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七章 我不是淫贼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该死的,早知道今天要脱衣救人,我就真应该穿那运动服出来。”
  郭淡一边拉扯着腰带,一边焦急地抱怨着。
  他如今穿着的这长袍,可真是太不适合下河救人了,向来冷静的他,可也不会为了去救人,让自己也承担太大的风险。
  快速脱掉衣服之后,他便穿着一条大短裤跃入河中。
  过得一会儿。
  “呼---呼---!”
  只见郭淡环抱着一名已经陷入昏迷的女子,以非常专业的姿势游上岸来。
  最爱游泳的郭淡,自然也懂得一些救人措施,他先是拉开女子得衣襟,附耳在女子胸前听了片刻,然后双手压在女子胸前,压了压,又嘴对嘴,对她进行人工呼吸。
  “坚持住!坚持住!”
  他嘴里一边念叨着,一边重复着救治的动作。
  “come!”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变得越发焦虑,都开始飚英语了,因为那边可还有一个女人等着要救治。
  然而,这里非常荒僻,周边又找不到一个人帮忙。
  “快醒来啊!”
  郭淡已经是满头大汗。
  “噗!咳咳咳!”
  忽听一阵呛咳声,女子的身体剧烈上下起伏起来。
  “呼...可真是谢天谢地!”
  郭淡脱力一般地坐在地上。
  突然,他又想起草丛边还躺着一名女子,也就顾不得这名字,又立刻起身跑了过去。
  经过一番检查之后,发现那名女子生命特征还算是比较稳定,只是额头上被人砸破了一道伤口,于是他又拿来自己的手帕,帮她的额头包扎了一下,然后将她抱出来,让她躺在一个比较舒适的地方。
  “哎呦!下回老子再也不来钓鱼了。”
  郭淡是一屁股坐在地上,嘴里嘀嘀咕咕抱怨道。
  “这是哪里?”
  听得一声柔弱询问。
  郭淡偏头一看,只见那名女子已经坐起身来,不由得打趣道:“欢迎来到地狱。”
  那名女子猛地转过头来,只见此女虽肤色苍白,湿漉漉得秀发也乱成一团,但这一切兀自掩盖不住其美貌,真是清雅绝俗,貌如天仙。
  郭淡适才只顾着救人,并没仔细打量此女,如今才发现这绝色容貌,不由得一惊,心道,真不愧是皇家得地盘,随便从河里捞一个人上来,都是这种姿色要胜过我夫人,都快与徐姑姑相当的绝色美女,哇...肥宅可真是TM幸福啊!
  那女子见郭淡目光灼灼地看着自己,突然低目一看,方觉自己的衣领敞开,红色肚兜上,是一片高耸雪白,沟壑之下,仿佛呼之欲出。
  郭淡原本是没有注意到,光看脸去了,如今顺着她的目光往下一看,暗吃一惊,想不到这看着纤细柔弱得女人,竟然如此有料,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他全然不记得,方才他还摁了几下。
  其实在救人得时候,谁也不会想那么多,若不是变态,也真的不可能其它的想法。
  “啊!”
  后知后觉的女子突然惊叫一声,双手将衣襟拉拢,苍白的脸盘瞬间红晕横生,却是更增秀色。
  郭淡也回过神来,非常淡定地解释道:“我原本打算过来这边钓鱼,突然发现你掉入河中,于是就把你救了上来。”
  他问心无愧,当然也不需要怕什么。
  那女子斜目瞥了眼郭淡,显得十分警惕。
  郭淡突然道:“是你把她打伤的,对么?”
  说话间,他手指了下身边躺着女子。
  那女子下意识道:“你怎么知道?”
  郭淡笑道:“因为我发现她的伤口虽深,但是并不致命,显然打她的那人并非是要下毒手,只是想把她打晕,另外,我救你的时候,发现你右手几个手指有刮伤,应该是你拿石头攻击她时所造成的吧。你其实是想自杀,对吗?”
  说完这番话时,他自己都对自己充满着崇拜,哇,郭淡,你简直就是帅呆了,称你为大明柯南,亦不为过啊!不不不,还是不要当柯南,到时特么走两步就有一桩命案,这谁受得了啊。
  那绝色女子见躺着得那女人头上包着手帕,对郭淡的话信得几分,眼中突然流露出一种绝望,哀伤道:“你为什么要救我?”
  又是这句老掉牙的台词。郭淡也真不知如何回答,这只是一种本能,如果要想为什么,那估计她就死了,半开玩笑道:“其实我也不想,我坐在这里钓鱼,这鱼没有钓上来,倒是把你给钓上来了。”
  那女子瞧郭淡还光着身子,就穿着一条大短裤,显然不是把她钓上来的,将头偏过去,冷冷道:“这很好笑吗?”
  郭淡一怔,见其情绪似乎还不稳定,当即笑意一敛,道:“真是抱歉,但是这事就是有这么巧,这不救也救了,可能这就是所谓的天意吧。”
  “天意?”
  女子嘴角露出凄然一笑,喃喃自语道:“是呀!这一切都是天意,上天就是喜欢这么折磨我。”
  郭淡本意是想开解她,却不曾想她会这么理解,心里寻思着,这里是皇家马场,她们两个也应该是皇宫里面的宫女,也许是受到宦官得欺负,故而才想来寻死,唉...这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吧,于是问道:“是不是你在宫里受到人欺负,如果是的话,我也许可以帮你,我...我认识潞王。”
  女子闻言,突然偏目看来,问道:“你认识潞王?”
  郭淡点点头,突然面色一紧,小心翼翼问道:“不会是潞王欺负你吧?”
  他越想越有可能,就这种绝色,一旦在被潞王发现,又岂能放过。
  女子突然问道:“为何你会这般认为,是因为潞王经常欺负女子吗?”
  “喂喂喂,我可没有这么说。”
  郭淡指着那女子,“你可不能恩将仇报。”
  “我没有让你救我。”
  “我知道。”
  郭淡点点头道:“但我至少也没有要害你,虽然算不得恩情,但也算不得仇吧。”
  那女子又偏目看向河面,过得片刻,她突然开口道:“你走吧。”
  “明白!”
  郭淡点了下头,立刻站起身来,向那女子走去。
  世上有许多事,是难以解决的,救了不了想活下去的人,也救不了一心寻死的人,关键这可是皇家的地盘,这里面的悲剧,可不是他能够阻止的,他也算是做到仁至义尽。
  “你想干什么?”
  那女子见郭淡走过来,顿时惊慌道。
  “小姐,你不能让我这么光溜溜离开,我要穿衣服呀!”郭淡指了指女子身旁的衣服。
  女子偏头一看,便急急站起身来,可刚刚站起身,双腿一软,直接向郭淡扑来。
  “小心!”
  郭淡下意识的抱住那女子,“你没事.....吧?”
  他这低头一看,这抖动间,竟然见得那庐山真面目,他赶紧将目光移开。
  他虽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也不至于说乘人之危。
  不过他突然觉得胸zhao还是有必要的,这肚兜实在是太不值得信任了。
  真是的。
  “你干什么,快些放开我。”女子无力呻吟道。
  郭淡真是欲哭无泪道:“小姐,真不是我抓着你,而是你趴在我身上。”
  正当这时,忽听得一声暴喝,“淫贼,快些放了公主。”
  郭淡抬头一看,只见一队护卫冲山坡上冲下来。
  唰唰唰!
  纷纷亮出雪亮得弯刀,对着他。
  淫贼?
  这里哪来的淫贼?
  郭淡先是左右看了看,然后低头看了看怀中那衣衫不整,春光乍泄的女子,又看了看自己那身上唯一那条大短裤,顿时慌得一笔,我勒个去,这可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啊!
  郭淡赶紧举起双手来,紧张地大喊道:“喂喂喂,你们别激动,我不是淫贼,我是郭淡!”
  “公主!公主!”
  突然见到两个小宫女突然不顾一切得跑了过来。
  “公...公主?”
  方才郭淡只顾着“淫贼”去了,没有在意他们是怎么称呼这女子的,如今听到那两个宫女这么一喊,顿时就傻眼了。
  他愣神间,那两名宫女已经跑到那女子身旁,其中一个宫女将手中的斗篷裹在女子身上。
  这到头来,公主是没有跪下去,郭淡倒是先跪了。
  他以为这女子是一个宫女,那这个误会就并不大,退一万步说,凭哥如今的身份,就算哥轻薄了一个宫女,那又怎样?
  万历说不定还会将宫女赏给他。
  但若是公主得话,这就......!
  郭淡真是要哭了,你堂堂公主跑来玩什么自杀,搞什么言情剧,琼阿姨可还没有生出来,真TM操蛋啊!
  “哎呦!哎呦!我的胳膊!你们轻点呀!我真是无辜的,是我救了公主啊!”
  这还没有反应过来,那些护卫便已经冲上前来,将郭淡给五花大绑起来。
  郭淡这回可真是急了,冲着那公主喊道:“公主,你快告诉他们,这是一个误会,我只是不过要救你,而不是要害你。”
  而那公主对于他的叫喊是充耳不闻,在那两名宫女得搀扶下,快步往山上走去。
  “你他......!”
  哎呦!不能骂,她娘可能就是太后,这要骂出来,那可真是诛杀九族啊!
  郭淡是躬着身,咬着牙,愤怒的看着那公主背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