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八章 重农抑商就是一个笑话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谈完医保一事后,会议就到此结束。
  郭淡借赶路的疲惫,婉拒了他们的设宴款待,回到自己在陈楼的专属小院。
  但其实周丰他们可不是想跟郭淡谈这些的,他们其实还是有很多事要跟郭淡谈的,毕竟补助计划刚刚结束,又经历了这么大一个动荡,关税的降低,市场的变化。
  有太多的事要与郭淡谈。
  但是郭淡提出的医保计划,令他们觉得此时谈这些,好像有些不合时宜。
  毕竟这个医保计划,是郭淡提出来的,他们既然没有答应,这马上又希望郭淡给予解惑或者帮助,好像有点不好意思。
  他们也就没有将话题引到这上面来。
  “居士,你怎么没有等我们?”
  刚刚回到小院的郭淡,就见一个女仆端着几个小碗走了出来。
  徐姑姑道:“我以为你会跟那些商人一块吃。”
  “怎么可能。”
  郭淡哼了一声:“我生平可是最讨厌跟商人在一块吃饭,真是充满着铜臭味,令人没有胃口。”
  杨飞絮道:“居士想必也是如此吧。”
  徐姑姑瞧了眼杨飞絮,莞尔地点点头。
  什么意思?
  郭淡愣了下,才反应过来,然后朝着外面道:“准备两份饭,我要跟杨飞絮一块吃。”
  说着,他又向着杨飞絮道:“恶心死你。”
  “幼稚!”
  杨飞絮微微翻了下白眼。
  徐姑姑笑着摇摇头,又问道:“你今日刚刚来到这里,他们不设宴为你接风洗尘,就谈事谈到现在?”
  她以为周丰他们肯定要为郭淡接风洗尘,结果过去小半天,郭淡连饭都还没有吃。
  “不是他们找我,而是我找他们。”
  郭淡坐了下来,道:“毕竟要钱这种事,可不是一日两日的事,我在卫辉府逗留不了多久,故此及早跟他们谈谈。”
  “要钱?”
  “就是医保啦!”
  “那你们谈妥了没有?”
  “他们还没有答应。”
  “医保并没有多少钱,难道他们连这都不答应你?”徐姑姑诧异道。
  她认为郭淡帮了他们这么多,拿出一百万两来,这个医保应该在卫辉府不成问题。
  郭淡笑呵呵道:“居士,我们是在做买卖,可不是讲江湖义气,让人出钱哪能这么容易。”
  徐姑姑道:“但毕竟帮助他们这么多。”
  郭淡笑道:“可我在帮他们的时候,并没有说要这是要收取回报,既然没有说,那他们就没有这个义务,任何一个商人都不会因为感情就随随便便拿钱出来,不过我认为他们会答应的,只不过这种钱,是一种恒定支出,他们还需要仔细考虑清楚。”
  徐姑姑稍稍点头,道:“看来我还是想的太简单了一点,我以为以你的威望,这是轻而易举得事。”
  郭淡呵呵道:“根据我的经验,在金钱方面,当你认为轻而易举或者理所当然的时候,你通常都会感到失望。”
  徐姑姑点头笑道:“多谢赐教,我记住了。”
  不过她并没有留在这里看着郭淡吃饭,与郭淡聊得一会儿,就回屋休息去了。
  郭淡可没有这么轻松,他可不是顺道来这里看看,这个局他还得来收尾,所以饭刚刚吃完不久,曹小东和辰辰两个小家伙就来了。
  “我现在还不太想看这些。”
  郭淡将曹小东递上来的资料放到一旁的桌上,又问道:“我们这一次花了多少钱?”
  曹小东道:“如果不算运输队那边的亏损,我们一共用了花了三十五万两,其中五万两花在信行和钱庄的建设中,十万两是花在帮卫辉府商人支付利息和减免租金上面,二十万两是花在江南的债务和绸缎收购上面。但如果算上我们在运输方面的补助,可能会达到六十万两。”
  郭淡又问道:“那卫辉府的税还剩多少钱?”
  曹小东道:“我们去年一共获得税收五十万两,扣除支出,我们还剩四十五万两,因为信行和钱庄并非是用这里面得钱,故此我们还剩下十五万两,比起每年要交予朝廷的税,还差三万两,不过我们的契约可以帮我们填补上。”
  “姑爷,我真的觉得有些不公平,凭什么这钱都咱们出,他们都顾着赚钱。”辰辰是一脸委屈道:“姑爷,你是不知道,他们最近可都是赚得盆满钵满,就说那秦家得绸缎庄,我听说他们的利润比以往可是要整整翻了一番。”
  郭淡笑道:“莫要觉得委屈,这钱别人要出,我还不愿意。”
  他又向曹小东问道:“开封、怀庆、彰德三府的财政收入可有计算清楚?”
  他一直都有关注这些地方的财政情况,但具体他没有去统计。
  曹小东直点头,神情极其激动道:“郭大哥,我们都已经计算清楚了,光这三府的财政税入我们可就赚了整整一百万两,而且我们在河道上面可还花了二十多万两。”
  郭淡惊讶道:“这么多?”
  曹小东道:“不瞒郭大哥,我之前也不相信,我们都算了好几遍,才确定没有算错。”
  郭淡之凝眉思索起来,“我知道这期间我们从大名府改道开封府,会带去一些利润,但也不应该有这么多啊!”
  曹小东贼头贼脑地左右看了看,小声道:“郭大哥,其实本就应该是这么多。”
  郭淡好奇道:“此话怎讲?”
  曹小东道:“之前税钱不多,那是因为开封府有着许多土地都不缴税,而且有着很多很多百姓被逼的逃离开封府,就留下许多无主荒地,而如今的话,那些大地主都得交税,这里可就多出不少来。又因为开封府有许多人去,导致许多荒地变成了菜土,这可也得交税啊!”
  “是吗?”
  郭淡呵呵两声:“这可真是讽刺啊!”
  但其实能够在开封府担任知府,那绝不会昏庸之官,一定是能臣干吏,开封府负担京城的粮食,但问题依旧,在能干得官员,也就会劝农桑,劝农桑,一直劝到死为止。更别说他们还受到整个体制、环境、礼教的影响。
  上限是非常非常低的。
  没有很多百姓挨饿,那就是非常成功。
  虽然目前为止,开封、彰德、怀庆还是保持着传统小农经济路线,但是由于卫辉府的存在,以及私学院的加持,导致当地的商品经济也是发展的非常迅猛。
  就好比在这不经意间,菜土经济开始在卫辉、开封、怀庆、彰德崛起。
  以前种菜几乎都是自个吃,因为小农经济,大家都种菜,你能卖给谁,菜土只是确保百姓下饭,对于整个经济没有太多的影响。
  但是现在就不一样,大量的人口去到作坊,他们需要买菜,导致种菜变得非常赚钱。
  然而,由于郭淡不但不抑制土地兼并,反而还加速土地兼并,这就形成大规模的庄园,调控能力就比较强。
  地主都在算,什么季节种什么菜,怎么组合才能够是最赚钱的。
  因为不管你种什么都不愁卖。
  那么这又带来的许多以前没有的契税和人丁税。
  还不止是如此,以前农夫收成不好,天气是一方面原因,还有就是他们财力有限,很难将土地经营好,但是如今地主接管,可就不一样,他们可以将田地打理得非常好。
  这不管产量和工具都有所提高。
  因为经济发达,人口增长,导致农业变得非常走俏,现在在卫辉府不管是种什么,还是养什么都得非常挣钱。
  这也是小农经济的另一个悲哀之处。
  举国上下劝农桑,重视农业,可是发展速度却远不如商品经济下的农业。
  有钱能使鬼推磨。
  商品经济,资本经济,必定会刺激农业发展,因为需求增多,你种什么都能赚钱,那些人都往死里在想办法,用同样的土地,种出更多的农作物。
  同时去开发更多的荒地,有些贫瘠之地,以前没法种粮食,故此就成荒地,但如今这些荒地都被利用起来,反正能种什么,我就种什么,这势必又需求更多的人力。
  以前是佃农,我不管你种什么,产量多少,反正租钱不能少。
  如今的话,雇人来种地可都非常难,因为商人也需求人力。
  导致农业技术发展速度超过工业技术的发展。
  而风力首先被人们利用起来。
  翌日上午,北郊外。
  “这卫辉府真是日新月异啊!”
  徐姑姑望着远处那一排排风车,不禁感慨道。
  年初来的时候,还没有看到什么风车,这才不到一年,就满世界的风车。
  郭淡好奇道:“怎么多出这么多风车来?”
  辰辰忙道:“姑爷,您有所不知,如今咱们卫辉府,不管是磨坊,还是水车,能用上的,全都是用上了风车。这是因为那段时日,买粮食比较困难,咱们卫辉府的地主们都想着生产更多的粮食。但是一时半会这人又不好招,故此他们就想到用这风车代替人,可就这小半年,咱们卫辉府就多出六千架风车,哦,那弗朗机老头可也帮了一些忙。”
  “六千架?”
  徐姑姑闻言不禁一惊。
  辰辰点点头,道:“估计年末就能够超过一万。”
  徐姑姑彻底无语。
  这是一个怪物啊!
  就算风车好用,也没有必要搞这么多吧。
  是疯了吗?
  但这就是资本经济,对于那些大地主而言,这风车成本便宜,比雇人便宜多了,所以大家就都尽可能装上风车,哪怕有人,他们也尽量装上风车。
  郭淡也有些无语。
  商人真是没出息!
  在卫辉府输给农业,这......!
  当时他要求他们发展技术,减少成本,主要是跟那些商人说得,但没有想到,这农业倒是先起来了。
  徐姑姑也觉得尴尬。
  她觉得重农抑商还真就是一句笑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