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一章 说不出的尴尬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面对杨铭深的质问,慧明不禁是面色惨白。
  他之所以这么紧张,这主要是因为明朝对于教育,是有着非常严格的制度,启蒙学在明朝其实就是读书认字,一般都是学习《三字经》,《百家姓》和《千字文》。
  这启蒙学可不能乱教,这会出问题的。
  因为这里面又涉及到许多思想方面,比如说礼义廉耻方面,如果是教西游记,那肯定不会涉及到这些方面。
  这种事是可大可小的。
  郭淡如实回答道:“回杨大学士的话,这里教的《西游记》里面的一些段落。”
  毕竟他这都不是学院,你要认为这是一个收容所其实也是对的。
  “《西游记》?”
  杨铭深当即愤怒道:“你们这简直是胆大妄为,这蒙学教育十分重要,朝廷可也是有着明文规定,你们怎能胡乱教一些知识,真是岂有此理。”
  他在自己完全不懂的经济领域,尚且都能颐指气使,更何况是在教育方面,他自我觉得是有着无上权威。
  李植他们也都是蠢蠢欲动。
  之前关税一事,所给他们带来的憋屈,可正愁没有地方宣泄。
  这回你郭淡又撞到枪口上了。
  操!你们也真是欺人太甚,这都已经好些年了,你们要真关心儿童教育,那早应该过来看看,非得撞上才发飙,可真是吃饱了撑着。
  郭淡暗自怒骂,要是别的事,他也就忍了,但是这事他可不能忍,如果改了的话,那这教育基金将会失去意义,他就是要借教育基金,为工商业者提供源源不断地人才。
  “杨大学士勿恼,这都是我安排的,与方丈他们无关。”郭淡笑呵呵道。
  杨铭深哼道:“不用你说,老夫也能够看出来,方丈德高望重,又岂会教这些不流入的学问。”
  慧明是一脸尴尬。
  说来也真是有趣,后人云,唐诗宋词明,可是在明朝写,作者并没有得到什么地位,不像唐朝宋朝,在当时,诗词要写得好,那可是非常受人尊重得。
  在市井中非常受欢迎,甚至也有许多大臣也喜欢看,但是士林引导出来的主流文化,还是诗词文章,是难登大雅之堂,写的话,跟文章写的好,那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故此拿《西游记》去当教科书,那是绝对不行的。
  万历见郭淡一脸轻松,有恃无恐,倒也不提他担忧,便问道:“不知你为何要这么教?”
  郭淡赶忙道:“回陛下的话,草民这么做其实是一心为国着想,也是不希望为陛下您添忧。”
  “胡说八道。”
  李植真心忍不住了,站出来道:“拿着《西游记》当蒙学,你还有脸说是为国家着想?”
  郭淡笑道:“李御史,在这出家人的地方,草民也不敢张口就来,乱打诳语,佛祖会怪罪的。”
  “你...!”
  李植差点没有咬着舌头。
  万历听得却是颇有兴趣,道:“那你倒是说来听听。”
  “遵命。”
  郭淡拱手一礼,心想,这可是你们逼我的,今儿哥便要教你们做人。道:“陛下,草民之前承包了卫辉、开封、彰德、怀庆四府......。”
  万历诧异道:“这二者又有何关系?”
  一旁看戏得申时行等人不禁也打起精神来,这小子又打算搞什么鬼?怎么扯到这上面来了。
  说到承包,再也没有人敢怠慢,可别弄着弄着,这小子把教育也给承包了,那咱们就还是同归于尽吧。
  “回陛下的话,二者的确没有什么关系,草民只是想说。”
  郭淡突然嘿嘿一笑,继续道:“草民只是想说,草民在那些地方发现一个非常非常有趣的现象。”
  “有趣的现象?是什么现象?”万历急忙问道。
  郭淡道:“就是那些在城内游手好闲的人,除了地痞无赖,就是举人秀才,可谓是两极分化相当严重啊。”
  静!
  突然间,空地上是一片鸦雀无声,那郎朗诵读声仿佛都消失了一般。
  空气似乎都在凝固。
  慧明瑟瑟发抖中,嘴里嘀嘀咕咕着什么,估计是在求佛祖保佑吧。
  地痞无赖?举人秀才?
  你将这二者相提并论,跟找死又有何区别?
  “你...你说什么?”
  杨铭深睁大眼睛,用自己那哆嗦得手指指着郭淡。
  他都不敢相信郭淡会来这么一句话。
  这可不是一个聪明人该说得话。
  郭淡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非常清楚地说道:“大多游手好闲之人,无外乎,地痞无赖和举人秀才。”
  李植闻言,心中狂喜,你小子可真是膨胀了,这回你栽了,赶紧向万历道:“陛下,难道您就任由其在这大放厥词,诬蔑天下读书人吗?”
  杨铭深道:“陛下,您今日若不治郭淡的罪,只怕会引起天下读书人的不满。”
  “还请陛下治罪郭淡。”
  一众大臣齐声言道。
  包括王家屏、王锡爵等人,他们可也是读书人出身,不管他们心里怎么想,但这要不发声,今后还怎么立足。
  郭淡可真是捅了马蜂窝。
  万历隐隐瞪了郭淡一眼,你小子是疯了吗?指着郭淡道:“今日你若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朕定对你严惩不贷。”
  “还请陛下息怒。”
  郭淡躬身一礼,又道:“要是在别的地方,草民可能也会说几句漂亮话,但是之前方丈就曾几番叮嘱草民,在这出家人的地方,不能乱打诳语,草民只能实话实说。”
  慧明一听这话,因为郭淡要甩锅给他,当即脱力一般跪了下去。
  “我呸!”
  杨铭深气得只是吹胡子瞪眼,这他还真不是要针对郭淡,不管是谁说这话,他肯定都会恼羞成怒的,道:“你这分明就是在妖言惑众。”
  郭淡笑呵呵道:“杨大学士无须这么激动,其实这事是最好的证实的,陛下只需要去城里或者郊外走走,这一看便知,倘若不是,陛下大可治草民之罪。”
  申时行、王锡爵相觑一眼,双手没入袖中,沉默不语。
  李植是紧锁眉头,脑子也在思考这问题,因为这事他以前也没有怎么关注过,如今仔细一想,好像还真是如此啊。
  万历突然瞟了眼张鲸,道:“厂臣,郭淡说得可是实情?”
  张鲸忙道:“微臣对此也不是太清楚。”
  咱东厂可不调查这些。
  杨铭深神情显得有些尴尬,心里也纳闷,难道真是如此?他又瞟了瞟其余的大臣,见他们都沉默不语,心里也渐渐明白,郭淡可能不是在胡说八道。
  其实这事用脑子想想也想得到,这普通百姓每天都忙得要命,哪有功夫去游手好闲,而纨绔子弟数量是比较有限的,而且他们大多数玩得都是高大上,也不见得每天在城里瞎逛。
  都叫地痞无赖,那肯定是游手好闲。
  那么剩下的多半就都是读书人,读书人读书读书就是为了考取功名,可问题是全天下读书人都在考科举,而朝廷能够提供得岗位是极其有限的,这一年一年下来,各个地方都累积了大量的秀才、举人。
  不是他们不优秀,只是每三年朝廷的进士人数是有规定的,而如今很多进士都还没有当官,更何况秀才举人,许多举人考一辈子,直到死为止。
  这一点从卫辉府就可见一斑,卫辉府自郭淡承包以来,什么行业招人最轻松,就是诉讼师和法绅。三院的建设,几乎就是瞬间搞定,因为这方面本来就有着大量的人才储备。
  那薛文清可还是官员出身,都等了整整一年,直到诉讼院第二次扩招,他才进去的。
  可悲得是,“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氛围令这些人又变得眼高手低,他们就是要当官,其它的行业都看不上,不就都成游手好闲之人。
  本来他们是心怀抱负,但却成了国家的蛀虫。
  非常可悲。
  万历沉默一会儿,才问道:“就算如此,这与你教《西游记》又有何关系?”
  郭淡忙道:“回禀陛下,草民知道陛下您心怀天下读书人,这日日夜夜,一定都在为那些无法进入朝廷为官的秀才举人考虑出路,故此草民不忍心再添加陛下您的负担,这才没有教他们四书五经,以及鼓励他们去参加科举,而是让他们尽早的学会识数认字,然后去务工。
  根据我们的统计,教育基金所培养出来的人才,到目前为止,已经为朝廷创造出至少五万两得税收。”
  万历双目一睁,道:“你此话当真?”
  这个分析角度可是比较新颖啊!
  从税收上面来分析,他对此是深感兴趣。
  “草民敢人头保证,这税收是只多不少。”
  郭淡稍稍顿了下,又面露遗憾之色,叹了口气,道:“只可惜暂时还未能弥补那些秀才举人所耗费得资源,不过陛下还请放心,根究草民的估算,用不了多久,教育基金为朝廷所创造得税收,足以养活那些未能入朝为官的秀才举人。”
  此时,一阵清风拂过,将他们的脸都给吹红了。
  真是说不出得尴尬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