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一章 这都不造反?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不到必要时刻,郭淡是不会发钱给股东们的,因为他之所以搞这股份制度,其目的不是为了割韭菜,他不怕找不到赚钱的手段,他是希望将那些原本存放在床底下的银子给套出来,然后变成资本注入到市场上。
  他怎么可能又将钱还给他们,让他们藏到被褥地下。
  当然,目前的股份行情好,大家都捂着不肯卖,发股份给他们,他们也会非常喜欢的,很方便套现的。
  郭淡还是喜欢股份交易市场能够变得活跃起来,这也是资本活跃得一种表现,急于套现得人,肯定是需要用钱得人。
  “那五条枪呢?”寇涴纱又问道。
  郭淡笑道:“当然也是发股份。”
  寇涴纱摇头笑道:“我真是没有想到股份会变得这么神奇,自我朝发行宝钞失败之后,谁都不会愿意花钱去购买一张纸,并且对此是非常谨慎,不曾想如今大家又开始拿钱买一张纸。”
  她可是非常理智得女人,如果牙行不是她的,她是不太可能会花钱买股份,故此她觉得这非常神奇。
  郭淡笑道:“这可不一样,宝钞不代表朝廷一砖一瓦,而股份代表着我们牙行的一砖一瓦,一针一线。”
  说着,他又小声叮嘱道:“不过这种话,今后还是别说为妙。”
  寇涴纱笑着点点头。
  “岳父大人,你在看什么看得这般入迷?”
  夫妇二人回到办公室,发现寇守信坐在办公室里面的壁炉前面,拿着一张报纸看得是津津有味,连他们进来都不知道。
  “你们回来了。”
  寇守信拿着报纸在郭淡面前抖了抖,道:“不就是那《封神演义》么,写得可真是精彩,可不该就是半月一月才出一刊,看着可着实不过瘾啊!”
  说着,他又突然向郭淡问道:“贤侄,要不你帮老朽去问问,那边还有没有稿子。”
  “爹爹,这我不是与您说过么。”
  寇涴纱道:“关于这连载,我们可是签订了保密协议的,岂能随意将稿子拿出来。”
  “为父平时连门都不出,又怎么会泄露。”寇守信哼道。
  郭淡笑道:“岳父大人勿要气恼,我到时帮你去问问。”
  “夫君。”
  寇涴纱忙道:“我们牙行可是以信立足,岂能违反契约。”
  郭淡笑道:“根据契约,我们是有审查权的,我相信岳父大人身为董事长,是非常愿意审查审查。”
  “愿意!愿意!”
  寇守信哈哈笑道:“还是贤婿你有办法啊!”
  向来做事严谨得寇涴纱被这一对翁婿是气得是直摇头,以前寇守信几番要求她去拿稿子,但都被她严词拒绝,道:“爹爹,夫君,我先回办公室了。”
  言罢,便走了出去。
  寇守信摇头道:“我这女儿就是死脑筋,一点也不会变通。”
  郭淡转移话题道:“岳父大人,这有很多人看么?”
  “不是很多人,是大家都在看。”
  说到这,寇守信顿时打起精神来,道:“不仅仅是这《封神演义》,但凡能够在报刊上连载的,大家可都喜欢看。”
  “是吗?”
  “这还能有假,你现在去外面瞅瞅,不管是酒楼还是茶肆,肯定都在看这《封神演义》。”
  这五条枪的股价虽然没有牙行涨得快,但是在此次事件中,五条枪的股价就一直没有跌过,非常强势,这都是因为各大报刊都非常走俏,而且出版的书籍,也都非常畅销,这怎么去跌啊!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响起,“郭淡在你里面吗?”
  是杨飞絮的声音。
  郭淡道:“在,进来吧。”
  杨飞絮推开门走了进来,她先是瞧了眼郭淡身旁的寇守信。
  寇守信站起身来道:“你们聊,老朽先回去看看老朽得宝贝孙儿。”
  提起寇承香,这个老头是幸福美满,乐呵呵地走了出去。
  待他离开之后,杨飞絮立刻走上前,将一份密函递给郭淡道:“这我们的人从吕宋岛送来的密函。”
  “来的这么快,不愧是锦衣卫,效率就是高啊。”
  说话时,郭淡接过信函来,打开一看,当即皱眉道:“这是真的假的,几万大明百姓在上面被两千弗朗机人统治着...我擦,而且这地位都还不如当地的土著和日本人,这他们都不造反,可也真是一群奇葩啊。”
  他是一边看,就一边吐槽。
  觉得这情报不太真实了。
  杨飞絮道:“你只说对了一半。”
  “什么意思?”
  “根据情报来看,吕宋岛的大明百姓确实没有取而代之得想法,但是当地的弗朗机人已经在猜忌那些大明商民,他们开始将生活在当地的大明百姓驱逐出城,只能在指定的地方居住。而原因极有可能是因为上回大海盗林凤曾入侵吕宋岛,虽然最终兵败,但从那时候开始,弗朗机人便开始防备在当地的大明百姓。”
  郭淡听得眉头一皱,似乎想到了什么,不禁仔细看了起来。
  过得一会儿,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如果这上面情报分析都是真的,那么一旦有任何风吹草动,弗朗机人可能立刻就会准备对我大明百姓动手。这弗朗机人还真是够狠得,吕宋岛就在我大明边上,他们竟敢这么干。”
  信上面说得非常明确,如今在吕宋岛,汉人只能居住一个地方,可不能随便入城,这郭淡太熟悉了,历史书上已经写得非常明明白白,一旦出现这种情况,灭顶之灾可就不远了。
  一旦不信任,这种情况就只会不断的恶化。
  杨飞絮道:“一般情况下,朝廷是不会管海外的百姓,因为那些出海的百姓,多半都是沿海的乱民,对于朝廷而言,他们也危害着我国沿海地区得安定。”
  “原来如此。”
  郭淡点点头。
  大明曾在一段时间内,被那些倭寇搞得也是里焦外嫩,而倭寇中,许多就是沿海地区的百姓,朝廷对于这些人,真不是很喜欢,而且曾联手弗朗机人消灭大海盗林凤。
  “但这对于我们而言,可是一个机会啊!”郭淡突然站起身来,道:“走,去皇宫。”
  杨飞絮诧异道:“去皇宫?”
  “嗯。”
  郭淡点点头道:“我们要干死弗朗机。”
  他毕竟是学金融方面的,对于资本历史,他还是非常熟悉的,如果他没有记错,如今西班牙帝国应该正在与英格兰开战,并且刚刚经历一场大败,他们不可能放弃自己的老窝,将大部队派到这边来,那么这个时期,是控制整个东南亚的最佳时机。
  乾清宫。
  “郭淡,你急于要见朕,是因为缴税出问题了么?”
  万历一心就惦记着钱啊。
  “回禀陛下,不是的,缴税那边进行得非常顺利,银子已经被收入国库。”
  郭淡掏出那封密函来,呈上:“陛下,这是刚刚从吕宋岛传来的密函。”
  李贵一听是密函,立刻将信件呈上。
  万历也是满怀期待地打开一看,过得一会儿,他面露失望之色道:“这上面没有提到金子和银子啊!至于这吕宋岛上面的刁民么,哼,我大明地大物博,他们却偏偏要跑到那岛上去,就算受到欺负,那也是他们自找的。”
  就事论事,肥宅对于跑去海外的那些汉人,着实不太感兴趣,甚至还有一点幸灾乐祸,站在他的角度来看,我大明明君在此,你们这些人却跑去海外小岛上生活,你们是几个意思,潜在意思不就是骂我肥宅乃昏君也。
  郭淡对于万历的态度倒不是非常意外,而且也没有什么太多的感触。
  因为哪里都是如此,那大阴帝国对于逃亡美洲的英国百姓,也是差不多态度,你们就是一些贱民。
  可他们也不想想,如果在家乡生活的幸福美满,为什么要跑去岛上生活。
  不过郭淡对于这些人有着不同的看法,他觉得这些人简直精英,可不能损失在吕宋岛,因为大明愿意出海得百姓真不多,这农耕民族讲究的是安土重迁。
  这些人不招来当海盗,可真是浪费人才。
  “陛下,卑职以为这对于我们而言,是一个绝佳机会,既然弗朗机人已经对我们汉人采取隔离措施,相信他们之间已经出现隔阂,我们应该利用这机会,司机而动,联合吕宋岛的汉人,一举击败弗朗机人,拿下整个吕宋岛,将来不管谁来吕宋岛做买卖,都得向陛下您交税,这胜过一切金矿银矿啊。”
  这么一说,万历兴趣来了,当时设计海外计划的时候,吕宋岛是必夺的,因为在商言商,既然弗朗机人和阿伯拉人都喜欢待那上面,那就证明,那块地确实有价值,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做?”
  郭淡道:“回禀陛下,卑职以为应该立即加派锦衣卫去吕宋岛,密切监视吕宋岛的情况,适时破坏弗朗机人在当地的统治,同时我们这边加速天津卫的货船出海,以贸易的方式取得与吕宋岛得联系,等时机成熟之后,便一举拿下吕宋岛,那时候,咱们就可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租一小块地给弗朗机人,让他们在那里进行商业活动。”
  万历这回没有考虑多久,便道:“准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