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七章 谁要跟你生孩子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皇帝与国库做切割,这听着好像是有些匪夷所思。
  但若仔细想想,这其实是再正常不过。
  因为本质上万历不是要跟国库做切割,而是要跟整个官僚集团做一定的切割。
  如今万历虽是大权在握,但兀自是处处受困,他难以运用自己的权力,去达到得自己目的,只能依靠锦衣卫、东厂去满足自己贪婪得欲望。
  其根本原因,在于他受困于整个官僚集团,这其中当然也包括士绅、士大夫、地主这些阶层。
  这是一个非常庞大得利益群体。
  而这个群体其实就是明朝所有问题的根结所在。
  其实万历自己也是属于这个群体里面的。
  为什么有人说张居正的改革只是续命,让明王朝得以苟延残喘,就是因为张居正并未针对这个利益群体动刀子。
  许多问题依旧存在,虽然有些弊端是解决了,但就是因为这个利益群体,又延伸出新得弊端来。
  火耗就是一条鞭法所滋生出来的问题。
  另外就是百姓需要银子交税,那么地主又可以借银子来剥削百姓。
  即便是郭淡承包下的几个州府,可也没有说针对地主、士绅动刀子,士绅都变成法绅,地主赚得比以前更多。
  但这可不是明朝独有的现象,每个王朝,都是亡于既得利益者,就真没有说哪个王朝是亡于天灾,天灾只不过是起到加速的作用。而且这个群体是可以以各种形式存在,不管是什么制度,都避免不了。
  从这个角度来说,每一次改朝换代,其实就是一次利益重新分配,然后不断地去循环。
  而这个循环在郭淡看来,是很难跳得出,至少某超级灯塔国也没有给出一个答案。
  历史其实还在轮回之中。
  万历是早受够了这一切,他真的不想被受人掣肘,他痛恨这种感觉,而郭淡给他提供了一个非常诱人得建议。
  就是与农税做切割。
  如今地主的利益在土地上,朝廷的利益也在土地上,万历自己的利益也在这土地上。
  那么这块蛋糕就谁也不敢动。
  一不留神,可能就会同归于尽。
  但如果万历的利益不再是土地,而是在其它方面,那他可就没有这后顾之忧。
  我动一下又怎么样?
  反正我又不会损失什么。
  如果能够达成这个目的,那他的权力将会是空前的,即便是太祖、成祖也不具备。
  郭淡自然没有想得这么复杂,他纯粹是从财政角度为万历考虑,因为他预计,等到海外计划展开之后,商税肯定会成为第一大税,如果你等到商税成为第一大税,你就很难再拥有。
  必须得现在就下手,趁着大臣们都不在意的时候,先据为己有,这就好比买股票。
  当然,当万历的利益与商人挂钩,对于郭淡也是一件大好事,这更加能够促使商税成为第一大税。
  ......
  寇家。
  “儿子,有没有想爹爹,亲一个先,唔啊!”
  刚刚回到家的郭淡,不顾寇守信嫌弃的眼神,抱着寇承香,在他粉嫩的脸颊上,亲上一口,趁着一旁的寇涴纱不注意,突然伸手将寇涴纱搂了过来,“大的不要吃醋,你也是有的,唔啊!”
  “呀!你作死啊!”
  被偷袭的寇涴纱顿时满脸通红,狠狠拍开腰间那只大手,擦了下脸颊,嗔怒道:“你这是怎么当爹得,也不怕教坏儿子。”
  说话时,她还真的心虚瞟了眼寇承香,只见寇承香正睁着闪亮亮得大眼睛,瞅着他们。
  “夫人,你这思想可是不对的。”
  郭淡一本正经道:“这怎么能说是教坏了,这必要得教育啊!”
  他又一脸谄媚地看着寇守信道:“岳父大人,您说是吗?”
  寇守信点点头道:“贤婿此话很有道理,将来香儿可不能像你们一样,这么晚才生,老朽如今就已经在帮香儿物色媳妇了。”
  “啊?”
  郭淡不禁小退一步。
  寇涴纱好气又好笑瞪了郭淡一眼,好似说,这下你开心了。
  寇守信道:“怎么?你不赞同吗?”
  “不!”
  郭淡摇摇头,“不是的,小婿只是突然悟透一个道理。”
  “什么道理?”
  “一山还有一山高,强中更有强中手。”
  “哈哈!”
  寇守信抚须大笑几声,“你就别贫了,快些将香儿交给奶妈吧,刚刚回来,也怪累的,吃点东西,先暖暖身子。”
  郭淡明白,寇守信不是体谅他,只是嫌他脏罢了。
  很快,丫鬟便将饭菜端上来,还是一荤两素一汤。
  郭淡也不是一个喜欢吃吃喝喝的人,毕竟他追求的是金钱,他觉得追求这些太浪费时间,吃喝无非就是解决身体需求,吃饱,得到充足得营养那就行了。
  他反倒是希望,寇家得这些规矩,也能够用到寇承香身上。
  不过目前看来,希望不大。
  光奶妈都有几个。
  从小就能够换着各种口味,各种尺寸。
  “贤婿,你这一去可就差不多一年啊!”
  寇守信感慨一声,又道:“其实咱们赚了这么多钱,也不需要再这么拼命。”
  “岳父大人,在小婿看来,这钱是永远都赚不够的。”郭淡非常诚实地笑道。
  寇守信问道:“但是你赚这么多钱为的是什么?”
  郭淡笑道:“赚钱当然还是为了花,比如说,一次性花出几十万两,感觉还是非常不错的。”
  寇守信当即是呆若木鸡。
  一次花几十万两?
  这感觉说不定还真是很爽。
  郭淡道:“不过小婿也终于体会到岳父大人的一番苦心,确实,如果我们家人丁兴旺,那我就不需要什么事都亲力亲为,我现在就非常后悔没有早点生孩子。”
  砰!
  寇守信一拍桌子,指着郭淡道:“你呀你,可算是明白过来了,赶紧多生几个。”
  他方才为什么说那话,就是因为郭淡一走就近一年,涴纱怎么怀得上二胎啊!
  这青春可就耽误了。
  郭淡点点头道:“岳父大人还请放心,我已经彻底顿悟,这番回来,一定要多多努力。”
  “好好好!你能这么想,我可真是放心了。”
  寇守信乐得嘴都合不拢,要是郭淡能够多生几个,说不定还能再捞一个过来。“快点吃,快点吃。”
  他恨不得把话说全,快点吃,吃完赶紧去生。
  然而,寇涴纱再一次被华丽丽地无视。
  在他们谈话室,她可是一个劲的向郭淡使眼色。
  吃过饭,寇守信就赶紧催着郭淡回屋休息。
  “夫君,你不是答应我,不...暂时不生么?”
  可出得门,寇涴纱便是紧张兮兮道。
  她是真不想再生,怀承香的时候,她天天都在祈祷,是一个男孩,因为若是一个女孩,那就肯定还要再生,要不生的话,寇守信肯定上吊自杀的。
  “谁说要跟你生孩子。”郭淡直翻白眼道。
  “那你方才说......!”
  “我只是想跟你睡觉而已。”
  “啊?睡...睡觉?”
  寇涴纱愣得片刻,才突然反应过来,狠狠打了下郭淡的,“呸!你这登徒子。”
  “错!我不是登浪子,我是禽兽。”
  话音未落,郭淡突然将她拦腰抱起。
  “呀!你干什么,快些放我下来。”
  寇涴纱挣扎少许,然后求饶道:“夫君,你都还没洗澡。”
  “你也没洗,大家一块洗呗。”
  ......
  躲在大厅门口偷窥的寇守信,看着这小两口,乐得嘴都合不拢,“这小子开窍了,可算是开窍了。呵呵呵.....!”
  ......
  热气弥漫地浴房内,隐隐可见两个光溜溜得肩膀,紧紧偎依在一起。
  正应了那句话,只羡鸳鸯不羡仙。
  “夫人,感受到我对你的忠贞没有?”
  刚刚回来,又连连征伐地郭淡兀自是精神气爽,是咬着牙对寇涴纱道:“夫人,你知道么,一年,我在外这近一年光景,不是要证明我赚钱有多么厉害,我只是想证明我对你是多么的忠贞。”
  寇涴纱瞧他作怪的神色,不禁噗嗤一笑,却因脸上未褪去的红潮,显得无比的娇媚,但心里还是满满的感动,她相信郭淡没有骗她,因为郭淡没有必要骗她,轻轻抬起玉臂来,抹去郭淡脸上的水珠,柔声道:“夫君,其实你不用这么亏待自己,我并不介意。”
  郭淡苦笑道:“你的大度总是令我的痴情显得是多么的尴尬。”
  “对不起,我...我不是那意思。”寇涴纱赶忙坐起解释道。
  “我知道。”
  郭淡又将她轻轻揽入怀中,道:“能娶你为妻,是我三世修来的福气,你的大度和包容,令我不管什么时候,都觉得非常轻松,也是因为家里有你,我才能够全身心在外面工作。我也真不是故意要委屈自己,只是...只是我自己觉得没有这个必要。”
  以前的郭淡可是青楼常客,这脸皮他就没有吗?
  不存在得。
  只不过他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去。
  寇涴纱轻轻咬着朱唇,声若蚊吟道:“可是...可是我真的不想再生孩子。”
  郭淡嘻嘻笑道:“所以我才选择这里,你难道不觉得这个环境非常棒吗?至少是不会弄脏被褥。”
  PS:本来这章是打算水个六千字,当大章发,哪知道只水了三千字,但这不是我退步了,而是时代变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