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二章 先声夺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先发制人。
  走到前台。
  在这种危机前夕,郭淡提出的这两个建议,令李太后和万历都倍感疑虑。
  这是因为在涉及到皇室得舆论上,皇家通常都是非常保守的,甚至可以说是一味的被动挨打。
  皇室的喉舌其实就是那些大臣,而当大臣都反对的时候,那么皇室唯一的做法,就是威逼利诱去地说服大臣,是没有第二个选择的。
  故此先前得时候,李太后也是传统做法,先静观其变,看看大臣们到底是怎么想的,然后再从中周旋。
  而郭淡却是要先发制人,主动出击。
  但是相比起第二点来,这第一点倒还说得过去,因为这事他们不说,也是捂不住的。
  这第二点,走上前台,更是令他们母子难以接受。
  他们觉得这有违皇家风范,身为皇帝、太后,怎么亲自出面去跟那些争辩,辩得还是自己的家事。
  万历问道:“你是否想利用报刊来在做这事?”
  “是的,陛下。”
  郭淡点了下头,道:“我们手中也唯有报刊可用。”
  李太后道:“但也不见得所有大臣都会相信这种传言,你主动出击,可能会引起更多大臣的不满。”
  郭淡道:“太后,不可否认,这的确有可能,凡事都有风险,卑职也没有必胜得把握。”
  李太后还是显得非常犹豫,她向万历问道:“皇帝,你如何看?”
  万历思忖一会儿,道:“此事母后做主就行,儿臣全听母后的。”
  李太后沉思少许,道:“我不赞成这么做,不能为了永宁,就让整个皇室都卷入到这旋涡之中,尤其这会影响到皇帝的威严,堂堂天子又怎能在报刊上发表文章,去为妹妹鸣冤,老身宁可......。”
  虽然她话未说完,但是慈祥双目却突然变得凌厉起来。
  其实她的意思就是相比起来,她就宁可皇帝用屠刀来解决问题。
  她是对的。
  作为皇帝竟然被逼得去为妹妹鸣冤,这天威何在?
  皇权是始终第一位。
  不能拿皇权来做任何交易。
  郭淡颔首道:“是卑职考虑不周,还望太后宽恕卑职。”
  这时,朱翊鏐突然道:“母后,既然皇帝哥哥不便出面,那就由儿臣来吧。”
  “你?(王爷)”
  李太后、万历、郭淡同时发出惊讶之声。
  “我不行么?”
  朱翊鏐道:“我一直都为我姐感到委屈,早就想跟他们论论,而且,如果他们真的在外面造谣,污蔑我姐,那我也不会放过他们的。”
  李太后与万历相视一眼。
  然后同时看向郭淡,仿佛在问,他行吗?
  虽然朱翊鏐也是皇室中人,但由于他只是一个藩王,本来就没有权力,而且成天在外面胡作非为,与人争吵斗殴也是常有的事。
  让他去吼上两句,倒是不会影响到皇室,大家也都习惯了这位嚣张跋扈的王爷。
  但问题是,他行吗?
  郭淡瞧了眼朱翊鏐,思索一回儿,突然笑道:“太后,陛下,卑职以为,王爷简直就是最佳人选。”
  李太后问道:“此话怎讲?”
  郭淡道:“适才太后说得对,陛下贵为天子,若是亲自出面写文章为公主鸣冤,虽能增加真实性,但是于情于理不合,王爷就不同,王爷乃是性情中人,他为公主鸣不平,这是合情合理的。”
  朱翊鏐激动道:“那就本王来。”
  万历再度问道:“郭淡,这真的可行?”
  似乎若有所指。
  潞王人品不行,又没有信誉,他发表文章来说,会不会弄巧成拙。
  朱翊鏐郁闷道:“皇帝哥哥不相信臣弟么?”
  万历赶忙道:“当然不是,朕只是怕你受到委屈啊!”
  朱翊鏐拍着胸脯道:“臣弟为母后,为皇帝哥哥,为姐姐受一点委屈也无所谓。”
  李太后笑着摇摇头,又向郭淡问道:“你打算怎么写?”
  她虽然非常疼爱朱翊鏐,但是她认为,就算朱翊鏐吼上几句,也无伤大雅,皇家可进退自如。
  郭淡迟疑道:“回禀太后,这事卑职还得仔细思考一下,但重点就是为公主鸣不平,从而唤起大家对于公主的同情。”
  他又不是神,什么都会,他可没什么妙笔丹青,他的文笔跟他的人是截然相反,浅薄的一塌糊涂,他只知道往哪个方向去走,但具体是怎么写,就需要如徐姑姑那样的专业人士。
  李太后又道:“但这会影响到公主吗?”
  郭淡又迟疑了,讪讪道:“回禀太后,这卑职也不敢保证,毕竟这肯定会将公主推倒风口浪尖上,但是...但是卑职认为,一味的回避此事,效果也并不好。”
  以前就是皇室都是选择遮掩,回避,从来没有正面怼过,在清算张居正和冯保的时候,也没有提半句公主。
  但结果就是公主投河自杀。
  李太后犹豫再三,最终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如果对方是冲着皇室来的,她就还能够周旋一下,但问题对方是冲着郭淡去的,她也预计到,满朝文武都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而永宁公主只不过是替罪羔羊罢了。
  这事不宜迟,郭淡与朱翊鏐得立刻赶去五条枪,因为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
  “淡淡!淡淡!”
  刚刚出得净心寺,就见到徐继荣和关小杰迎面跑来,后面还站着形单影只的朱立枝。
  “淡淡,你还好么,哥哥没有杀了你吧。”
  徐继荣一脸关切道。
  郭淡真不知如何回答徐继荣这个白痴的问题。
  朱翊鏐好气又好笑道:“等会再杀。”
  徐继荣忙道:“哥哥,你可千万别相信那些传言,你说淡淡骗钱,这我相信,但要说他欺负公主,我可不相信,淡淡可是很怕他妻子得。”
  天啊!连他都知道了!郭淡敲了下额头,一把勒住徐继荣的脖子,“别啰嗦,我们快点走吧。”
  “哎呀呀!你先告诉我去哪里?”
  “去寻找正义。”
  出得皇家马场。
  终于见到令他梦牵魂绕的杨飞絮。
  “飞絮,虽然我现在就连一刻都不想让你离开我,但是我又非常需要立刻去找到徐姑姑,然后请她去五条枪总部。”
  “如果你少说废话,也许你能够赚更多钱。”
  扔下这句话,杨飞絮便上马往京城方向疾奔而去。
  郭淡、朱翊鏐、徐继荣、朱立枝也急忙忙往城内赶去。
  关小杰?
  他太胖了,骑马比较困难。
  如果是坐马车的话,至少要一个白日才能够赶回城内,但是骑马的话,只需要一半的时辰。
  等到他们感到五条总部的时候,已经是四更天。
  入得院内,正好见到徐姑姑与杨飞絮站在厅内,徐继荣和朱翊鏐同时上前一步。
  一个是兴奋,一个是痴迷!
  “姑姑!”
  “徐姐姐,好久不见。”
  .....
  徐姐姐?
  徐继荣顿时狂躁起来,猛地一推朱翊鏐。
  “哎呦!”
  一心扑在徐姑姑身上的朱翊鏐,一不留神,被徐继荣给推倒在地。
  “哥哥,你什么意思,我叫姑姑,你叫姐姐。”
  徐继荣挥舞着拳头咆哮道。
  朱翊鏐是瑟瑟发抖,发狂的徐继荣,他可也害怕得很,急忙解释道:“荣弟,哥哥没有别的意思,这不是以前叫习惯了么。”
  “以前你也应该叫姑姑。”
  “是是是,叫姑姑,叫姑姑。”
  面对凶神恶煞的徐继荣,朱翊鏐是双手护脸,唯唯若若。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突然飘来这么一句话。
  徐继荣、朱翊鏐同时寻声看去,只见最后才进来的朱立枝如一团白雾一般,从他们眼前飘过,只是在地上留过一道绿色的“长影”。
  “徐姐姐...不,徐姑姑呢?”
  朱翊鏐突然跳起来,左右看了看,嗬哟一声,“糟了!郭淡也不见了。”
  徐继荣道:“都怪你,我都还没有想姑姑问好!”
  朱翊鏐急得直跺脚,“荣弟,哥哥不过是喊一句徐姐姐,你要打我,如今郭淡把你姑姑都拐走了,你也怪我?”
  徐继荣哼道:“那是因为我相信淡淡得为人,我可不相信哥哥。”
  “为什么?”
  朱翊鏐激动道。
  “因为永宁公主在流泪。”厅内传来朱立枝那轻飘飘的声音。
  朱翊鏐眨了眨眼,顿时尴尬地向找一条缝隙钻进去。
  就在他们争吵之时,郭淡与徐姑姑和杨飞絮已经入得里屋。
  郭淡迅速地将事情经过告诉了徐姑姑。
  “如这种事,一旦遇上,可真是祸福难料啊。”
  徐姑姑听罢,顿时直摇头,她太明白这种事,她至今兀自饱受许多人的诋毁、谩骂,虽然也有一些人是非常敬重她的,但在许多士大夫眼中,她就是那种不知廉耻的女人,连骂她都嫌累。
  关键骂也没用,徐姑姑依旧是我行我素,也不回嘴。
  她可以不在意,但皇家不能不管。
  徐姑姑突然话锋一转,又道:“不过你好像也没有别的选择,如果你不先发制人,那你是必败无疑,他们绝不会放过你的。”
  郭淡点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徐姑姑微微蹙眉道:“但是你选择潞王,这非明智之举,毕竟潞王的名声向来不好。”
  “可是虎毒不食子,正是平日里潞王嚣张跋扈,突然变得温柔,感性,反而更能触碰别人的心弦,如果潞王是一只绵羊,就算哭啼啼,也不会给人很深的印象。”
  “但是潞王的话,不会令人信服的。”
  “我也没有打算去说服对方。”
  “那你想要的是什么?”
  “将整件事都模糊化,扩大化,让我们站在更高的角度去议论此事,而不是争论我到底有没有欺负永宁公主。”
  郭淡耸耸肩道。
  作为商人,当然知道如何操控言论,但是商人与教派不同,传教得人是要所有人相信他的信仰,商人从来不会试着去说服所有人相信自己,因为这是不可能的。
  他们只会将言论引向对自己有利的方向,不管那是天堂,还是地狱。
  徐姑姑稍稍点头。
  郭淡道:“现在我们要想一个非常醒目的标题,来吸引所有人的目光,以求做到先声夺人。哦,还得以潞王的口气来说。”
  徐姑姑思索半响,道:“不如就叫做‘我恨冯保!我恨张居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