笑道:“朕认为户部可以雇佣一诺牙行的钱庄来储存税钱,由你们来开税票,由钱庄来收钱,到时直接可以从京城的钱庄将钱交予朝廷,这样不但省时省力省钱,而且也令大家都安心,毕竟民间钱庄可不敢乱来,户部、都察院、东厂,都可以去查账。”
  申时行觉得这样也是可以的,毕竟内阁也不想贪这钱,目的是要防止他人贪这钱,于是道:“陛下此计,甚是高明,老臣以为这大为可行啊!”
  你能说不行吗?
  万历暗自偷着乐,突然想起什么似得,“对了,朕有一样东西,要给爱卿看看。”
  说着,他向李贵使了个眼色。
  李贵拿着一个簿子走到申时行身前,双手递上。
  申时行接了过来,心跳加速,他还想要什么?打开簿子一看,双手微微抖了下,原来这是内府的账本。
  这越看越心惊。
  万历微微笑道:“卿家也看见了,光丝绢和蜡,户部每年都得从朕的内府里面拿走二十万两。”
  这哪能不知道,这都是公开的秘密,因为国库本就不充裕,你皇帝还要这么多钱,这可说不过去啊!
  申时行忙道:“陛下明鉴,老臣对此实在是不知情。”
  “朕当然知道爱卿并不知知情。”
  万历微微一笑,又道:“朕也不打算追究此事,因为这些实物确实难以折算,户部也有户部的难处,故此朕打算跟户部做一个交换,今后关税就全部交予朕的内府,以往年的数目来抵扣相应的实物,至于以后关税是增是减,由朕自己来承担,与户部没有关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