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八章 第一个目标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你自己看着办。
  也就是说,万历并不会直接干预此事。
  可就事论事,如果有万历的支持,那么郭淡蚕食计划,将会事半功倍。
  因为在拉拢武将的过程中,有皇帝和没有皇帝的支持,那可真是质的不同。
  可见万历是算得非常清楚,他不想卷入此事,因为整个利益群体包括皇亲国戚,权贵功勋,他要直接参与其中,风险是非常大的。
  他就是让郭淡自己去办,成功和失败,你就自个担着呗。
  非常无情。
  郭淡当然清楚万历的小心思,利润我要最大的,但是责任我不愿意承担,这是非常自私的,但是郭淡对此没有任何怨言。
  因为他跟徐姑姑就是这么设计的。
  退一步说,整个计划之所以变得这么复杂,其实就是为了保护万历。
  决不能让万历卷入其中,承担任何风险。
  原因很简单,郭淡现在还活着,全都是因为万历的保护,真的没有第二个原因,并不是因为他自己有多么强大,如果将万历卷入其中,那么一旦出问题,万历必然会受到攻击。
  到时万历可能就顾及不到郭淡。
  必须要让万历置身事外,即便出事,万历还能够全力保护郭淡。
  其实一直以来,郭淡与徐姑姑都是这么设计的。
  不管进行任何计划,首先要将万历给安置好,不能让他受到丁点委屈,受到任何伤害,那样的话,郭淡其实就是最安全得。
  这样做也会付出一定代价得,就是增加计划的复杂性和难度。
  郭淡当然还是以自己生命为重,宁可难一点,也要最大限度来保护得自己的小命。
  在与万历谈完之后,郭淡立刻回去,让秦庄去户部,主动请求解除辽东军和卫辉府的军备生产合作。
  此消息一出,朝中顿时一片欢庆。
  其实这事也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对于朝臣而言,来之不易,之前面对郭淡,一直无可奈何,如今可算是扳回一城。
  同时他们也恢复了信心。
  还算你们比较识趣啊!
  以前没有跟你们动真格的,你们还真将自己当回事,如今知道错了吧。
  而与此同时,万历也召开内阁会议。
  这个会议得重点,不是讨论是否该拨钱给边军,因为万历知道,要谈这个的话,没有什么意义,内阁能够说什么。
  这个会议主要是讨论,为什么卫辉府生产的军备比国家,比民间其它作坊都要优良得多。
  这个可以谈。
  得出的结论,就是卫辉府就是屌,就是牛B,他们拥有世上最好的工匠,最有先进得技术,以及最大规模的作坊。
  这个大家都承认,事实就在眼前,真心没法否认啊!
  万历就提出他的建议,首先,当然是解除卫辉府与辽东军的军备合作,同时拨款给其它边军,满足那个利益集团的一切需求。
  其次,必须从长远考虑,让我大明将士能够拥有更好的军备。今日的问题,只是财政负担不起,但朕要励精图治,改善军备也是其中之一。
  他提议将军备研发工作交予卫辉府,可以不生产,但一定要保持追求更优良的军备,提升军队的战斗力。
  那么问题来了,多少钱合适?
  万历就是表示,每年支付卫辉府一千两,至于多余的,由郭淡自己来承担,你们不总是说,郭淡从卫辉府赚得太多钱么?如今就让他为朝廷贡献一些。
  这样的话,朝廷也能够平衡一些。
  但谁都知道,卫辉府的利润可就是你万历的,既然你主动这么说,那肯定就是你与郭淡已经商量妥当。
  不过以内阁对万历的了解,万历不太可能这么大方。
  大家揣测万历这么做,有两个目的,其一,就是万历知道这事没法逆转,必须得答应下来,但他同时又希望保留卫辉府生产军备的希望。
  其二,避免朝廷要求向卫辉府征收更多的税收,每年一千两研发军备,这简直就是白菜价,谁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郭淡肯定是要往里面贴补。
  那么到时契约到期,谈判的时候,郭淡就可以以此为由,表示自己根本没有赚多少钱。
  这在内阁看来,你们双方都是为自己,他们既然不反对那边的诉求,自然也不会反对皇帝的要求,你自己看着办吧。
  对于万历而言,内阁方面不反对就行,他就直接下旨,在答应那边一切诉求的前提下,还将兵部、工部狠狠批判了一番。
  为什么会闹成这样,可不是卫辉府的原因,而是因为你们兵部、工部不努力,这军备研发都还不如民间作坊,故此朕决定将军备研发放到卫辉府。等到兵部、工部做出更好的军备再说。
  即便如此,朝中兀自是一片反对声,万历的小心思,瞒得住谁,他们认为军备研发,乃是国家机密,怎能交予私人来做。
  万历就痛批他们,国家机密,你们弄成这德行,你们还好意思在朕面前叫嚣,而且朝廷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更好的军备,而不去追求,不为三军将士考虑。
  但同时,他也表示,将会跟卫辉府签订保密协议,确保卫辉府军备研发只为朝廷服务,以及会派李如松、赵士祯去负责监督此事。
  如此一来,才压住反对派。
  毕竟万历是出于对明军着想,为国家安全着想,然而事实就是朝廷生产不出如卫辉府那样优良的军备。
  另外,毕竟万历同意增加边军的军饷,制备过冬物资,一些既得利益者已经在考虑如何分这笔钱,他们也不想将万历给逼急了,导致这嘴边的肉都黄了。
  而整件事最大的受害者,无疑是辽东军将士。
  他们绝对是躺着中枪啊!
  而且卫辉府的军备,也不是凭空掉下来的,是几十个士兵用生命换来得,你们却就这样给换了......!
  可那李如梅吓得已经是不敢动弹,如今就已经赶回去向李成梁汇报。
  然而,这在明朝那真是司空见惯的事。
  这也充分解释为什么明军的战斗力是越来越渣。
  .....
  一诺牙行!
  “居士,你认为兴安伯值得拉拢吗?”
  郭淡放下茶杯,别有深意地瞧了眼徐姑姑道。
  徐姑姑一怔,她万万没有想到,郭淡竟然首先瞄上她父亲,当即抿唇一笑。
  郭淡问道:“居士为何发笑?”
  徐家毕竟在军中地位是毋庸置疑得,首先,徐家本就是将门世家,其次,他掌控着太仆寺。
  并且郭淡相信徐梦晹不会轻易出卖他的,拉拢徐家是百利而无一害。
  徐姑姑笑吟吟道:“我只是笑你不应该考虑我父亲是否值得拉拢,而是应该考虑,你凭什么去拉拢我父亲?”
  顿了下,她又道:“其实我不介意你这么做,但是你也不可能成功的,我父亲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明哲保身,他不可能会站在你这边的,当然,他也不可能站在你的对立面。
  因为我父亲在政治上,已经没有任何需求,他跟你岳父一样,现在就一心顾着传宗接代的事。”
  郭淡笑道:“看来居士是非常了解兴安伯啊!”
  徐姑姑微微蹙眉道:“我不喜欢跟任何外人谈论我的家事。”
  郭淡耸耸肩,又道:“那居士以为,谁是我们的第一个目标。”
  徐姑姑沉吟少许,道:“关于这事,我以为不能根据我们的判断来选定目标,毕竟这人心难测,谁也不知道那些总兵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你甚至不能确定,他们到底是属于哪一边的,毕竟这里面的利益是盘根错节。”
  郭淡问道:“那我们该如何展开这个计划?”
  徐姑姑道:“根据事情的发展,你认为这一次事件中,谁才是最大的受害者。”
  “我听说李如梅连句话都没有说,就悄无声息的回去了。”
  郭淡突然瞧了眼徐姑姑,道:“居士的意思是李成梁?”
  徐姑姑点点头,道:“之前我们已经说过,为什么对方会选择从军备问题上反扑,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打击辽东军,而原因就是李成梁是申时行的人。”
  郭淡皱眉道:“居士的意思,他们不会就这么放过李成梁?”
  “这我也不知道。”
  徐姑姑摇摇头,道:“但是有这个可能,因为李成梁是申时行在外面最重要的支柱,同时也是最容易攻击的目标,这一点你应该比我清楚。”
  郭淡点点头。
  卫辉府在辽东的贸易非常顺利,就是因为李成梁给予他们方便,可见李成梁控制着整个辽东地区,但这合法吗?
  徐姑姑又道:“而李成梁在军中声望颇高,麾下将士遍布军中,资历也算是我大明最高的,如果能够先拉拢到他,那么可就成功了一半,而且也可以通过李成梁,获得内阁的支持。”
  郭淡道:“但如果对方不继续攻击李成梁呢?”
  徐姑姑笑道:“那就只能等下去,此事是急不来的,如果你主动出击,很有可能会暴露,毕竟这如今的军队就是一个泥潭,谁也看不清里面到底是什么。”
  郭淡点点头。
  其实他也不是非常着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一时半会,也不可能马上解决,目前他还是以海外计划为主。
  反正有机会就上,没有机会就等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