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一章 先捅自己一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申时行说得很对,郭淡看似给了大家一个选择,就是要么国库拨钱,要么皇帝承担。
  但仔细向来,其实这不是一个选择。
  因为鉴于保守派对于内阁的敌视和怀疑,导致他们是不可能答应让国库额外拨钱,去支持内阁的计划。
  但是万历又是从治理河道的角度来阐述此事,朕要励精图治,朕要治理河道。
  最终他们只会选择让皇帝来承担。
  这么做他们不会损失任何利益。
  倒是权贵集团眼睁睁地看着煮熟鸭子飞走。
  他们并不知道,其实这煮熟的鸭子早就在郭淡的肚子里面。
  因为关税计划,是郭淡目前为止下得最大的一盘棋,从灭四大官牙开始,就已经在布局中,如果不能掌控河道,那海外计划就真的是孤悬海外,官僚集团可以随时掐住运河这条生命线。
  所以不管怎么样,一定要全部拿下。
  乾清宫。
  回到自己地盘的万历,再也绷不住了,坐在椅子上,呵呵乐道:“郭淡,你说朕方才得表现如何?”
  郭淡摇着头,不说话。
  万历皱眉道:“怎么?你认为朕表现不行么?”
  “不是。只不过!”
  郭淡兀自摇头道:“只不过卑职才疏学浅,一时间实在是找不到一个四个字词来形容陛下您方才的表现,以卑职的文采,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完美!
  如果陛下习惯于听四个字得,那就是---非常完美!”
  “哦---是吗?哈哈!”
  万历当即开心地大笑起来。
  这种感觉可真是太爽了。
  以往他都是坐在裁判位子上,而这回他可是亲自下场表演,这种靠自己努力,得到自己一步步计算来的结果,感觉真是妙不可言啊!
  “绝对是的。”
  郭淡一脸崇拜道:“陛下有所不知,卑职方才都有些害怕,故此一直都是低着头的,生怕让他们看出什么来,而且卑职注意到申首辅、王大学士,他们也很慌,唯独陛下您临危不惧,独自一人,撑住了场面。”
  万历突然回过神来,“还真是呀!朕当时看你一直低着头,还以为你在想什么,原来你是害怕了。”
  郭淡满脸委屈道:“不瞒陛下,卑职是真的怕了,上回军备一事,就弄得卑职是心慌慌啊!”
  万历点点头,道:“你毕竟还年纪比较轻,还需再历练历练啊!”
  “卑职谨遵圣命。”
  郭淡赶紧抱拳一礼,心里默默念道,舔狗应有尽有,嘿嘿嘿......!
  万历强行将得意得笑容给憋了回去,能让他这么做的,唯有金钱,他又稍显忐忑地问道:“郭淡,如今这关税十有八九是归朕所有,朕现在想知道,这何时能够盈利啊?”
  “这......!”
  郭淡沉吟少许,道:“其实盈利是迟早的事,不可能不盈利,就看陛下您是希望快一地,还是慢一点。”
  “当然是越快越好。”
  万历是迫不及待道:“你有什么办法,就赶紧说来听听。”
  郭淡道:“卑职还真有一条捷径,可迅速帮助关税扭亏为盈。”
  “什么捷径?”万历当即睁大双眼。
  郭淡道:“就是向陛下您的贡品进行征税。”
  万历听得当即傻了,“你...你说什么?向朕的贡品进行征税?”
  郭淡点点头道:“据卑职所知,各地向陛下进贡的贡品是不需要交税的。”
  “是又如何?”
  万历眉头一皱,神情显得有些不悦,哥是要去坑别人的钱,你却首先拿朕开刀,你想清楚一点再说,小心朕让人拖你出去打屁股。
  郭淡嘿嘿一笑。
  万历更不爽了,“你笑甚么?”
  郭淡憨厚地笑道:“其实卑职还知道,除陛下之外,还有许多许多人的船只是不需要征税的。”
  万历双目一睁,吸得一口冷气。
  他渐渐明白郭淡究竟在说什么。
  郭淡搓着手,傻呵呵地笑道:“陛下,如今关税不都是您的吗,您交税那也是交给您自己,不是交给别人的,但话说回来,如果连您的贡品都得交税,那谁还敢不交税,这笔钱可是真不少啊!”
  哇......好狠的招啊!
  不过朕喜欢!
  万历胖胖的脸,露出了无耻得笑容,突然,他又神情一滞,问道:“朕若都要交税,漕运也得交税啊!”
  “是,漕运的确也得交税。不过。”
  郭淡嘿嘿道:“不过根据新关税法,漕运所运的货物,多半都是免税的,涉及到交税的货物,多半跟漕运没啥关系,要不就是帮陛下您运得,要么就是帮别人运得,跟漕运自身没啥关系。”
  万历想了想,好像还真是如此。
  往京城等地运送粮食、丝绸多半都是免税的,漕运帮国家调度,基本上也就是这些,至于那些昂贵得物品,多半都是贡品,如果贡品的税务都是皇帝自己承担的话,那漕运自身并没有损失什么。
  真是损失的恰恰就是那个利益群体,特权人士,皇亲国戚,藩王,大太监,等等。
  而郭淡早就惦记上这些人,他不管承包哪个州府,他第一步做的就是消除特权,因为明朝的特权,实在是有些变态,不是说特权有多么多么大,而且太多太复杂,就连秀才都有很多特权。
  这些特权将会严重阻碍经济发展,一旦他们的货物不用交税,你的货物需要交税,那你拿什么跟人家竞争,之前卫辉府还有生产模式的优势,但这又不是高技术,人人都能够学会。
  一定废除利益集团在运河上的特权,确保相对公平的贸易。
  这其中一个最大的困难就是漕运,漕运这个就真法动,因为郭淡也找不出替代者,任何一个商人,包括他自己,将漕运给承包下来,那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北京因为粮食缺乏而沦陷,要么自己就赔得倾家荡产。
  只有国家才能够负担起漕运。
  他在设计关税的时候,就已经把许多大宗商品都免税,尤其是运往京城的,更是大幅度免税。
  这都是郭淡早就计划好的,但是他之前不敢说出来,就是觉得这时机还不够成熟,毕竟这里面涉及到皇亲国戚,但是在万历答应他的蚕食鲸吞计划之后,他知道万历已经厌倦与这个利益群体站在一起。
  时机已然成熟。
  “妙极!妙极!”
  果不其然,万历笑得眼睛都没了,他已经在想象,等到关税落入内府之后,他突然向自己征税,那些官僚不得气晕了过去,“就这么办,就这么办,哈哈......!”
  这一出戏可真是演得越来越带劲了。
  事到如今,他知道这金币已经落入袋中,因为到时内阁集团也一定会支持他这么干,这恰恰王锡爵想干,又干不了的事,既然皇帝主动要这么干,那他们当然愿意做一个顺水人情啊。
  顺便还能够恶心他们一番,以报当初辽东军之仇。
  ......
  慈宁宫。
  “儿臣拜见母后。”
  “吾儿回来了。”
  跪地诵经的李太后作势要起身,朱翊鏐急忙上前小心翼翼地搀扶起母亲来。
  李太后非常慈爱地拍了拍朱翊鏐的手背,笑问道:“不知吾儿对这新潞王府可还满意?”
  她绝对算是一个贤后,但是她对于这个小儿子也是非常溺爱,不过潞王干了什么坏事,她都会护着他,反倒是以前对万历要求比较严格,这当然是对的,溺爱皇帝,纵容皇帝,那会出大问题的,可惜并没有什么卵用。
  但是还政之后,她也再不干预万历的任何决策,安心在慈宁宫诵经念佛,两耳不闻窗外事。
  “嘿嘿!”
  朱翊鏐偷偷一乐,“满意,儿臣挺满意的。”
  李太后笑道:“你是对潞王府满意,还是对那片汪洋大海满意?”
  朱翊鏐挠着头,傻笑不语。
  李太后笑着摇摇头,突然正色道:“其实为娘并不希望你去冒这个风险.......。”
  朱翊鏐不由得面色一紧,“母后.....!”
  “先听母后说完。”
  李太后拍了下他的手背,朱翊鏐赶紧闭上嘴。
  又听李太后言道:“但是你皇帝哥哥如今非常渴望从海外获得银子,唉...虽然为娘一直对于这个计划,心怀疑虑,但是为娘既然已经还政与你皇帝哥哥,自然也不便干预。
  不过这话又说回来,若非郭淡建议在你的潞王府设立港口,为娘还真不一定会答应这个计划。为娘与你说这些,是希望你能够明白,将来你去到那里,不是去当一个闲王的,而是要掌控住潞王府的一切,决不能让郭淡控制住一切。”
  朱翊鏐小心翼翼问道:“母后认为郭淡不值得信任吗?”
  李太后摇摇头道:“为娘与郭淡只见过两三面,不知其为人,目前看来,他的确是非常忠于你皇帝哥哥,但有一点为娘心里非常清楚,此人聪明绝顶,且颇有野心,虽然目前为止,他的野心只在追求金钱上面,但是谁知道他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你一定要记住一点,郭淡这人可用之,但不可尽信之,因为他的手段和智慧,就连为娘都从未见过。”
  朱翊鏐点点头道:“儿臣定当谨记母后地教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