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三章 毒瘤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别的事,万历可能不太上心,也可以说是麻木了,因为上心也没法解决问题,但是任何有关军队方面的,万历可绝不会麻痹大意,而且这回涉及到七大边军,对此他也是非常慎重。
  但他并未先找郭淡来谈,而是先召开内阁会议,因为郭淡是那个解决问题的人,他首先要将问题了解清楚。
  武英殿。
  “如这种事,朕可还是第一回听闻,就为了一些军备,各大边军都派人来京城找朝廷商量,难道以前的军备就如此不堪吗?”
  万历故作不满地问道。
  下面坐着得阁臣和部臣都沉默不语。
  说来也确实丢人,相比起卫辉府制作的,以前的还就是非常不堪。
  倒不是说朝廷就扣成那样,只不过以前是户部拨款,但是最终都是一些外戚,权贵承包这些业务,然后又去民间找作坊生产,这中间自然得刮几层去,做出来的军备,质量自然是达不到标准的。
  更别说跟卫辉府去比较。
  而辽东军之所以能够与郭淡合作,那可真是托郑承宪的福。
  当初郑承宪直接贪得辽东士兵都给冻死了。
  其实郑承宪也是有些背,他也没有想到这年头的冬天是越来越冷,如果是几年前得天气估计还冻不死。
  但辽东军也因祸得福,当时万历迫于压力,直接承包给郭淡,而郭淡与官僚集团又是死对头,这契约上是多少钱就是多少钱,要少一分银子,他都要找户部要。
  反过来,朝廷也是如此,达不到标准我就得找你郭淡算账。
  变成纯买卖。
  许多权贵对此非常不满,这油水没得捞,但是辽东军却得到了制作精良的棉甲。
  而如今冬天确实冷,以前的棉甲就显得有些单薄,其它边军就非常不爽,大家都是边军,凭什么辽东军穿得这么好。
  尤其是低级将士是非常不满,将军也没有办法,只能派人来京城商量。
  “怎么都不说话了。”
  万历左右看了看。
  兵部尚书方逢时这才道:“回禀陛下,以前生产的军备,确实不如卫辉府生产的,如今放眼天下,也没有哪家作坊能够比得过卫辉府。”
  这话说得非常巧妙,不是以前的太差,是如今的太好。
  万历哼道:“就算卫辉府生产的军备比较好,那也不至于这么多边军专门为了这事跑来京城找朝廷吧。”
  方逢时道:“可不止是好一些,卫辉府还针对辽东军的情况,又改善了许多军备,之前的军备确实没法比。”
  万历道:“也就是说,他们如今派人来京城商量此事,都是合情合理得。”
  方逢时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为何你们都不说话?”
  万历又再问道。
  这气氛显得有些诡异。
  张鲸明白,申时行他们不开口,就是因为他们最近与朝臣的关系非常不好,再加上他们与郭淡又有合作,导致他们不愿意为那些官僚、权贵的利益开口。
  但是他们也不愿意再度得罪那些权贵,索性就都不说话,你皇帝自己看着办。
  张鲸可不愿意郭淡拿下边军所有的军备,这可真是太恐怖了,立刻道:“陛下,方尚书说得不错,卫辉府生产的军备确实比以前的要好,但是若有军备都让卫辉府生产,万一有个风吹草动,可是会影响到所有边军,这风险太大。
  另外,找卫辉府生产成本也比以前的要高出一些,这又会增加财政的负担。微臣建议,还是取消辽东军与卫辉府的合作。”
  申时行立刻道:“督公,这么做的话,可能会引起辽东军的不满,当初可就是因为这棉甲,导致许多将士活活冻死啊!”
  这老狐狸!张鲸心里不禁暗骂一声。
  申时行这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可是直接切中要害。
  当初是谁造得孽,可就是郑贵妃的父亲,万历已经包庇了郑承宪,要再把这个取消,人家辽东军会怎么想。
  李成梁就是申时行的人,申时行怎么可能答应削减辽东军的军备。
  万历又看向宋纁道:“户部尚书难道无话可说吗?”
  宋纁道:“陛下,微臣以为这事不能由边军说了算,上回辽东军之所以与郭淡合作,那完全是阴差阳错促成得,而在当时我们与郭淡谈判的时候,郭淡就曾说过,如果朝廷愿意付更多的钱,还能做得更好,这是没有一个界限的,那到时他们又来要更好的,朝廷是不是又拨出更多的钱,如今北边得军饷已经负担很大了。”
  张鲸道:“宋尚书所言极是,他们这回来还不仅仅是为了棉甲、皮靴等军备,他们还希望能够采购卫辉府生产的鸟铳,成本就比朝廷的价格贵了一倍,朝廷是肯定负担不起啊!”
  “对了,关于这鸟铳,朕都还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万历问道。
  方逢时立刻道:“回禀陛下,关于卫辉府生产的鸟铳确实比之前生产的鸟铳要精良的多,如果能够大量装备,对于我军战斗力是有显著的提升,不过价钱也确实贵了不少。”
  宋纁这回真心忍不住了,立刻道:“陛下,要大量装备这种鸟铳,户部是肯定负担不起。”
  这个你就真别多想,肯定拿不出这么多钱来。
  万历点点头,又看向申时行、王锡爵等人,虽然他们都不做声,但是万历心里已经是非常清楚。
  第一,国库确实没有钱。
  第二,这里面可是深不见底,就连王锡爵、王家屏这种大臣可都不敢轻易开口。
  好在万历也不是要求他们给个答案,因为这事事关卫辉府,他还得把郭淡找来问问,才能够做最后的决定。
  在会议结束之后,万历立刻召郭淡入宫。
  郭淡还因为万历找他,是商谈天津卫的事,哪里知道,万历是要跟他谈军备的事。
  这事他可都没有在管,是一点准备都没有,不禁是呆愣不语。
  万历道:“朕今日只是找你问问,你要有什么难处,直说便是。”
  “啊?是。”
  郭淡回过神来,忙道:“关于军备生产,其实...其实真的没有什么钱可赚,而且麻烦事特别多,如果当成是一桩买卖来看,卑职可能不会接更多的军备买卖。”
  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道:“但是卑职的一切都是陛下的,如果陛下要卑职接的话,卑职自当谨遵圣意。”
  话里话外,透着一个意思,就是哥不想接。
  利润是真的太低,稍有疏漏,可能就会赔钱,如今有辽东军备打底,那就可以了,但是太多的话,反而会成为累赘。
  但是郭淡也知道,朝廷是不可能多给他钱的。
  万历沉吟道:“那你们卫辉府生产的鸟铳呢?”
  “鸟铳...卑职估计朝廷应该...应该是用不起。”郭淡讪讪道。
  肥宅,面对现实吧,就国库那点收入,还是不要有梦想。
  万历突然一拍桌子,怒喝道:“可真是岂有此理,每年光北边的军费就要花两三百万两,可如今连一把像样点的鸟铳都用不起。”
  郭淡很少见万历发这么大的脾气,赶忙劝说道:“陛下请息怒,历朝历代,这军费真是再多也不嫌多,是没有办法的事啊!”
  “朕如何不知道。”
  万历哼了一声,又道:“可是这钱拨出去,又有多少到了士兵手中?朕心里清楚的很,所以朕即便是愿意花更多的钱,情况可能也比如今好不了多少。”
  谈到这个问题,郭淡唯有沉默以对。
  这贪污腐败跟他有什么关系?
  万历瞧了眼郭淡,犹豫了一会儿,道:“郭淡,朕平时少有跟你谈论国家大事,朕也不想将你牵扯进来,但是这事朕还真希望你能够帮帮朕。”
  郭淡稍显惊讶地看着万历,心想,我只负责挣钱,你让我干这事,你这不是杀牛用鸡刀吗?
  万历叹道:“不瞒你说,其实朕和朝中大臣都知道如今军政十分腐败,可是因为这里面牵扯到诸多利益,故此没有人敢提出改革军政,包括朕自己在内。”
  这个蛋糕实在是太诱人了,每年就支出几百万两,可真没有比这更加稳定的油水,导致许多外戚可都参与其中,郑承宪只是其中之一,而且他还是刚刚涉及其中,李太后那边也有不少亲戚跟军政有关。
  万历自己都不太敢说,弄不好真的会众叛亲离。
  万历突然抽搐了下嘴角,咬着牙道:“不过朕也没有想到,他们会是如此贪婪,就连辽东军那一点点军备的利益,他们都耿耿于怀,想以此来逼迫朕取消辽东军与卫辉府的合作。”
  郭淡一愣,诧异道:“陛下,不是说......!”
  “事情哪有你想得那么简单他,他们真的就只是想要卫辉府的军备?”
  万历苦笑道:“现在问题已经摆在朕得面前,要么就全部采购卫辉府的军备,要么就取消辽东军与卫辉府的合作,但是谁都知道,九大边军全部更换卫辉府生产军备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且不说户部根本就拨不出这么多钱来,就算户部拨得去,这也是不可能的,就连朕也不敢轻易答应,那么朕唯一的选择,就是取消卫辉府与辽东军的合作。”
  说到这里,他紧紧握拳,“可是朕真的不甘心,平时户部每年拨出数百万两,但凡遇到战事,或者灾难,朕还得从内府拨钱去救济军队,或者犒赏三军。这钱朕不想花,但又不能不花。然而如今,他们还得寸进尺,朕真的已经忍够了,朕希望你能够帮朕把这一切夺回来,就像夺回关税一样。”
  顶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