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五章 彼之地狱,吾之天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当然,郭淡能够镇住这些海商,主要还是因为这些海商并非是那些超级大海商,只是属于中等水平,如那些纵横东南亚得大海商几乎都是大海盗,因为在海上没有足够的实力,是难以做大的,他们都是有自己的老窝,也不可能会轻易上岸。
  来这里的,多半都是以贸易为主得海商,他们多半还是住在大陆地区,雇佣那些日本浪人多半都是为了保护自己。
  所以他们中有不少人都听过郭淡的大名。
  一番交流下来,大家也不再感到恐慌,黄义祖便好奇道:“阁下,我们并未听闻朝廷允许在天津卫开设港口?”
  郭淡笑道:“我也没有说朝廷允许啊,不然的话,我也不会要求你们一定要遵守这里的规矩。”
  “那这里......?”
  众人为之一惊。
  郭淡道:“这对于你们而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里有一个港口,有一个非常安全的环境,并且还有着大量的货物,至于朝廷允不允许,我觉得不允许才能够赚大钱,不是吗?”
  黄义祖等人相互看了看,然后笑着点点头。
  这年头出海的人,可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他们对于违法的事,并不是非常在乎。
  关键他们都知道郭淡与皇帝的关系。
  坐在黄义祖对面的那个名叫陈思安的海商问道:“阁下,你请我们来这里,是想跟我们做买卖么?”
  郭淡并未直接回答,而是站起身来,手伸向门外,“各位请。”
  大家看了眼门外,然后也都站起身来,“阁下请。”
  郭淡带着他们出得宅院,又跟着一个护卫顺着蜿蜒得山坡往北行去。
  行得一炷香功夫,他们来到一块大平地上,而前面是密密麻麻的仓库。
  黄义祖他们看得是目瞪口呆,他们还是生平头回见得这种规模的仓库。
  郭淡指着前面的仓库,道:“那里面全都是上等得丝绸、瓷器、茶叶。”
  说这里,他突然看了眼李旦,笑道:“当然,还有大量的春宫画。”
  听到春宫画,李旦这才缓缓看向郭淡,眼中满是贪婪。
  当然,其他海商也不例外,贪婪已经充斥着他们的双目,中间还夹带着一丝震撼。
  这真是史无前例得规模。
  就连朝廷的规模都无法与之比较。
  他们也都预感到,自己遇到一个错过就绝不可能再有的机遇。
  “阁下,不知你这买卖打算怎么做?”黄义祖的声音都有一些发抖。
  郭淡笑道:“我行商一直都崇尚自由,这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你们有多少银子,就能够买多少货走,至于这价钱么,跟福广地区是一个价格。”
  黄义祖听得却是一脸郁闷,“我说沈先生,你事先怎么不跟我们说清楚,我根本就没有带多少钱来。”
  沈惟敬委屈道:“我跟你们说了是大买卖啊!”
  “但你没有说有这么大啊!”
  陈思安也是恼怒道。
  他们第一次来这里,哪能带很多钱来,这下可是好了,他们可是连肠子都悔青了。
  可沈惟敬心想,就你们的身价,就是卖妻卖儿,今天站在这里,还是能够说同一番话。
  郭淡的海外计划,可真是厚积薄发。
  郭淡笑道:“各位勿要后悔,来日方长,毕竟我们也是第一回做买卖,还没有了解彼此,而且我这里也不是做一锤子买卖的,今后你们愿意的话,可以常驻这里,在这里你们是非常安全的。”
  “那是,那是,这来日方长。”
  黄义祖连连点头,但目光还是贪婪的望着那一个个仓库。
  他们看到的不仅仅是金钱,更多的是未来。
  如果他们能够垄断这里的货物,而这里又能够给他们提供保护,毋庸置疑,他们将会一飞冲天。
  郭淡又让人取来一些货物给他们看。
  黄义祖等人是立刻走了过去,拿着那些货物仔细观察起来。
  “不错,不错!这丝还真是不错啊!”
  “你们快看这瓷器,可真是精美,尤其是这上面的图案......!”
  ......
  唯独李旦傻傻地站在原地,他呆呆地看着黄义祖等人,眼中充满着羡慕。
  “你为什么不过去看看?”
  郭淡来到李旦身旁,笑问道。
  李旦微微一怔,然后看向郭淡,尴尬道:“我...我没钱。”
  原来他已经将这两年所赚的钱,全部买了春宫画,准备去日本赚一笔,所以别说这钱,他现在就连吃饭的钱都成问题,要不是黄义祖看他是老乡,估计他们几兄弟就可能会饿死在海上。
  郭淡笑着点点头,道:“我可以先给你一船的货物,没有价格,你自己看着卖,到时赚得钱咱们五五分账。”
  李旦惊讶地看着郭淡,道:“为...为什么?你难道就不怕我私吞这一船货物吗?”
  “等你赚了钱回来,我再告诉你。”
  郭淡微微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走过去,“各位,怎么样?”
  “好好好,阁下这里的货可真是没话说啊!”
  这是当然,因为这些货物都是来自于生产模式改进之后的,比之前货物质量自然要好一些。
  另外,许多物品都是在国内算是违禁品,比如说春宫画瓷器,但是这种违禁品在海外可是非常吃香,买家都是富贵人家,这些货物真不愁卖。
  ......
  回到居民区,郭淡又安排人设宴款待这些海商,而他则是去到边上的小屋。
  “都搞定了?”
  徐渭见郭淡进来了,一抹嘴,然后将酒坛子放到一边。
  “嗯。”
  郭淡点了点头,然后坐了下来,他对于徐渭喝酒,从来不干预,今后也不会干预,因为这就是徐渭,他真的可以一边喝酒,一边禁止士兵喝酒。
  徐渭又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做?”
  郭淡道:“我跟他们都需要一个相互了解的过程,目前还仅限于买卖,但是之后我会从中挑选出一个人来作为我们在海上得代表。”
  徐渭问道:“那你可有心仪的对象?”
  郭淡一愣,笑道:“似乎老先生已经看中了。”
  徐渭呵呵道:“看来你也发现了。”
  郭淡点点头,道:“李旦这小子确实挺合我心意的,年轻、勇敢、敢于拼搏,并且在发生这种意外后,还能够淡定地坐在这里面,可见此人确实不一般啊!”
  “但能不能成大器,还得再看看。”
  徐渭又问道:“潞王也来了吗?”
  郭淡点点头,道:“正在上面的潞王府。”
  徐渭道:“为何你不带他过来?”
  郭淡道:“我这不是怕老先生不喜欢。”
  徐渭哼道:“老夫的确不喜欢这个潞王。”
  “很多人都不喜欢,尤其是我大明的百姓。”
  郭淡道:“所以我才带他来这里,与其让他留在国内祸害我大明百姓,就还不如让他去海外闯荡一下,我觉得海盗就挺适合他的。如果成功的话,还会有更多的藩王前往海外。”
  “哈哈.....!”
  徐渭大笑几声,又指着郭淡道:“就凭你这一句话,那老夫就忍忍吧。”
  他是何等聪明的人,他当然知道藩王制度一直毒害着大明,如果能够将藩王推倒海外去,那可真是一件普天同庆的事啊!
  关键能够让那些藩王吃吃苦,徐渭突然有种折磨朱翊鏐得想法。
  正当这时,一个护卫走了进来,然后在郭淡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天啊!”
  郭淡一翻白眼,又向徐渭道:“我得去安抚一下我们的小王爷。”
  徐渭呵呵道:“放心,你带他来就是了,不管他做什么,老夫都不会与他一般见识的。”
  说话时,他眼中都仿佛闪烁着笑意。
  郭淡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具体是什么,他又说不上来,但也没有细想,拱手一礼,便出得门去。
  来到山坡上,只见朱翊鏐和徐继荣两个二货被两个护卫拦在楼梯口。
  “哼!”
  徐继荣一见郭淡来,当即哼得一声,都快将鼻孔给甩到天上去了。
  郭淡直接看向朱翊鏐。
  朱翊鏐立刻是挠着头东张西望。
  看来他已经将这里的实情告诉了徐继荣,不过这也真不能怪他,只因为那个城堡令他感到了孤独得恐惧,想到今后自己就天天住在这里,他是多么渴望徐继荣能够来这里陪他。
  他现在得求着徐继荣。
  郭淡走上前去,挥挥手,那两名护卫这才放行。
  郭淡突然一手勒住徐继荣的脖颈,笑道:“小子,可真是便宜你了。”
  “便宜甚么?哼!”
  徐继荣将头偏到一边。
  郭淡道:“让你去当海盗,还不算便宜你么?”
  徐继荣目光闪烁了几下,紧紧抿着唇,但最终还是没有忍住,捂住嘴,嘿嘿笑了起来。
  他生来就无忧无虑,什么都不用想,京城那平淡的生活早就让他乏味,他渴望刺激,听说可以在这里海盗,这令他非常兴奋。
  郭淡瞅着他这德行,不禁哈哈一笑,又向朱翊鏐道:“王爷也不要害怕待在这里会很无聊,不可能的。”
  说着,他指着那片居民区,道:“你们看到那些房屋了么?”
  徐继荣点点头,“那里有海盗吗?”
  “这不是关键。”
  郭淡摇摇头,又道:“在不久的将来,那里将会成为我大明最繁华热闹的地方,我们将会在那里开设世上最大的青楼,最大的赌场,最大的比武场,在外面一切不能做的,在这里都可以做。这里将会成为那些夫子嘴中得地狱,但却是我们的天堂。”
  朱翊鏐、徐继荣呆呆地望着那一片密密麻麻的房屋,眼中慢慢都是憧憬!
  也许在许多人看来,他们是待在一个牢笼里面,但实际上,那些人才是待在牢笼里面的人,而他们现在是站在世界的大门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