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章 大明第一影帝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套路不对!
  这套路不对啊!
  之前他们一直都认为,这只不过又是一场“承包”阴谋,其目的就是让郭淡承包关税。
  那么这一次就是说破天,大臣们也绝不会同意郭淡承包的。
  如今整个官僚集团对于“承包”都出现了恐惧症,一听到“承包”,内分泌都会变得紊乱。
  但是没有想到,这对帝商组合突然换了套路,万历直接站出来了。
  这...!
  真心不厚道啊!
  我们才刚刚适应你们的承包大法,你们这又来一套,讲不讲道理,我们年纪可也不小了。
  “陛下,这不合规矩呀!”
  杨铭深急得就站了出来,先不管怎么样,反对再说。
  “朕也知道这不合规矩。”
  万历微笑地点点头,但似乎这已经是万历最后的微笑,突然间,他神色一变,勃然大怒道:“这不都是让你们这些人给逼得吗?朕早就说过,朕希望能够励精图治,振兴大明。”
  啪!
  话说至此,他突然拍案而起,然后用手指着台阶下的大臣,“可是你们这些人,却将朕的话视作耳边风。这国家拨款,治理河道,在哪朝哪代,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但唯独你们却认为这治理河道,仿佛就是十恶不赦一般,难道拨了这点钱,这天都会塌下来吗?
  哼...要是连运河都治理不了,何谈励精图治啊!”
  这皇帝发飙了,不少大臣下意识得就想下跪请罪,他们的套路还真是一点也没有变。
  但丁此吕却突然站出来,直接回怼:“陛下,臣等并非是说国库不应该拨款治理河道,只不过当初王大学士曾承诺这关税足以负担河道治理,以至于朝廷答应全面执行新关税法。
  如今这才过去几个月,内阁就让户部拨钱,身为阁臣怎能言而无信,倘若将来人人效仿之,先夸下海口,博得朝廷的支持,然后再要求朝廷补助,照此下去,国家财政必将陷入窘境,还望陛下三思而行。”
  万历道:“朕也并未说你们的担忧是杞人忧天,不过方才郭淡已经说得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且有理有据,王大学士亦无过错,如今只是你们不相信他,但朕相信他绝不会算错得。
  如今要么国库拨款给钞关治理河道,要么就将关税抵在朕的内府账上,由朕亲自来承担,其余的就不要多说了,毕竟你们吵架就还不如街边泼妇那么精彩有趣。”
  郭淡听罢,双唇抿了抿,差点没有忍住,笑出声来,心想,肥宅变了,变得是越来越幽默了。
  但是明朝的大臣们那也是经得起嘲讽,绝不会因为皇帝的一句讽刺就去投河自杀,毕竟他们随时都有可能被脱了裤子打屁股,区区羞辱,又算得了什么。
  他们只是没有适应这个新套路而已,一时间还真不敢往下判断。
  宋景升见局势变得扑朔迷离,便站出来道:“陛下,此事事关重大,臣以为这还需从长计议啊!”
  “你说得不错,此事的确事关重大,故此才不宜再拖下去,要及早决定,毕竟还有那么多百姓等着朝廷发工钱啊。”
  万历目光一扫,道:“你们平日里总是跟朕说,要仁政治国,要体恤百姓,怎么这回你们反倒不在乎百姓?”
  此话一出,大臣们可受不了,毕竟这可是他们耐以生存的本钱,如果这个理论被万历给推翻,那么将来他们还怎么规劝皇帝啊。
  这些聪明人开始绞尽脑汁。
  毕竟这套路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皇帝竟然要这么搞,这简直有些不可思议啊!
  他们主要是在判断,这万历究竟是真想将关税收回去,还是想借此逼迫他们就范。
  如果是前者,那他们就选择后者,如果是后者,那他们就选择前者,总之,不能皇帝得逞。
  李植偷偷瞄了眼郭淡,只见郭淡是一脸淡定,又瞟了瞟万历,见万历已经坐回龙椅,面无表情,但是一手却抓住那椅把手,且额头上有些反光,显然是有些紧张。
  一个淡定,一个紧张。
  这意味着什么?
  这又到底该选什么呀?
  判断不出,他们又开始算账,如果将关税给万历,他们会承担什么后果。
  如果他们松口,让朝廷拨款给钞关,他们又会承受什么后果。
  这权衡利弊之后,他们发现,这关税本就是在内阁的控制之中,他们现在插不进手,那么抵在万历的账上,他们好像也没有损失什么,反而这河道是经常出问题,而且必须得治理,那么到时他们还能够让万历拿出更多的钱治理河道,于民于国都非常有利。
  因为他们一直都觉得万历太过贪婪,国家又没有什么钱,能让万历拿钱出来治理河道,那对于国家而言绝对是好事。
  如果他们就范,答应国库拨款给运河,万历也没有损失什么,等于是内阁捡了个大便宜,国库出钱,内阁得利,这肯定不行。
  宋景升毕竟户部侍郎,他最先算好这笔账,问道:“陛下,请恕微臣愚钝,微臣实在是不知,这关税如何抵在内府得账目上?”
  万历不禁眉角一抖。
  张鲸看得非常真切,又瞟了眼郭淡,发现郭淡垂首站立,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心道,原来他们是在吓唬我们啊。
  不少大臣也都看见了,心中已有计较。
  “抵在账上,呃...就是抵在账上啊。”万历目光开始飘忽了,气势也有些回落。
  李植立刻道:“臣等也不是很明白。”
  “这...!”
  万历又偷偷瞟了瞟郭淡。
  郭淡已经埋首于胸,发现一座大拱桥。
  万历道:“就是...就是将关税交予朕,再由朕的内府负责治理河道的支出。”
  丁此吕立刻道:“陛下,这不对吧!臣还以为是内府每年拿出相应的收入给国库,来抵消这关税。”
  杨铭深点点头,道:“丁御史言之有理,老臣也是这般认为的,因为唯有如此,才算得上合情合理啊!否则的话,定有人乱嚼舌根子,说陛下您这么做,不是为了治理河道,而是为了将关税据为己有,这人言可畏啊!”
  姜应鳞这时站出来道:“陛下,臣也以为,如果只是将关税划入府库,不合规矩,除非陛下拿出相应的收入来交换。”
  大臣们对此皆是反对。
  这万历的信誉还真就不怎样。
  只要谈到钱,大臣们是一个万个不相信万历,毕竟万历以前经常骗国库的钱,也经常言而无信,关税要是就这么交给你,你到时又能让国库负担河道治理,即便我们顶住压力,可你一道圣旨下去,那些地方官府敢违抗圣旨吗?
  你要是这个套路,那就没得谈。
  申时行突然站出来,道:“陛下,老臣以为还是按规矩办事吧,这治理河道所需之钱,本就该国库支出。”
  万历刚想点头,李植立刻道:“申首辅此言有失偏颇,下官依稀记得,内阁当初可是言之凿凿,这关税是一定能够负担得起河道的治理。”
  这关税一事,本就是最近所有矛盾的根源所在,保守派觉得自己吃了大亏,你们还想要更进一步,那是绝不可能得,一文钱都别想,这回就是拼了老命也得阻止你们。
  万历气急败坏,一拍桌子道:“交换就交换,你们以为如何?”
  “陛下圣明!”
  大部分大臣躬身齐声喊道。
  万历猛地一怔,眨了眨眼。
  大殿中是一阵鸦雀无声。
  过得好一会儿,万历突然怒哼一声,起身愤然离去。
  李贵愣了下,才上前喊道:“退朝!”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不少大臣脸上均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就你们这点手段,还想唬我们?
  我们只能呵呵了!
  这回你可真是要骑虎难下啊!
  “郭淡,郭淡,你先别走!”
  忽听得门外传来一声叫喊。
  大臣们同时回头看去,只见一个小宦官从门边上跑出来,这时他们发现方才还站在殿中的郭淡,已经在台阶下来了。
  差点让这小子给跑了!
  很快,郭淡就低着头跟着那宦官往后宫方向走去。
  “呵呵...这回可是有好戏看了。”
  杨铭深抚须笑道。
  他们瞥了眼申时行、王锡爵,然后面露微笑的走了出去。
  因为万历最终也没有确定,到底是不是抵在内府的账上。
  他们估算万历肯定会想办法反悔,那么他们就能够集中火力,进攻内阁,废除新关税法。
  转眼间,这局势得到了逆转。
  等到他们都出去之后,申时行、王锡爵才缓缓从殿中行出。
  望着他们得意的背影,王锡爵不禁感慨道:“我们是不是高估了他们?”
  他们两个可是知道实情的,这一整出戏的目的,可就是要关税,而且之前他们并不知道,万历和郭淡怎样将关税夺回去,然而,郭淡的预判失误,导致他们都有些胆怯,赶紧将锅甩给郭淡,不曾想,这又给绕了回来,他们真的什么都不需要干,静静看着万历与郭淡的精湛表演就行了。
  申时行叹道:“不是我们高估了他们,而是我们一直都低估了郭淡,其实郭淡并没有给他们多余的选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