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四章 大炮一响,黄金万两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此话怎讲?”
  郭淡发现徐姑姑似乎不像似在开玩笑。
  徐姑姑道:“因为那边一直都在打仗。”
  郭淡当即就乐了,“居士,我是问在哪里种植草药,而不是问在哪里生产武器,我跑到战区就种植草药,你不觉得这真的很可笑吗?”
  徐姑姑道:“如果那边繁荣安定,你认为你有机会承包吗?”
  郭淡眸子晃动了几下,好奇道:“可我怎么没有听说,那边一直都在打仗。”
  “已经打了不少年,只不过这战争一直在我朝的西南极边之地进行,是我朝跟洞乌之间的战争,这些年也是打打停停,战争规模并不大,你没有听说,也并不奇怪。”徐姑姑道。
  其实洞乌就是史称的东吁王朝,也就是缅甸地区一个王朝。
  不过大明当然不会称西南小国为王朝。
  给个名字就算是非常不错了。
  徐姑姑又道:“朝廷对于那边地区,向来不是非常重视,因为那已经是非常偏远的地带,到处都是荒山野岭,路途崎岖险阻,也难以调派大军过去。最主要还是朝廷财政困难,故此朝野上下都不愿意将太多的军费花在那边。
  但是那边毕竟中原的西南门户,完全不管也是不行的,这令朝廷一直都处于左右为难之地,导致这场战争一直打打停停,直至今日还未得以解决。
  如果你想承包那边地区的,我想是很有可能的。”
  “为了草药,让我一个商人去打一场战争,这怎么看有一些离谱啊!”
  郭淡直摇头道。
  徐姑姑摇摇头道:“可不仅仅是草药,那边可是物产丰富,同时你也可以将卫辉府的货物卖往那边。其实在战争之前,那边与中原的商贸发展非常迅速,是战争摧毁了一切。我认为只要朝廷给予一定的重视,积极对待,那么以我军得实力打赢这场战争其实不是什么难事。现在的问题就是财政问题,但这不是你最擅长的吗?”
  如果是太祖和成祖时期,估计就立刻开扁了,毕竟那时候国力强盛,而太祖和成祖也都是狠人,可受不了这窝囊气。
  但是到了嘉靖和万历年代,明朝国力日渐衰弱,虽然这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但对于中原地区而言,敌人永远是在北方。
  而那边可真的是化外之地,很难危机到中原地区,再加上如今文官掌权,朝廷就还是希望以和为贵,能不打尽量不打,损失一点也都是睁只眼闭一只眼,正儿八经去打那边,怎么算都不划算,故此就采取绥靖政策。
  有好几次都是因为朝廷对此不太重视,打赢了也没有趁胜追击,导致错失良机。
  但这并不是说明朝皇帝或者大臣昏庸无能。
  毕竟战争只是政治的延续,统治者还是会从政治方面考虑,如果撇开政治,直接考虑胜负,只考虑寸土得失,那就成穷兵黩武。
  那边到底太远了,鞭长莫及,统治者很难直接管控的。
  退一万步说,即便朝廷愿意花钱,但问题是,如果在那边投入过多军费,过度得使用战争去解决问题,那么可能就会在那边出现一个大军阀,朝廷又控制不住,那反而会更具有威胁性。
  但凡事都有利弊,明朝一味的妥协,导致这场战争就变成一出狗血言情剧,隔一两年两边就得打一次,关键在于西南地区对于明朝廷,是极其偏远的地方,但是对于东吁王朝,那就是他们腹地,他们肯定希望扩张领土。
  这导致这场战争对于两边的利益是完全不对等的。
  如果是北方的话,那明朝就是咬着牙,倾尽国力,也得打赢,因为输了就完了,北京就在边上,是没有退路的。
  郭淡笑道:“居士只怕是更希望,我能够解决西南的问题吧。”
  徐姑姑笑道:“你每一次承包,可都帮朝廷解决不少问题,同时你自己也得到不少。”
  “但之前纯粹财政问题,而这一回是关乎战争。”
  郭淡摇摇头道:“风险实在是太大了。”
  “卫辉、开封、彰德、怀庆如今都在想尽办法生产更多的粮食和果菜,如果你要在这里大规模种植草药,必然会减少粮食产量,而岭南那边遍地都是草药,同时草药晒干之后,也方便运输,而且那边还有许多铁矿、金矿、银矿和玉石.....。”
  说到后面,徐姑姑是嘴角含笑,眼波流转,顾盼生辉。
  她...她是在色诱我么?如果是这样的,那她极有可能成功,毕竟我如今体内养着千万大军,蓄势待付。郭淡吞咽一口,目光渐渐有些发直。
  他近一年都在为工作奔波,按理来说,这母猪也得变貂蝉,更何况此女兴许要胜过貂蝉,这稍稍一个眼神,可真是要了命啊!
  徐姑姑本意是想用金矿、银矿诱惑郭淡,她并没有在意自己的神态藏着一丝魅惑,她见郭淡目瞪口呆,以为郭淡是经不住金银诱惑,嘴角得笑意反而更浓了。
  可渐渐地,她发现有些不对劲,郭淡是见过世面的,没有道理因为这点钱发呆这么久,而且目光还在她身上骚动着,突然醒悟过来,顿时晕生双颊,轻轻一顿足,啐道:“你在看甚么?”
  “我.....!”
  郭淡猛然惊醒过来,当即郁闷道:“居士,你这招数可就有些卑鄙了,竟然想色诱我,我差点就答应了。”
  徐姑姑差点没有喷出一口血来,怒斥道:“你说甚么?我...你,混账!”
  她一拍桌子,倏然起身,那郡主威严,尽显无疑。
  郭淡毫无惧意,也是气急不过道:“居士,你讲点道理好不,就你方才那神情,换谁坐在这里都会这么想的,你说金矿就金矿呗,你眸子闪什么闪,我特么一世英名差点就栽在你手里了。”
  心里还补充了句,起床也不照照镜子,长成你这模样,是能够随便放电么,得亏是我,要是换成朱翊鏐那绝世大yinmo,早就扑上去了。
  “我.....!”
  徐姑姑回想了下,突然觉得郭淡也许不是在骗人,自己方才确实有点...顿时两颊的红晕更甚,但她毕竟不是一般的女人,反而坐了下来,心平气和道:“真是抱歉,也许的确是我让你误会了。”
  哇!这女人还真是不一般啊!郭淡暗赞一句,笑道:“居士这话可就见外了,不过我也希望居士能够体谅,毕竟这男人都是有着通病的。”
  徐姑姑也头回遇到这种男人,只觉好气好笑,但她又能说什么,道:“我们还是谈回正事吧。”
  郭淡也定住了心神,笑道:“居士可真是太了解我了,知道我这人其实不怕风险,就看利益是不是配得上这风险。”
  这确实有些吸引他,多了一个市场,多了一个原料场地,另外,如果打得好,能够控制缅甸地区,那么还能在那边够拥有一个出海口。
  关键他也不怕战争,海外计划就是要打出去的,这资本家都爱打仗,有道是,这大炮一响,黄金万两。
  但问题是这得打赢。
  郭淡道:“如果我承包的话,朝廷就不会派军队过去。”
  徐姑姑道:“卫辉府不也有驻军吗?而且我想陛下也一定为此事感到头疼,如果能够一劳永逸,并且为陛下获得大量财富,陛下一定会全力支持你的。”
  这话题又回到万历身上。
  虽然许多大臣不愿意在那边兴师动众,但如果万历一定要打这一仗,那一定就打得了,如何促使万历下定决心,这就得靠郭淡的金钱诱惑。
  郭淡问道:“这样我们就能够打赢吗?”
  “难道在你眼里,我大明将士就是如此不堪吗?只要陛下认真对待,我们输得可能性非常小,我从不认为问题在于我们是否能够打赢这一仗,而是在于能否一劳永逸,就是因为那边常年发生战争,才导致朝廷对此消极应对的。”
  徐姑姑言语中是充满着自信。
  其实她内心深处对自己的国家是很有自信的,故此她才会对现状感到不满,就是因为她觉得大明不应该堕落于此,应该更加强大才对。
  郭淡问道:“所以居士一定有办法能够一劳永逸。”
  徐姑姑微笑道:“之前那边一直相安无事,是因为那边与中原的贸易日益频繁,这也惹得洞乌的觊觎,但是可见贸易可以给当地带来财富,可以促进和平,而贸易不就是你最擅长的吗。”
  “仅此而已吗?”
  “当然不是。”
  徐姑姑轻轻摇头,道:“还有一点就是当地土司,如果你想要彻底控制住那边,首先就要削弱当地土司得权力,竖立起商人的威信,你可以试着用财富交换他们手中的权力,或者将他们变成商人。我觉得卫辉府的制度就比较适合那边。”
  “这土司我倒是听说过,想要削弱他们的权力,绝非居士说得那么简单。”
  “但是那边有着金矿、金矿、铁矿、玉石、名贵药材......。”
  “我知道!我知道!”
  郭淡是直点头,心中是哭笑不得,这徐姑姑还真是准确抓住了他的死穴,就是贪婪,又道:“难道我就直接跟陛下说,我去承包那边的地区吗?”
  徐姑姑稍一沉吟,道:“如果你主动去说,那大臣们不一定会答应的,但是你可以让他们主动要求你去承包那边的地区,就好像你当初承包开封府一样,不过你首先要与陛下商量好。”
  郭淡点点头。
  为什么要事先与万历商量,就是不要让万历觉得,是郭淡想图谋那边的地区,而是要万历知道,是那边有钱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