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一章 原来我是个明星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李时珍见郭淡还真的说出具体的理由来,不像似在敷衍他,内心不禁狂喜,又如此财力支持,他毕生所学都能够得以发挥,此时此刻,他真是非常庆幸自己当初选择担任这医学院院长。
  可是徐姑姑却对此有些疑虑。
  待他们离开之后,徐姑姑便问道:“关于帮百姓免费看病,你是早有计划,还是临时决定的?”
  郭淡道:“我想应该算是临时决定的。”
  徐姑姑听罢,凝眉不语。
  郭淡问道:“不知居士对此有何疑虑?”
  徐姑姑道:“这由奢入俭难啊。一旦你决定给百姓免费看病,那么将来你想要收回来,可就不是那么容易,我建议你还是徐徐渐渐,不应操之过急。”
  “居士说得有道理,”
  郭淡点点头,话锋一转,“但是我也并非是一时冲动,我建立医学院,是因为我认为医学是有利可图得,因为人人都会生病,都需要求医。但是要发展医学,这可是需要不少钱,而这其实是最为节省成本的一种方法。”
  徐姑姑好奇道:“节省成本?”
  郭淡点点头道:“我可以拿着他们交上来的钱,去大规模得种植药材,而医学院通过不断的实践,为我提供的最佳的药方,是能够令我药材变成商品,卖遍全国,甚至于卖到海外去。
  这只是其一,其二,可不是人人都只需要缴一钱,就能够免费看病,我主要针对得对象是那些在作坊做事的工匠,因为他们会有着持续得收入,比较稳定,像普通的百姓,他们可能缴得钱比较多,而且要连续交不少年,才有这个免费看病的资格。
  不能说你今年教一钱,就能够免费看病,你明年身体好的时候,就不缴这钱,这当然是不行的。”
  徐姑姑美目一睁,“你是想借此迫使更多的百姓去为商人做事。”
  郭淡笑道:“越多得百姓进入作坊,我的税入就会越多越稳定,商人也就会赚得越多,我相信商人会愿意多交这一点点税。当然,也不是那么简单,毕竟有些药材是非常名贵得,不可能给每个人用,故此我还会将钱分成好几个等级,富人可以缴纳给多的钱,以换取更好的医疗保证。”
  徐姑姑只觉不可思议,问道:“这真的只是你临时想到的?”
  郭淡轻描淡写道:“做买卖也是熟能生巧。”
  徐姑姑稍稍一愣,旋即笑道:“原来如此。”
  郭淡又问道:“关于进士学院的事,居士有何看法?”
  徐姑姑稍一沉吟,道:“我以为在整件事中,老师与学生都有过错,但我非常认同徐老先生之意,向老师做出表率,而不是去教导学生听老师的话,也许以你的口才,是能够让学生心服口服,但那也仅限于你,此乃治标不治本,让老师做出相应的调整,方能一劳永逸。”
  郭淡点了点头。
  正当这时,一个仆人走了进来,“东主,张真求见。”
  郭淡一怔,道:“请他进来吧。”
  “是。”
  过得一会儿,只见张真走了进来,“张真见过东主。”
  “张真,印刷坊得情况怎么样?”
  郭淡笑问道。
  张真面露尴尬之色,抱拳道:“张真令东主失望了。”
  郭淡问道:“出了什么事?”
  张真如实将开封府的情况告知了郭淡。
  原来在这期间,南京有一股资本入场,在开封府开设了一家名叫“生花”的印刷坊,同时还包括笔墨纸砚得生产,并且发展的非常迅速,如今许多学府得报刊都不再与五条枪印刷坊合作。
  “东主,其实我们的印刷坊更加物美价廉,但是...但是他们宁可与生花合作,而且周边的州府都给予他们支持,不但为他们提供生产原料,还将有关印刷的订单都给予生花。”张真是倍感委屈道。
  这是买卖上的事,官府跑进来掺合,这谁受得了啊!
  “原来是这事。”郭淡点点头,当初苏煦就跟他讲过,要开印刷作坊,问道:“那你有什么对策?”
  张真思忖少许,道:“其实也不是所有的学府都选择生花,因为生花背后的东主其实就是南京学府,也有许多学府与南京学府不是那么的友好,我以为可以利用这一点,来扼制生花。”
  郭淡点点头,道:“非常不错,那就这么去干吧。”
  张真闻言一喜,得到郭淡的认同,可是一种非常美妙得感觉。
  郭淡又道:“但是我们也不能忘本,我们五条枪的成功之道,在于我们做得到,而别人都做不到,技术才是我们的立足之本,当我们的技术进一步拉开与他们的距离,他们之间的友情就将会变得非常脆弱,穿惯绸缎的人,是不可能再习惯麻衣,反之,一旦我们没有了技术的优势,那我们就彻底完了。”
  张真神情立刻又变得严肃起来,点头道:“我知道了。”
  等到张真离开之后,徐姑姑道:“看来这事并非那么简单啊!”
  郭淡点点头道:“我也没有想到,官府会入场。”
  徐姑姑道:“他们似乎找到对付你的新办法,他们在很多时候拿你没有办法,那是因为你并不在官场,他们难以找到对付你的契机,既然你不入官场,那他们就来商场,扶植一些商人来对付你。”
  “我与居士想得一样。”
  郭淡笑道:“苏煦那老狐狸,也确实厉害,抓住了个契机,但是这在我看来,这并不是麻烦事,我不入官场的原因,是因为我知道自己在官场斗不过他们,但是他们要来商场,呵呵,说真的,我真是期待他们能够打败我。”
  徐姑姑好奇道:“此话怎讲?”
  郭淡道:“不瞒你说,由始至终,我的手段都还只是使出一成。”
  徐姑姑美目一睁。
  你说这话,有没有考虑别人的感受。
  郭淡道:“因为我的强项,不在于生产,也不在于技术,而是钱生钱,只有在百花齐放得时候,我的手段才能全部施展出来,我渴望更多的行业发展起来,那样的话,我就更够赚更多的钱。”
  徐姑姑仔细思索了一会儿,觉得好像还真是如此,郭淡最大的利润是来自卫辉府,而不是北京和南京,而卫辉府不同于其它州府的地方,就在于卫辉府是百花齐放。
  郭淡在里面是如鱼得水。
  他一直以来都致力于帮助别人赚钱,他自己搞的产业,其实都还有一些阴差阳错,那五条枪本来是徐继荣得,他也没有打算要,是徐梦晹强行塞给他的,马赛是皇帝的,建筑作坊是陈平的,纺织作坊是秦庄的。
  他真正出面管理的,可能只有牙行和信行。
  但是这些人发展起来后,他却是得利最多的。
  徐姑姑突然觉得那些大臣选择了一条不归路。
  ......
  南京学府。
  “苏兄,听说郭淡已经来了开封府。”
  沈伯文面色凝重地向苏煦道。
  苏煦心不在焉点了下头,“我方才已经知晓了。”
  沈伯文道:“我看他此番前来,定是来救一诺学府的,我们可得做好应对的准备啊!”
  苏煦摆摆手道:“我倒是不担心一诺学府,不管他怎么做,他也影响不了我们,我反倒是担心我们的印刷作坊,不行不行,我得去叮嘱他们一下。”
  说着,他便站起身来,往外面走去。
  “苏兄,苏......!”
  沈伯文非常郁闷,咱们是来开学院的,你怎么尽顾着买卖。
  他哪里知道,自报刊出现之后,印刷坊在苏煦看来是极为重要的,如果让郭淡垄断,那士林将会失去话语权的,而做买卖他自认为不是郭淡的对手,他是很担心郭淡会对他的印刷作坊下手。
  有趣的是,郭淡也没有将心思放在印刷作坊上面,他也认为在商场,你再怎么使手段,哥也不怕,他反倒是将重心放在一诺学府上面,因为一诺学府是为他提供人才得地方,是未来,没有什么比未来更重要。
  他花了两日得功夫,去询问一诺学府的情况。
  主要问题其实还是集中在进士学院,如经济学院,是没有任何竞争的,就读的学生多半都是商人、地主的子弟,但问题在于,进士学院被人看成是招牌,代表着一诺学府,进士学院的颓废,会令整个一诺学府士气低落。
  在了解清楚情况之后,郭淡决定在进士学院召开一场师生大会。
  进士学院的学生不多,也就四十多个,第一批是招了二十多个,开学时又招了一批,毕竟这条件太高了,可老师却有二十多个。
  因为进士学院教得不是儒学,而是术,这里面就包含着许多专业,比如说,水利,城防建设,漕运,刑狱,等等。
  郭淡将这些分成课程,导致这老师的数量都快赶上学生了,这也导致教室里面是坐不下,只能在进士学院的操场上开。
  “哇!这么多人?”
  当郭淡来到进士学院时,只见操场是挤满了人,顿时有些吓到。
  李贽忙道:“其中有些是经济学院的学生,但还有不少是其它学府的学生。”
  “其它学府?”
  郭淡诧异地看向李贽。
  汤显祖抚须笑道:“你或许还不知道,关于你要召开师生大会,早已经传遍全城,大家可都是非常关注,因为你之前的几番演讲,至今都还令人津津乐道,他们可都是慕名而来。”
  “是吗?”
  郭淡还真是有些受宠若惊,感情我还是一个明星啊!
  事实还真就是如此,许多年轻人还真就喜欢听郭淡演讲,是那么的激情澎湃。
  郭淡又道:“但是我们一诺学府可以这样自由进出吗?”
  李贽忙道:“是徐老先生允许他们进来的。”
  郭淡左右看了看,没有发现徐渭。
  徐姑姑道:“也许徐老先生是希望你能够提升一下大家的士气。”
  郭淡愣了愣,旋即明白过来。
  为什么一诺学府士气低落,主要就是因为大家都认为老师不太行,导致学生也有些自卑,因为在如今这年代,“我是谁的学生”也是一个吹牛逼的资本。
  而郭淡可是一诺学府的明星,是能够吸引不少人来。
  这能够让一诺学府的学生感到一点点自豪。
  可见徐渭疯归疯,但心思却非常细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