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九章 势如水火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个工程就赚十几万两,这利润绝对是非常非常可观的。
  当然,这也是因为陈平可不仅仅是建筑商,他还是一个大材料商,且中间没有官员刮一层,这在封建社会可是非常罕见得。
  而这个潞王府的规模,也远比卫辉府的潞王府大得多,只不过用得材料不如那边,但是这并不印象陈平所得利润。
  不过话说回来,陈平能够挣这么多钱,也是他应得的。
  为了这个潞王府,他可是将近两年没有回过家啊!
  而当时那边是荒无人烟。
  这两年陈平也真是受了生平最大的苦,当然,他也得到了生平最大的一笔收入。
  不过从现实来讲,他是非常幸运的,毕竟不是每个人的努力都能够得到想等的回报。
  “贤侄!我今日来这里,还就是想跟你讨论下这个问题。”
  陈平突然道。
  郭淡惊讶道:“哇!员外,钱是得赚,但是身体也得顾着,我觉得你现在应该好好休息一下,马上再给你一个大工程,你这身体受得了吗?”
  “我也想休息一下,可如今有着上万人跟着我吃饭,我这...这没法休息啊!”
  陈平一脸为难道:“当初为了修建潞王府,你从开封府给我招了不少人过来,但是如今潞王府已经快要建成,最多明年年中就能够完工,到时这些工匠该怎么办?”
  当初朝廷不准郭淡在开封府搞商业政策,当地是没法创造那么多就业岗位的,而郭淡针对农业进行一定的改革,也导致佃农日益减少,为了缓解失业人口得压力,郭淡将数万人安置在他的运输队和天津卫的建筑团队里面。
  正是因为这些人得加入,潞王府才能够这么快完工,可问题是,一旦这个工程结束,那么陈平势必不会再养着这么多人,他也养不起,除非有一个同样规模得工程。
  越临近完工,他就越有些犯愁,这么多人可怎么办啊!
  寇涴纱稍稍蹙眉,偷偷瞥了眼郭淡。
  陈平注意到寇涴纱的眼神,忙道:“其实我真不是忘恩负义,只不过确实养不了这么多人。”
  “这我明白。”
  郭淡点点头,道:“而且我早有打算,员外不需要太操心,等到完工之后,员外只需将你的原本建筑团队撤出来。”
  “那...那行。”
  陈平点点头,又稍显狐疑地瞧了眼郭淡。
  郭淡注意到了,他知道陈平心里肯定有着诸多疑惑。
  因为那潞王府的设计,实在是太不潞王府,更像是一个城防体系,因为那边建造了许多堡垒,而且都是用石料建造得,还修建了一个大港口。
  至于潞王府本体,就是一个大城堡,不像似让潞王去享福得。
  陈平心里能没有疑问吗?
  郭淡笑道:“员外,明年估计没有什么大工程,咱们这些年也赚了不少,好好休息一下,至少将肉给养回来。”
  “我也是这么想的。”
  陈平笑着点点头。
  二人又对潞王府的工程,仔细聊了聊,其实大体都已经建设完工,就剩下一些供人居住得房屋,这些都是分分钟的事,要不然陈平也不会赶回来。
  待陈平离开之后,寇涴纱道:“夫君,如此大的工程,想要隐瞒朝廷,我觉得是很难得。”
  郭淡笑道:“这是陛下的事,而且潞王府修建在海边,太后担心潞王得安危,在那边建造一些防御工事,来防止倭寇偷袭,这应该也不为过吧。”
  其实这事想要完全瞒住,那也是非常难得,这就靠万历去耍赖,哥就是不承认,你们能怎样,肥宅在这方面还是挺有天赋。
  这说曹操,曹操到。
  “姑爷,小王爷和小伯爷来了。”
  门外突然响起小安非常急促的声音。
  寇涴纱急忙起身往后门出去。
  这门刚合上,就见朱翊鏐和徐继荣从外面闯进来。
  “咦?我方才怎么听到关门声,郭淡,是你夫人刚出去了么?”
  朱翊鏐啧了一声,“你夫人未免就太见外了,本王从来不介意跟女人共处一室的。”
  郭淡瞧了眼朱翊鏐,呵呵道:“我介意。”
  朱翊鏐道:“郭淡,想不到你这么保守。”
  “你看我什么时候去异域风情馆消费过。”郭淡翻了下白眼,突然瞅着一旁摇着脑袋,盯着自己的徐继荣,“小伯爷,你为何这般看着我?”
  徐继荣嘿嘿道:“淡淡,你是不是有话要跟我说?”
  郭淡愣了愣,道:“什么话?”
  徐继荣神色一变,道:“淡淡,你未免太忘恩又忘义了,要不是我给你送去一千两银子,你如今早就倾家荡产了。”
  “一千两?”
  郭淡眨了眨眼,突然想了起来,他回到卫辉府的时候,辰辰的确跟他提过这事,当然,他也知道徐继荣的意思,笑道:“我懂!我懂!不过咱们京城双愚合作,还需要相互谢谢么,这可就太见外了。”
  “那倒也是。”
  徐继荣乐呵呵得坐了下来。
  朱翊鏐道:“荣弟,你不让郭淡将钱还给你么?”
  “不用,不用!”
  徐继荣连连摆手。
  朱翊鏐顿时醋意滔天,“荣弟,你这可就不对,为什么我欠你的钱就要还,郭淡欠你的钱就不用还。”
  徐继荣道:“因为郭淡还得起,你还不起啊!”
  郭淡惊讶道:“小伯爷,你这逻辑可真是比较感人啊!”
  “是么?”
  徐继荣嘻嘻笑道:“我这都是跟你学得。”
  “跟我学得?”
  “是呀!”
  徐继荣点点头,道:“其实这点钱我并不在意,如果还得起,那要着有啥意思,还不起才有意思,你难道不记得,你当初让谋谋脱衣服么?”
  “让谋谋脱衣服?”
  朱翊鏐惊讶地看着郭淡道:“郭淡,原来你不上异域风情馆的原因,是因为我异域风情馆没有男人啊!你早说呀,我也可以找一些来,只要给钱,都好商量。”
  “没有的事。”
  郭淡赶忙解释道:“上回是因为刘荩谋欠钱不还,咱们京城双愚故意整他的。”
  朱翊鏐当即将郭淡视为敌人,又向徐继荣道:“荣弟,其实本王也还得起你的钱。”
  “那你快还我。”
  “.......!”
  郭淡瞅着这两个活宝,是一阵无语,问道:“二位今日上我这来,有何贵干?”
  朱翊鏐道:“你不是说今年要去一趟天津卫的潞王府么?”
  “啊?”
  郭淡情不自禁地瞟了眼徐继荣。
  这事适合在徐继荣面前说吗?
  徐继荣道:“哥哥已经答应带我一块去了。”
  郭淡更是惊讶地看着朱翊鏐。
  朱翊鏐没好气地嘀咕道:“还不是都是你教的。”
  郭淡一听便明白过来。
  指不定这厮是为了赖账,才答应徐继荣的。
  但这并非是全部原因,主要还是因为朱翊鏐希望有个伴,到时他一个跑那里去,是多么的无聊啊。
  徐继荣道:“淡淡,你不想我去么?”
  “我...?”
  郭淡道:“我只是惊讶伯爷会让你去吗?”
  徐继荣嘻嘻笑道:“你还不知道吧,如今我爷爷已经不管我了,今后你去哪,我都能够跟着去。”
  “什么?”
  郭淡不禁是倏然起身。
  难怪他之前一直觉得他们来的时机有些不对劲,此时才反应过来,一般这时候,徐梦晹肯定会将徐继荣禁足,不可能让徐继荣主动上门找他的。
  “淡淡,你是不是很激动,下回你出门可就不会寂寞了。”徐继荣偷乐道。
  “是...是有些激动。”郭淡颤声道:“不过我很好奇,为什么伯爷会这么做?”
  徐继荣立刻将事情原委告诉了郭淡。
  原来当初徐梦晹打死不相信,徐继荣给郭淡送去个一千两,就能够让郭淡化险为夷,但是事实是狠狠地打了他一个耳光,就是有那么巧,徐继荣的钱刚刚到账,局势就发生了扭转。
  不过徐梦晹当然知道这其实不是因为什么京城双愚,只不过就是有那么凑巧,但他同时也发现内阁开始与郭淡站在一条线上,郭淡的处境反而不像之前那么难,可他又属于权贵派系。
  所以这老狐狸觉得加强徐继荣与郭淡的关系,可以令他们徐家两边下注。
  他这才没有耍赖,允许徐继荣今后跟着郭淡四处溜达。
  然而,局势也正如徐梦晹预料得那般,内阁与朝臣,尤其言官集团,出现了新的裂痕,这可真是难以修补。
  在郭淡回来的第二天,王锡爵也从南京回到了朝廷。
  而王家屏是亲自来到皇城门前相迎,其实他心中一直有愧,因为他要顾全皇长子,到了后面,他难免有些畏首畏尾,压力几乎都压在王锡爵身上。
  “元驭兄,辛苦了。”
  王家屏拱手一礼。
  王锡爵心里也明白王家屏得难处,回得一礼,叹道:“其实辛苦倒是无所谓,我只是现在有些不明白,我们是为何而辛苦。”
  王家屏一怔,感慨道:“是啊!为何而辛苦。”
  他们原本想利用郭淡来进行改革,不曾想到头来,反而被郭淡所利用。
  这令他们自己都觉得可笑,两个人加起来一百来岁,竟然被一个毛头小子给玩弄于鼓掌之中。
  “哟!是王大学士回来了。”
  只见御史丁此吕走了过来,先是拱手一礼,旋即道:“王大学士此番出行,可真是令我等大开眼界,真是没有想到,原来阁臣与商人是如此般配,合作起来,可真是天衣无缝,令人叹为观止啊!”
  王锡爵抚须笑道:“丁御史此言差矣啊!非我们阁臣与商人般配,而是我们只要不与你们合作,哪怕是与街边小贩合作,都能够取得成功,只可惜,本官早就没有悟出这个道理。”
  丁此吕冷笑一声:“既然如此,大人今后有什么事,就吩咐商人去做吧。下官告辞!”
  说着,他一挥长袖,径自离去。
  “跳梁小丑!”
  王锡爵怒哼道。
  他现在不恨郭淡,他更恨这些家伙。
  而王家屏只是暗自叹息一声,因为他不是申时行一派得,他与朝臣得关系也不错,但如今两边已经是势如水火,这可是他最不想见到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