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六章 求你了,再骂骂我们呗!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开封府的井井有条,可不是大家的一腔热血导致的,这都是建立在充足的人力、物力,粮食和药材之上。
  那么这些该由谁来买单呢?
  以及这种救济能够维持多久呢?
  这些问题是立刻就摆在郭淡面前。
  与卫辉府不同的是,那边还有大地主帮着买单,由他们来支付雇农工钱,而这边可没有人帮他买单,一切都得靠他自己。
  他并没在这里逗留太久,而是立刻赶往府城。
  这个令人热泪盈眶的场合,不太合他这冷血无情的资本家。
  而当他抵达府城的那一刻,有关开封府的所有数据便已经摆在他面前。
  信行的员工深知自己的这位老板,不太相信人的嘴,永远都只相信那些冷冰冰的白纸黑字,一张数据抵过他们拍一万句马屁。
  果不其然,郭淡好生夸奖了他们一番。
  然后关着门,仔细研究起来,谁也不见。
  三日之后,郭淡终于出得房门,而他做得第一件事,就是立刻命人将开封府城内所有的大地主全部约到府上来。
  “美女,你说这人是不是天生生得贱?”
  郭淡突然向一旁发呆的杨飞絮问道。
  杨飞絮瞟了眼郭淡,道:“也许某个人是的。”
  “不不不!”
  郭淡摇摇头,道:“我觉得大多数人都是如此,你信不信,待会那些大地主来到我这里,我越骂他们,他们越感动,可能都要落泪,我要夸他们几句,他们反而会跟我急。”
  杨飞絮点点头道:“我相信。”
  郭淡愣了下,道:“你相信?你为什么相信?”
  “因为你很奸诈。”
  “......!”
  郭淡郁闷道:“真是没劲。”
  ......
  “郭淡,我们也都是受害者,那边有许多田地可都是我们家的,原本粮食减少,我们理应要涨价,但是我们为了帮助大家度过难关,我们依旧是维持原价,我们是真的不能再降价。”
  “这一场灾难,我们真是损失惨重啊!”
  “仅仅是损失那也就罢了,我们还被人骂好几日,当时我们连门都不敢出啊!”
  ......
  赵清合、梁闍等大地主,这一见到郭淡,真的是老泪横飙,就差没有跪地求饶。
  自郭淡来到开封府之后,他们真是夜不能寐,惶恐度日。
  他们就怕郭淡这时候要求他们降低粮价。
  郭淡的手段,他们是见识过的,操纵舆论那可是一等一得好手,如果这时候郭淡操纵舆论,迫使他们降低粮价,那对他们而言,真是雪上加霜。
  之前与郭淡对抗得时候,那些士大夫可是帮着他们的,如今士大夫也要求降低粮价,再加上郭淡,他们就没得玩了。
  这几日他们是反省再反省,对于私学院是深恶痛绝啊!
  这些读书人可真是太讨人厌了。
  个个站着说话不腰疼。
  这也是第一次强龙打倒地头蛇。
  以往他们与官府是一个鼻孔出气,整个开封府都掌握在他们手里,现在他们终于发现,如今开封府真正做主的是私学院,而不再是他们。
  读书人敢于直言,只要有一点点不公,他们就能够讽刺你一辈子。
  也就郭淡能够扛得住。
  而此时郭淡只是静静得坐在椅子上,品着香茗,听着他们哭诉。
  真的是过去一顿饭功夫,扎扎实实,不带一点水分,赵清合等人才渐渐消停下来。
  可见他们是多么的恐惧。
  他们都不想让郭淡开口。
  郭淡这才将茶杯放在茶几上,点点头道:“我觉得你们说得都非常有道理,此事不能这么干,那为什么你们不涨价呢?”
  “......?”
  赵清合等人不禁面面相觑。
  什么意思?
  我们是不是听错了。
  赵清合试探道:“那依你的意思,这粮价是该涨,还是该跌?”
  “这粮食减少,粮价当然该涨啊!”
  郭淡笑道:“我今日找你们过来,就是为了这事,我以为你们脑袋都被门板给夹了,不太灵光了,这你们都不涨价,你们是得有多蠢啊!你们是不是都老糊涂了?糊涂了就赶紧让儿子接班,真是搞得一团糟,岂有此理。”
  下面坐着的人,年纪最小的也比郭淡大二十岁,社会地位也比郭淡要高得多,平常郭淡要这么说话,那真的会打起来得,但是今日不同。
  郭淡的这一番讽刺,他们仿佛看到佛祖一般,眼泪都快出来了。
  当初人们怎么说来着,哦,郭圣人。
  您真就是郭圣人啊!
  骂得好!
  骂得痛快!
  你就再骂骂我们呗!
  郭淡不禁瞧了眼杨飞絮。
  杨飞絮嘴角露出一抹蔑视微笑,想坑老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不瞒阁下,我们也想涨价啊!”
  赵清合叹道:“可是我们刚刚涨了一点点,就被各大学府骂得狗血淋头,我们...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啊!”
  郭淡是嗤之以鼻道:“你们真是傻得可爱,他们吃粮食的人,你们是卖粮的人,粮食涨价,他们当然骂你们,你们就这脸皮,还当什么地主,改读圣贤书去算了,你们可真是我见过最没用的地主。”
  “是是是,我们没用。”
  梁闍直点头,道:“我们丢了地主的脸,那阁下说现在该怎么办,我们以阁下马首是瞻。”
  其余地主是纷纷附和。
  你这么横!
  那你来带头,你说涨,那咱们就涨。
  他们是很想涨,只要有人带头,且这个人有分量,可以为他们遮风挡雨,那他们绝对涨。
  郭淡非常适合。
  郭淡要站出来,那火力肯定都集中在他身上。
  “确定?”
  郭淡问道。
  “确定。”
  大家纷纷点头。
  郭淡点点头,道:“即日起,每石粮食给我涨一钱上去。”
  涨一钱?
  地主们是欣喜不已,满口答应下来。
  “不仅如此,所有农产品必须都给我涨价。”
  郭淡掏出一张纸来,递给赵清合道:“都给我以这个价格上涨。”
  赵清合赶紧接过来,看了看,价格涨得非常合情合理,早就该这么干了。
  大家看过之后都非常满意。
  郭淡又笑问道:“那我们要签份契约吗?”
  赵清合眼眸一转,笑道:“我们以为这是应该的。”
  “是是是,契约这是必然要签得。”
  其余人也纷纷表示,必须得签这契约。
  光口头上说说,这一涨价,郭淡要不认账,他们又会被堵在家里骂,弄不好,祖坟都会让人给挖了。
  郭淡点点头,道:“我也觉得应该签,一切都得有章有法,如果你们随意涨价,或者随意降价,那你们就必须赔偿巨额的罚款。”
  “罚款?”
  大家显得又有些犹豫。
  赵清合道:“涨更高那是不可能的,问题是跌价,这个大家闹得很凶,我们......!”
  郭淡笑道:“这你们放心,我会解决的,这一点也会在契约中写明。”
  “那就行。”
  如今是涨不了价,郭淡现在让他们涨那么多,他们已经非常满足,也没有想去涨更多。
  双方当日就签订一份农场品价格契约。
  其中还有一条是非常无耻的,因为来这里的全都是大地主,但还有很多中小地主,他们没有签这份契约,就是说,如果谁敢低于或者高于这个价格出售农产品,那我们就要一块对付他。
  “无耻!”
  待赵清合他们离开之后,杨飞絮不由冷声骂道。
  郭淡回头看着她,道:“你是在骂我吗?”
  杨飞絮道:“如今大家都在全力救灾,而你在这时候操纵粮价上涨,这不是无耻又是什么。”
  她是真的心直嘴快,最见不得一些卑鄙的勾当。
  郭淡笑道:“你懂什么,要不涨价大家死得更惨。”
  ......
  赵清合他们回去之后,立刻下命关闭所有的粮店,就连酒楼、茶肆全部关闭。
  第二日,所有农产品的价格全面上涨,比他们自己当初第一轮涨价还要疯狂一些,第一轮他们只将粮价提上去,虽然价格比现在要高一些,但是其它农场品没有涨,但是这一回不同,这一回是全面上涨。
  这又将那些士大夫给激怒了,崔有礼他们立刻就找上门来。
  “赵员外,你们又想趁火打劫?”
  崔有礼是沉眉质问道。
  赵清合笑道:“崔大夫息怒,我们也是没有办法,都是郭淡让他们涨的,你们也是知道的,开封府的财政全在郭淡手里,他让我们涨,我们是不得不涨啊!”
  “郭淡让你涨?”
  崔有礼当即怒目相向:“真是一派胡言,老夫刚刚得知,那郭淡去到卫辉府,第一件事就是严禁粮价上涨,他又怎会让你们上涨粮价?”
  “我可是有真凭实据的。”
  赵清合拿出契约递过去,“你们看,这可是郭淡与我们签订的契约,就是他要求让我们全部涨价,涨这么多也都是他定下的,我们只是遵从他的要求。”
  崔有礼看着仍不敢相信,“这...这是真的吗?”
  他身边一名学生道:“应该是真的,上面都还有一诺牙行的印章和郭淡亲笔签名。”
  “那小子是成心要跟我们过不去啊!”
  崔有礼将契约狠狠往地上一扔,道:“老夫饶不了他。”
  便是气冲冲得离开了。
  赵清合弯身捡起契约来,小心翼翼折起来,放在一个非常精美的小盒子里面,紧紧捂着,呵呵笑道:“郭淡真乃圣人也。哈哈......!”

章节目录