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一章 奇迹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当郭淡赶回牙行时,已是深夜,但寇涴纱与徐姑姑还在等着他。
  “你们还没有休息?”
  郭淡稍显诧异道。
  寇涴纱笑道:“我们也才刚刚忙完。”
  等到郭淡坐在寇涴纱身旁后,徐姑姑问道:“情况怎么样?”
  郭淡笑道:“目前唯一的好消息,就是我这回能够骑马去开封府,这应该可以为我们争取不少时间。”
  徐姑姑问道:“所以剩下来的就全是坏消息?”
  郭淡道:“也谈不上坏吧,但肯定算不上好消息,目前可能就是开封府、卫辉府出现水患,呵呵,这老天真是太具有针对性,即便我们能够处理好,我们还是要接受朝廷的询问和调查。
  但如果我们处理不好,那结果可能会非常糟糕,总而言之,这注定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这损失是避免不了的,同时肯定还会被那些官员刁难,从中是肯定得不到好处得。
  寇涴纱不禁担忧道:“这可如何是好?”
  郭淡一手搭在寇涴纱的肩膀上,道:“夫人请放心,不管怎么样,都不可能将夫人你给赔了。”
  寇涴纱拍掉他的手,“都这般时候,你还有心思开玩笑。”
  郭淡道:“我也很想哭,但问题是,但就算哭了,也得面临巨额得损失,我的眼泪可也是非常值钱得。”
  徐姑姑抿唇一笑,道:“涴纱,你别太担心,不管怎么样,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乐观面对,总比消极对待要好。”顿了下,她又继续道:“其实在你们承包下这些州府后,就必须要应对这些问题。”
  郭淡点点头道:“吸取经验、教训,大概就是我们此行唯一的收获,而这一笔收获也将会令我们受益无穷。”
  二人这一唱一和,给予寇涴纱极大的信心,她笑道:“大姐姐,夫君,你们不管面临什么困难,都能够乐观面对,看来我与你们还相差甚远。”
  郭淡呵呵笑道:“那是因为你没有看到居士落荒而逃的一幕。”
  寇涴纱好奇道:“什么落荒而逃?”
  徐姑姑自然知道郭淡是指上回她不辞而别,不禁双目瞪向郭淡,发出严重的警告。
  郭淡嘿嘿一笑,突然想起什么似得,道:“哦,夫人,差点有件事忘记跟你说了,我们边上还有一件空置的宅院吗?”
  寇涴纱点点头道:“因为之前股份的事,导致钱庄根本无法应付这么多事务,所以我们买下那间宅院,但是后来关于股份交易搬去了奖池大厅,所以一直空置着,夫君,你问这个作甚。”
  郭淡瞟了眼徐姑姑,笑道:“因为我觉得近来事情非常多,非常需要居士的帮忙,故此我邀请居士住到这边来,居士已经答应了。”
  “大姐姐,是吗?”
  寇涴纱欣喜地向徐姑姑问道。
  徐姑姑面露不甘,上回输得可正是冤枉,心中对父亲的恨意,又平添一分,但她还是点点头。
  这愿赌服输。
  不过她可不想就这个话题继续聊下去,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去开封府?”
  “明日一早。”郭淡道。
  .....
  翌日清晨。
  李芳尘还是早早起来,来到后门。
  而郭淡早已经在那里虚席以待。
  “我是不是来晚了。”
  李芳尘略显忐忑道。
  “是我起得早。”
  郭淡笑道:“我今日必须赶去开封府,不能带着你一块锻炼,不过我希望我回来的时候,我们能够一块慢跑。”
  李芳尘眸中流露出失望之色,但她还是微笑地点点头。
  “记住,不要勉强,这种事是不能坑操之过急的。”
  “嗯。我记住了。”
  朱尧媖坚定地点了下头。
  郭淡等得片刻,笑道:“我还以为你会祝我好运。”
  “啊?”
  朱尧媖微微张嘴,旋即腼腆地笑道:“祝你好运。”
  “多谢。告辞。”
  郭淡微微颔首,然后便转身离开了。
  朱尧媖看着郭淡离开的背影,微微撇了下嘴角,情绪显得有些低落,毕竟她刚刚来到这里,与她最熟络的就是郭淡,虽然她跟小小和馨儿的关系不错,但是对她们,她还是有很多保留得,而郭淡是知道的她身份,她可以没有任何保留。
  她当然不想郭淡离开。
  这并未逃过站在门口等候得杨飞絮。
  “你是不是给公主了吃什么药?”
  她低声向郭淡询问道。
  郭淡错愕道:“什么意思?”
  杨飞絮道:“她一点也不像公主。”
  郭淡这才反应过来,道:“如果真有这种药,我早就偷偷给你吃了,在你面前,我根本就不像似一个雇主。”
  “我的雇主是太后,是陛下。”
  “你知不知道,我最恨别人用陛下和太后来压我,因为我对此毫无办法。”
  郭淡撂下这句狠话,便大步朝门口走去。
  杨飞絮愣了下,才反应过来,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来。
  郭淡与徐姑姑、杨飞絮,以及一队皇家近卫,骑着快马,日夜兼程赶往卫辉府。
  过得几日,他们终于抵达卫辉府。
  在途径彰德府时,郭淡原本也想打听一下情况,但是由于如今消息传播比较慢,彰德府并没有给郭淡什么消息,不,倒是有一个消息,就是彰德府没有出现水患,这是因为彰德府境内得消息河道不多。
  “郭大哥!”
  “姑爷!”
  早就在此等候曹小东和辰辰立刻跑了过来。
  “奇怪?”
  刚刚翻身下马的郭淡,忽听得兀自坐在马上得徐姑姑言道,不禁抬头看去,只见徐姑姑四处张望着,面露疑惑之色。
  他不禁也四处看了看,可没有什么奇怪的现象啊!
  这时,曹小东和辰辰已经跑了过来。
  不等他们开口,徐姑姑倒是先问道:“卫辉府到底有没有发生水患?”
  曹小东、辰辰当即一愣。
  郭淡也呆住了。
  这要是骗他,哪怕是愚人节,他也会大开杀戒的。
  “对...对啊!前几日我们卫辉府是发生了水患,但不是这一代,这里没有什么河道,主要集中汲县那边。”曹小东是忐忑不安地说道。
  徐姑姑问道:“为何我们一路行来,没有见到一个灾民?”
  郭淡也猛然惊醒过来,道:“对呀!为什么没有看到灾民?”
  曹小东与辰辰相觑一眼。
  两个小家伙同时摇摇头。
  “没灾民,我们卫辉府没有灾民。”
  “为什么?”
  徐姑姑惊奇道。
  曹小东挠着脖子道:“因为我们卫辉府所有的田地都在大地主手里,这田被淹了,农夫也没有什么损失,他们还是能领到工钱。”
  辰辰补充道:“大多数作坊都没有建在河边,即便建在河边,也都是建在地势比较高的地方,因为地势低的,都是良田,作坊也没有被淹没。”
  徐姑姑和郭淡这才反应过来。
  卫辉府已经完全进入商品社会,而且是非常彻底,里面就没有一寸土地是完全农夫的,因为农夫也会算账,发现自己种田真不赚钱,还不如去作坊做事。
  将田地租给地主,自己去作坊做事,这就有两份收入。
  大地主损失惨重,雇农是照样令工钱,只要作坊没事,基本上不会出现灾民。
  啪啪!
  郭淡直接一招飞龙在天,打在他们两个的脑袋上,咆哮道:“连一个灾民都没有,你们告诉我非常严重,你们是在捉弄我么?”
  “姑爷!”
  辰辰双手抱头,委屈道:“我们没有说非常严重,而且我们有二十万亩地被淹没,还有两千亩牧场受到波及。”
  郭淡眨了眨眼,好像也是,他们没有说非常严重,是徐姑姑让我骗那些大臣,这......!
  徐姑姑问道:“那死了多少人?”
  曹小东道:“目前我们知道的是,有九十余人死了,还有两百人多失踪了。”
  “这么多?”
  “这么点?”
  郭淡与徐姑姑同时开口说道,但意思却是截然相反。
  郭淡向徐姑姑问道:“这不算多吗?”
  徐姑姑摇摇头,道:“这简直就是奇迹。”
  曹小东道:“郭大哥,这主要是因为如今大多数人都住在府城附近,而那边倒是没有被水淹,多数被淹的都是河道两边的农田,那边上住着得都是一些雇农,许多雇农都还不与家人住在一起。”
  郭淡点点头,又问道:“开封府现在是什么情况?”
  辰辰道:“我们暂时也不清楚,但是情况比卫辉府要严重许多,徐秀才和利大叔已经赶了过去。”
  曹小东立刻道:“可真是多亏徐秀才他们,正是因为他们这些年不断巩固堤坝,这一次洪水没有冲垮堤坝,水势不是那么快,如此才有很多人能够幸免。我们昨日刚刚听说,那归德府的堤坝都被冲破了,瞬间就淹没了十几个村落,真是好可怕。”
  郭淡惊讶道:“你说什么?归德府也出现水患?”
  曹小东直点头道:“我们也是刚收到消息,情况比开封府都要严重许多。”
  郭淡当即破口大骂道:“他们自己都那德行,还真有脸来指责我,我还以为老天专门针对我,不行,我得去跟陛下打小报告,他们肯定是隐瞒了灾情。”
  徐姑姑道:“哪里发生灾情都不是好事。”
  郭淡顿时一脸尴尬,讪讪道:“那是,那是,不过我还是得告诉陛下一声,这样朝廷才会赶紧去救援归德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