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八章 深藏功与名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其实漕运一直都是反对新关税法的,最开始他们也不爽,只是没有办法而已,而如今他们输了,付出代价也是应该的。
  然而,不管是万历,还是内阁,可都没有指责过漕运,最多也就是钞关官员恶心一下漕运船只,让他们不那么放肆。
  这是必然得,钞关要掌控一定权力,必须得强势一些。
  但并没有说针对漕运内部进行一些调整,或者说撤换一些漕运官员,只是惩罚了几个小角色,可都没有深究,那几个人肯定受人指使。
  这都是因为漕运非常非常重要,如果漕运停下来,整个大明会立刻陷入巨大的危机之中。
  既然你没办法废掉它,那你就必须供着它。
  郭淡是不会与漕运争夺河道上的利益,他只是要确保商船可以在规则下畅通无阻。
  但这事也不是他说了算,毕竟那唐文献也不是吃素的。
  这还得跟王锡爵商量一下。
  王锡爵听到郭淡要让出利益给漕运时,不禁稍显诧异地看向郭淡,过得一会儿,他才笑道:“真是难得呀!你果然不同于一般商人,也难怪你能有今日的地位。”
  郭淡笑道:“大人过奖了。”
  王锡爵稍一沉吟,叹道:“其实这漕运贪腐也不是一日两日之事,这根本就难以去阻止,让他们去接一些私活,这我倒是不反对,但是你就不怕他们讹诈商人吗?”
  郭淡道:“据我所知,漕运里面也分很多派系的,如果合作不愉快,那就换,有竞争得话,他们自然也不敢肆无忌惮,这讹诈一波又能赚多少,相信这一笔账,他是能够算清楚的。况且,他们与许多商人可都是老交情。”
  王锡爵满怀忧虑道:“但这非长久之计啊!漕运赋役沉重,令百姓苦不堪言。”
  郭淡呵呵道:“大人不会是想让我来解决这个问题吧?”
  王锡爵瞧了他一眼,道:“本官想听听你的看法。”
  他此番改革,也是想对漕运进行整改,这也是一个顽疾,可惜他未能成功,如今的他可没有力量再针对漕运下手,反正他现在也与郭淡合作,那为什么不合作把这些问题给解决了。
  郭淡道:“我的看法就是想要利用权力去解决这个问题,那是不可能的,此中道理,大人应该比我更加清楚。”
  王锡爵当然明白,历朝历代都有漕运腐败问题,也不是没有想过办法,但从来没有解决过,问题还是那个老问题。叹道:“那岂不是说这个问题永远都没法解决?”
  郭淡反问道:“不知大人可有想过,为什么朝廷不像我们商人一样,雇佣船队运送漕粮。”
  王锡爵道:“那可得花不少钱啊!”
  “这就是问题所在。”
  郭淡双手一摊,道:“朝廷永远都想花最少钱的,干最多的事,这与漕运官员贪污腐败其实没有任何区别的,说句难听的话,这上有所好,下必甚焉。”
  话糙理不糙。
  朝廷总是渴望不出钱,或者出很少很少得钱,让百姓去负担漕运,那官员肯定也会这么干,你就是拿一文出来,我都要掰一半走,你都有脸拿这么点钱出来,那我还要这脸作甚。
  王锡爵凝眉思索半响,突然抚须一笑:“你这番独到的见解,可真是令老夫受益匪浅啊!那是不是可以说,当朝廷也如商人一样,这些问题都将不复存在。”
  郭淡点点头。
  王锡爵突然问道:“这漕运乃是我大明的命脉所在,你认为应该被控制在一群商人手中吗?”
  这老头反应可真是快呀!郭淡暗自嘀咕一句,道:“这世上没有完美,每种制度,都有着它的缺陷,就看怎么去取舍。”
  王锡爵笑了笑,又道:“虽然有些事是难以避免的,但也不能完全不管,这国有国法,家有家规,钞关必须要成为悬在漕运头上的一把利剑,否则的话,他们只会变本加厉。”
  郭淡沉吟少许,道:“大人可以从信行和钱庄调去任何有关于漕运的账目。”
  你是在敷衍我吗?王锡爵觉得这远远还不够,道:“你不能好处占尽,却不承担责任。”
  郭淡苦笑道:“大人,我只是一个商人,有些事我真是爱莫能助,但是我可以在私下去影响漕运,用契约来约束他们。”
  王锡爵稍稍点头,思忖一会儿,觉得郭淡这身份,跟漕运打交道,确实也比较困难,道:“如此也行,还有......!”
  “大人可知道我们商人如何展开合作的吗?”郭淡突然问道。
  王锡爵一愣,旋即摇摇头,他甚至都不明白,郭淡为什么问这个问题。
  郭淡却是一本正经地解释道:“我们商人虽然凭借契约,但是信任也是非常重要的,我更愿意选择一个与我有长期合作的商人合作,这就是为什么卫辉府有许多京城的商人。
  但是我跟他们也是慢慢建立起信任的,最开始只是在机缘巧合下,有过一次合作,觉得彼此都不错,再进行合作,久而久之,便就建立起信任来。
  这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大家都不信任,只是凭借契约的约束,那么一旦出了问题,他们肯定马上就会来解除契约,但是有着长久合作的伙伴,就不会立刻跑来,因为他们知道我能够度过这个难关。”
  王锡爵刚开始听得是糊里糊涂,他是在教我做买卖吗?但很快,他便明白过来,抚须哈哈大笑起来。
  郭淡的意思很简单,我们才开始合作,彼此都还不信任,不太建议展开太过深入的合作。
  ......
  而那边李通也进行的非常顺利。
  因为由始至终,郭淡与漕运没有任何矛盾,最初朝廷要对付郭淡,漕运也不是非常情愿的,因为卫辉府为漕运带来大量的业务。
  漕运是支持废除新关税法,从表面上来说,这其实对于郭淡也是有利的。
  不过最近这期间,漕运开始防备郭淡,因为郭淡的运输队发展的太迅速,基本上垄断民间的贸易。
  这令漕运非常担忧。
  这块蛋糕,漕运是不可能割舍出去的。
  这时候李通突然上门,表示会回到以前,价格什么,我们都统一,不会有任何改变,虽然多了关税但也是商人去缴,跟咱们没有关系。
  那些漕运官员可真是长出一口气,毕竟如今郭淡得势,暂时要对付郭淡,也是一件非常令人头疼的事,他们还请了李通在那里大吃大喝一顿。
  而这期间郭淡也在进行最后的收尾工作,首先当然是安排钱庄和信行介入钞关,信行就是以仓库来介入,今后钞关的仓库,都是信行的人掌管。
  要出货得话,就必须得把货物运送到指定的仓库去,扬子沟的仓库只是其中之一。
  而钱庄则是收银来介入,凭票来收银,票上是多少钱就是多少钱,而这票是信行开单,官牙负责盖章。
  终点也是如此,先得上钱庄把税钱交了,拿了钱庄的票据,交给钞关的官员,官员才会放行。但是可以在起点的钱庄直接存钱进去,凭钱票到终点的钱庄交税。
  都是相互监督着。
  这就是郭淡想要的,只要能够将规矩定死,那他就不怕什么。
  除此之外,郭淡还将收购来的钱庄给运营起来。
  当初他收购债务,顺便也将那些小钱庄一并收购,这些小钱庄都有一个特征,就都是新开的,其中债务多半都是借给商人开作坊。
  郭淡并没有打算赋予钱庄借贷得功能,只是汇款和存银,这些小钱庄就专门负责收购绸缎。
  .....
  一诺牙行。
  “我们马上就要回卫辉府,不过难得来江南一回,如果二位有意得话,我们可以出去游玩几日。”
  郭淡坐在椅子上,向徐姑姑和杨飞絮道。
  徐姑姑道:“你多在这里逗留一日,王一鹗他们就寝食难安。”
  郭淡微微皱眉,道:“那么我走了,他们就会放过我吗?”
  徐姑姑道:“那就得看他们认为你是不是真的威胁到他们的地位,如果他们感受到威胁,那他们就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得。不过在我看来,你跟他们是可以避免冲突,因为你们所求并不冲突,你不需要坐镇南京,也不需要在南京去提升自己的名望,毕竟你要得也不是这些。”
  郭淡要得是什么,是江南的原料,丝绸、茶叶、瓷器,等等。
  只不过他要的量比较大,且是要持续不断的,故此他必须跟江南的大地主们建立起友好的关系。
  这跟王一鹗他们的利益并不冲突。
  徐姑姑的意思很简单,既然并不冲突,那就没有必要去引发南京官府的担忧,该低调得时候,还是得低调。
  郭淡点点头,道:“听居士的,明日我再安排一下,后天我们就出发回去。不过,还得劳烦居士去跟王一鹗他们去告个别,希望他们知道,我们无意与他们为敌。”
  徐姑姑点点头。
  第二日,徐姑姑就去王一鹗他们道别,其实这不过是面子功夫,毕竟王一鹗、田义也不傻,光凭你的这番话,并不能说明什么,还得看你是怎么做得。
  可孙贺天他们听说郭淡突然要回去,吓得赶紧跑来,询问是不是又出了什么事。
  他们可不想郭淡这么早就回去,毕竟这里一切才刚刚开始。
  郭淡也向他们解释,开封府、卫辉府还有很多事等着他去处理,他已经跟寇义交代好了,他会兑现他的承诺。
  如此才让孙贺天他们放下心来。
  不过郭淡并没有马不停蹄的赶往开封府,他还在扬子沟逗留了一日,与父亲和乡亲们告别。
  扬子沟所有的百姓都跑来送郭淡,那场面真是流泪满面啊!
  郭淡虽然回来没有多久,但是他却给扬子沟的百姓带来了非常多的财富,且都是可以持续发展的,光那些仓库就基本上为扬子沟的所有乡亲提供了就业岗位。
  在这一刻,大家都不再挂念乡里是不是要出个进士。
  不要进士,我们要商人。
  隔壁乡的进士倒是出了两三个,但有个卵用,也就是他家光宗耀祖,而郭淡轻轻松松就让扬子沟成为附近最为富裕得乡村。
  这才是真正的衣锦还乡。
  与乡亲们道别之后,郭淡就立刻踏上归程,其实他是真的有很多事要做,卫辉府就不用说了,突然取消补贴,建立起新得关税体系,商人们能不能适应,他也还不清楚。
  关键开封府的学院也都开学了,他原本是打算开学就过去的,哪知他的这个计划突然触发,导致这时间上安排不过来,他可得赶紧过去看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