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六章 太难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国本?”
  郭淡愣了下,旋即好奇道:“这与陛下立太子有何关系?”
  在他看来这两件事完全没有关系啊!
  徐姑姑问道:“你应该知道眼前的太子之争?”
  郭淡点点头道:“这我当然知道,其实我一直都尽力远离此事,那就是个坑,谁跳下去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如今看来,你若想远离,可是非常难得。”徐姑姑笑着摇摇头。
  “此话怎讲?”郭淡好奇道。
  徐姑姑不答反问道:“你又是否知道,为什么会有这太子之争?”
  郭淡非常谨慎道:“这主要是因为大臣们猜测陛下可能有意废长立幼,因为陛下迟迟不立太子,故此才出现太子之争。”
  “关键就在于这废长立幼上。”徐姑姑道:“这无关律法,只关乎礼制,从礼制上来讲,废长立幼与寡妇改嫁或者说撕毁婚约的意义其实是一样的,都是为世人所不容。”
  郭淡吸得一口冷气,道:“居士的意思是,陛下是要借公主一事,来冲击礼制?”
  “我认为很有这个可能。”
  徐姑姑点点头,道:“不然的话,也不能解释陛下为什么要这么做。”
  郭淡欲哭无泪道:“也许陛下只是为了公主好。”
  徐姑姑问道:“你的意思是,太后就不是为了公主好?”
  郭淡沉默不语。
  徐姑姑又继续说道:“如果你真的能够令永宁公主自由,并且为世人所认同,对于永宁公主的确是一件好事,但如果你做不到,或者中间出现任何意外,对于永宁公主而言,就只会是雪上加霜。
  所以陛下极有可能是要借此事来冲击礼制。之前陛下已经多番尝试,但都以失败告终。而且贸然拿国本去挑起争端,这后果是非常严重,即便是陛下也不一定能够承受得住,甚至可能会逼得陛下无路可退,但如果用公主去尝试的话,这后果就要小很多,双方都有回旋的余地。”
  郭淡苦笑道:“都是陛下的儿子,真的就这么重要吗?”
  显然,他是接受了徐姑姑的说法,因为万历急于召他回来,专门谈及此事,足见其背后的意义可不是那么简单,他方才也对此感到非常疑惑。
  如今他终于明白过来。
  徐姑姑道:“正因为都是陛下的儿子,故此陛下才会认为,自己应该能够做主。”
  郭淡点点头。
  问题还是那个问题,就是谁说了算。
  万历想做自己的万历,而不是大臣们心中的万历。
  这才是国本之争的核心原因。
  感情那只是起到催化的作用。
  郭淡搓着额头道:“这可就非常头疼了,太后既然是拒绝的,可见太后极有可能察觉到陛下的意图,我若答应下来,注定两边都不是人,关键太后可不是好惹得。”
  徐姑姑道:“你当时就应该拒绝。”
  郭淡郁闷道:“你以为我不想拒绝吗?但问题是,我之前为了说服太后和陛下采用我的办法,曾许诺这么做的话,可以卸下永宁公主肩上得负担,让永宁公主幸福快乐,陛下现在只是让我履行承诺。
  哦,虽然我可没有说过是解除婚约,但...但那是陛下,他要那么认为,事实就是那样。”
  他耸了耸肩,含泪道:“上天对人类做得最不公平得事,就是抱怨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否则的话,人人都很快乐。所以,居士认为究竟要怎样,才能够解除婚约。”
  “其实只要双方家庭都同意,就可以解除婚约,如今梁家早就消失了,只要太后一句话,婚约就能够解除。”
  徐姑姑道:“可问题就是太后不能这么做,因为朝廷一直都鼓励寡妇为夫守贞,并且免除一些税收,那么身为皇室更应该以身作则,而解除婚约跟寡妇改嫁,没有任何区别,换而言之,解除婚约最大的阻碍其实就是皇室不会这么做。”
  啪啪啪!
  郭淡一边鼓掌,一边道:“妙哉!妙哉!陛下可真是会出题啊!哈哈!”
  他真心笑了。
  搞了半天,原来我要对付的就是陛下和太后,真是日了狗了。
  公主不是不可以改嫁,律法也是允许寡妇改嫁,是道德上不允许,并且皇家还非常提倡寡妇守贞。
  皇家不能自己打自己的脸啊!
  如果皇家的公主因为丈夫死了,就解除婚约,那么百姓就肯定不会再听你了,大臣们就肯定会反对的。
  换而言之,如果要想公主改嫁,得将整个道德观都给扭转过来,获取民意基础。
  皇家才能够松这口。
  如果这个可以扭转,那么废长立幼当然也是可以成立得。
  可扭转整个时代得道德观,这简直就是难于上青天啊!
  徐姑姑突然道:“不过曾今倒是有个人,下令所有寡妇全部改嫁。”
  郭淡忙问道:“不知是哪位猛人?”
  徐姑姑笑道:“就是大太监刘瑾,而且这里面还包含着有关财政的原因。”
  财政?那不就是我的优势吗?郭淡面色一喜,但旋即又非常纳闷道:“这寡妇还能够影响财政?”
  徐姑姑道:“我方才就说了,家里若有寡妇守贞,朝廷就会免除一些税收得,曾今就有不少人因此阻止家中寡妇改嫁,甚至直接逼死那寡妇,故此刘瑾当时就针对这一点,下令所有寡妇都必须改嫁。”
  “必须改嫁?哇哦...还能这样操作?”郭淡听得是瞠目结舌,要就不准嫁,要就必须嫁,说好的中庸思想呢,又急急问道:“最终结果如何?”
  徐姑姑道:“当然是以失败告终,但这一条政令,只是在刘瑾变法中微不足道得一条,并非是失败的主要原因。”
  郭淡稍稍瞧了眼徐姑姑,心知这女人又想将他往财政改革方面引,但他可不想搞改革,那不是他的强项,而且风险太大,美滋滋地去赚外汇,它不香么。
  “这是太监的操作,我是一个健全人,操作不来。”郭淡摇摇头道。
  这个理由令徐姑姑都不知道说些什么是好。
  郭淡又继续道:“况且陛下只是让我想办法解除与梁家的婚约,而不是说让永宁公主改嫁。”
  徐姑姑道:“但这更加困难,改嫁是承认之前的丈夫,解除婚约,是连之前的夫家都一并否认,这更加不厚道,且不说太后会不会答应,所有大臣都会坚决反对的。”
  郭淡叹道:“是呀!改嫁还能说得情有可原,直接解除婚约,并且是在人家梁家都已经彻底消失得情况下,这等于就是挖个坑埋自己啊。”
  他又看了眼徐姑姑,可徐姑姑也是一脸无奈,她若有办法,她自己被困在里面。
  “反正这也不是什么急事,慢慢想吧。”
  郭淡非常郁闷地搓了搓脸。
  正当这时,那陈公公突然来了。
  太后有请。
  哎呦!怎么把这茬给忘了。郭淡真的要哭了,立刻给徐姑姑递去两道求救得目光。
  太后肯定会问他,皇帝有没有暗中吩咐什么。
  这怎么搞?
  徐姑姑低声道:“太后如此聪明,即便你不说实话,她也能够猜到,并且太后通情达理,会理解你的。”
  “但愿你是对的。”
  说着,郭淡便硬着披头跟着陈公公去到净心寺。
  “草民郭淡参见太后”
  “快快免礼。”
  李太后面露慈祥地微笑,“老身果真没有信错人,此事你办得非常出色,老身对此也是非常满意。哦,皇帝对你一定也是多有褒奖吧。”
  郭淡忙道:“这祸是草民闯出来的,草民怎敢邀功。”
  “话可不能这么说,若非你及时相救,只怕永宁她......唉,想想老身都觉得心有余悸啊!”
  “太后可得注意身体啊。”郭淡一脸谄媚道。
  “多谢你的关心。”李太后点点头,又问道:“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接下来?”
  郭淡道:“这个...接下来,草民觉得,应该多多关心公主,不要让外界那些言论影响到公主,虽然他们的言论已经不会对皇家造成什么影响,但还是有可能会刺激到公主。”
  “嗯,你考虑地非常周详。”
  李太后点点头,又问道:“那也就是说,你的计划就到此为止呢?”
  你这明显就是给我下套,我要说到此为止,我今后又行动起来,你不得找我麻烦啊!
  郭淡可最烦处理这种事。
  李太后见他纠结不语,于是问道:“怎么?你还有下一步计划?还是皇帝嘱咐过你什么?”
  “没有!”
  郭淡一脸委屈地摇头道:“陛下没有嘱咐过草民任何事情。”
  泪水都在眼眶里面打转。
  是个人都知道他在说谎。
  更何况是聪明的李太后,她一看郭淡这委屈巴巴的样子,岂不知他的用意,不禁微微蹙眉,沉吟不语。
  郭淡慌得一笔。
  太后,虽然我的嘴在说谎,但是我的眼睛是真诚的,我真不想瞒你,但是我不能不瞒你啊!
  过得好一会儿,李太后突然道:“郭淡,其实老身还是有些不太放心啊!”
  郭淡错愕道:“太后不放心什么?”
  李太后道:“当然永宁啊!你虽然解决了外面的问题,但是永宁还是有可能会再度寻死,关于这一点,你当初也说过,并且还说要借此事帮助永宁永远卸下这些包袱,老身应该没有记错吧。”
  郭淡只觉一阵晕眩,道:“是...是的,草民的确说过这话。”
  李太后微微一笑,道:“你向来足智多谋,老身相信你肯定有办法可以做到的,这永宁的事,老身可就都交予你了。”
  “啊?”
  郭淡差点咬着了舌头。
  他预计太后是肯定要阻止的,皇帝都说了,太后不答应,怎么会这样.....!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